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0.第320章 皇上香妃骑马

    香妃端着眼睛,怔怔的看着那兰德芳,一副想事情的样子。那眼神,仿佛在问:皇上想什么呢?

    那兰德芳看了一眼香妃的眼神,忽然笑着问香妃:“爱妃,你想回家去吗?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啊。有什么不敢的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知道,宫里的规定,是不许妃子随便回家的。更不许去探望,去联系。反正什么的,臣妾进宫后,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你很乖哦。”

    香妃果然会卖萌,又开始装疯卖傻,原来每一个男人,都喜欢“傻乎乎”的女人。没有谁,会喜欢聪明伶俐的女人。

    香妃就是这样,心思比猴子精明,表情比傻子无二。

    香妃就是会卖萌,卖萌的,让人看不出真假来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沉浸在香妃的“温柔香”里,再也无法看清现实,一向的高傲自大,威风凛凛,君临天下,足以让一个人,失去判断。

    但是——那兰德芳还是小心翼翼的,把心思藏在心底深处。君无戏言,岂能随意说出自己心底深处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爱妃”(如今,那兰德芳已经叫香妃为爱妃了——可见,香妃在那兰德芳心里的份量)。

    “皇上,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看看七匹宝马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的七匹宝马,名字都取的很大。以秦始皇的七匹宝马命名,传说中的秦始皇有七名马:追风、白兔、蹑景、犇电、飞翮、铜爵、神凫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的坐骑,第一匹名马,名字就叫“追风”。

    香妃和那兰德芳,骑马驰骋在草原上。香妃骑马的本领非常好,那兰德芳把“白兔”,赏赐给了香妃。两个人一起骑马驰骋。

    风清云淡,传送花香。

    两匹马在御花园的草地上,飞奔,这里是一块大的跑马场。

    “皇上,在这里跑马,跟在臣妾的家乡,跑马可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勒住了马头:“哦,有什么不一样?”

    香妃也停了下来:“皇上,这里毕竟不是广袤的田野,昆仑山,可是万山之祖,那里有数百万的万座大山。山顶是雪峰,山腰以下,全是牧草。夏天,花开的时候,红的一片,黄的一片,蓝的一片,多么漂亮啊。只有亲自在那里住过的人,才知道山的高大,昆仑山的高大,西海的广博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笑着看香妃:“香妃,听你这话,你似乎想家了?”

    原来一个男人,喜欢上一个女人,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。那兰德芳慢慢开始,被香妃的语言打动了。

    周通站在远处,不知道香妃在给那兰德芳说什么。也只有干着急。

    香妃是个精明的女人,装疯卖傻,打滚卖萌,彻底征服了那兰德芳。

    香妃却不敢明着说自己想家了,却笑着回答;“皇上,这里就是臣妾的家。臣妾早就把那个遥远的地方,忘记了。有了皇上,有了西福宫,臣妾那里也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可是你的真心话?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那里不敢不说真心话呢。欺君之罪,可是死罪啊。臣妾的日子,过的这么自在,还不想死呢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眯着眼睛,看着香妃,她果然可爱,眼里的模样和心里的想法,一般可爱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打马,回去。香妃也跟着回去了。小太监过来,帮忙牵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每天,都有专门的养马人,替马洗澡,刷毛,每天都把马脖子上的辫子,辫起来,那十几条可爱的麻花辫,比香妃头上的麻花辫,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香妃用手抚摸着“白兔”的麻花辫:“皇上,看看这麻花辫,梳理的比臣妾的还好看呢。又粗又长的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回头,看了一眼:“香妃,如果你的头发,编成一个大辫子,应该更好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皇上如果喜欢,臣妾明天就辫一个大辫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,香妃真实乖巧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在前面走,香妃在后面跟着。周通急忙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周通,回勤政殿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送皇上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在周通等太监的簇拥下,回到了勤政殿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脱去了外面的衣服,周通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通,朕想学习周天子,去巡逻西域去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站在勤政殿的地图前,仰头观看。

    “皇上,西域路途遥远。车马劳顿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还是不去的好?”

    “皇上,如今,天下虽然大治,但是,许多事情,都没有安顿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周通,你说说看,什么事情,没有安顿呢?”

    “皇上,奴才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“周通,你看你,每次都是朕先饶你,你再说话。你又是何必呢。直接收,朕也不追究你的罪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奴才真心想说,皇上去千里万里,巡游事小,可是,国不可一日无君,事大啊。皇上。天下虽然大治,如今,皇上的太子,尚未确立。这只怕也是一大事。”

    周通忽然感觉自己说错了一般,跪在地上:“皇上,奴才是真心替皇上考虑的。皇上,您看在奴才一片忠心——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周通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的语气,很是委婉。周通说的,确实是实情。做为天子,不得不考虑长久和现实。

    住在皇城里,出一次门,都要遭到刺客。如今,去千里万里之遥的西域,更不是想效仿“周天子”,就可以效仿的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看着现实啊。周通你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闭起了眼睛,可是心里却满是香妃可爱的脸庞。

    周通看着那兰德芳一副瞌睡的样子,靠在龙椅上,闭着眼睛,便有走了过去,拿起了一条毛毯,轻轻的盖在那兰德芳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“周通,也只有你,伺候朕,让朕非常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奴才听到皇上夸奖,更是觉着,要尽心了。”

    周通站在边上,看着那兰德芳休息的样子,闭目思考的模样,再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却还在想香妃,想那个可爱的女人,她是那般的可爱,连她的衣裙,她的家乡,也是那般的可爱……香妃端着眼睛,怔怔的看着那兰德芳,一副想事情的样子。那眼神,仿佛在问:皇上想什么呢?

