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6.第316章 香妃白日美梦

    香妃躺了下来,手摆了一摆,示意拉姆出去。

    沉浸在一个人的“幻想”里,也是一种幸福,不是么?

    只见一个美貌的女人,穿着带毛茸茸边缘的裙裳,打扮的花枝招展,躺在长椅上,右手放在头下面。头上,却有十几条麻花辫子。屋子里的一切,都显示她是个特别的女人,一个从青海星宿海大草原,从土司家里,来到中原的神秘女人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女人,却以自己神秘的传说,不拘细节的“天真活泼”“可爱顽皮”的模样,彻底打动了那兰德芳的心。很快就在诸多妃子中,名列第三。位在如妃和公孙玉儿之下。

    “如果皇后,莫名其妙的死了。那可就太好了。拼皇上对自己的迷恋,不愁扳不倒那个如妃。如妃也没有孩子。到时候,谁先生了孩子,谁就是后宫的主子。皇太后,又不是皇上的亲娘,简直不用管的。自己只是做好迷恋皇上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香妃躺在榻上,闭起眼睛,开始做起美梦:

    将来,自己生个皇子,立为太子。自己就可以风风光光的,当上皇后。从此,后宫里,自己说了算。连自己的儿子,也要听自己的。皇上那个时候,或许,早就应该退到一边去了。自己的父亲,又是西域最大的土司,拥有军队,那个时候,自己该是多么风光。多么风光——

    香妃仿佛看到,自己正威风凛凛的,坐在西福宫里,那些皇宫立面的太监和宫女,都来亲自给自己请安。此后,这后宫所有的宝贝,便是自己可以分配的了。

    那个如妃,还要她,干什么呢?干脆让她,去住后院的又破又小的冷宫算了。

    其他的妃子,嗯,那个兰妃,对自己还不错,可以让她活命。

    别的妃子,就让她们,各自在自己的宫里,自生自灭吧。

    不过,早死了,才干净。眼不见心不烦……

    香妃正在做美梦,那兰德芳进来了,悄悄的,没有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香妃的脸上,写满了笑容,那笑容,简直跟花一样。

    笑颜如花,原来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静静的立在一旁,盯着看:“好美,不错。原来女人笑起来的样子,才最美丽。可惜,如今玉儿和如妃,却不怎么经常笑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把手,蒙在香妃的眼睛上。玩起了“猜猜我是谁的游戏”。

    香妃吃了一惊,立刻明白是皇上来了。因为别的人,就算是拉姆,也绝对没有这个胆子,敢把手——蒙在香妃的眼睛上。

    这个游戏,已经玩腻了。

    香妃嗲嗲的说:“皇上,看看,你蒙住臣妾的眼睛,臣妾怎么给皇上行礼呢?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笑了:“哦?那就免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挤上了塌:“做什么美梦呢?这么开心?连这嘴上的花,都拉长了。”

    香妃搂住那兰德芳的脖子:“皇上,能做什么美梦啊。无法是梦到,皇上来西福宫了。”

    “乱做梦。明摆着,一个月,我都来两次的。怎么还来少了?还要做梦要朕来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的了。要是皇上,天天来西福宫一次,臣妾就犯不着乱做梦了。皇上——你说是不是的?”

    周通听了,便感觉这香妃,也实在太能发嗲了。心里想:这香妃,明摆着皇上不让她生孩子的,可是,却经常发嗲,霸占皇上。周通一方面,替香妃可怜,可怜的女人,从西域来的,千万里的路,却不能像个其他的妃子一样,正常的当个女人。另一方面,香妃却很会粘皇上,如今,得宠后,越发的骄横了,以后是什么样子,简直不得而知。最重要的一件事情,就是皇上经常在西福宫里,那么,其他的妃子,还怎么生孩子?怎么传宗接代生龙子龙孙?

    周通虽然暗地里,向着公孙玉儿,可是,处处是替那兰德芳考虑的。

    在周通面前,打情骂俏的妃子多了,可是,却也没见过如妃这般胆子大的。

    如妃装疯卖傻,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谁叫男人,都喜欢这傻女人呢?

