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8.第308章 夏侯羽儿的泪

    夏侯羽儿不明白,为什么诸葛水生,会这样对待她。她含着眼泪,轻轻的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。这个实际上,没有什么事情,一定有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什么事情,也一定需要一个解释?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。你说的没错。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站在诸葛水生的后面,呆呆的看着诸葛水生,他穿着朝廷的制服,带着武官的高帽子,显得非常高大魁梧。尤其他腰上的剑,“生花宝剑”,传说是那兰德芳,亲自赏赐给他的天下第二的宝剑。只比那兰德芳的“太阿宝剑”,只低了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威风凛凛的他,站在她的前面,显得她那么的无助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,却是不知道有那么多的话,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从娘家带来的丫头小燕走了进来,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便站立在一旁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轻轻的说:“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没有我的允许,不要轻易进这个屋子。我不希望——有人再踏进这里一步。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没有说话,含着眼泪,轻轻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燕听不懂诸葛水生在说什么,但是看着诸葛水生那副严厉的样子,却不敢多说一句,多问一字。

    回到了东屋,隔着花园,透过窗户,夏侯羽儿看到,诸葛水生,还站在那里,痴痴的看着那花园里的芍药。

    天下名花,牡丹当属第一,天姿国色,花开富贵。

    而芍药自是名花之二,虽然在牡丹之下,却是在万千名花之上。

    牡丹是花王,芍药是花相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的手,按在剑柄上,痴痴的看花,这花园里的芍药,虽然已经谢了,却叶子依然那么葱绿。

    花常开,月常在。而人,却是不常团员。

    如今,今年的花,已经谢了。

    而那夜,那么美丽的夜晚,却依然在诸葛水生的脑海里:

    为心爱的人,亲自戴上一朵芍药,听她在自己肩上,轻轻的哼唱古老的歌谣……

    月正高,花正艳,情正浓……

    经历过如此的爱情,诸葛水生的眼里,早就已经容不下别的女人。以至于看到别的女人,便心生厌恶。

    “我心爱的女人,把我一生的爱,全部给你,尚且不够。我怎么会去碰别的女人。何况,你独自在芳华宫里,苦守寂寞,等着我。我却怎么会在自己的家里,怀抱我不喜欢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,痴情如是。却也注定造就公孙玉儿的爱情和权力。却也注定,酿造夏侯羽儿一世的悲惨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,却是一位大家闺秀,她想用时间,来改变一切。她孤独的,住在小院子里,不让丫头小燕伺候。

    虽然诸葛水生说过,不需要她来伺候,进入西屋。可是,这个小院子,北边的屋子,是客房。左右两边是卧室。中间是一个花园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每天去给诸葛水生,亲自洒扫卫生。不用丫头来伺候她。一切,她都自己做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的意思,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自己努力表现,或许总有一天,诸葛水生会理解妻子的善良和温柔,接受她的。

    因为——这个实际上,从来没有第二个人,知道公孙玉儿和诸葛水生,是一对地下情人。那个知道的人,闻人小丽,早就死了——亲自死在公孙玉儿的毒手之下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一个人,说诸葛水生的不是,仿佛,从处处得来的消息,诸葛水生,都是一个优秀的男人,世上最优秀的男人:有着显赫的家事,身居高位,殿前护卫,带刀护卫,而且,也没有纨绔子弟招花惹草的种种不良的恶习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却也似乎不怎么反对她进入自己的房间了。

    他的西屋,给她打扫的一尘不染,干净异常。

    每次打扫的时候,小燕都问:“小姐,为什么不让下人来做呢?”

    要知道,从娘家开始,夏侯羽儿都和小燕,从不做这等事情。夏侯羽儿叫小燕,依然称呼自己小姐。

    小燕说了,结婚后,要叫少奶奶的。可是,夏侯羽儿总是感觉自己跟诸葛水生,没有同房,依然还是女儿身,因此执意要小燕,称呼自己小姐。

    “小燕,你每次都问。这有什么好问的呢。他说过,不要叫我们进西屋,我们这不进来了,他也没反对。既然他不反对,那我就接着棒他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小姐,你以前,从不做这些事情的。我真替小姐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难过什么呢。我都不难过,你又有什么难过的。如果你难过,以后,我扫地整理的时候,你不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那里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小燕也帮助夏侯羽儿收拾,可是,夏侯羽儿却总是叫小燕不要帮忙。

    一切,都她自己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这又是何必呢?他又看不到。又不感谢你。”小燕真心替夏侯羽儿不值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不说话了。这个问题,问的好。自己也无法回答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,这样的日子,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达官贵人都是三妻四妾的,也不知道,诸葛水生,会在以后,找几个老婆,难道他以后,一直会这么冷淡,一辈子都这么冷淡么?

    夏侯羽儿,经常在半夜里,孤独的透过窗户,看着西屋。她总希望自己的男人,会对自己好一点。

    一月又一月,夏侯羽儿守着自己的孤独和寂寞,咀嚼眼泪……

    心里,也不知道,这样的日子,何时是个尽头……

    西屋里的诸葛水生,却也经常透过窗户,看的却不是东屋,而是院子里的芍药,在这个世界上,他的眼力,只有两件东西是最重要的,一件就是芍药花,他和公孙玉儿的定情之花,一件就是他头上的玉簪子,公孙玉儿送的。在他的心里,也只有一个人,住在他的心房里,那就是公孙玉儿。

    或许,那次的约定,太仓促了。即便她怀孕了,那又如何呢?

