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3.第323章 人在心已不在

    那兰德芳非要小梦梦陪着吃饭,自己却又照顾不来孩子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假装镇定,坐的很端正,心里却如同揣了小猫一样。

    果然,小梦梦没吃几口,便开始捣乱起来。站在椅子上,开始在桌子上,乱翻乱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梦梦,你虽然小,可是,吃饭要有规矩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到小梦梦这样子,急了。想拉她下来。

    谁知道,小梦梦却一屁股,坐在桌子上,硬是不下来:“父皇,母后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小梦梦开始告状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哈哈大笑:“小梦梦,下来,倒父皇的怀里来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感觉到一股冷清,以前陪皇上吃饭,是开心的,欢乐的。如今,也不知道从那里,升腾出一股冷清出来,虽然两个人坐在一起,却让公孙玉儿感觉到一股“陌生”,仿佛是亲戚坐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兰德芳抱起孩子,公孙玉儿的心,也随之紧张到极点:但凡是小孩子,没有一个吃饭是乖乖的,哪怕是最乖的孩子,却也是不会老实吃饭的。

    小梦梦一会叫吃那个,一会叫吃这个。那兰德芳却已然是无法满足小梦梦的需求了。

    吃了一口,觉着不好吃,便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巧,吐在那兰德芳的龙袍上。

    周通急忙拿手巾去擦。公孙玉儿也站了起来:“皇上,小梦梦还小——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却笑了:“没想到,带孩子这么累啊。也难为奶妈了。”

    奶妈这时候,已经吓的,跪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却叫她们两个起来:“你们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饭,吃不下去了。那兰德芳想去换衣服。而他所有的衣服,都在勤政殿里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他起身,便表示歉意:“皇上,臣妾替小梦梦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。小梦梦虽然顽皮,却也是朕的掌上明珠。皇后,早日安心生下皇子吧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在众人的簇拥下,出去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也无心吃饭了。

    小菊给公孙玉儿盛了一点汤,公孙玉儿喝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“你们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奶妈抱着孩子,走了出去,到自己屋子里,吃饭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菊,以你看来,皇上对小梦梦公主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娘娘,皇上对小梦梦,是非常好的。我看的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说说看,他对我,如何?”

    小菊的话,刚到嘴边,又咽住了,怎么能够把周通说的话,告诉皇后呢?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了小菊一眼,便不说话了,自己开始喝汤。喝了一碗汤,却又再要一碗。

    小菊便又盛了一碗。公孙玉儿一口气,便又喝了下去,还要一碗。

    小菊劝:“娘娘,吃点别的吧。别光顾喝汤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菊,本宫要吃,要喝,要好好把孩子生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——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一边吃,一边说:“小菊,本宫也看清楚了,皇上就是一个喜新厌旧的男人。男人而已。他看重的,无法就是孩子。如今,我们好好的,照顾好自己,把孩子生下来。这才是最重要的。一个公主,他就那么看重。再生一个皇子,他应该更看重才是。古人说了,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生孩子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开始大吃大喝起来:“什么!皇上不来,本宫更高兴呢。他不来,他不来又能怎么。本宫照样快活,快活。本宫的爱情,早已经死了。不,本宫的爱情,一直盛开着鲜花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抬头,看了小菊一眼,小菊站在边上,已经傻掉了。

    其实,小菊心里,难过的很,眼泪在眼眶里,打转转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又喝了一碗汤:“小菊,你吃呀。你不吃,本宫一人吃,没意思。吃啊,吃——”

    小菊坐了下来,坐在另外的一边,开始吃饭,眼睛里,便开始流泪:“娘娘,您就别太难过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本宫难过?本宫难过什么?他要孩子,本宫生。他需要本宫,本宫就伺候。他不需要本宫,本宫还不需要他呢。本宫的爱情树,早已经开满了芍药花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小菊开始哭泣,哭泣自己的主子,如今这残酷的命运,从嫁进门的那天起,嫁进皇宫的那天起,就注定了这么多的磨难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到小菊在哭,心里却喜滋滋的,脸上带着笑容:“小菊,你哭什么啊?你看看,本宫,多么高兴啊。这如今,其他的妃子,都没有孩子,可不单单本宫能生么?生出儿子,难道还怕其他的妃子吗?谁叫她们不争气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,早就看破了男人,看破了这宫斗,原来——这妃子斗来斗去,都没意思,没劲!只有让自己的孩子成功,那才是最后的胜利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的心里,在冷笑:饶你们奸似鬼,到最后,都成本宫儿子的刀下鬼!

    芳华宫里,远远看去,小菊正背对着餐厅的门,坐在那里,低头哭泣,后面的头发,也随着一动一动的,头上的步摇,摇来摇去,看的出,小菊非常伤心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却坐在小菊的对面,端坐笑着,妩媚的脸上,写满了开心。

    两人的眼前,是桌子上,十几道山珍海味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小菊哭的伤心,走了过来,抚摸了一下小菊的肩头:“别哭了,小菊,本宫高兴还来不及。你哭什么啊。本宫早就告诉你了,要玩宫斗,要斗妃子,不怕其他,就怕没有儿子。所以,本宫一直在想着生孩子。如今,这步棋,算是走对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朝前走了散步,挺着肚子,面带微笑:“小菊,你不要哭。有本宫的孩子,小菊我们是要享福的人了。接下来,我们只需要看好自己的孩子,就万事大吉了。”

    奶妈喂好了小梦梦公主,小梦梦便自己走了过来,两个奶妈跟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梦梦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梦梦听见母后叫,便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梦梦,你说说看,母后这肚子里的小宝贝,将来会不会成为你父皇一样,伟大的人物呢?”那兰德芳非要小梦梦陪着吃饭,自己却又照顾不来孩子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假装镇定,坐的很端正,心里却如同揣了小猫一样。

