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6.第326章 香妃暗算周通

    香妃嘴角带着冷笑,轻轻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拉姆,去勤政殿。”

    急不可待,这就去“揭发”。

    拉姆却低头阻止:“娘娘。如果娘娘如此去揭发周通,只怕是皇上心不服呢。为何不考虑周全一些?”

    “哦?”香妃坐了起来,走来走去:“拉姆,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奴婢的意思,还是不要主动出击。等皇上跟娘娘在一起的时候,假装不经意间谈起,那才不至于让皇上看出来,是我们太刻意调查这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不错。如今,天下局势,看皇城。皇城局势,看皇宫。皇宫的局势,就皇上一个人掌握。你说的也对。是我太急躁了。”

    香妃板着脸,一脸阴沉的样子——再也不是皇上面前,那个一脸笑容,憨憨笑的“傻妃子”。

    勤政殿里,那兰德芳正在看奏折,如今的天下局势,全权掌握在那兰德芳的手里。文臣武将,全部是那兰德芳得力干将。有了这些“骄人”的成绩,还愁什么呢?

    日夜骄横的那兰德芳,越来越对朝政失去了“耐心”。很多奏折,都是看了一半,便急急阅过去了。

    心里想的,无非是那个可爱的香妃,以及皇后公孙玉儿肚子里的孩子。如果皇后生了孩子,是要立为亲王还是按照历代的祖制,直接列为太子殿下呢?

    这些事情,一想起来,那兰德芳就烦躁,莫名的烦躁。原来后宫的事情,比天下的事情,难以定夺多了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依然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猛的把笔,扔在桌子上。周通一挥手,便有一个小太监,急忙过来,拿了笔过去,洗笔。还有一个小太监,拿了一块毛巾过来,擦拭桌面。

    周通却急忙收拾砚台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很满意周通。刚开始的时候,伺候那兰德芳的是周通的师傅朱仁,因为朱仁办事稳妥,因此那兰德芳又安排了一件事情,重要的事情,让朱仁去做了。安排朱仁的徒弟周通,接管了总管太监的位子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周通,却也是个极其稳妥的人,办事情不嫌麻烦,仔仔细细,也会主动去做好事情。说话不温不火,而且还会及时提醒那兰德芳。这是那兰德芳最满意的两个公公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在心里,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,无论对后宫的其他人怎样,也不能失去对周通的信任,或许多年的政,治经历,早就让那兰德芳失去了对人的基本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周通,去西福宫。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已经起身了。周通急忙跟了出去。门口的八个小太监,也急急忙忙跟在那兰德芳的后面。

    如果坐轿子过去,那兰德芳会提前告诉周通的。什么也不说,就是走着过去。

    从勤政殿到西福宫,路程不远,却也不近。

    香妃似乎早就掐算好了似的,在御花园路上等着。

    如今,本来就宠幸的多,因此,更加的“得意和有自信。”

    果然,远远就看到,那兰德芳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没有迟疑,径直朝西福宫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香妃却躲在绿树后头。

    拉姆陪着香妃。

    山姆在宫里。

    周通问山姆:“香妃娘娘呢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周公公,香妃娘娘,在花园呢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没有吱声,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路行来,冬日的御花园,却依然是绿树依旧,那些永不凋零的长青绿树,是御花园冬日里,永远的景色。

    穿着厚重的棉衣,走了过来,香妃却不见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便如同猫寻耗子一般,在花园里,寻找起来。

    香妃不在别处,却在芳华宫附近,之所以选择这里,是香妃别有用心,这番心意,等一下,全部要“孝敬给”周通,周大总管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寻来寻去,却在芳华宫附近,找到香妃。

    “香妃,你怎么跑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看这里的梅花,快要开了,因此才走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朕也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抬头望去,却发下枝头的梅花,却是要开放了,点点花苞,都爆出了红色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却是第一次,看到这美丽的梅花呢。臣妾记得古人说过,雪却逊梅一段香,梅花少雪三分白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笑了,轻轻的吟道:“梅雪争春未肯降,骚人搁笔费评章,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。有梅无雪不精神,有雪无诗俗了人,日暮诗成天又雪,与梅并作十分春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皇上好雅兴啊。果然好诗句啊。臣妾虽然读过了,可是,都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听的赞赏,却也笑了:“香妃,如果你有时间,可以把写梅花的诗句,好好读读,到时候,等梅花开了,再拿到这梅花树下来,一读,那才叫画里有诗,诗里有画呢。”

    香妃点头:“是,是,皇上。臣妾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香妃心里却想:废话。废话。我怎么会花时间,去做那些事情。正经事情,还忙不过来呢。如果不是因为周通,我才不会到这个鬼地方来,这里离芳华宫那么近,我可不就怕皇后抱着小梦梦公主出来了,皇上的心思,可不就立刻给勾引去了?我再怎么,也是八个妃子之一啊。而那个小梦梦公主,杀伤力,那是太大太大了,只要皇上看到那小梦梦,立刻是神魂颠倒,十分之十的心思,全在小梦梦公主上了。

    附近,有一个小亭子,香妃和那兰德芳,坐在亭子里,看梅花。

    “香妃,与你一起看梅花,真是一种美事。梅花开了,有没有香妃香呢?”

    “皇上,梅花肯定比香妃香了。要不然,能成为岁寒三友之首啊?松竹梅,是岁寒三友,可只有梅花是开花的,因此更得世人喜爱。”

    香妃靠在那兰德芳的肩上,轻轻抱住那兰德芳的脖子。

    周通一看,便示意大家,朝后退去。

    周通想,或许香妃和皇上,有很多话要说的。

    周通站在芳华宫边上,小菊在立面,听说皇上和周通在附近,便走了出来。香妃嘴角带着冷笑,轻轻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拉姆,去勤政殿。”

    急不可待,这就去“揭发”。

    拉姆却低头阻止:“娘娘。如果娘娘如此去揭发周通,只怕是皇上心不服呢。为何不考虑周全一些?”