    相思煎熬着诸葛水生,他决定去看她。就在十六的夜晚,还是以前的时间。

    什么也挡不住他的决定!夏侯羽儿不明白,为什么诸葛水生,会这样对待她。她含着眼泪,轻轻的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。这个实际上,没有什么事情,一定有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什么事情,也一定需要一个解释?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。你说的没错。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站在诸葛水生的后面,呆呆的看着诸葛水生,他穿着朝廷的制服,带着武官的高帽子,显得非常高大魁梧。尤其他腰上的剑,“生花宝剑”,传说是那兰德芳,亲自赏赐给他的天下第二的宝剑。只比那兰德芳的“太阿宝剑”,只低了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威风凛凛的他,站在她的前面,显得她那么的无助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,却是不知道有那么多的话,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从娘家带来的丫头小燕走了进来,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便站立在一旁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轻轻的说:“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没有我的允许,不要轻易进这个屋子。我不希望——有人再踏进这里一步。”

    夏侯羽儿没有说话,含着眼泪,轻轻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燕听不懂诸葛水生在说什么,但是看着诸葛水生那副严厉的样子,却不敢多说一句,多问一字。

    回到了东屋,隔着花园,透过窗户,夏侯羽儿看到,诸葛水生,还站在那里,痴痴的看着那花园里的芍药。

    天下名花,牡丹当属第一,天姿国色,花开富贵。

    而芍药自是名花之二,虽然在牡丹之下,却是在万千名花之上。

    牡丹是花王,芍药是花相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的手,按在剑柄上,痴痴的看花,这花园里的芍药,虽然已经谢了,却叶子依然那么葱绿。

    花常开,月常在。而人,却是不常团员。

    如今,今年的花,已经谢了。

    而那夜,那么美丽的夜晚,却依然在诸葛水生的脑海里:

    为心爱的人,亲自戴上一朵芍药,听她在自己肩上,轻轻的哼唱古老的歌谣……

    月正高,花正艳,情正浓……

    经历过如此的爱情,诸葛水生的眼里,早就已经容不下别的女人。以至于看到别的女人,便心生厌恶。

    “我心爱的女人,把我一生的爱,全部给你,尚且不够。我怎么会去碰别的女人。何况,你独自在芳华宫里,苦守寂寞,等着我。我却怎么会在自己的家里,怀抱我不喜欢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,痴情如是。却也注定造就公孙玉儿的爱情和权力。却也注定,酿造夏侯羽儿一世的悲惨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,却是一位大家闺秀,她想用时间,来改变一切。她孤独的,住在小院子里,不让丫头小燕伺候。

    虽然诸葛水生说过,不需要她来伺候,进入西屋。可是,这个小院子,北边的屋子,是客房。左右两边是卧室。中间是一个花园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每天去给诸葛水生,亲自洒扫卫生。不用丫头来伺候她。一切,她都自己做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的意思,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自己努力表现,或许总有一天,诸葛水生会理解妻子的善良和温柔,接受她的。

    因为——这个实际上,从来没有第二个人,知道公孙玉儿和诸葛水生,是一对地下情人。那个知道的人,闻人小丽,早就死了——亲自死在公孙玉儿的毒手之下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一个人,说诸葛水生的不是,仿佛,从处处得来的消息,诸葛水生,都是一个优秀的男人,世上最优秀的男人:有着显赫的家事,身居高位,殿前护卫,带刀护卫,而且,也没有纨绔子弟招花惹草的种种不良的恶习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却也似乎不怎么反对她进入自己的房间了。

    他的西屋,给她打扫的一尘不染,干净异常。

    每次打扫的时候,小燕都问:“小姐,为什么不让下人来做呢?”

    要知道,从娘家开始,夏侯羽儿都和小燕,从不做这等事情。夏侯羽儿叫小燕,依然称呼自己小姐。

    小燕说了,结婚后,要叫少奶奶的。可是,夏侯羽儿总是感觉自己跟诸葛水生,没有同房,依然还是女儿身,因此执意要小燕,称呼自己小姐。

    “小燕,你每次都问。这有什么好问的呢。他说过,不要叫我们进西屋,我们这不进来了,他也没反对。既然他不反对,那我就接着棒他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小姐,你以前,从不做这些事情的。我真替小姐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难过什么呢。我都不难过,你又有什么难过的。如果你难过,以后,我扫地整理的时候,你不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那里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小燕也帮助夏侯羽儿收拾,可是,夏侯羽儿却总是叫小燕不要帮忙。

    一切,都她自己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这又是何必呢?他又看不到。又不感谢你。”小燕真心替夏侯羽儿不值。

    夏侯羽儿不说话了。这个问题,问的好。自己也无法回答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,这样的日子,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达官贵人都是三妻四妾的,也不知道,诸葛水生,会在以后,找几个老婆,难道他以后,一直会这么冷淡,一辈子都这么冷淡么?

    夏侯羽儿,经常在半夜里,孤独的透过窗户,看着西屋。她总希望自己的男人,会对自己好一点。

    一月又一月,夏侯羽儿守着自己的孤独和寂寞,咀嚼眼泪……

    心里,也不知道,这样的日子,何时是个尽头……

    西屋里的诸葛水生,却也经常透过窗户,看的却不是东屋,而是院子里的芍药,在这个世界上,他的眼力,只有两件东西是最重要的,一件就是芍药花,他和公孙玉儿的定情之花,一件就是他头上的玉簪子,公孙玉儿送的。在他的心里,也只有一个人,住在他的心房里,那就是公孙玉儿。

    或许,那次的约定,太仓促了。即便她怀孕了,那又如何呢?

    相思煎熬着诸葛水生,他决定去看她。就在十六的夜晚,还是以前的时间。

    什么也挡不住他的决定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