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0.第330章 拉姆行刺皇后

    而那个小菊和周通,本来就是公孙玉儿的“棋子”,关系亲密的“棋子”而已,又何必在乎他们的死活。关系再怎么亲密,无法也是棋子!在后宫里,为了自己的利益,不择手段,可以杀人,可以行刺,可以暗算,谁会刻意的在乎谁?

    如果自己住进冷宫,周通又是谁?小菊又是谁?

    如果自己不幸暗算,早夭了,那么,周通又是谁?小菊又是谁?

    自私自利,不是不对。但是,却可以在绝大程度上,保护自己的利益!

    又有谁,会全心全意的保护别人的利益呢?只不过是一荣俱荣而已,一损俱损而已。

    原来自己的心底深处,是如此的姿势和冷酷!

    公孙玉儿慢慢绕着芍药,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小菊原本是不知道这芍药,是谁送的。可是,公孙玉儿似乎对这芍药,特别的“上心”。或许,在皇后眼里,她自比是“芍药花”,因此,这便就对芍药,特别的感兴趣?

    小菊不懂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的心思,只有她自己懂。也只有诸葛水生懂。

    她懂他,他懂她。彼此都懂。

    从灵魂到肉体的结合,他们,彼此都懂。

    也只有他们,才懂的这颗芍药花的意义。它是爱情的花,富丽,鲜艳,高端,大方,如他们的爱情,静静的开放在花园里。

    这一天,是十六的夜晚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也知道,诸葛水生,不会来的。因为,自从前两次的“刺杀”事件之后,芳华宫,已经给“保护”的,如同铁墙铁壁一般。在这样的时候,到芳华宫来,无一是寻思。

    今夜,没有月亮,乌云满天。宫殿屋檐下的大红灯笼,都散发着昏暗的光芒,给西风刮的,东摇西晃。

    西风是如此的大,刮起来的黄风里,带着沙尘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今夜,宿在西福宫。他已经离不开香妃了。香妃也给那兰德芳下药,下补药。而那兰德芳却给香妃下药。彼此的关系,宛如敌我关系一般,却只有身体,在夜里纠,缠。

    香妃派出去了最厉害的刺客。

    香妃逗留着那兰德芳,早早的休息了。香妃长长的手臂,勾住那兰德芳的脖子。十几条辫子,包围住了那兰德芳……

    拉姆却简单准备了一下,袖子里,腰上,鞋子里,赛满了带毒的暗器。

    没有人看到她出去了。

    偷偷溜到芳华宫附近。拉姆却又拿出了一张人皮,蒙在自己的脸上。“易容术”,西域密不外传的易容手法。拉姆得心应手的杀人手法之一。

    昏暗的光线下,拉姆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浓眉大眼,胡子拉差,仿佛一个男人。却依然蒙上了头巾。

    从前门,是不能进入的,那里守卫森严,太难了。

    而且,前两次的刺客,都是选择从前门进去的。都失败了。

    拉姆选择从后花园进去。那里,需要走一段水路。

    拉姆跳进水里。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一个人,静静的立在树上。安静的靠着树干,看着没有烛光的屋子。他不知道,他在这里,呆到几时回去。

    她已经睡了,她也快要生孩子了。她生的,是皇子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想着她。

    他坐在那棵大柳树上,紧贴着树干坐着,这样,远远看去,根本看不出这里有个人。他闭着眼睛,回忆她的模样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他和她坐在这树上,她靠在他的怀里,两人一起看月亮。越来那么大,柳树那么高。眼前的风景,皇城的灯火,是多么的美丽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那么值得回味。

    思念,苦苦折磨着诸葛水生。谁也取代不了她在他眼里的地位。

    一个黑影子,偷偷把头露出了水面,轻轻的从水里,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听到一丝异样的声音,在黑暗里,看到一个黑影子,竟然从水里,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吃一惊,诸葛水生今夜出门,却并没有带武器。情人约会,谁会带武器出来?