    “哦?”香妃坐了起来,走来走去:“拉姆,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奴婢的意思,还是不要主动出击。等皇上跟娘娘在一起的时候,假装不经意间谈起,那才不至于让皇上看出来,是我们太刻意调查这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不错。如今,天下局势,看皇城。皇城局势,看皇宫。皇宫的局势,就皇上一个人掌握。你说的也对。是我太急躁了。”

    香妃板着脸,一脸阴沉的样子——再也不是皇上面前,那个一脸笑容,憨憨笑的“傻妃子”。

    勤政殿里,那兰德芳正在看奏折,如今的天下局势,全权掌握在那兰德芳的手里。文臣武将,全部是那兰德芳得力干将。有了这些“骄人”的成绩,还愁什么呢?

    日夜骄横的那兰德芳,越来越对朝政失去了“耐心”。很多奏折,都是看了一半,便急急阅过去了。

    心里想的,无非是那个可爱的香妃,以及皇后公孙玉儿肚子里的孩子。如果皇后生了孩子,是要立为亲王还是按照历代的祖制,直接列为太子殿下呢?

    这些事情,一想起来,那兰德芳就烦躁,莫名的烦躁。原来后宫的事情,比天下的事情,难以定夺多了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依然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猛的把笔,扔在桌子上。周通一挥手,便有一个小太监,急忙过来,拿了笔过去,洗笔。还有一个小太监,拿了一块毛巾过来,擦拭桌面。

    周通却急忙收拾砚台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很满意周通。刚开始的时候,伺候那兰德芳的是周通的师傅朱仁,因为朱仁办事稳妥,因此那兰德芳又安排了一件事情,重要的事情,让朱仁去做了。安排朱仁的徒弟周通,接管了总管太监的位子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周通,却也是个极其稳妥的人,办事情不嫌麻烦,仔仔细细,也会主动去做好事情。说话不温不火,而且还会及时提醒那兰德芳。这是那兰德芳最满意的两个公公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在心里,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,无论对后宫的其他人怎样,也不能失去对周通的信任,或许多年的政,治经历,早就让那兰德芳失去了对人的基本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周通,去西福宫。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已经起身了。周通急忙跟了出去。门口的八个小太监,也急急忙忙跟在那兰德芳的后面。

    如果坐轿子过去,那兰德芳会提前告诉周通的。什么也不说,就是走着过去。

    从勤政殿到西福宫,路程不远,却也不近。

    香妃似乎早就掐算好了似的,在御花园路上等着。

    如今,本来就宠幸的多,因此,更加的“得意和有自信。”

    果然,远远就看到,那兰德芳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没有迟疑,径直朝西福宫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香妃却躲在绿树后头。

    拉姆陪着香妃。

    山姆在宫里。

    周通问山姆:“香妃娘娘呢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周公公,香妃娘娘,在花园呢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没有吱声,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路行来,冬日的御花园,却依然是绿树依旧,那些永不凋零的长青绿树,是御花园冬日里,永远的景色。

    穿着厚重的棉衣,走了过来,香妃却不见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便如同猫寻耗子一般,在花园里,寻找起来。

    香妃不在别处,却在芳华宫附近,之所以选择这里,是香妃别有用心,这番心意,等一下,全部要“孝敬给”周通,周大总管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寻来寻去,却在芳华宫附近,找到香妃。

    “香妃,你怎么跑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看这里的梅花,快要开了,因此才走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朕也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抬头望去,却发下枝头的梅花,却是要开放了,点点花苞,都爆出了红色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却是第一次,看到这美丽的梅花呢。臣妾记得古人说过,雪却逊梅一段香,梅花少雪三分白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笑了,轻轻的吟道:“梅雪争春未肯降,骚人搁笔费评章,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。有梅无雪不精神,有雪无诗俗了人,日暮诗成天又雪,与梅并作十分春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皇上好雅兴啊。果然好诗句啊。臣妾虽然读过了,可是,都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听的赞赏,却也笑了:“香妃,如果你有时间,可以把写梅花的诗句,好好读读,到时候,等梅花开了,再拿到这梅花树下来,一读,那才叫画里有诗,诗里有画呢。”

    香妃点头:“是,是,皇上。臣妾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香妃心里却想:废话。废话。我怎么会花时间,去做那些事情。正经事情,还忙不过来呢。如果不是因为周通,我才不会到这个鬼地方来,这里离芳华宫那么近,我可不就怕皇后抱着小梦梦公主出来了,皇上的心思,可不就立刻给勾引去了?我再怎么,也是八个妃子之一啊。而那个小梦梦公主,杀伤力,那是太大太大了,只要皇上看到那小梦梦,立刻是神魂颠倒,十分之十的心思,全在小梦梦公主上了。

    附近,有一个小亭子,香妃和那兰德芳,坐在亭子里,看梅花。

    “香妃,与你一起看梅花,真是一种美事。梅花开了,有没有香妃香呢?”

    “皇上,梅花肯定比香妃香了。要不然,能成为岁寒三友之首啊?松竹梅,是岁寒三友,可只有梅花是开花的,因此更得世人喜爱。”

    香妃靠在那兰德芳的肩上,轻轻抱住那兰德芳的脖子。

    周通一看,便示意大家,朝后退去。

    周通想,或许香妃和皇上,有很多话要说的。

    周通站在芳华宫边上,小菊在立面,听说皇上和周通在附近,便走了出来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