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9.第319章 香妃忽悠皇上

    如妃又叫按摩的太监,过来给自己按摩。

    “也许,只有按摩,才是现在,最舒服的事情。那些什么皇上,皇后,香妃,兰妃,那些个贱贱的女人,只有在按摩的时候,才能完全忘在脑后,只有在按摩的时候,才能享受到舒服的时光——”

    如妃闭着眼睛,什么也不想,什么也不去想,少一些思考,便多一些“安逸”。

    如妃思来想去,便也想不出什么好主义,便停止了思索,安静的享受按摩。

    香妃却在御花园里,亲自伺候那兰德芳,坐在凉亭里,原本周通伺候倒茶的事情,香妃却亲自做了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很是高兴:“香妃,朕最喜欢你泡的香茶了。”

    香妃泡的茶,却是西域的泡法,只不过加了很多香料,牛奶加茶加佐料,非常的好喝,其中有牛奶的滑爽,茶的清香,还有盐的淡淡的咸味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越喝这茶,似乎就越上瘾了。周通几次劝过皇上,不要喝太多的奶茶,可是那兰德芳却一句也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香妃的父亲,偷摸从西域稍信过来,香妃收到信后,知道土司父亲的意思,如果叫皇上到西域去游玩,效仿古代,周天子去瑶池(青海湖)边,去会见西王母的故事。香妃也很想回故乡去。可是,如今,天高路远,怎么才能回去呢?一方面,可以规劝皇上,效仿周天子。一方面,自己又可以回故乡。

    香妃可不敢把土司父亲,给自己的信,给皇上看到。这可是绝对的秘密,她们有一条偷摸通信的办法,却从来不为外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故乡的茶,好喝不好喝呢?”

    “嗯,味道不错。极其香甜,跟香妃一样香甜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以前,有个周天子,周游天下,去西王母处,三次见西王母的故事,皇上可愿意给臣妾详细讲一讲?”

    “哦,你怎么对这个,感兴趣了?”

    “皇上,你想想么,臣妾是西域的人,西王母就是西域的。而且,西海就是西边最大的瑶池。这个故事,可是关乎中原大国皇上跟西域女首领之间的故事。臣妾怎么能不关心呢。”

    (据古书《穆天子传》记载:“吉日甲子。天子宾于西王母。”“乙丑,天子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。西王母为天子谣,曰:白云在天,丘陵自出。道里悠远,山川间之,将子无死,尚能复来。天子答之曰:予归东土,和治诸夏。万民平均,吾顾见汝。比及三年,将复而野。西王母又为天子吟曰:徂彼西土,爰居其野。虎豹为群,於鹊与处。嘉命不迁,我惟帝女。彼何世民,又将去子。吹笙鼓簧,中心翱翔。世民之子,惟天之望。”晋代出土的《竹书纪年》则说得更详细:“穆王十七年西征,至昆仑丘,见西王母。其年来见,宾于昭宫。”——这是史书记载。)

    “哦,既然今天朕闲着,就给香妃,讲一讲那个遥远的故事吧。”

    周通在边上说:“皇上,这里太阳大,晒啊,皇上往边上挪一点的吧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看了看太阳,便站了起来,往立面挪了挪椅子。然后又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香妃脸上带着笑容,心里却在生周通的气:这个周通,每次都是皇上听他的,真是要什么时候,打发他离开,才是正经的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又稳稳的坐了下来,享受香妃倒茶。其他的宫女和太监,都退的远远的。只有周通站在边上。

    香妃看了一眼周通:“周公公,你要不,也到那边,坐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娘娘,奴才站惯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看了一眼周通,笑了:“周通,看看,香妃多心疼你啊。你去坐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天子开口,周通那里好意思不过去呢。便走了过去。早有一个太监,往矮栏杆上,放了一个垫子,周通便坐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香妃看了一眼,顺口便说了一句:“皇上,你看看,如今,这周公公往那里一去,那边的小太监,急忙伺候呢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看了一眼,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不愉快,原来人与人之间,就是因为说话,才导致人改变了原来的心肠。

    原来,人本不坏,偏偏因为其他人的几句话,便“评论”一个人的“善恶”了。

    评价,口头评价,力量是如此的大。

    “皇上,接着说周天子,去巡视西域,见西王母的故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不就是,周天子,骑着宝马,去千里之遥的西域,看到西域的统治者,西王母的故事。想必故事,你知道的比我多呢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那周朝的天子,该是多么宏大的一个队伍,而西域的西王母,又该是多么美丽的一个绝世美女呢。”

    “香妃,这些故事,都已经是过去很久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只不过是喜爱这些故事。敬佩这些伟大的帝王而已呀。想想,这中原的王,去参拜西域的王,该是多么震撼人间的场面,历史是不会忘记这些轰轰烈烈的大事的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也想办一些轰轰烈烈的大事。每个天子心中,都有一个“轰轰烈烈”“震撼历史”的雄心。香妃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?她想勾引出他的雄心来,好让那兰德芳去西域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执政期间,扳倒了很多“政敌”,从小时候的参政,到如今,大权独揽,已经做到了一个雄心勃勃的“皇帝”,在朝野树立了自己的“威信”。这个时候,便飘飘然,不知道那里是危险的地方,那里是安全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,取得一点成绩的时候,便是最能飘飘然的时候,而那兰德芳,正处于这样的时段里。上,不需要对皇太后请奏一切事情。中,朝廷上,自己说了算。对下,那些妃子和大臣,对自己百依百随,从来不说二字。

    正是在这飘飘然的感觉里,那兰德芳忽然感觉自己就是“千古一帝”,为什么不效仿周天子,去巡视西域呢?顺便,可以视察一下那里的边防!如妃又叫按摩的太监,过来给自己按摩。

