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7.第307章 水生夫妻冷漠

    “小菊,你去书房里,拿苹果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菊进了屋子,然后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奇怪了。我觉着昨天,不是拿了六个红苹果么?怎么,就剩下四个了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听了,不禁噗哧笑了:“怎么可能呢?这里,会有谁来啊。只有穿过本宫的屋子,人才能到这里来。本宫造句说过了,谁也不许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。按理说,那扫地的,要进来,都要经过娘娘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去找找吧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一边说,一边闭了眼睛。

    小菊进屋子,找了一阵,还是没找到。

    “娘娘,没有。只有四个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里,忽然紧张了一下:难道?难道,昨天夜里,诸葛水生,来过了?

    公孙玉儿坐了起来,小菊扶着她,站了起来,走进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了看桌子上,果然没有。

    却有转身,去看床铺上,自己也搞不清楚,为什么寻找苹果,却单单去看床铺。走了过去,拿起枕头一看,两只苹果,在床上呢。

    “娘娘,我说怎么找不到呢。原来娘娘,藏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小菊拿起了苹果,然后笑着说:“娘娘,我去洗苹果。娘娘等着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着小菊出去,这才坐了下来:原来,昨夜他——来过了。昨夜,是他的新婚之夜,为什么不好好对自己的新娘子,偏偏来这里呢?或许,是想自己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海里,似乎打翻了五味瓶,什么滋味都有。

    “他还是爱我的。所以,不忍心伤害我,所以,趁着昨夜,到花园里来,告诉我,他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在想事情的时候,小菊已经进来了。

    一只精巧的瓷器盘子,上面有两只凤凰,盘旋飞舞,凤凰的喙,分别含着一只牡丹花。

    小菊把苹果削去了皮,一块一块,切成了小片,然后用瓷器盘子,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用银质的牙签,一根一根,挑起来吃。

    这苹果,不但有香甜的味道,却也有特殊的味道——爱情的味道。

    昨夜,他竟然放下自己的妻子,跑过来看自己。这已经足以让公孙玉儿感动了。

    他爱她,爱的那么彻底。

    我却爱他,爱的那么自私——只想利用他,从自私变成了利用。

    香妃给如妃,送了上等的冬虫夏草,已经传遍了后宫。小李子先是知道了,不过自己怎么送皇太后和焦太医虫草,怎么遇到福如海,这事情,自己早就汇报给公孙玉儿了。小李子又把香妃给如妃送冬虫夏草的事情,当然是听来的,汇报给了公孙玉儿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笑了笑:“这香妃,可真会送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菊在一边说:“娘娘,这香妃巴结我们在前,这如妃分明是自己去西福宫里,拿的冬虫夏草,怎么说是香妃过去,亲自送给她的呢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莞尔一笑:“这嘴巴长在她头上,她想怎么说,就怎么说。她自以为是后宫的主人,从不把别人当人看的。我们又何必跟她一般见识呢。无路那是如妃自己过去讨的也罢,还是香妃送的也罢,也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如妃是处处,争自己的面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面子?面子是争来的吗?想当初,皇上对她那么好,那面子需要争吗?如今,她刻意要争回面子,本宫倒感觉,她自我感觉,她尊贵的面子,已经掉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如今,就盼着娘娘,早日诞下皇子呢。到了那个时候,就一切都有定局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了小菊一眼,心里想:定局?啥时候是个定局呢?后宫的事情,有结局吗?先前受宠无边的,如今似乎受冷落了。可是,瘦死的骆驼,比马大。绊倒如妃,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。再说了,以后,皇上还是会隔几年,便重新选秀女的。那个时候,谁又是最受宠的人呢?不是自己要把自己逼到风口浪尖上,而是现实——铁一样存在的现实,不得不让自己,拼命利用一切,拼命抱住自己的尊贵罢了!

    心里想的如此现实,分析的头头是道,嘴巴上,公孙玉儿却淡淡的一笑:“是啊。小菊说的有理。就等着本宫,早日生出皇子,母以子贵,本宫和小菊,还盼着得到皇子的庇佑,得到皇上的庇佑,好好安生过日子呢。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,第二天,上完朝后,便回到了家里。本来,今天是不用上朝的。可是,他硬是要去。

    回到了家里,却又不自觉的,来到了自己以前居住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喜欢这房间,透过窗户,便可以看到院子里的芍药花。

    这花,可是水和鱼的,定情花呢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站在窗户前,想起那个夜晚,月亮那么大,那么美,他亲手摘了一朵芍药花,戴在公孙玉儿的头上,她是那么美丽。不愧是天下第一的美人。那些幸福,如今,想起来,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夏侯羽尔,轻轻的来到房间。站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水生——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,是如此的痴痴的看着花,竟然没有感觉到夏侯羽尔的到来。

    听见叫声,吃了一惊:“哦?你来了?”

    “水生。我如今,已经是你的妻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哦,等我想好了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夏侯羽尔,不清楚眼前这个男人,这个伟岸的男人,潇洒飘逸的男人,究竟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如果,如果你不喜欢我,我也不知道,说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为什么要如此冷淡我?”

