339.第339章 那兰德芳骑马

    果然,如妃想动,却动不了,圆睁着眼睛,却无法动一下。

    福如海很激动,平日里,自己碰也不敢碰的娘娘,如今,却赏赐自己一个吻,太激动了。

    福如海的嘴唇,轻轻在如妃的“香雪球”的樱桃小嘴上,花瓣上,亲吻了一下,蜻蜓点水一样。

    然后解开了如妃的穴。

    如妃没有反对,却伸手放在福如海的肩上:“福如海,你好身材,却可惜,只是个伺候人的奴才。可惜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奴才能伺候娘娘,就已经是福分上。奴才的家人,还多承蒙娘娘照顾。日子过的非常富足。奴才感谢娘娘,报答犬马之劳,也是万死不辞的。”

    如妃笑了:“哦,那,本宫叫你做什么,你就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娘娘的意思——”

    如妃牵这福如海的手,轻轻来到芳华宫后面:“你知道吗?皇上不喜欢我了。你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“娘娘,奴才喜欢——喜欢——”

    “喜欢?真的?”

    “娘娘,奴才真心喜欢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今天,你就跳河,去死吧。你一心伺候娘娘,为了娘娘好,是不是。可如今,娘娘,非常不好。非常非常不好。或许,只有看到你死了,才会开心点。”

    福如海吓慌了,跪在地上:“娘娘,奴才愿意伺候娘娘,做任何事情。可娘娘,不能让奴才去跳河啊。”

    如妃笑着,拉起了福如海,胳膊搭在福如海的脖子上:“这里,没人。他们都以为,你在前面,替本宫按摩呢。他们都不敢进来。现在,本宫命令你,好好给本宫香一个。”

    如妃红通通的嘴巴,凑了上来。福如海再也不顾主子奴才了,亲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福如海本来,就是为如妃准备生死的人。如今,得到主子如此的“恩赐”,自然是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

    香妃在跟那兰德芳骑马。

    香妃一句话也不说。那兰德芳在前面跑,香妃在后面跑。

    香妃怕那兰德芳生气。欲速则不达。如果言语起到反作用,那不如不说呢。

    香妃很聪明,知道什么时候说,什么时候不该说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跟香妃跑了很远。

    这里的景色,非常美丽。香妃眯着眼睛,不说话,一副努力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在小河边,停了下来。勒住马头,回头问:“香妃,今天你怎么哑巴了?”

    “哦,皇上。”香妃也停了下来:“因为说多了,臣妾也感觉没劲啊。话说多了,淡如水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有意思。不说话的香妃,更有趣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的追风马,跑的很快。远远的把周通他们,拉在后面。

    香妃跳下马来,牵马走到河边,马开始喝水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也走了过去。香妃把两匹马,栓在树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我们在这里,坐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躺在草地上。太阳很高,照的他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香妃笑着,坐在那兰德芳的身边:“皇上,山高高不过太阳,老鹰再高高不过云彩,马再快跑不过风儿。不过,我今天感觉,皇上的追风,比风跑的还要快呢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很舒服的躺着,闭着眼睛说:“哦?山高高不过太阳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那里有句老话:山高高不过太阳,土司老爷再大,大不过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皇上——看你,又不相信臣妾了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不相信,皇上可以亲自去西域,问问去,如果问了,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不说话了,去西域?巡游?那可不是闹着玩的,千军万马出西域,大军未动,粮草先行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你我,骑着马儿跑,这么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皇上,还是不要去了。天高路远,不去倒是好的。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香妃十分清楚那兰德芳的心思,想去,却又下不了决心。

    “请将不如激将”,香妃很聪明。如果激将成功了,自己可以完成土司父亲的任务,又可以“荣归故里”,岂不是两全其美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躺在草地上,两字胳膊垫在脑后。

    他不是傻子,明白这个“脸美胸大腿长”的女人,心里究竟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,去不去,只不过是一瞬间绝定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瞬间决定一件事情,那绝对是昏君。

    可那兰德芳不是昏君。

    如今,儿子尚小,长途天涯,不是何时的时机。

    千里跋涉,杨本朝国威,岂不是那兰德芳梦寐以求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,做这个决定,尚需要做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睁开眼睛,看着香妃。她正坐在边上,看四处的风景,那耳朵边,戴了一朵野花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忽然感觉,心里吹过一丝温柔的春风,心里痒痒的。

    一把放倒香妃:“美人,去西域的事情,朕会考虑的。你不用着急。不过,眼下,朕倒需要你帮忙,快乐一下。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香妃回头一望:“周通,他们他们来了,可怎么好?”

    “哦?他们在那里?他们的腿,能跑过朕的追风神马?”

    “皇上——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不容她说完,便亲了上去。香妃却早已经,自己解开了裙带,骑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那兰德芳躺着,香妃在骑马。

    “香妃,朕给你做马,你骑的如何啊?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一脸的淫,笑。

    香妃不动了,手摁在那兰德芳的腰上:“回神马,马不跑,臣妾要累死了——如今,这不是马伺候人,是人驮着马跑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朕光叫马儿跑,不给马儿吃草?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那里敢这样说。皇上你自己说的,不要歪想我了。”

    周通气喘咻咻的,从后面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却远远的看到,香妃似乎坐在那里。而皇上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周通便急忙叫大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香妃在那里……

    周通急忙叫大家背过身去。

    香妃心里想:“只要讨的皇上欢欣,不怕以后,没我的好果子吃。上次,我是没保住孩子,如今,可是要认认真真,生个皇子。”果然,如妃想动,却动不了,圆睁着眼睛,却无法动一下。

