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3.第333章 凄惨的白日梦

    小燕伺候夏侯羽儿,靠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小燕,你也去找点药来,敷在脸上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不用了。过两天,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有你,为了我的利益,去跟他争了。不过,你看他那副冷傲的样子,不是找挨打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也完全不必为了那株花,就打我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小燕,无法证明了,那株芍药花,在他心目中的位置而已。以前,我们就知道,他很看重芍药。如今,不就证明了,他实在太喜欢芍药了。或许,在他心里,有以为芍药花一样,美丽又散发着香气的美人。谁也无法取代那芍药美女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轻轻叹了一口气,闭着眼睛:“小燕,你没明白吗?每一个女人,面对爱情的时候,心里总是有一个神话。可是,每当遇到自己的婚姻的时候,总是看到神话的破灭。就好比梁山伯和祝英台一样的。爱情多么美好,抵不过到最后,都双双死去的命运。人世间就是这个样子,宁可看到悲惨的结局,而不会去改变这个过程的。当爱情神话遇到现实,无法就是悲惨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白娘子那么爱许仙,到最后,许仙还是躲在金山寺里,不肯出门。造就了人不如妖的痛苦。这许仙,那里有白素贞痴情呢?天下滥,情的女子,多了去了。偏偏小姐去是痴情的。真心替白素贞不值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小燕,谁值谁不值,或许,注定爱情的悲剧,无法改变。我们只是静静的守候岁月。和这小园里的一切吧。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的心里想:或许,明年的芍药花开放的时候,就是我回去的日子,到了那个时候,灵魂飘飘飞在天上,或许,我就明白了,为什么,自己的男人如此喜爱那芍药花,而那个芍药美人,又是那个。

    喝完了药,夏侯羽儿躺下,昏昏沉沉的睡去。却做了一个白日梦。

    梦里,她看到,一个美丽的后花园里,有一大珠的芍药花,正在开放。花园里,有一个亭子,一个书房,是那样的精制,富丽堂皇。

    亭子上,一个美人,正在弹琴,琴声曼妙,一个男子,正在舞剑。

    亭子的上面,高高的月亮,又大又圆。

    一副美妙的图画,夏侯羽儿惊叹自己的所见所闻。

    便一直朝前走去,停在亭子边上。

    美人似乎没有看到夏侯羽儿的到来:“水,你听听,我弹的曲子,如何啊?”

    那男子,停了下来,坐在美人身边:“嗯,每次听你弹奏曲子,我就莫名的紧张。却不知道为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每次为你弹奏曲子,我也莫名的紧张呢。心心相印,曲通心意,或许就是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,鱼儿说的有理。”

    男子抱住美人,轻轻吻了过去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看到,不禁脸红了,急忙朝后走去。

    没有走多元,一个声音从后面飘了过来:

    “你是谁?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理她。她是夏侯羽儿。”

    “哦?她是你妻子?”

    “嗯。名义上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急忙朝前跑去,却跑进一片雾里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却不知道去了那里。

    那个弹筝的美女,手里拿着一把尖刀,挡住她的去路。她斜着身子,站在路上,后面云气缭绕,烟气腾腾。

    美女冷笑了一声:“你想独占他么?问问本宫答应么?”

    尖刀上,闪着寒光。这幅握刀的姿势,仿佛分分钟,就是刺死夏侯羽儿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站住,两只手抱在胸前:“你——你就是那个芍药美人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美人头也不转,拿起尖刀,举了起来,放在自己的眼前:“不错。本宫就是他心目中的芍药美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喜欢他,他也喜欢你。不关我的事。我不管你们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本宫的事情,没有第二个人知道,谁知道,就必须——死。”

    芍药美人把尖刀放在腰前,一步一步走了过来,妩媚的眼睛里,闪着一丝冷眼和残忍的光芒,那嘴巴上,美丽的“香雪球”花瓣,分明已经拉长了,这幅美人脸,依然美艳,可惜美而冷酷,冷艳无情!

    “求求你,放过我吧——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们的事情——”

    芍药美人,举起尖刀,一步一步,阴森着脸,走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夏侯羽儿朝后退,一步一步,却无路可退了。芍药美人拿起尖刀,刺进了夏侯羽儿的心脏,刀子割破皮肤和肉的声音,在夏侯羽儿的耳朵里,发出巨大的响声,没有疼痛……

    夏侯羽儿用双手,握住尖刀,血流了下来,染红了她的裙裳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我还愿意这这样的世上,活着?我无法就是想弄明白,为什么水生,要这样对我而已。既然我已经知道了原因,我也该去了。本来,我就对爱情,没有苛求,你是他的芍药花,我是他的狗尾巴——草——”

    一阵疼痛,夏侯羽儿醒了过来。原来自己的心,真的痛了一下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轻轻笑了一笑,小燕坐在边上:“小姐,你笑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刚才,我梦到一个芍药美人,她那么美,那么高傲,那么冷眼,难怪他不喜欢我了。既然她那么美,美的让女人也要生出嫉妒来,你说,连女人看到她,都要迷惑了。何况男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你又乱做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我感觉这个梦,是真的。无论是芍药美人,还是那个亭子,那个书房,那个后花园,我感觉,那些都是真的。他半夜出去,就是去了那里,去找他心目中的美人去了。这就是为什么,这世间,要如此折磨我的原因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不要再思考这个问题了。多累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。我也感觉太累了,不应该思考这些痛苦的问题了。梦会告诉你一切,告诉你真正的原因。我已经知道原因了。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喝了一口水,却又闭着眼睛,寻思刚才的梦境。