    那兰德芳看了一眼香妃的眼神,忽然笑着问香妃:“爱妃,你想回家去吗?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啊。有什么不敢的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知道,宫里的规定,是不许妃子随便回家的。更不许去探望,去联系。反正什么的,臣妾进宫后,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你很乖哦。”

    香妃果然会卖萌,又开始装疯卖傻,原来每一个男人,都喜欢“傻乎乎”的女人。没有谁,会喜欢聪明伶俐的女人。

    香妃就是这样,心思比猴子精明,表情比傻子无二。

    香妃就是会卖萌,卖萌的,让人看不出真假来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沉浸在香妃的“温柔香”里,再也无法看清现实,一向的高傲自大,威风凛凛,君临天下,足以让一个人,失去判断。

    但是——那兰德芳还是小心翼翼的,把心思藏在心底深处。君无戏言,岂能随意说出自己心底深处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爱妃”(如今,那兰德芳已经叫香妃为爱妃了——可见,香妃在那兰德芳心里的份量)。

    “皇上,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看看七匹宝马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的七匹宝马,名字都取的很大。以秦始皇的七匹宝马命名,传说中的秦始皇有七名马:追风、白兔、蹑景、犇电、飞翮、铜爵、神凫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的坐骑,第一匹名马,名字就叫“追风”。

    香妃和那兰德芳,骑马驰骋在草原上。香妃骑马的本领非常好,那兰德芳把“白兔”,赏赐给了香妃。两个人一起骑马驰骋。

    风清云淡,传送花香。

    两匹马在御花园的草地上,飞奔,这里是一块大的跑马场。

    “皇上,在这里跑马,跟在臣妾的家乡,跑马可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勒住了马头:“哦,有什么不一样?”

    香妃也停了下来:“皇上,这里毕竟不是广袤的田野,昆仑山,可是万山之祖,那里有数百万的万座大山。山顶是雪峰,山腰以下,全是牧草。夏天,花开的时候,红的一片,黄的一片,蓝的一片,多么漂亮啊。只有亲自在那里住过的人,才知道山的高大,昆仑山的高大,西海的广博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笑着看香妃:“香妃,听你这话,你似乎想家了?”

    原来一个男人,喜欢上一个女人,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。那兰德芳慢慢开始,被香妃的语言打动了。

    周通站在远处,不知道香妃在给那兰德芳说什么。也只有干着急。

    香妃是个精明的女人,装疯卖傻,打滚卖萌,彻底征服了那兰德芳。

    香妃却不敢明着说自己想家了,却笑着回答;“皇上,这里就是臣妾的家。臣妾早就把那个遥远的地方,忘记了。有了皇上,有了西福宫,臣妾那里也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可是你的真心话?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那里不敢不说真心话呢。欺君之罪,可是死罪啊。臣妾的日子,过的这么自在,还不想死呢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眯着眼睛,看着香妃,她果然可爱,眼里的模样和心里的想法,一般可爱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打马,回去。香妃也跟着回去了。小太监过来,帮忙牵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每天,都有专门的养马人,替马洗澡,刷毛,每天都把马脖子上的辫子,辫起来,那十几条可爱的麻花辫,比香妃头上的麻花辫,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香妃用手抚摸着“白兔”的麻花辫:“皇上,看看这麻花辫,梳理的比臣妾的还好看呢。又粗又长的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回头,看了一眼:“香妃,如果你的头发,编成一个大辫子,应该更好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皇上如果喜欢,臣妾明天就辫一个大辫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,香妃真实乖巧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在前面走,香妃在后面跟着。周通急忙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周通,回勤政殿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送皇上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在周通等太监的簇拥下,回到了勤政殿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脱去了外面的衣服,周通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通,朕想学习周天子,去巡逻西域去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站在勤政殿的地图前,仰头观看。

    “皇上,西域路途遥远。车马劳顿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还是不去的好?”

    “皇上,如今,天下虽然大治,但是,许多事情,都没有安顿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周通,你说说看,什么事情,没有安顿呢?”

    “皇上,奴才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“周通,你看你,每次都是朕先饶你,你再说话。你又是何必呢。直接收,朕也不追究你的罪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奴才真心想说,皇上去千里万里,巡游事小,可是,国不可一日无君,事大啊。皇上。天下虽然大治,如今,皇上的太子,尚未确立。这只怕也是一大事。”

    周通忽然感觉自己说错了一般,跪在地上:“皇上,奴才是真心替皇上考虑的。皇上,您看在奴才一片忠心——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周通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的语气,很是委婉。周通说的,确实是实情。做为天子,不得不考虑长久和现实。

    住在皇城里,出一次门,都要遭到刺客。如今,去千里万里之遥的西域,更不是想效仿“周天子”,就可以效仿的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看着现实啊。周通你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闭起了眼睛,可是心里却满是香妃可爱的脸庞。

    周通看着那兰德芳一副瞌睡的样子,靠在龙椅上,闭着眼睛,便有走了过去,拿起了一条毛毯,轻轻的盖在那兰德芳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“周通,也只有你,伺候朕,让朕非常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奴才听到皇上夸奖,更是觉着,要尽心了。”

    周通站在边上,看着那兰德芳休息的样子,闭目思考的模样,再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却还在想香妃,想那个可爱的女人,她是那般的可爱,连她的衣裙,她的家乡,也是那般的可爱……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