    “香妃,朕发现,你可真是,越来越可爱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如果臣妾可爱,那么,皇上就多心疼香妃啊。香妃就更可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,不只是可爱。还是顽皮了。”

    香妃站了起来,手里,拉着那兰德芳的手,意思是往卧室去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果然,手拉着手,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周通在后面,直急的,走来走去,却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听不进别人的意见,如今,但凡是别人提了意见,就当是对自己的“不满和不敬”,统统要生出敌意来的。

    周通天天呆在那兰德芳的身边,岂有不明白的道理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已经是二十多岁的人了。而香妃却依然是小姑娘,身体发育良好,胸部饱满。完全是一朵才开的鲜花。

    传说,香妃走在花园里,那蝴蝶都不往花上飞,而直飞到香妃的头上衣服上。

    有一次,香妃和那兰德芳坐在秋千上,一起荡秋千,便飞来了一只蜜蜂,落在香妃的胳膊上,久久不离去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吓坏了,说蜜蜂会叮人的。香妃却笑着说:“那里啊,不会的。不信皇上你看着。蜜蜂从来不会叮臣妾的。如果蜜蜂叮臣妾,臣妾从小,就给叮出很多大包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那蜜蜂仿佛知道一般,只是在香妃的胳膊上,停留了一段时间,扑闪着翅膀,过了一会,便飞走了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眼睁睁的看着蜜蜂飞去,却也十分佩服香妃的香气。女儿香,果然不是吹的。

    “香妃,是什么香风,从遥远的西北,吹你来到中原的呢?如果不是你,朕就不知道原来这世上,有如此香甜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天生就是皇上的妃子啊。因此,无论千里万里,臣妾都会来到皇上的身边,伺候皇上的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越来越喜欢香妃,不仅仅喜欢她的身体,更喜欢香妃甜蜜的嘴巴,更喜欢香妃那如水蛇一样的小蛮腰……香妃躺了下来,手摆了一摆,示意拉姆出去。

    沉浸在一个人的“幻想”里,也是一种幸福,不是么?

    只见一个美貌的女人,穿着带毛茸茸边缘的裙裳,打扮的花枝招展,躺在长椅上,右手放在头下面。头上,却有十几条麻花辫子。屋子里的一切,都显示她是个特别的女人,一个从青海星宿海大草原,从土司家里,来到中原的神秘女人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女人,却以自己神秘的传说,不拘细节的“天真活泼”“可爱顽皮”的模样,彻底打动了那兰德芳的心。很快就在诸多妃子中,名列第三。位在如妃和公孙玉儿之下。

    “如果皇后,莫名其妙的死了。那可就太好了。拼皇上对自己的迷恋,不愁扳不倒那个如妃。如妃也没有孩子。到时候,谁先生了孩子,谁就是后宫的主子。皇太后,又不是皇上的亲娘,简直不用管的。自己只是做好迷恋皇上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香妃躺在榻上,闭起眼睛,开始做起美梦:

    将来,自己生个皇子,立为太子。自己就可以风风光光的,当上皇后。从此,后宫里,自己说了算。连自己的儿子,也要听自己的。皇上那个时候,或许,早就应该退到一边去了。自己的父亲,又是西域最大的土司,拥有军队,那个时候,自己该是多么风光。多么风光——

    香妃仿佛看到,自己正威风凛凛的,坐在西福宫里,那些皇宫立面的太监和宫女,都来亲自给自己请安。此后,这后宫所有的宝贝,便是自己可以分配的了。

    那个如妃,还要她,干什么呢?干脆让她,去住后院的又破又小的冷宫算了。

    其他的妃子,嗯,那个兰妃,对自己还不错,可以让她活命。

    别的妃子,就让她们,各自在自己的宫里,自生自灭吧。

    不过,早死了,才干净。眼不见心不烦……

    香妃正在做美梦,那兰德芳进来了,悄悄的,没有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香妃的脸上,写满了笑容,那笑容,简直跟花一样。

