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8.第318章 如妃游御花园

    吃好了午膳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依然叫香妃陪着,去御花园走走。

    这天,如妃可巧,也想去御花园,走过一个转弯,看到前面,似乎有很多人,便听住了,后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福如海,看看,前面那些,是谁?”

    福如海走了几步,过去看了一看,回来禀报:“娘娘,是皇上和香妃娘娘,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如妃听了,便掉头往回走:“如今,这御花园,上下处处,都成了香妃的地方了。我们就不要去给人家眼睛里,揉沙子了。还是乖乖,呆在自己的后花园,看看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如妃一边往回走,一边瞪着圆眼睛,心里恶狠狠的想:“这个贱人,可真是会狐媚啊。好好一个皇上,本来是跟八个女人,平分秋色的。如今,除了去公孙那贱人那里,和我这里,便变成了她独占的了。这贱人,真是比公孙那贱人,还作践。”

    想自己当初,那是多么风光,身材刚好,胸大腿圆的,那个时候,皇上几乎天天粘在自己的腿上,不肯下来。如今,唉,时不我待,岁过境迁啊。那个时候,自己和皇上来到御花园,路上,那个宫女太监,不是一看到,就急忙跪下的。那个时候,连这花,看到自己,都要谢了的。

    如今,都怪那个香妃那个贱人。比来比去,香妃那个贱人,可比公孙玉儿那个贱人,作践的多了。

    不作死,就不会死。

    可是,不作践,就无法立足。

    如要立足,必须作践。

    如妃恶狠狠的想着,走着走着,却不知不觉走到芳华宫里来了。这个地方,可是自己不经常来的。

    如今,或许,还可以跟那个“敌人的敌人”,香妃的敌人,如今却是我的“朋友”了。或许,那个大肚子的皇后,也正觉着“无聊呢”。

    如妃走了进去,牛力士早就汇报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端坐在椅子上,等着如妃进去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好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也好。”

    如妃大大方方,走了进去,然后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菊急忙去泡茶,待客之道。

    如妃笑着对公孙玉儿道:“皇后娘娘,如今这肚子,是越来越大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啊。想不到,也快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如今,本宫可听说,皇上很久没来看小梦梦公主了。难道,他的掌上明珠,如今,都忘了么?”

    “皇上的心思,本宫那里知道。”

    小菊给如妃,倒好了茶。

    如妃喝了一口:“嗯,不错。有多能干的皇后,就有多能干的丫头。这小菊丫头,不错啊。这茶,可真香啊。”

    小菊笑着说:“如妃娘娘,您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如妃放下杯子:“皇上不来看小梦梦公主,本宫真替皇后难过啊。如今,皇上十天里,倒有九天在香妃那里。真搞不清楚,难道皇上,真想生了西域的孩子,给土司老爷当外甥皇孙么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里明白:如今,这如妃来这里,无法就是给自己倒倒苦,说说香妃的坏话,顺便提醒自己,叫自己多注意那兰德芳来看看小梦梦公主。如今,这小妹妹公主,越发可爱了,可是,皇上去来的还真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“哦,如妃说的也是。如今,皇上忙完了朝政,还真不过来看公主了。谢谢如妃娘娘,关心呢。”

    如妃想看看孩子,可是,公孙玉儿早就告诉奶妈,如妃过来了,不要出来。奶妈便带着孩子,去了公主的屋子里。如今,小妹妹公主打扮的花枝招展的,人又大了一点,自己跑来跑去的,更加可爱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着如妃,眼睛四下寻找,心里明白她是想看一眼孩子。却偏不让她见。

