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2.第332章 诸葛水生打人

    夏侯羽儿,自求速死。

    (题外话:作为男配的妻子,或许,这也是她一生的宿命。她的青春的花朵,在男配的折磨下,慢慢凋零——)

    有气无力的躺在榻上,俨然是一个病美人。可是,病美人的身心,都承受着无比的痛楚。小玲把诸葛羽儿的头发,梳理的非常漂亮。乌黑的头发,映衬的,便是一张白色的脸,这张脸,已经很久没有血丝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的两个女人,一个情人,正在皇宫里,坐着“春秋美梦”。她不是她的家人,却是他永远好好珍惜的情人。他给了她全部,他的爱情和身体,他天生仿佛,就是为她而来的。

    而夏侯羽儿,是他的“妻子”,却什么也得不到。她却默默承受着,等候生命终结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她恨他,恨的入骨。她甚至在病榻上,诅咒他,诅咒他将来,再找的老婆,是一个巫婆。

    “老天给你一个女人,你不珍惜,老天会换一个恶婆子,来报复你。老天给你一个幸福,你不珍惜,那么,你会得到灾难。别人看我太温柔,太懦弱,可是,我的心底深处,却是太痛苦,太厚黑!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有多恨诸葛水生,便在心里,多诅咒他。

    一天又一天,她慢慢的枯萎。她知道,她在他心里,无非就是一朵“狗尾巴花”,什么也不是。

    又有谁知道,诸葛水生的心里的世界,容下了那个女人的深情?

    “狗尾巴花,永远不知道芍药的心思。也永远不明白芍药的心思。或许,我注定就是他眼里的狗尾巴花,没人疼,没人问,孤独的盛开在草地上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你说什么呢?什么狗尾巴花?小姐,在我眼里,你比院子里的那珠芍药,还要美丽。”

    “别做梦了。我——不做梦。我知道我的命,那不是梦,是真实的痛。”

    丫头开始哭泣,伤心的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呢?我还没死,你倒好,先哭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我们这又是何苦呢?我们回去吧。回去养病,好好过日子去。这里不是我们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。”夏侯羽儿看着窗户外面,那里太阳很好,冬天的太阳,是暖阳。

    “这里怎么不是我们的家了?我们都是嫁过来的人了,那里有回去的自由?皇上赐婚,又不是玩的。是不是?谁敢违抗皇命。皇上的命令,就是天意。无法违抗。”

    丫头小燕不说话,也不擦眼泪。她知道,小姐的心思,一直是如此。一直是如此的消沉,如此的低迷。

    小燕走了出去,站在廊下,愤怒看着那园里的芍药。如今,是冬天了,那芍药只有干枯的枝条。

    小燕去了自己的屋子,拿了一把大剪刀过来,三下两下,便不芍药跟根部剪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出去,叫扫地的奴才过来,扫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冬天的院子里,没有了绿意,只有枯萎的黄草。

    小燕的嘴角,露出一丝得意:“你不是很喜欢?我今天全剪了。看你怎么喜欢。”

    小燕进了屋子,看到病床上的小姐,却有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中午,诸葛水生回来了。一进小院,便看到芍药花,已经剪没了。心底深处,升腾起一股愤怒。

    可如今,那个人,正病的严重,又不要意思发作。便闷闷进了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东屋的窗户,关着。小燕在窗户后面,透过缝隙,偷摸看西屋。

    西屋的窗户开着,诸葛水生立在窗户前,却什么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春天的叶子,夏天的花,秋天的月亮,美丽的芍药,一切都那么美丽。仿佛就是情人,近在眼前。一看到芍药,似乎可以稍许减少相思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小亮,你去叫小燕过来。”

    因为诸葛水生知道,病人是断不会做这事情的。

    小燕走了过来,看到他生气的模样,很高兴。

    小燕脸上的表情,说明了这件事情,就是她做的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冷冷的坐在椅子上,靠在后背上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过,这屋子里的一切,跟院子里的一切,都不要乱动,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哦?真知道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小燕心里愤怒,连少爷也不叫了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一个巴掌,打了过去。小燕的脸,立刻红紫发烫起来,重重的往边上一跌,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出手很快,很重,他是武将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为什么要把院子里的芍药,打扫的那么干净?”

    府里的人,都说诸葛水生脾气好。小燕和小亮,那里见过他发如此大的脾气,出手如此的重,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小燕捂着脸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背对着小燕:“如果,今天,我要那芍药都恢复原样呢?”

    小燕急了:“因为那芍药,已经干死了。已经死了,所以,我才打扫的。到了明年,那芍药,还会发出来,还会盛开。少爷你不必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本少爷,就是要那芍药,恢复原样。”

    小燕站了起来:“是啊。你无非就是要芍药,恢复原样?我欠了你的芍药花,拿我的命还上。”小燕猛的朝柱子上,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却用剑挡了一下,小燕的腿,给剑柄绊了一下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小燕开始哭泣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扶着门,轻轻的说:“小燕,你又是何必呢?何必呢?早就说过,不要动这些东西,你就是不听。”

    小燕爬了起来,哭泣,不说话。主人都在,没有奴才说话的份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不说话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看着他,微微一笑:“小燕说的对。明年,那花,还是会发芽,会长叶子,会开花。你又何必如此计较呢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小燕,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小燕扶着夏侯羽儿,回到了东屋子。一进屋子,夏侯羽儿便倒了下去。小燕急忙搀扶住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的眼睛里,充满了痛苦,心里更加的痛苦,一种揪心的痛。她仿佛感觉,自己的身体,一点一点,无尽的往下沉去。

