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9.第309章 两个人冷冰冰

    诸葛水生,半夜里,换上了一套黑色的长衫,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,站在黑暗的窗户前,眼珠子看着他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挡不住他,她也管不了他。以他的武功,去那里都可以。而且,他如果愿意,一只手,就可以取了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第一次看到他,在子夜出门而去,很是吃惊。

    他做什么去了?莫非是偷情去了?

    夏侯羽儿呆呆的朝后退,坐下,胡思乱想:或许,他不喜欢我,是因为他心中,早就有了自己的所爱。或许,他半夜出去,是到青楼去的。或许,他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癖好……

    夏侯羽儿忽然对这个男人,虽然吃饭在一起的男人,产生了一种恐惧的感觉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穿着夜行衣服,偷摸溜进了皇宫。这里,他不止来过一次,白天晚上,都曾进来过。因此,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他又看到了那个以前,见过的黑影子。又一次溜进了勤政殿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他决定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那个黑影子,似乎根本没有留意到后面,会有人盯着他。

    一只狗,长的并不凶残却在黑夜里,瞪着眼睛,也来到了勤政殿门外。

    守卫的士兵,似乎都认识它。

    那狗转了一圈,没有出生,却又匆匆跑开了。不知道跑去了那里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不打算去芳华宫了。决意等在这里。

    三更时分,黑衣人偷摸,溜了出来。转身跳上屋檐,溜进了花园里。

    忽然,又一个黑衣人,直铺他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打斗起来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吓了一紧,四处看了看,才确定自己没有被跟踪。

    两个黑衣人,似乎水平都很好,打在一起,难以分胜负。

    打了一阵,第一个人黑衣人,突然跳进水里,消失了。

    而第二个黑衣人,却站在河边,拉下了脸上的黑巾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远远的看了一眼,却怎么也看不清楚他是谁。

    不过,看他那副从容的样子,似乎跟前一个黑衣人,大有不同。前一个鬼鬼祟祟,第二个,却大方自信。

    黑衣人,却有从容的离去了,去了后花园那里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没有看成公孙玉儿,便独自回去了。

    回去没睡多久,天变亮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起床,准备上朝去。打开门的时候,却没有看到夏侯羽儿站在门口送他。每天上朝,她都站在门口边上,送他的。怎么今天,没有起来呢?

    门吱呀一声开了,夏侯羽儿走了出来,一脸惊恐的样子。

    莫非昨天夜里,自己出去,她半夜里,看到了?

    不过,想必她也不敢乱说。因为在诸葛水生的眼里心里,她都下贱到极点了,卑微到极点了。他不喜欢她,因此并不喜欢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这都是上天安排的错,让自己承受背叛爱情的名誉,让自己心爱的女人难受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,他却没有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她开门了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,他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高大威猛的样子,冷酷严肃的外表,难以接近的男人,让夏侯羽儿的心,一点一点,跌落到地狱去……

    那兰德芳似乎并不知道勤政殿,半夜有“黑衣人”的事情。朝堂上,他还是那么自然和自信。

    周天大声的宣告:“无本退朝。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,于心不忍,便站了出来:“皇上,如今,皇城里,生意越来越兴隆,生意人也越来越多。而四处走动的商人,却也是皇城不安定的因素。因此,微臣启奏,加强皇城的守卫和日常巡检事物。请皇上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。这个是有道理。可这话说来,加强皇城的守卫,水生,你就可以定夺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微臣照办。”

    退朝了。周通便伺候那兰德芳,退回去勤政殿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走出了皇宫。来到金水门,叫所有将士,加强日常防范。

    然后,却又骑马,回家。

    东屋里的妻子,又在收受西屋。她没想到他今天,这么早回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收拾了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和小燕,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又静立窗前,回忆以前的幸福。

    小燕陪着夏侯羽儿,来到东屋子:“小姐,为什么姑爷如此冷淡?这么冷淡,要到什么时候呢?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轻轻的摇了摇头,苦笑了一下:“我那里知道。”

    一个雅致漂亮,精致丰富的院子,东屋西屋,隔开了两个人的心。

    院子中央,便是那株芍药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轻轻的说:“或许,他的眼里,只有芍药花,而没有其他。”

    “芍药花?可是,再怎么爱芍药花,却也不能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小燕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苦笑:“那又如何。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谁叫我,命苦呢。红颜——薄命——,或许就是我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我们去告诉老爷和夫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那里的老爷和夫人去?”

    “都告诉啊。让他们都管一管。那里有人家的夫妻,永远这样过日子的?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站在窗前,打开了窗户,小燕急忙拿支好窗户,这花窗,雕刻的是如此精美,恍惚是娘家的窗户,可惜,院子里的风景,早就变换成了婆家的景色。而自己美好的过去,便也从此,隔开了两个世界一般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打开窗户,看花看月,看雨看雪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可是,如今,一切都变得那么残酷。

    打开的,是窗户,却换了一个世界。不再有过去的快乐,童年的快乐,父母的天伦之乐。

    有的,只是窗户外面,一个小小的花园,花园中间,那一株高大芍药。那花,难道是自己的厄运?

    “小燕,不要去说。说了又有什么用。他是谁?皇上的爱臣。我们是什么?论家世论官职,谁又能管得了他?告诉公婆,却有什么用?他的心里,没有我,注定就是我的命苦。告诉来,告诉去,还不是更加讨他烦。”

    花是那么的美好,院子是那么的雅致,立面住的,却是两个,身体相隔十几米,心相隔十万里“陌生人”。诸葛水生,半夜里,换上了一套黑色的长衫,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,站在黑暗的窗户前,眼珠子看着他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挡不住他,她也管不了他。以他的武功,去那里都可以。而且,他如果愿意,一只手,就可以取了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第一次看到他,在子夜出门而去,很是吃惊。

    他做什么去了?莫非是偷情去了?

