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9.第329章 冬日后园芍药

    那兰德芳没有处置周通和小菊。却再也不轻易间,让周通进入勤政殿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里,自然明白,为什么那兰德芳没有处置周通和小菊。如此轻易的放过两个人,早已经违背了那兰德芳的做事姿态。以前,无论遇到太监结,党,还是妃子结,党,那兰德芳只要知道了谁跟谁走的太近,统统杀之——不问理由。

    因此,宫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,所有的宫女和太监,不能随意结对子,结朋党。

    小菊很是忐忑,逃离了这么一劫,算来是自己命大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谢谢娘娘去求情。如果不是娘娘求情,恐怕小菊早就成了刀下之鬼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菊,唉——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坐在椅子上,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虽然头上没有戴凤冠,却簪着美丽的银簪子,无比妩媚动人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感谢我,你应该感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?我感谢他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轻轻叹了一口气:“小菊。你想想,为什么以前,有人打报告,说太监结党,就斩立决呢。杀了那么多人了。难道杀你一个,会多吗?不多啊——小菊。只所以不杀你,完全是因为周通的缘故。一个是周通的缘故,一个是因为皇子要生了。皇上想讨个吉利而已。就这两条了。这就是皇上不杀你的理由。不过——只怕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呢?难道再过一段时间,再杀我不迟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杀你看到是不杀的了。只不过,你在芳华宫里,不会受到什么处罚。周通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,皇上要处罚周公公?”

    “嗯。或许,将来的内务府大总管,会换人的。”

    小菊呆呆的站着:“或许,是我害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小菊,不要难过了。无所谓害人不害人,谁也没害谁。可恶的就是这个后宫,充满了险恶。让人人自危。每个人,从进入后后宫的那一刻起,何尝不是充满了欢欣和快乐?可是,进入后宫,何尝不是又换了一副心肠。从宫腔外的羡慕和憧憬,变成今日的冷漠和自危。后宫,就注定是一个悲剧的原创地。我们那一个,又何尝例外了。”

    小菊也无限感慨,脸上充满了迷茫:“是的。娘娘。你说的对。我们每一个人,从进入后宫的那天起,就注定了半世的挣扎。在黑暗里,挣扎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没有化妆,脸上的素颜,异常美丽,头发轻轻的笼在后面,用簪子簪了起来,高高的堆在头上。轻轻的一笑:“小菊,或许,你们偷摸相会的第一天起,就注定了,你们会被发现。如今,有如此的好结局,也算是侥幸的了。我们每一个人,都应该感谢这个孩子,如果没有他,或许,我们每个人的命运,都会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倒是小皇子,救了我们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他不但可以救你的命,也是我们的福星。我们等着瞧吧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一步一步,慢慢朝后花园走去:“我们每个人,都在黑暗里,挣扎。从开始的那一天起,就注定了被发现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小菊在公孙玉儿后面跟着走,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公孙玉儿说这话,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或许,娘娘的意思,就是我和周通,迟早会被发现的?

    可是,我们每个人,每个人,都会被发现,那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公孙玉儿,轻轻的转过身来,莞尔一笑:“小菊,不明白本宫的意思了吧?”

    小菊也笑了一下:“嗯,娘娘,是不明白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在前面,慢慢的走着。如此一个孕妇,大着肚子,姿态却不亚于任何人的美丽。国色天香,天生丽质,无论什么时候,都是美丽的。都是非常动人的。

    “不明白的好。不明白才好。我们啊,既然如今,没什么事情了,就好好过日子吧。过日子,才是正经的事情呢。以后,等机会好了,本宫再替周通求求情,看能不能保住他大总管的位子。一切,不过是要看他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。我们早已经是一根藤上的蚂蚱,还能蹦那里去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,又来到那芍药花边,坐下来,仔细的看。如今,是冬天了,芍药花早已经枯萎了。只生下枯黄的枝条和叶子。

    “娘娘,你不觉着冷?我们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这芍药,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春天,夏天,秋天,才是芍药的好时光。如今看什么呢?不好看的了。改天,叫养花的人来了,把这里打扫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小菊,没有冬天,那里来的春夏秋的美丽呢?不蛰伏三冬,就不会有春天娇艳的花朵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每次看到你看这芍药的眼神,都那么痴痴的。如今,说话,也都是满含道理的。让人听不懂呢。”

    “芍药花,没有牡丹的姿色和姿彩,因此,才可以不招致女皇武则天的贬罚。因此,依然是花相。稳稳的做自己的花相,也是一种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你本来是皇后,因此,你的宫里,种满牡丹才对啊。正好比娘娘的,天生丽质,富贵荣华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的。牡丹太招摇,如妃就是牡丹花,以牡丹花自比。她那么美丽,那么得宠,如今,还不是一朵凋谢的牡丹。落架的凤凰不如鸡,女人,又何必自比牡丹,造谣过后宫呢?后宫不得好死的女人,都是招摇的下场。如今,眼看着香妃,红的紫了半边天了。可是,她怀孕了,皇上还不是一样叫香妃打掉孩子。没有孩子的女人,住在后宫里,又会有什么样好的结局,可想而知。”