    一动不动,诸葛水生,在树上,看着那影子。高大的柳树枝干,却是他最好的“伪装”。

    那黑影子,猫着腰,朝屋子的后门走去。

    黑影子似乎知道,公孙玉儿睡在那里。直奔屋子而去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在树上,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已经是快要生孩子的妇人了。那里会是武林高手的对手。

    黑影子偷摸在窗户前,蹲了下来,从裤管里,摸出一把尖刀,开始开窗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很是着急。院子里,有牛力士。大门前,有大内护卫。

    而后门是水路,难得会有谁过去。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,折下了一直枯干的柳条,折断了,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短而结实的小木棍,直飞拉姆而去。

    拉姆朝后一滚,躲过了木棍,蹲在柱子后面,朝后看去。

    黑暗的花园里,似乎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糟了。敌人在暗处,我在明处。看来,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拉姆想退去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却也不敢亮身打斗。

    这个刺客,看来不是一般的刺客,对后宫的一切,都很熟悉。

    只见黑衣人,快速飞奔到河边,一跃跳了进去,瞬间便没了影踪。

    看那身段,似乎是女人,却又很高大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见过香妃手下的几个宫女,她们都是西域来的,大手大脚,人高马大的样子。

    会不会是西福宫的人呢?

    诸葛水生,打算去西福宫,等侯这个黑衣人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的轻工很好,而且也熟悉后宫的布局。急速朝西福宫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候在西福宫的门口,一棵高大的松树上。诸葛水生,能看的到远处大内卫队的巡逻,心里骂道:“废物!一群废物!成天不停的巡逻,什么也发现不了。等发现什么了,该死的人,都死了。该发生的事情,都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不一会儿,西福宫东边的河里,钻出了一个水鬼。

    之间他,却跳上墙头,消失在西福宫里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证实了自己的判断,自己也便消失在黑夜里。

    乌云遮天,风依旧吹的那么大,风卷着沙尘,四处飘扬,在半空里,发出鬼哭狼嚎的声响。而那个小菊和周通,本来就是公孙玉儿的“棋子”,关系亲密的“棋子”而已,又何必在乎他们的死活。关系再怎么亲密,无法也是棋子!在后宫里,为了自己的利益,不择手段,可以杀人,可以行刺,可以暗算,谁会刻意的在乎谁?

    如果自己住进冷宫,周通又是谁?小菊又是谁?

    如果自己不幸暗算,早夭了,那么,周通又是谁?小菊又是谁?

    自私自利,不是不对。但是,却可以在绝大程度上,保护自己的利益!

    又有谁,会全心全意的保护别人的利益呢?只不过是一荣俱荣而已,一损俱损而已。

    原来自己的心底深处,是如此的姿势和冷酷!

    公孙玉儿慢慢绕着芍药,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小菊原本是不知道这芍药,是谁送的。可是,公孙玉儿似乎对这芍药,特别的“上心”。或许,在皇后眼里,她自比是“芍药花”,因此,这便就对芍药,特别的感兴趣?

    小菊不懂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的心思,只有她自己懂。也只有诸葛水生懂。

    她懂他,他懂她。彼此都懂。

    从灵魂到肉体的结合,他们,彼此都懂。

    也只有他们,才懂的这颗芍药花的意义。它是爱情的花,富丽,鲜艳,高端,大方,如他们的爱情,静静的开放在花园里。

    这一天,是十六的夜晚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也知道,诸葛水生,不会来的。因为,自从前两次的“刺杀”事件之后,芳华宫,已经给“保护”的,如同铁墙铁壁一般。在这样的时候,到芳华宫来,无一是寻思。

    今夜,没有月亮,乌云满天。宫殿屋檐下的大红灯笼,都散发着昏暗的光芒,给西风刮的,东摇西晃。

    西风是如此的大,刮起来的黄风里,带着沙尘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今夜,宿在西福宫。他已经离不开香妃了。香妃也给那兰德芳下药,下补药。而那兰德芳却给香妃下药。彼此的关系,宛如敌我关系一般,却只有身体,在夜里纠,缠。

