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5.第305章 如妃享受按摩

    羡慕嫉妒恨,让如妃更加的抓狂。如妃一面更加伪装自己的“善良和大度”“仁慈和心软”,一方面却那下人出气。妃子的气,不是撒在宫女的头上,就是撒在太监的头上。

    牡丹宫里的人,都不敢得罪如妃。连大气也不敢出。宫女都巴不得早日出去。

    太监却也没有办法,只有忍气吞声好好的伺候。每个人都在心里,叫如妃“祖宗”。谁会知道,得罪了这祖宗,自己又要遭受什么样的惩罚。

    如妃掌管着后宫的管理大权,有权克扣太监和宫女的月俸,全宫的月俸,她都可以拿捏,更何况自己宫里的太监和宫女了。

    (这一点,却跟公孙玉儿,大不一样。公孙玉儿再怎么生气,也只是抱恨那些得罪自己的主子,绝不乱拿宫女和太监撒气。公孙玉儿狠在心里,如妃姑苏如花,狠在表面。)

    福如海进去,弯腰给如妃行礼。如妃正躺在榻上,享受按摩。

    “娘娘,今天看到小李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他忙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娘娘,小李子拿了好一些冬虫夏草,都是极品。说是送给皇太后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?有趣。原本,本宫以为皇太后虽然是皇后那贱人的姑妈,本宫以为她们老死不相往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小李子送了一盒子,给皇太后。又拿了一盒子,送了太医院的焦太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如妃闭着眼睛,脸上露出一丝不满,按摩的小太监看着如妃的表情,瞬间不知不觉加大了揉捏的力度,心想:糟糕,今天如妃不高兴,偏偏遇到我倒霉,还不知道按摩到什么时候,是尽头呢,指不定胳膊断了,手指头断了,娘娘才肯叫撒手呢。

    “福如海,你觉着,皇后娘娘,那里来的这么多的冬虫夏草呢?”

    “娘娘,那天,香妃不是去芳华宫了?是不是香妃送的?”

    “福如海,你倒是聪明。”

    如妃摆了摆手,福如海便站在边上,不敢吱声了。

    按摩的小太监,从头上一直按摩到脚。然后,如妃翻了个个,背在上面。小太监又从头开始,按摩到脚。

    “头上,多按摩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听的如妃一声吩咐,小太监急忙又从头开始,跪在那里,按摩起来。

    福如海是厉害人,作为牡丹宫的总管,太监和宫女们,都怕他。小太监连头也不敢抬。

    “福如海,要不然,我们去看望看望香妃吧。如今,看看这些小蹄子,都一个个的,去巴结皇后那贱人了。也难怪,本宫的牡丹宫,倒不如芳华宫那么热闹了。她那里,有孩子,有奶妈,还有未出生的孩子,哼。样样都比本宫精彩。看看这帮小蹄子,都搭着梯子,去踩人家的门槛。真是作践。”

    福如海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,人不作践,不做死,怎么会贱,怎么会死呢。既然香妃要作践自己,咱们就去作践作践她。”

    如妃站了起来。小翠和小红一看如妃起身了,便急忙过来,伺候如妃娘娘梳头。

    按摩后的如妃,简直比鬼还可怕。头发蓬乱,画的眼圈,却也似乎在乱蓬蓬的头发下,变形了一般。

    因为生气,那画着香雪球花瓣的嘴唇,也变的十分狰狞。

    小翠急忙伺候如妃梳头。小红便急忙去打水拿毛巾。

    如妃冷笑着,看着牡丹缠枝莲纹里面,自己可怕的影子:“小翠,今天,也给本宫,输六个辫子。然后别忘了,把那顶最重的凤冠,戴上。”

    如妃的凤冠,是专门定制的,只是比皇后公孙玉儿的,低了一个档次,却是是天地间,少有的一顶皇冠。

    小翠急忙帮如妃梳头,梳好了六个鞭子,然后松松的,用金发卡,集中卡在后面。

    小红便拿起毛巾,给如妃擦脸,擦好,洗好,这才帮助如妃打扮。如妃闭着眼睛,头靠在椅子上,心里寻思,如何“好好整治”花海香妃。

    小红画了嘴唇,擦了淡淡的一层胭脂,又用毛笔把嘴唇,重新画了口红,这下,最流行的“香雪球”十字花瓣嘴唇,便出来了,非常好看。跟刚才乱蓬蓬的人比,简直跟换了一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这后宫里,都说皇后娘娘,是天下第一大美人。如妃,是天下第二大美人。

    小翠和小红,也不得不佩服,如妃画好妆的美丽和漂亮。

    等一切都准备好了。小翠这才轻轻的说:“娘娘,您看看,如何了?”