    一直沉到地狱深处。夏侯羽儿,自求速死。

    (题外话:作为男配的妻子,或许,这也是她一生的宿命。她的青春的花朵,在男配的折磨下,慢慢凋零——)

    有气无力的躺在榻上,俨然是一个病美人。可是,病美人的身心,都承受着无比的痛楚。小玲把诸葛羽儿的头发,梳理的非常漂亮。乌黑的头发,映衬的,便是一张白色的脸,这张脸,已经很久没有血丝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的两个女人,一个情人,正在皇宫里,坐着“春秋美梦”。她不是她的家人,却是他永远好好珍惜的情人。他给了她全部,他的爱情和身体,他天生仿佛,就是为她而来的。

    而夏侯羽儿,是他的“妻子”,却什么也得不到。她却默默承受着,等候生命终结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她恨他,恨的入骨。她甚至在病榻上,诅咒他,诅咒他将来,再找的老婆,是一个巫婆。

    “老天给你一个女人,你不珍惜,老天会换一个恶婆子,来报复你。老天给你一个幸福,你不珍惜,那么,你会得到灾难。别人看我太温柔,太懦弱,可是,我的心底深处,却是太痛苦,太厚黑!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有多恨诸葛水生,便在心里,多诅咒他。

    一天又一天,她慢慢的枯萎。她知道,她在他心里,无非就是一朵“狗尾巴花”,什么也不是。

    又有谁知道,诸葛水生的心里的世界,容下了那个女人的深情?

    “狗尾巴花,永远不知道芍药的心思。也永远不明白芍药的心思。或许,我注定就是他眼里的狗尾巴花,没人疼,没人问,孤独的盛开在草地上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你说什么呢?什么狗尾巴花?小姐,在我眼里,你比院子里的那珠芍药,还要美丽。”

    “别做梦了。我——不做梦。我知道我的命,那不是梦,是真实的痛。”

    丫头开始哭泣,伤心的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呢?我还没死,你倒好,先哭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我们这又是何苦呢?我们回去吧。回去养病,好好过日子去。这里不是我们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。”夏侯羽儿看着窗户外面,那里太阳很好,冬天的太阳,是暖阳。

    “这里怎么不是我们的家了?我们都是嫁过来的人了,那里有回去的自由?皇上赐婚,又不是玩的。是不是?谁敢违抗皇命。皇上的命令,就是天意。无法违抗。”

    丫头小燕不说话,也不擦眼泪。她知道,小姐的心思,一直是如此。一直是如此的消沉,如此的低迷。

    小燕走了出去,站在廊下,愤怒看着那园里的芍药。如今,是冬天了,那芍药只有干枯的枝条。

    小燕去了自己的屋子,拿了一把大剪刀过来,三下两下,便不芍药跟根部剪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出去,叫扫地的奴才过来,扫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冬天的院子里,没有了绿意,只有枯萎的黄草。

    小燕的嘴角,露出一丝得意:“你不是很喜欢?我今天全剪了。看你怎么喜欢。”

    小燕进了屋子,看到病床上的小姐,却有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中午,诸葛水生回来了。一进小院,便看到芍药花,已经剪没了。心底深处,升腾起一股愤怒。

    可如今,那个人,正病的严重,又不要意思发作。便闷闷进了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东屋的窗户,关着。小燕在窗户后面,透过缝隙,偷摸看西屋。

    西屋的窗户开着,诸葛水生立在窗户前,却什么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春天的叶子,夏天的花,秋天的月亮,美丽的芍药,一切都那么美丽。仿佛就是情人,近在眼前。一看到芍药,似乎可以稍许减少相思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小亮,你去叫小燕过来。”

    因为诸葛水生知道,病人是断不会做这事情的。

    小燕走了过来,看到他生气的模样,很高兴。

    小燕脸上的表情,说明了这件事情,就是她做的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冷冷的坐在椅子上,靠在后背上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过,这屋子里的一切,跟院子里的一切,都不要乱动,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哦?真知道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小燕心里愤怒,连少爷也不叫了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一个巴掌,打了过去。小燕的脸,立刻红紫发烫起来,重重的往边上一跌,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出手很快,很重,他是武将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为什么要把院子里的芍药,打扫的那么干净?”

    府里的人,都说诸葛水生脾气好。小燕和小亮,那里见过他发如此大的脾气,出手如此的重,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小燕捂着脸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背对着小燕:“如果,今天,我要那芍药都恢复原样呢?”

    小燕急了:“因为那芍药,已经干死了。已经死了,所以,我才打扫的。到了明年,那芍药,还会发出来,还会盛开。少爷你不必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本少爷,就是要那芍药,恢复原样。”

    小燕站了起来:“是啊。你无非就是要芍药,恢复原样?我欠了你的芍药花,拿我的命还上。”小燕猛的朝柱子上,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却用剑挡了一下,小燕的腿,给剑柄绊了一下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小燕开始哭泣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扶着门,轻轻的说:“小燕,你又是何必呢?何必呢?早就说过,不要动这些东西,你就是不听。”

    小燕爬了起来,哭泣,不说话。主人都在,没有奴才说话的份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不说话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看着他,微微一笑:“小燕说的对。明年,那花,还是会发芽,会长叶子,会开花。你又何必如此计较呢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小燕,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小燕扶着夏侯羽儿,回到了东屋子。一进屋子,夏侯羽儿便倒了下去。小燕急忙搀扶住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的眼睛里,充满了痛苦,心里更加的痛苦,一种揪心的痛。她仿佛感觉,自己的身体,一点一点,无尽的往下沉去。

    一直沉到地狱深处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