    笑颜如花,原来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静静的立在一旁,盯着看:“好美,不错。原来女人笑起来的样子,才最美丽。可惜,如今玉儿和如妃,却不怎么经常笑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把手,蒙在香妃的眼睛上。玩起了“猜猜我是谁的游戏”。

    香妃吃了一惊,立刻明白是皇上来了。因为别的人,就算是拉姆,也绝对没有这个胆子,敢把手——蒙在香妃的眼睛上。

    这个游戏,已经玩腻了。

    香妃嗲嗲的说:“皇上,看看,你蒙住臣妾的眼睛,臣妾怎么给皇上行礼呢?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笑了:“哦?那就免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挤上了塌:“做什么美梦呢?这么开心?连这嘴上的花,都拉长了。”

    香妃搂住那兰德芳的脖子:“皇上,能做什么美梦啊。无法是梦到,皇上来西福宫了。”

    “乱做梦。明摆着,一个月,我都来两次的。怎么还来少了?还要做梦要朕来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的了。要是皇上,天天来西福宫一次,臣妾就犯不着乱做梦了。皇上——你说是不是的?”

    周通听了,便感觉这香妃,也实在太能发嗲了。心里想:这香妃,明摆着皇上不让她生孩子的,可是,却经常发嗲,霸占皇上。周通一方面,替香妃可怜,可怜的女人,从西域来的,千万里的路,却不能像个其他的妃子一样,正常的当个女人。另一方面,香妃却很会粘皇上,如今,得宠后,越发的骄横了,以后是什么样子,简直不得而知。最重要的一件事情,就是皇上经常在西福宫里,那么,其他的妃子,还怎么生孩子?怎么传宗接代生龙子龙孙?

    周通虽然暗地里,向着公孙玉儿,可是,处处是替那兰德芳考虑的。

    在周通面前,打情骂俏的妃子多了,可是,却也没见过如妃这般胆子大的。

    如妃装疯卖傻,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谁叫男人,都喜欢这傻女人呢?

    “香妃,朕发现,你可真是,越来越可爱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如果臣妾可爱,那么,皇上就多心疼香妃啊。香妃就更可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,不只是可爱。还是顽皮了。”

    香妃站了起来,手里,拉着那兰德芳的手,意思是往卧室去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果然,手拉着手,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周通在后面,直急的,走来走去,却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听不进别人的意见,如今,但凡是别人提了意见,就当是对自己的“不满和不敬”,统统要生出敌意来的。

    周通天天呆在那兰德芳的身边,岂有不明白的道理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已经是二十多岁的人了。而香妃却依然是小姑娘,身体发育良好,胸部饱满。完全是一朵才开的鲜花。

    传说,香妃走在花园里,那蝴蝶都不往花上飞,而直飞到香妃的头上衣服上。

    有一次,香妃和那兰德芳坐在秋千上,一起荡秋千,便飞来了一只蜜蜂,落在香妃的胳膊上,久久不离去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吓坏了,说蜜蜂会叮人的。香妃却笑着说:“那里啊,不会的。不信皇上你看着。蜜蜂从来不会叮臣妾的。如果蜜蜂叮臣妾,臣妾从小,就给叮出很多大包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那蜜蜂仿佛知道一般,只是在香妃的胳膊上,停留了一段时间,扑闪着翅膀,过了一会,便飞走了。

    那兰德芳眼睁睁的看着蜜蜂飞去,却也十分佩服香妃的香气。女儿香,果然不是吹的。

    “香妃,是什么香风,从遥远的西北,吹你来到中原的呢?如果不是你,朕就不知道原来这世上,有如此香甜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天生就是皇上的妃子啊。因此,无论千里万里,臣妾都会来到皇上的身边,伺候皇上的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芳越来越喜欢香妃,不仅仅喜欢她的身体,更喜欢香妃甜蜜的嘴巴,更喜欢香妃那如水蛇一样的小蛮腰……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