    福如海很激动,平日里,自己碰也不敢碰的娘娘,如今,却赏赐自己一个吻,太激动了。

    福如海的嘴唇,轻轻在如妃的“香雪球”的樱桃小嘴上,花瓣上,亲吻了一下,蜻蜓点水一样。

    然后解开了如妃的穴。

    如妃没有反对,却伸手放在福如海的肩上:“福如海,你好身材,却可惜,只是个伺候人的奴才。可惜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奴才能伺候娘娘,就已经是福分上。奴才的家人,还多承蒙娘娘照顾。日子过的非常富足。奴才感谢娘娘,报答犬马之劳,也是万死不辞的。”

    如妃笑了:“哦,那,本宫叫你做什么,你就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娘娘的意思——”

    如妃牵这福如海的手,轻轻来到芳华宫后面:“你知道吗?皇上不喜欢我了。你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“娘娘,奴才喜欢——喜欢——”

    “喜欢?真的?”

    “娘娘,奴才真心喜欢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今天,你就跳河,去死吧。你一心伺候娘娘,为了娘娘好,是不是。可如今,娘娘,非常不好。非常非常不好。或许,只有看到你死了,才会开心点。”

    福如海吓慌了,跪在地上:“娘娘,奴才愿意伺候娘娘,做任何事情。可娘娘,不能让奴才去跳河啊。”

    如妃笑着,拉起了福如海,胳膊搭在福如海的脖子上:“这里,没人。他们都以为,你在前面,替本宫按摩呢。他们都不敢进来。现在,本宫命令你,好好给本宫香一个。”

    如妃红通通的嘴巴,凑了上来。福如海再也不顾主子奴才了,亲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福如海本来,就是为如妃准备生死的人。如今,得到主子如此的“恩赐”,自然是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

    香妃在跟那兰德芳骑马。

    香妃一句话也不说。那兰德芳在前面跑,香妃在后面跑。

    香妃怕那兰德芳生气。欲速则不达。如果言语起到反作用,那不如不说呢。

    香妃很聪明,知道什么时候说,什么时候不该说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跟香妃跑了很远。

    这里的景色,非常美丽。香妃眯着眼睛,不说话,一副努力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在小河边,停了下来。勒住马头,回头问:“香妃,今天你怎么哑巴了?”

    “哦,皇上。”香妃也停了下来:“因为说多了,臣妾也感觉没劲啊。话说多了,淡如水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有意思。不说话的香妃,更有趣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的追风马,跑的很快。远远的把周通他们,拉在后面。

    香妃跳下马来,牵马走到河边,马开始喝水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也走了过去。香妃把两匹马,栓在树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我们在这里,坐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躺在草地上。太阳很高,照的他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香妃笑着,坐在那兰德芳的身边:“皇上,山高高不过太阳,老鹰再高高不过云彩,马再快跑不过风儿。不过,我今天感觉,皇上的追风,比风跑的还要快呢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很舒服的躺着,闭着眼睛说:“哦?山高高不过太阳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那里有句老话:山高高不过太阳,土司老爷再大,大不过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皇上——看你,又不相信臣妾了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不相信,皇上可以亲自去西域,问问去,如果问了,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不说话了,去西域?巡游?那可不是闹着玩的,千军万马出西域,大军未动,粮草先行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你我,骑着马儿跑,这么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皇上,还是不要去了。天高路远,不去倒是好的。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香妃十分清楚那兰德芳的心思,想去,却又下不了决心。

    “请将不如激将”,香妃很聪明。如果激将成功了,自己可以完成土司父亲的任务,又可以“荣归故里”,岂不是两全其美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躺在草地上,两字胳膊垫在脑后。

    他不是傻子,明白这个“脸美胸大腿长”的女人,心里究竟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,去不去,只不过是一瞬间绝定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瞬间决定一件事情,那绝对是昏君。

    可那兰德芳不是昏君。

    如今,儿子尚小,长途天涯,不是何时的时机。

    千里跋涉,杨本朝国威,岂不是那兰德芳梦寐以求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,做这个决定,尚需要做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睁开眼睛,看着香妃。她正坐在边上,看四处的风景,那耳朵边,戴了一朵野花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忽然感觉,心里吹过一丝温柔的春风,心里痒痒的。

    一把放倒香妃:“美人,去西域的事情,朕会考虑的。你不用着急。不过,眼下,朕倒需要你帮忙,快乐一下。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香妃回头一望:“周通,他们他们来了,可怎么好?”

    “哦?他们在那里?他们的腿,能跑过朕的追风神马?”

    “皇上——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不容她说完,便亲了上去。香妃却早已经,自己解开了裙带,骑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那兰德芳躺着,香妃在骑马。

    “香妃,朕给你做马,你骑的如何啊?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一脸的淫,笑。

    香妃不动了,手摁在那兰德芳的腰上:“回神马,马不跑,臣妾要累死了——如今,这不是马伺候人,是人驮着马跑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朕光叫马儿跑,不给马儿吃草?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那里敢这样说。皇上你自己说的,不要歪想我了。”

    周通气喘咻咻的,从后面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却远远的看到,香妃似乎坐在那里。而皇上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周通便急忙叫大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香妃在那里……

    周通急忙叫大家背过身去。

    香妃心里想:“只要讨的皇上欢欣,不怕以后,没我的好果子吃。上次,我是没保住孩子,如今,可是要认认真真,生个皇子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