    夏侯羽尔,是个千金小姐,自以为自己能说服自己的男人,过去我们不认识,不重要。一切都可以,从新开始,从零开始。夏侯羽尔,对自己信心满满,她确信,以自己的容貌,自己的温柔,能打动自己的男人,接受她,爱她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忽然变的严肃起来,脸上的表情,也慢慢的沉了下去,他沉着脸:“以后,没有其他事情,没有我的允许,不要到我这里来。你住东屋,我住西屋。不要再来打扰我。”“小菊,你去书房里,拿苹果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菊进了屋子,然后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奇怪了。我觉着昨天,不是拿了六个红苹果么?怎么,就剩下四个了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听了,不禁噗哧笑了:“怎么可能呢?这里,会有谁来啊。只有穿过本宫的屋子,人才能到这里来。本宫造句说过了,谁也不许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。按理说,那扫地的,要进来,都要经过娘娘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去找找吧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一边说,一边闭了眼睛。

    小菊进屋子,找了一阵,还是没找到。

    “娘娘,没有。只有四个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里,忽然紧张了一下:难道?难道,昨天夜里,诸葛水生,来过了?

    公孙玉儿坐了起来,小菊扶着她,站了起来,走进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了看桌子上,果然没有。

    却有转身,去看床铺上,自己也搞不清楚,为什么寻找苹果,却单单去看床铺。走了过去,拿起枕头一看,两只苹果,在床上呢。

    “娘娘,我说怎么找不到呢。原来娘娘,藏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小菊拿起了苹果,然后笑着说:“娘娘,我去洗苹果。娘娘等着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着小菊出去,这才坐了下来:原来,昨夜他——来过了。昨夜,是他的新婚之夜,为什么不好好对自己的新娘子,偏偏来这里呢?或许,是想自己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海里,似乎打翻了五味瓶,什么滋味都有。

    “他还是爱我的。所以,不忍心伤害我,所以,趁着昨夜,到花园里来,告诉我,他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在想事情的时候,小菊已经进来了。

    一只精巧的瓷器盘子,上面有两只凤凰,盘旋飞舞,凤凰的喙,分别含着一只牡丹花。

    小菊把苹果削去了皮,一块一块,切成了小片,然后用瓷器盘子,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用银质的牙签,一根一根,挑起来吃。

    这苹果,不但有香甜的味道,却也有特殊的味道——爱情的味道。

    昨夜,他竟然放下自己的妻子,跑过来看自己。这已经足以让公孙玉儿感动了。

    他爱她,爱的那么彻底。

    我却爱他,爱的那么自私——只想利用他,从自私变成了利用。

    香妃给如妃,送了上等的冬虫夏草,已经传遍了后宫。小李子先是知道了,不过自己怎么送皇太后和焦太医虫草,怎么遇到福如海,这事情,自己早就汇报给公孙玉儿了。小李子又把香妃给如妃送冬虫夏草的事情,当然是听来的,汇报给了公孙玉儿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笑了笑:“这香妃,可真会送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菊在一边说:“娘娘,这香妃巴结我们在前,这如妃分明是自己去西福宫里,拿的冬虫夏草,怎么说是香妃过去,亲自送给她的呢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莞尔一笑:“这嘴巴长在她头上,她想怎么说,就怎么说。她自以为是后宫的主人,从不把别人当人看的。我们又何必跟她一般见识呢。无路那是如妃自己过去讨的也罢,还是香妃送的也罢,也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如妃是处处,争自己的面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面子?面子是争来的吗?想当初,皇上对她那么好,那面子需要争吗?如今,她刻意要争回面子,本宫倒感觉,她自我感觉,她尊贵的面子,已经掉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如今,就盼着娘娘,早日诞下皇子呢。到了那个时候,就一切都有定局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了小菊一眼,心里想:定局?啥时候是个定局呢?后宫的事情,有结局吗?先前受宠无边的,如今似乎受冷落了。可是,瘦死的骆驼,比马大。绊倒如妃,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。再说了,以后,皇上还是会隔几年,便重新选秀女的。那个时候,谁又是最受宠的人呢?不是自己要把自己逼到风口浪尖上,而是现实——铁一样存在的现实,不得不让自己,拼命利用一切,拼命抱住自己的尊贵罢了!

    心里想的如此现实,分析的头头是道,嘴巴上,公孙玉儿却淡淡的一笑:“是啊。小菊说的有理。就等着本宫,早日生出皇子,母以子贵,本宫和小菊,还盼着得到皇子的庇佑,得到皇上的庇佑,好好安生过日子呢。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,第二天,上完朝后,便回到了家里。本来,今天是不用上朝的。可是,他硬是要去。

    回到了家里,却又不自觉的,来到了自己以前居住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喜欢这房间,透过窗户,便可以看到院子里的芍药花。

    这花,可是水和鱼的,定情花呢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站在窗户前,想起那个夜晚,月亮那么大,那么美,他亲手摘了一朵芍药花,戴在公孙玉儿的头上,她是那么美丽。不愧是天下第一的美人。那些幸福,如今,想起来,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夏侯羽尔,轻轻的来到房间。站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水生——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,是如此的痴痴的看着花,竟然没有感觉到夏侯羽尔的到来。

    听见叫声,吃了一惊:“哦?你来了?”

    “水生。我如今,已经是你的妻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哦,等我想好了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夏侯羽尔,不清楚眼前这个男人,这个伟岸的男人,潇洒飘逸的男人,究竟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如果,如果你不喜欢我,我也不知道,说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为什么要如此冷淡我?”

    夏侯羽尔,是个千金小姐,自以为自己能说服自己的男人,过去我们不认识,不重要。一切都可以,从新开始,从零开始。夏侯羽尔,对自己信心满满,她确信,以自己的容貌,自己的温柔,能打动自己的男人,接受她,爱她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忽然变的严肃起来,脸上的表情,也慢慢的沉了下去,他沉着脸:“以后,没有其他事情,没有我的允许,不要到我这里来。你住东屋,我住西屋。不要再来打扰我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