    “等有机会,本宫再带孩子,去勤政殿看皇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哦——”如妃只好笑了笑:“皇后娘娘,如今,这香妃也太放肆了。大白天的,纠缠着皇上,不让出门呢。你也知道,在做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可是,皇上喜欢香妃,我们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等有机会去了勤政殿,顺便告诉皇上,子嗣要紧。如今,香妃生不出来,其他的妃子,可都是中原人呢。中原人呢。可都是达官贵人的千金小姐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谢谢妹妹提醒。本宫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如妃说完了,便起身告辞,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出了门,走了几步,便觉恶心的要死:可恶!以前这个贱人,看到自己,都要爬在那里的。如今,倒端坐在上面,叫自己去提醒她,让皇上关注小梦梦公主。皇上关注小梦梦公主,关本宫屁事!真实恶心的要死。违心做这些事情,恶心——恶心——。两个字,恶心死了。

    如妃站住了,手放在胸口,立着眼睛:怎么那天晚上,福如海派去的刺客,没杀死这个贱人呢。如果杀死了,不就一了百了了。看来,这祸根,一日不除,后患无穷啊。看看她那副大肚子的样子,本宫一看就来气。笑在脸上,刀在心里——恨不得一刀,亲自宰了她,本宫才高兴呢。

    如妃停了下来,小翠小红也都停下了。

    如妃回头看了看,顿觉火冒三丈:“走啊,回去啊——废物。站在这里,干什么?”

    如妃在前头走。小翠小红,福如海急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进了屋子,如妃坐下,小翠在一边站着,小红急忙泡茶。

    如妃喝了一口,感觉烫,便“忽——”的一下,把茶杯惯碎在地上:“废物,泡个茶,这么烫。”

    小红急忙又重新泡茶。

    两个小宫女,急忙进来,跪在那里,用手收拾垃圾。

    死气沉沉的牡丹宫,再也没有过去的热闹喜庆了。那个时候,牡丹宫里,天天有皇上光临,如妃虽然脾气大,可也没有而今这般大了。

    宫女和太监,都小心翼翼的伺候着,生怕一个不小心,如妃发飙起来,不是摔东西,就是打耳光,要么还罚跪,后宫里,也许再也没有一个地方,比牡丹宫里,更能折磨人了,更能摧残下人了。吃好了午膳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依然叫香妃陪着,去御花园走走。

    这天,如妃可巧,也想去御花园,走过一个转弯,看到前面,似乎有很多人,便听住了,后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福如海,看看,前面那些,是谁?”

    福如海走了几步,过去看了一看,回来禀报:“娘娘,是皇上和香妃娘娘,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如妃听了,便掉头往回走:“如今,这御花园,上下处处,都成了香妃的地方了。我们就不要去给人家眼睛里,揉沙子了。还是乖乖,呆在自己的后花园,看看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如妃一边往回走,一边瞪着圆眼睛,心里恶狠狠的想:“这个贱人,可真是会狐媚啊。好好一个皇上,本来是跟八个女人,平分秋色的。如今,除了去公孙那贱人那里,和我这里,便变成了她独占的了。这贱人,真是比公孙那贱人,还作践。”

    想自己当初,那是多么风光,身材刚好,胸大腿圆的,那个时候,皇上几乎天天粘在自己的腿上,不肯下来。如今,唉,时不我待,岁过境迁啊。那个时候,自己和皇上来到御花园,路上,那个宫女太监,不是一看到,就急忙跪下的。那个时候,连这花,看到自己,都要谢了的。

    如今,都怪那个香妃那个贱人。比来比去,香妃那个贱人,可比公孙玉儿那个贱人,作践的多了。

    不作死,就不会死。

    可是,不作践,就无法立足。

    如要立足,必须作践。

    如妃恶狠狠的想着,走着走着,却不知不觉走到芳华宫里来了。这个地方,可是自己不经常来的。

    如今,或许,还可以跟那个“敌人的敌人”,香妃的敌人,如今却是我的“朋友”了。或许,那个大肚子的皇后,也正觉着“无聊呢”。

    如妃走了进去,牛力士早就汇报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端坐在椅子上,等着如妃进去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好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也好。”

    如妃大大方方,走了进去,然后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菊急忙去泡茶,待客之道。

    如妃笑着对公孙玉儿道:“皇后娘娘,如今这肚子,是越来越大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啊。想不到,也快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如今,本宫可听说,皇上很久没来看小梦梦公主了。难道,他的掌上明珠,如今,都忘了么?”