    小菊站在边上,想着公孙玉儿说的话,也觉着真是这个道理啊。

    原来周通,把那兰德芳打香妃孩子的事情,偷摸告诉了小菊。小菊又偷摸告诉了公孙玉儿。

    在公孙玉儿的眼里,有了一个公主,又有了一个皇子,这足以成为以后,自己“要挟”那兰德芳的“把柄”了。那兰德芳没有处置周通和小菊。却再也不轻易间,让周通进入勤政殿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里,自然明白,为什么那兰德芳没有处置周通和小菊。如此轻易的放过两个人,早已经违背了那兰德芳的做事姿态。以前,无论遇到太监结,党,还是妃子结,党,那兰德芳只要知道了谁跟谁走的太近,统统杀之——不问理由。

    因此,宫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,所有的宫女和太监,不能随意结对子,结朋党。

    小菊很是忐忑,逃离了这么一劫,算来是自己命大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谢谢娘娘去求情。如果不是娘娘求情,恐怕小菊早就成了刀下之鬼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菊,唉——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坐在椅子上,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虽然头上没有戴凤冠,却簪着美丽的银簪子,无比妩媚动人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感谢我,你应该感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?我感谢他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轻轻叹了一口气:“小菊。你想想,为什么以前,有人打报告,说太监结党,就斩立决呢。杀了那么多人了。难道杀你一个,会多吗?不多啊——小菊。只所以不杀你,完全是因为周通的缘故。一个是周通的缘故,一个是因为皇子要生了。皇上想讨个吉利而已。就这两条了。这就是皇上不杀你的理由。不过——只怕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呢?难道再过一段时间,再杀我不迟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杀你看到是不杀的了。只不过,你在芳华宫里,不会受到什么处罚。周通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,皇上要处罚周公公?”

    “嗯。或许,将来的内务府大总管,会换人的。”

    小菊呆呆的站着:“或许,是我害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小菊,不要难过了。无所谓害人不害人,谁也没害谁。可恶的就是这个后宫,充满了险恶。让人人自危。每个人,从进入后后宫的那一刻起,何尝不是充满了欢欣和快乐?可是,进入后宫,何尝不是又换了一副心肠。从宫腔外的羡慕和憧憬,变成今日的冷漠和自危。后宫,就注定是一个悲剧的原创地。我们那一个,又何尝例外了。”

    小菊也无限感慨,脸上充满了迷茫:“是的。娘娘。你说的对。我们每一个人,从进入后宫的那天起,就注定了半世的挣扎。在黑暗里,挣扎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没有化妆,脸上的素颜,异常美丽,头发轻轻的笼在后面,用簪子簪了起来,高高的堆在头上。轻轻的一笑:“小菊,或许,你们偷摸相会的第一天起,就注定了,你们会被发现。如今,有如此的好结局,也算是侥幸的了。我们每一个人,都应该感谢这个孩子,如果没有他,或许,我们每个人的命运,都会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倒是小皇子,救了我们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他不但可以救你的命,也是我们的福星。我们等着瞧吧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一步一步,慢慢朝后花园走去:“我们每个人,都在黑暗里,挣扎。从开始的那一天起,就注定了被发现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小菊在公孙玉儿后面跟着走,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公孙玉儿说这话,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或许,娘娘的意思,就是我和周通,迟早会被发现的?

    可是,我们每个人,每个人,都会被发现,那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公孙玉儿,轻轻的转过身来,莞尔一笑:“小菊,不明白本宫的意思了吧?”

    小菊也笑了一下:“嗯,娘娘,是不明白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在前面,慢慢的走着。如此一个孕妇,大着肚子,姿态却不亚于任何人的美丽。国色天香,天生丽质,无论什么时候,都是美丽的。都是非常动人的。

    “不明白的好。不明白才好。我们啊,既然如今,没什么事情了,就好好过日子吧。过日子,才是正经的事情呢。以后,等机会好了,本宫再替周通求求情,看能不能保住他大总管的位子。一切,不过是要看他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。我们早已经是一根藤上的蚂蚱,还能蹦那里去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,又来到那芍药花边,坐下来,仔细的看。如今,是冬天了,芍药花早已经枯萎了。只生下枯黄的枝条和叶子。

    “娘娘,你不觉着冷?我们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这芍药,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春天,夏天,秋天,才是芍药的好时光。如今看什么呢?不好看的了。改天,叫养花的人来了,把这里打扫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小菊,没有冬天,那里来的春夏秋的美丽呢?不蛰伏三冬,就不会有春天娇艳的花朵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每次看到你看这芍药的眼神,都那么痴痴的。如今,说话,也都是满含道理的。让人听不懂呢。”

    “芍药花,没有牡丹的姿色和姿彩,因此,才可以不招致女皇武则天的贬罚。因此,依然是花相。稳稳的做自己的花相,也是一种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你本来是皇后,因此,你的宫里,种满牡丹才对啊。正好比娘娘的,天生丽质,富贵荣华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的。牡丹太招摇,如妃就是牡丹花,以牡丹花自比。她那么美丽,那么得宠,如今,还不是一朵凋谢的牡丹。落架的凤凰不如鸡,女人,又何必自比牡丹,造谣过后宫呢?后宫不得好死的女人,都是招摇的下场。如今,眼看着香妃,红的紫了半边天了。可是,她怀孕了,皇上还不是一样叫香妃打掉孩子。没有孩子的女人,住在后宫里,又会有什么样好的结局,可想而知。”

    小菊站在边上,想着公孙玉儿说的话,也觉着真是这个道理啊。

    原来周通,把那兰德芳打香妃孩子的事情,偷摸告诉了小菊。小菊又偷摸告诉了公孙玉儿。

    在公孙玉儿的眼里,有了一个公主,又有了一个皇子,这足以成为以后,自己“要挟”那兰德芳的“把柄”了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