    “也许,只有按摩,才是现在,最舒服的事情。那些什么皇上,皇后,香妃,兰妃,那些个贱贱的女人,只有在按摩的时候,才能完全忘在脑后,只有在按摩的时候,才能享受到舒服的时光——”

    如妃闭着眼睛,什么也不想,什么也不去想,少一些思考,便多一些“安逸”。

    如妃思来想去,便也想不出什么好主义,便停止了思索,安静的享受按摩。

    香妃却在御花园里,亲自伺候那兰德芳,坐在凉亭里,原本周通伺候倒茶的事情,香妃却亲自做了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很是高兴:“香妃,朕最喜欢你泡的香茶了。”

    香妃泡的茶,却是西域的泡法,只不过加了很多香料,牛奶加茶加佐料,非常的好喝,其中有牛奶的滑爽,茶的清香,还有盐的淡淡的咸味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越喝这茶,似乎就越上瘾了。周通几次劝过皇上,不要喝太多的奶茶,可是那兰德芳却一句也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香妃的父亲,偷摸从西域稍信过来,香妃收到信后,知道土司父亲的意思,如果叫皇上到西域去游玩,效仿古代,周天子去瑶池(青海湖)边,去会见西王母的故事。香妃也很想回故乡去。可是,如今,天高路远,怎么才能回去呢?一方面,可以规劝皇上,效仿周天子。一方面,自己又可以回故乡。

    香妃可不敢把土司父亲,给自己的信,给皇上看到。这可是绝对的秘密,她们有一条偷摸通信的办法,却从来不为外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故乡的茶,好喝不好喝呢?”

    “嗯,味道不错。极其香甜,跟香妃一样香甜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以前,有个周天子,周游天下,去西王母处,三次见西王母的故事,皇上可愿意给臣妾详细讲一讲?”

    “哦,你怎么对这个,感兴趣了?”

    “皇上,你想想么,臣妾是西域的人,西王母就是西域的。而且,西海就是西边最大的瑶池。这个故事,可是关乎中原大国皇上跟西域女首领之间的故事。臣妾怎么能不关心呢。”

    (据古书《穆天子传》记载:“吉日甲子。天子宾于西王母。”“乙丑,天子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。西王母为天子谣,曰:白云在天,丘陵自出。道里悠远,山川间之,将子无死,尚能复来。天子答之曰:予归东土,和治诸夏。万民平均,吾顾见汝。比及三年,将复而野。西王母又为天子吟曰:徂彼西土,爰居其野。虎豹为群,於鹊与处。嘉命不迁,我惟帝女。彼何世民,又将去子。吹笙鼓簧,中心翱翔。世民之子,惟天之望。”晋代出土的《竹书纪年》则说得更详细:“穆王十七年西征,至昆仑丘,见西王母。其年来见,宾于昭宫。”——这是史书记载。)

    “哦,既然今天朕闲着,就给香妃,讲一讲那个遥远的故事吧。”

    周通在边上说:“皇上,这里太阳大,晒啊,皇上往边上挪一点的吧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看了看太阳,便站了起来,往立面挪了挪椅子。然后又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香妃脸上带着笑容,心里却在生周通的气:这个周通,每次都是皇上听他的,真是要什么时候,打发他离开,才是正经的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又稳稳的坐了下来,享受香妃倒茶。其他的宫女和太监,都退的远远的。只有周通站在边上。

    香妃看了一眼周通:“周公公,你要不,也到那边,坐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娘娘,奴才站惯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看了一眼周通,笑了:“周通,看看,香妃多心疼你啊。你去坐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天子开口,周通那里好意思不过去呢。便走了过去。早有一个太监,往矮栏杆上,放了一个垫子,周通便坐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香妃看了一眼,顺口便说了一句:“皇上,你看看,如今,这周公公往那里一去,那边的小太监,急忙伺候呢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看了一眼,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不愉快,原来人与人之间,就是因为说话,才导致人改变了原来的心肠。

    原来,人本不坏,偏偏因为其他人的几句话,便“评论”一个人的“善恶”了。

    评价,口头评价,力量是如此的大。

    “皇上,接着说周天子,去巡视西域,见西王母的故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不就是,周天子,骑着宝马,去千里之遥的西域,看到西域的统治者,西王母的故事。想必故事,你知道的比我多呢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那周朝的天子,该是多么宏大的一个队伍,而西域的西王母,又该是多么美丽的一个绝世美女呢。”

    “香妃,这些故事,都已经是过去很久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只不过是喜爱这些故事。敬佩这些伟大的帝王而已呀。想想,这中原的王,去参拜西域的王,该是多么震撼人间的场面,历史是不会忘记这些轰轰烈烈的大事的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也想办一些轰轰烈烈的大事。每个天子心中,都有一个“轰轰烈烈”“震撼历史”的雄心。香妃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?她想勾引出他的雄心来,好让那兰德芳去西域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执政期间,扳倒了很多“政敌”,从小时候的参政,到如今,大权独揽,已经做到了一个雄心勃勃的“皇帝”,在朝野树立了自己的“威信”。这个时候,便飘飘然,不知道那里是危险的地方,那里是安全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,取得一点成绩的时候,便是最能飘飘然的时候,而那兰德芳,正处于这样的时段里。上,不需要对皇太后请奏一切事情。中,朝廷上,自己说了算。对下,那些妃子和大臣,对自己百依百随,从来不说二字。

    正是在这飘飘然的感觉里,那兰德芳忽然感觉自己就是“千古一帝”,为什么不效仿周天子,去巡视西域呢?顺便,可以视察一下那里的边防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