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5.第335章 皇后生了皇子

    (亲们,有什么意见,都留言哇。我会仔细聆听你们的高见,修改自己的错误。谢谢啦,亲!)

    公孙玉儿笑了:“你这想法太清高。要知道,曲高和寡,但凡清高的,必然不会是富贵的。你看看这梅花,孤独的在冬天,默默的开放。虽然不与其他的花草争艳,可陪伴它的,也只有是雪花了。这种清高和坚韧,却也不是其他的花,说能比的。以花比人,这份清高,或许,也不是一般的人,能守的住的。”

    小菊叹气:“我也不知道。在这后宫里,度过了这几年,感觉就好像过了好几个世纪那么久远。”

    “你,累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娘娘,不但身累,心更累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点折磨,你就累了?那以后的痛苦和曲折,还多着呢。你现在就感觉痛苦,那一天才能等到结束?”

    “结束?我都没想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过。或许,结束才是这场戏最后的目的。可在这过程里,我们只能煎熬。无论是冷宫,还是刺杀,还是来自皇上的冷落,我们也只能默默的度过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走到梅花前,摘下了一片花瓣,:“或许,在没有走到生命的尽头的时候,谁也不知道,未来是什么样子。对每一个人来说,死才是最后的归宿。死的时候,就是所有的游戏,结束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小菊急忙说:“娘娘,别说的这么悲观。”

    “只许悲观,注定人间富贵花!注定,人间富贵花!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吹了一下,那叶子,便轻轻飞了出去。在西风里,吹的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悲观,这皇宫,这人间,就是一个悲观的所在。我们都在命里,挣扎罢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要回去了。小菊搀扶着她。快要生了。

    “等生了孩子,可是要最少两个月,不出门,不来这里,看芍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看你,这么看重这芍药花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因为我和他,就是在这芍药花边,亭子里,第一次见面的。然后,花为媒,又是通过芍药来传情的。难道,这不足以显示芍药在我心目中的地位?”

    “能,能。”

    小菊一边笑,一边走。实在不明白公孙玉儿的心思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也不方便把自己的“偷情”力士,告诉他人。这只是他她之间的秘密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公孙玉儿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才走了几步,忽然感觉腹中疼痛,一阵一阵,直疼的公孙玉儿抱住肚子,弯着腰站在路上。

    “哎呀,娘娘,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牛力士一听,急忙回去,几个太监,抬了一乘小撵车出来,快步跑到公孙玉儿的身边。

    牛力士和小李子,把公孙玉儿抬上了撵车,然后抬着往芳华宫赶去。

    半路上,却有叫小李子,通知焦太医过来。进了芳华宫,却又急忙叫产婆过来。产婆又叫厨房,准备东西。

    芳华宫里,一片忙乱。焦太医很快便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牛力士却又亲自去请那兰德芳。

    皇后临盆,可是大事情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正在上朝。

    牛力士到了殿后,先是通知小太监,叫周通出去。

    周通看得后面,有小太监叫他。便出去问: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牛力士感觉跪倒:“高公公,皇后今早生产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赶紧的,你回去,告诉皇后,皇上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牛力士爬了起来,急忙大步流星跑回去了。

    周通来到殿前,那兰德芳正在宰相说事情。

    周通等他说完了一句,附耳上去:“皇上,皇后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站了起来:“退朝吧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跟周通,朝殿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宰相和文武大臣,都呆在朝廷里,都面面相觑,不知道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大臣说:“肯定是皇宫里,出了什么大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宫里,会有什么大事情呢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,不是怀孕已久?估计要生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的,是的。看周公公那副着急的样子,肯定是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皇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我们应该去恭喜皇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,这一胎是个皇子呢。”

    宰相问司天监的王大人;“王大人,你算的,这孩子是皇子?是不是?”

    王大人急忙点头:“是啊。不错啊。这孩子,不但是皇子,而且还大富大贵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王大人一说,便感觉,这孩子,肯定是将来皇太子的人选。皇上如今,只有一个公主,其他妃子还一个孩子也没有生出。这孩子又是皇后生的,可不证明,他将来,是皇太子的不二人选?

    众人如此想着,便想如此的贺喜皇上。

    “宰相大人,如今,皇后为我朝又生出皇子。真是天佑我朝啊。我们应该去后宫,好好贺喜啊。”

    宰相闻听,也觉着有理:“嗯,诸位大人,要不然,我们就先在这里等着。等公公们,传达了消息,我们再去贺喜不迟啊。”

    一群文武大臣,便都到了偏殿,坐了下来,等候皇宫里的消息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到芳华宫的时候,公孙玉儿正在那里躺着。

    产婆急急忙忙的,焦心的伺候。

    小菊也急的,满头大汗。一边却又给公孙玉儿擦汗。

    虽然腊月寒天,芳华宫里,却是一派暖意融融,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恨不得,一步飞到孩子身边,这孩子,可是他等待了很久的皇子啊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忍着痛楚,看着小菊。

    小菊一边安慰,一边擦汗:“娘娘,快了,快了。就要出来了。娘娘,使劲啊。”

    “哇——”

    一生洪亮的声音,传进了众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产婆抱着孩子,跪在地上,给公孙玉儿恭喜:“恭喜娘娘,贺喜娘娘。皇子出生了。是个大胖小子呢。”

    小菊急忙搀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产婆又招呼宫女,收拾了一下屋子。这才请那兰德芳进来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先是看了一下孩子,孩子已经睡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小可爱啊。朕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握着公孙玉儿的手:“皇后,还好吧?”(亲们,有什么意见,都留言哇。我会仔细聆听你们的高见,修改自己的错误。谢谢啦,亲!)