    香妃派出去了最厉害的刺客。

    香妃逗留着那兰德芳,早早的休息了。香妃长长的手臂,勾住那兰德芳的脖子。十几条辫子,包围住了那兰德芳……

    拉姆却简单准备了一下,袖子里,腰上,鞋子里,赛满了带毒的暗器。

    没有人看到她出去了。

    偷偷溜到芳华宫附近。拉姆却又拿出了一张人皮,蒙在自己的脸上。“易容术”,西域密不外传的易容手法。拉姆得心应手的杀人手法之一。

    昏暗的光线下,拉姆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浓眉大眼,胡子拉差,仿佛一个男人。却依然蒙上了头巾。

    从前门,是不能进入的,那里守卫森严,太难了。

    而且,前两次的刺客,都是选择从前门进去的。都失败了。

    拉姆选择从后花园进去。那里,需要走一段水路。

    拉姆跳进水里。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一个人,静静的立在树上。安静的靠着树干,看着没有烛光的屋子。他不知道,他在这里,呆到几时回去。

    她已经睡了,她也快要生孩子了。她生的,是皇子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想着她。

    他坐在那棵大柳树上,紧贴着树干坐着,这样,远远看去,根本看不出这里有个人。他闭着眼睛,回忆她的模样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他和她坐在这树上,她靠在他的怀里,两人一起看月亮。越来那么大,柳树那么高。眼前的风景,皇城的灯火,是多么的美丽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那么值得回味。

    思念,苦苦折磨着诸葛水生。谁也取代不了她在他眼里的地位。

    一个黑影子,偷偷把头露出了水面,轻轻的从水里,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听到一丝异样的声音,在黑暗里,看到一个黑影子,竟然从水里,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吃一惊,诸葛水生今夜出门,却并没有带武器。情人约会,谁会带武器出来?

    一动不动,诸葛水生,在树上,看着那影子。高大的柳树枝干,却是他最好的“伪装”。

    那黑影子,猫着腰,朝屋子的后门走去。

    黑影子似乎知道,公孙玉儿睡在那里。直奔屋子而去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在树上,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已经是快要生孩子的妇人了。那里会是武林高手的对手。

    黑影子偷摸在窗户前,蹲了下来,从裤管里,摸出一把尖刀,开始开窗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很是着急。院子里,有牛力士。大门前,有大内护卫。

    而后门是水路,难得会有谁过去。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,折下了一直枯干的柳条,折断了,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短而结实的小木棍,直飞拉姆而去。

    拉姆朝后一滚,躲过了木棍,蹲在柱子后面,朝后看去。

    黑暗的花园里,似乎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糟了。敌人在暗处,我在明处。看来,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拉姆想退去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却也不敢亮身打斗。

    这个刺客,看来不是一般的刺客,对后宫的一切,都很熟悉。

    只见黑衣人,快速飞奔到河边,一跃跳了进去,瞬间便没了影踪。

    看那身段,似乎是女人,却又很高大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见过香妃手下的几个宫女,她们都是西域来的,大手大脚,人高马大的样子。

    会不会是西福宫的人呢?

    诸葛水生,打算去西福宫,等侯这个黑衣人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的轻工很好,而且也熟悉后宫的布局。急速朝西福宫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候在西福宫的门口,一棵高大的松树上。诸葛水生,能看的到远处大内卫队的巡逻,心里骂道:“废物!一群废物!成天不停的巡逻,什么也发现不了。等发现什么了,该死的人,都死了。该发生的事情,都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不一会儿,西福宫东边的河里,钻出了一个水鬼。

    之间他,却跳上墙头,消失在西福宫里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证实了自己的判断,自己也便消失在黑夜里。

    乌云遮天,风依旧吹的那么大,风卷着沙尘,四处飘扬,在半空里,发出鬼哭狼嚎的声响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