    夏侯羽儿呆呆的朝后退,坐下,胡思乱想:或许,他不喜欢我,是因为他心中,早就有了自己的所爱。或许,他半夜出去,是到青楼去的。或许,他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癖好……

    夏侯羽儿忽然对这个男人,虽然吃饭在一起的男人,产生了一种恐惧的感觉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穿着夜行衣服,偷摸溜进了皇宫。这里,他不止来过一次,白天晚上,都曾进来过。因此,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他又看到了那个以前,见过的黑影子。又一次溜进了勤政殿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他决定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那个黑影子,似乎根本没有留意到后面,会有人盯着他。

    一只狗,长的并不凶残却在黑夜里,瞪着眼睛,也来到了勤政殿门外。

    守卫的士兵,似乎都认识它。

    那狗转了一圈,没有出生,却又匆匆跑开了。不知道跑去了那里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不打算去芳华宫了。决意等在这里。

    三更时分,黑衣人偷摸,溜了出来。转身跳上屋檐,溜进了花园里。

    忽然,又一个黑衣人,直铺他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打斗起来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吓了一紧,四处看了看,才确定自己没有被跟踪。

    两个黑衣人,似乎水平都很好,打在一起,难以分胜负。

    打了一阵,第一个人黑衣人,突然跳进水里,消失了。

    而第二个黑衣人,却站在河边,拉下了脸上的黑巾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远远的看了一眼,却怎么也看不清楚他是谁。

    不过,看他那副从容的样子,似乎跟前一个黑衣人,大有不同。前一个鬼鬼祟祟,第二个,却大方自信。

    黑衣人,却有从容的离去了,去了后花园那里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没有看成公孙玉儿,便独自回去了。

    回去没睡多久,天变亮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起床,准备上朝去。打开门的时候,却没有看到夏侯羽儿站在门口送他。每天上朝,她都站在门口边上,送他的。怎么今天,没有起来呢?

    门吱呀一声开了,夏侯羽儿走了出来,一脸惊恐的样子。

    莫非昨天夜里,自己出去,她半夜里,看到了?

    不过,想必她也不敢乱说。因为在诸葛水生的眼里心里,她都下贱到极点了,卑微到极点了。他不喜欢她,因此并不喜欢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这都是上天安排的错,让自己承受背叛爱情的名誉,让自己心爱的女人难受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,他却没有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她开门了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,他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高大威猛的样子,冷酷严肃的外表,难以接近的男人,让夏侯羽儿的心,一点一点,跌落到地狱去……

    那兰德芳似乎并不知道勤政殿,半夜有“黑衣人”的事情。朝堂上,他还是那么自然和自信。

    周天大声的宣告:“无本退朝。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,于心不忍,便站了出来:“皇上,如今,皇城里,生意越来越兴隆,生意人也越来越多。而四处走动的商人,却也是皇城不安定的因素。因此,微臣启奏,加强皇城的守卫和日常巡检事物。请皇上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。这个是有道理。可这话说来,加强皇城的守卫,水生,你就可以定夺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微臣照办。”

    退朝了。周通便伺候那兰德芳,退回去勤政殿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走出了皇宫。来到金水门,叫所有将士,加强日常防范。

    然后,却又骑马,回家。

    东屋里的妻子,又在收受西屋。她没想到他今天,这么早回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收拾了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和小燕,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又静立窗前,回忆以前的幸福。

    小燕陪着夏侯羽儿,来到东屋子:“小姐,为什么姑爷如此冷淡?这么冷淡,要到什么时候呢?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轻轻的摇了摇头,苦笑了一下:“我那里知道。”

    一个雅致漂亮,精致丰富的院子,东屋西屋,隔开了两个人的心。

    院子中央,便是那株芍药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轻轻的说:“或许,他的眼里,只有芍药花,而没有其他。”

    “芍药花?可是,再怎么爱芍药花,却也不能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小燕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苦笑:“那又如何。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谁叫我,命苦呢。红颜——薄命——,或许就是我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我们去告诉老爷和夫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那里的老爷和夫人去?”

    “都告诉啊。让他们都管一管。那里有人家的夫妻,永远这样过日子的?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站在窗前,打开了窗户,小燕急忙拿支好窗户,这花窗,雕刻的是如此精美,恍惚是娘家的窗户,可惜,院子里的风景,早就变换成了婆家的景色。而自己美好的过去,便也从此,隔开了两个世界一般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打开窗户,看花看月,看雨看雪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可是,如今,一切都变得那么残酷。

    打开的,是窗户,却换了一个世界。不再有过去的快乐,童年的快乐,父母的天伦之乐。

    有的,只是窗户外面,一个小小的花园,花园中间,那一株高大芍药。那花,难道是自己的厄运?

    “小燕,不要去说。说了又有什么用。他是谁?皇上的爱臣。我们是什么?论家世论官职,谁又能管得了他?告诉公婆,却有什么用?他的心里,没有我,注定就是我的命苦。告诉来,告诉去,还不是更加讨他烦。”

    花是那么的美好,院子是那么的雅致,立面住的,却是两个,身体相隔十几米,心相隔十万里“陌生人”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