    果然,小梦梦没吃几口,便开始捣乱起来。站在椅子上,开始在桌子上,乱翻乱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梦梦,你虽然小,可是,吃饭要有规矩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到小梦梦这样子,急了。想拉她下来。

    谁知道,小梦梦却一屁股,坐在桌子上,硬是不下来:“父皇,母后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小梦梦开始告状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哈哈大笑:“小梦梦,下来,倒父皇的怀里来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感觉到一股冷清,以前陪皇上吃饭,是开心的,欢乐的。如今,也不知道从那里,升腾出一股冷清出来,虽然两个人坐在一起,却让公孙玉儿感觉到一股“陌生”,仿佛是亲戚坐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兰德芳抱起孩子,公孙玉儿的心,也随之紧张到极点:但凡是小孩子,没有一个吃饭是乖乖的,哪怕是最乖的孩子,却也是不会老实吃饭的。

    小梦梦一会叫吃那个,一会叫吃这个。那兰德芳却已然是无法满足小梦梦的需求了。

    吃了一口,觉着不好吃,便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巧,吐在那兰德芳的龙袍上。

    周通急忙拿手巾去擦。公孙玉儿也站了起来:“皇上,小梦梦还小——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却笑了:“没想到,带孩子这么累啊。也难为奶妈了。”

    奶妈这时候,已经吓的,跪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却叫她们两个起来:“你们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饭,吃不下去了。那兰德芳想去换衣服。而他所有的衣服,都在勤政殿里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他起身,便表示歉意:“皇上,臣妾替小梦梦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。小梦梦虽然顽皮,却也是朕的掌上明珠。皇后,早日安心生下皇子吧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在众人的簇拥下,出去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也无心吃饭了。

    小菊给公孙玉儿盛了一点汤,公孙玉儿喝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“你们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奶妈抱着孩子,走了出去,到自己屋子里,吃饭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菊,以你看来,皇上对小梦梦公主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娘娘,皇上对小梦梦,是非常好的。我看的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说说看,他对我,如何?”

    小菊的话,刚到嘴边,又咽住了,怎么能够把周通说的话,告诉皇后呢?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了小菊一眼,便不说话了,自己开始喝汤。喝了一碗汤,却又再要一碗。

    小菊便又盛了一碗。公孙玉儿一口气,便又喝了下去,还要一碗。

    小菊劝:“娘娘,吃点别的吧。别光顾喝汤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菊,本宫要吃,要喝,要好好把孩子生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——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一边吃,一边说:“小菊,本宫也看清楚了,皇上就是一个喜新厌旧的男人。男人而已。他看重的,无法就是孩子。如今,我们好好的,照顾好自己,把孩子生下来。这才是最重要的。一个公主,他就那么看重。再生一个皇子,他应该更看重才是。古人说了,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生孩子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开始大吃大喝起来:“什么!皇上不来,本宫更高兴呢。他不来,他不来又能怎么。本宫照样快活,快活。本宫的爱情,早已经死了。不,本宫的爱情,一直盛开着鲜花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抬头,看了小菊一眼,小菊站在边上,已经傻掉了。

    其实,小菊心里,难过的很,眼泪在眼眶里,打转转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又喝了一碗汤:“小菊,你吃呀。你不吃,本宫一人吃,没意思。吃啊,吃——”

    小菊坐了下来,坐在另外的一边,开始吃饭,眼睛里,便开始流泪:“娘娘,您就别太难过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本宫难过?本宫难过什么?他要孩子,本宫生。他需要本宫,本宫就伺候。他不需要本宫,本宫还不需要他呢。本宫的爱情树,早已经开满了芍药花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小菊开始哭泣,哭泣自己的主子,如今这残酷的命运,从嫁进门的那天起,嫁进皇宫的那天起,就注定了这么多的磨难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到小菊在哭,心里却喜滋滋的,脸上带着笑容:“小菊,你哭什么啊?你看看,本宫,多么高兴啊。这如今,其他的妃子,都没有孩子,可不单单本宫能生么?生出儿子,难道还怕其他的妃子吗?谁叫她们不争气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,早就看破了男人,看破了这宫斗,原来——这妃子斗来斗去,都没意思,没劲!只有让自己的孩子成功,那才是最后的胜利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的心里,在冷笑:饶你们奸似鬼,到最后,都成本宫儿子的刀下鬼!

    芳华宫里,远远看去,小菊正背对着餐厅的门,坐在那里,低头哭泣,后面的头发,也随着一动一动的,头上的步摇,摇来摇去,看的出,小菊非常伤心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却坐在小菊的对面,端坐笑着,妩媚的脸上,写满了开心。

    两人的眼前,是桌子上,十几道山珍海味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小菊哭的伤心,走了过来,抚摸了一下小菊的肩头:“别哭了,小菊,本宫高兴还来不及。你哭什么啊。本宫早就告诉你了,要玩宫斗,要斗妃子,不怕其他,就怕没有儿子。所以,本宫一直在想着生孩子。如今,这步棋,算是走对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朝前走了散步,挺着肚子,面带微笑:“小菊,你不要哭。有本宫的孩子,小菊我们是要享福的人了。接下来,我们只需要看好自己的孩子,就万事大吉了。”

    奶妈喂好了小梦梦公主,小梦梦便自己走了过来,两个奶妈跟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梦梦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梦梦听见母后叫,便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梦梦,你说说看,母后这肚子里的小宝贝,将来会不会成为你父皇一样,伟大的人物呢?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