    那个梦,白日梦,那么清晰,那么明白。小燕伺候夏侯羽儿,靠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小燕,你也去找点药来,敷在脸上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不用了。过两天,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有你,为了我的利益,去跟他争了。不过,你看他那副冷傲的样子,不是找挨打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也完全不必为了那株花,就打我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小燕,无法证明了,那株芍药花,在他心目中的位置而已。以前,我们就知道,他很看重芍药。如今,不就证明了,他实在太喜欢芍药了。或许,在他心里,有以为芍药花一样,美丽又散发着香气的美人。谁也无法取代那芍药美女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轻轻叹了一口气,闭着眼睛:“小燕,你没明白吗?每一个女人,面对爱情的时候,心里总是有一个神话。可是,每当遇到自己的婚姻的时候,总是看到神话的破灭。就好比梁山伯和祝英台一样的。爱情多么美好,抵不过到最后,都双双死去的命运。人世间就是这个样子,宁可看到悲惨的结局,而不会去改变这个过程的。当爱情神话遇到现实,无法就是悲惨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白娘子那么爱许仙,到最后,许仙还是躲在金山寺里,不肯出门。造就了人不如妖的痛苦。这许仙,那里有白素贞痴情呢?天下滥,情的女子,多了去了。偏偏小姐去是痴情的。真心替白素贞不值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小燕,谁值谁不值,或许,注定爱情的悲剧,无法改变。我们只是静静的守候岁月。和这小园里的一切吧。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的心里想:或许,明年的芍药花开放的时候,就是我回去的日子,到了那个时候,灵魂飘飘飞在天上,或许,我就明白了,为什么,自己的男人如此喜爱那芍药花,而那个芍药美人,又是那个。

    喝完了药,夏侯羽儿躺下,昏昏沉沉的睡去。却做了一个白日梦。

    梦里,她看到,一个美丽的后花园里,有一大珠的芍药花,正在开放。花园里,有一个亭子,一个书房,是那样的精制,富丽堂皇。

    亭子上,一个美人,正在弹琴,琴声曼妙,一个男子,正在舞剑。

    亭子的上面,高高的月亮,又大又圆。

    一副美妙的图画,夏侯羽儿惊叹自己的所见所闻。

    便一直朝前走去,停在亭子边上。

    美人似乎没有看到夏侯羽儿的到来:“水,你听听,我弹的曲子,如何啊?”

    那男子,停了下来,坐在美人身边:“嗯,每次听你弹奏曲子,我就莫名的紧张。却不知道为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每次为你弹奏曲子,我也莫名的紧张呢。心心相印,曲通心意,或许就是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,鱼儿说的有理。”

    男子抱住美人,轻轻吻了过去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看到,不禁脸红了,急忙朝后走去。

    没有走多元,一个声音从后面飘了过来:

    “你是谁?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理她。她是夏侯羽儿。”

    “哦?她是你妻子?”

    “嗯。名义上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急忙朝前跑去,却跑进一片雾里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却不知道去了那里。

    那个弹筝的美女,手里拿着一把尖刀,挡住她的去路。她斜着身子,站在路上,后面云气缭绕,烟气腾腾。

    美女冷笑了一声:“你想独占他么?问问本宫答应么?”

    尖刀上,闪着寒光。这幅握刀的姿势,仿佛分分钟,就是刺死夏侯羽儿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站住,两只手抱在胸前:“你——你就是那个芍药美人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美人头也不转,拿起尖刀,举了起来,放在自己的眼前:“不错。本宫就是他心目中的芍药美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喜欢他,他也喜欢你。不关我的事。我不管你们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本宫的事情,没有第二个人知道,谁知道,就必须——死。”

    芍药美人把尖刀放在腰前,一步一步走了过来,妩媚的眼睛里,闪着一丝冷眼和残忍的光芒,那嘴巴上,美丽的“香雪球”花瓣,分明已经拉长了,这幅美人脸,依然美艳,可惜美而冷酷,冷艳无情!

    “求求你,放过我吧——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们的事情——”

    芍药美人,举起尖刀,一步一步,阴森着脸,走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夏侯羽儿朝后退,一步一步,却无路可退了。芍药美人拿起尖刀,刺进了夏侯羽儿的心脏,刀子割破皮肤和肉的声音,在夏侯羽儿的耳朵里,发出巨大的响声,没有疼痛……

    夏侯羽儿用双手,握住尖刀,血流了下来,染红了她的裙裳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我还愿意这这样的世上,活着?我无法就是想弄明白,为什么水生,要这样对我而已。既然我已经知道了原因,我也该去了。本来,我就对爱情,没有苛求,你是他的芍药花,我是他的狗尾巴——草——”

    一阵疼痛,夏侯羽儿醒了过来。原来自己的心,真的痛了一下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轻轻笑了一笑,小燕坐在边上:“小姐,你笑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刚才,我梦到一个芍药美人,她那么美,那么高傲,那么冷眼,难怪他不喜欢我了。既然她那么美,美的让女人也要生出嫉妒来,你说,连女人看到她,都要迷惑了。何况男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你又乱做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我感觉这个梦,是真的。无论是芍药美人,还是那个亭子,那个书房,那个后花园,我感觉,那些都是真的。他半夜出去,就是去了那里,去找他心目中的美人去了。这就是为什么,这世间,要如此折磨我的原因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不要再思考这个问题了。多累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。我也感觉太累了,不应该思考这些痛苦的问题了。梦会告诉你一切,告诉你真正的原因。我已经知道原因了。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喝了一口水,却又闭着眼睛,寻思刚才的梦境。

    那个梦,白日梦,那么清晰,那么明白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