    “皇上的心思,本宫那里知道。”

    小菊给如妃,倒好了茶。

    如妃喝了一口:“嗯,不错。有多能干的皇后,就有多能干的丫头。这小菊丫头,不错啊。这茶,可真香啊。”

    小菊笑着说:“如妃娘娘,您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如妃放下杯子:“皇上不来看小梦梦公主,本宫真替皇后难过啊。如今,皇上十天里,倒有九天在香妃那里。真搞不清楚,难道皇上,真想生了西域的孩子,给土司老爷当外甥皇孙么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里明白:如今,这如妃来这里,无法就是给自己倒倒苦,说说香妃的坏话,顺便提醒自己,叫自己多注意那兰德芳来看看小梦梦公主。如今,这小妹妹公主,越发可爱了,可是,皇上去来的还真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“哦,如妃说的也是。如今,皇上忙完了朝政,还真不过来看公主了。谢谢如妃娘娘,关心呢。”

    如妃想看看孩子,可是,公孙玉儿早就告诉奶妈,如妃过来了,不要出来。奶妈便带着孩子,去了公主的屋子里。如今,小妹妹公主打扮的花枝招展的,人又大了一点,自己跑来跑去的,更加可爱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着如妃,眼睛四下寻找,心里明白她是想看一眼孩子。却偏不让她见。

    “等有机会,本宫再带孩子,去勤政殿看皇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哦——”如妃只好笑了笑:“皇后娘娘,如今,这香妃也太放肆了。大白天的,纠缠着皇上,不让出门呢。你也知道,在做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可是,皇上喜欢香妃,我们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等有机会去了勤政殿,顺便告诉皇上,子嗣要紧。如今,香妃生不出来,其他的妃子,可都是中原人呢。中原人呢。可都是达官贵人的千金小姐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谢谢妹妹提醒。本宫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如妃说完了,便起身告辞,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出了门,走了几步,便觉恶心的要死:可恶!以前这个贱人,看到自己,都要爬在那里的。如今,倒端坐在上面,叫自己去提醒她,让皇上关注小梦梦公主。皇上关注小梦梦公主,关本宫屁事!真实恶心的要死。违心做这些事情,恶心——恶心——。两个字,恶心死了。

    如妃站住了,手放在胸口,立着眼睛:怎么那天晚上,福如海派去的刺客,没杀死这个贱人呢。如果杀死了,不就一了百了了。看来,这祸根,一日不除,后患无穷啊。看看她那副大肚子的样子,本宫一看就来气。笑在脸上,刀在心里——恨不得一刀,亲自宰了她,本宫才高兴呢。

    如妃停了下来,小翠小红也都停下了。

    如妃回头看了看,顿觉火冒三丈:“走啊,回去啊——废物。站在这里,干什么?”

    如妃在前头走。小翠小红,福如海急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进了屋子,如妃坐下,小翠在一边站着,小红急忙泡茶。

    如妃喝了一口,感觉烫,便“忽——”的一下,把茶杯惯碎在地上:“废物,泡个茶,这么烫。”

    小红急忙又重新泡茶。

    两个小宫女,急忙进来,跪在那里,用手收拾垃圾。

    死气沉沉的牡丹宫,再也没有过去的热闹喜庆了。那个时候,牡丹宫里,天天有皇上光临,如妃虽然脾气大,可也没有而今这般大了。

    宫女和太监,都小心翼翼的伺候着,生怕一个不小心,如妃发飙起来,不是摔东西,就是打耳光,要么还罚跪,后宫里,也许再也没有一个地方,比牡丹宫里,更能折磨人了,更能摧残下人了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