    公孙玉儿笑了:“你这想法太清高。要知道,曲高和寡,但凡清高的,必然不会是富贵的。你看看这梅花,孤独的在冬天,默默的开放。虽然不与其他的花草争艳,可陪伴它的,也只有是雪花了。这种清高和坚韧,却也不是其他的花,说能比的。以花比人,这份清高,或许,也不是一般的人,能守的住的。”

    小菊叹气:“我也不知道。在这后宫里,度过了这几年,感觉就好像过了好几个世纪那么久远。”

    “你,累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娘娘,不但身累,心更累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点折磨,你就累了?那以后的痛苦和曲折,还多着呢。你现在就感觉痛苦,那一天才能等到结束?”

    “结束?我都没想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过。或许,结束才是这场戏最后的目的。可在这过程里,我们只能煎熬。无论是冷宫,还是刺杀,还是来自皇上的冷落,我们也只能默默的度过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走到梅花前,摘下了一片花瓣,:“或许,在没有走到生命的尽头的时候,谁也不知道,未来是什么样子。对每一个人来说,死才是最后的归宿。死的时候,就是所有的游戏,结束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小菊急忙说:“娘娘,别说的这么悲观。”

    “只许悲观,注定人间富贵花!注定,人间富贵花!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吹了一下,那叶子,便轻轻飞了出去。在西风里,吹的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悲观,这皇宫,这人间,就是一个悲观的所在。我们都在命里,挣扎罢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要回去了。小菊搀扶着她。快要生了。

    “等生了孩子,可是要最少两个月,不出门,不来这里,看芍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看你,这么看重这芍药花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因为我和他,就是在这芍药花边,亭子里,第一次见面的。然后,花为媒,又是通过芍药来传情的。难道,这不足以显示芍药在我心目中的地位?”

    “能,能。”

    小菊一边笑,一边走。实在不明白公孙玉儿的心思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也不方便把自己的“偷情”力士,告诉他人。这只是他她之间的秘密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公孙玉儿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才走了几步,忽然感觉腹中疼痛,一阵一阵,直疼的公孙玉儿抱住肚子,弯着腰站在路上。

    “哎呀,娘娘,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牛力士一听,急忙回去,几个太监,抬了一乘小撵车出来,快步跑到公孙玉儿的身边。

    牛力士和小李子,把公孙玉儿抬上了撵车,然后抬着往芳华宫赶去。

    半路上,却有叫小李子,通知焦太医过来。进了芳华宫,却又急忙叫产婆过来。产婆又叫厨房,准备东西。

    芳华宫里,一片忙乱。焦太医很快便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牛力士却又亲自去请那兰德芳。

    皇后临盆,可是大事情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正在上朝。

    牛力士到了殿后,先是通知小太监,叫周通出去。

    周通看得后面,有小太监叫他。便出去问: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牛力士感觉跪倒:“高公公,皇后今早生产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赶紧的,你回去,告诉皇后,皇上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牛力士爬了起来,急忙大步流星跑回去了。

    周通来到殿前,那兰德芳正在宰相说事情。

    周通等他说完了一句,附耳上去:“皇上,皇后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站了起来:“退朝吧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跟周通,朝殿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宰相和文武大臣,都呆在朝廷里,都面面相觑,不知道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大臣说:“肯定是皇宫里,出了什么大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宫里,会有什么大事情呢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,不是怀孕已久?估计要生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的,是的。看周公公那副着急的样子,肯定是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皇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我们应该去恭喜皇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,这一胎是个皇子呢。”

    宰相问司天监的王大人;“王大人,你算的,这孩子是皇子?是不是?”

    王大人急忙点头:“是啊。不错啊。这孩子,不但是皇子,而且还大富大贵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王大人一说,便感觉,这孩子,肯定是将来皇太子的人选。皇上如今,只有一个公主,其他妃子还一个孩子也没有生出。这孩子又是皇后生的,可不证明,他将来,是皇太子的不二人选?

    众人如此想着,便想如此的贺喜皇上。

    “宰相大人,如今,皇后为我朝又生出皇子。真是天佑我朝啊。我们应该去后宫,好好贺喜啊。”

    宰相闻听,也觉着有理:“嗯,诸位大人,要不然,我们就先在这里等着。等公公们,传达了消息,我们再去贺喜不迟啊。”

    一群文武大臣,便都到了偏殿,坐了下来,等候皇宫里的消息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到芳华宫的时候,公孙玉儿正在那里躺着。

    产婆急急忙忙的,焦心的伺候。

    小菊也急的,满头大汗。一边却又给公孙玉儿擦汗。

    虽然腊月寒天,芳华宫里,却是一派暖意融融,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恨不得,一步飞到孩子身边,这孩子,可是他等待了很久的皇子啊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忍着痛楚,看着小菊。

    小菊一边安慰,一边擦汗:“娘娘,快了,快了。就要出来了。娘娘,使劲啊。”

    “哇——”

    一生洪亮的声音,传进了众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产婆抱着孩子,跪在地上,给公孙玉儿恭喜:“恭喜娘娘,贺喜娘娘。皇子出生了。是个大胖小子呢。”

    小菊急忙搀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产婆又招呼宫女,收拾了一下屋子。这才请那兰德芳进来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先是看了一下孩子,孩子已经睡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小可爱啊。朕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握着公孙玉儿的手:“皇后,还好吧?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