    如妃这才慢吞吞,坐直了身体,牡丹缠枝莲纹铜镜里,出现了一张美丽的脸蛋,如妃微微的笑了笑,表示很满意。这才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妃搀着小红的手,出宫而去,小翠跟在后面。福如海和一个小太监,跟在最后面。

    今天的如妃,是要去西福宫里,作威作福去的,自然从衣着和首饰,都做了一番精心的准备。连胸前的项链,都戴了最高等级的宝石项链。手上是玉石钏子,黄金钏子。腰带上,都系着最美丽的玉佩,那可是当年受宠的时候,皇上亲自送她的最上等的和田玉佩。

    如妃浩浩荡荡,去西福宫。

    到了西福宫的门口,去发现,香妃早就迎接在门口了。

    原来香妃的太监,看到如妃娘娘过来,便急忙跑进去汇报了。香妃听说如妃来了,心里知道她如今,没有皇后那么得宠,但却是管理后宫的人,自然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“香妃迎接如妃娘娘。早安。”

    香妃蹲在地上。如妃看了一眼,起来吧。

    香妃站了起来,这才仔细一看,发现如妃今日之派头,简直跟平日,不可同语。

    如妃在前面走,进了西福宫的屋门,径直走了进去,坐了下来。香妃便赶紧从丫头拉姆手里,结果茶杯,亲自给如妃娘娘,倒茶。

    如妃心想:嗯,不错,虽然知道巴结皇后那贱人,却也知道巴结本宫。

    香妃心里,便开始犯嘀咕:这是怎么回事情呢?平日里,也从不往本宫这里来的。今日来,莫非本宫去巴结皇后,如妃知道了?且看如妃,怎么说吧。羡慕嫉妒恨,让如妃更加的抓狂。如妃一面更加伪装自己的“善良和大度”“仁慈和心软”,一方面却那下人出气。妃子的气,不是撒在宫女的头上,就是撒在太监的头上。

    牡丹宫里的人,都不敢得罪如妃。连大气也不敢出。宫女都巴不得早日出去。

    太监却也没有办法,只有忍气吞声好好的伺候。每个人都在心里,叫如妃“祖宗”。谁会知道,得罪了这祖宗,自己又要遭受什么样的惩罚。

    如妃掌管着后宫的管理大权,有权克扣太监和宫女的月俸,全宫的月俸,她都可以拿捏,更何况自己宫里的太监和宫女了。

    (这一点,却跟公孙玉儿,大不一样。公孙玉儿再怎么生气,也只是抱恨那些得罪自己的主子,绝不乱拿宫女和太监撒气。公孙玉儿狠在心里,如妃姑苏如花,狠在表面。)

    福如海进去,弯腰给如妃行礼。如妃正躺在榻上,享受按摩。

    “娘娘,今天看到小李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他忙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娘娘,小李子拿了好一些冬虫夏草,都是极品。说是送给皇太后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?有趣。原本,本宫以为皇太后虽然是皇后那贱人的姑妈,本宫以为她们老死不相往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小李子送了一盒子,给皇太后。又拿了一盒子,送了太医院的焦太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如妃闭着眼睛,脸上露出一丝不满,按摩的小太监看着如妃的表情,瞬间不知不觉加大了揉捏的力度,心想:糟糕,今天如妃不高兴,偏偏遇到我倒霉,还不知道按摩到什么时候,是尽头呢,指不定胳膊断了,手指头断了,娘娘才肯叫撒手呢。

    “福如海,你觉着,皇后娘娘,那里来的这么多的冬虫夏草呢?”

    “娘娘,那天,香妃不是去芳华宫了?是不是香妃送的?”

    “福如海,你倒是聪明。”

    如妃摆了摆手,福如海便站在边上,不敢吱声了。

    按摩的小太监,从头上一直按摩到脚。然后,如妃翻了个个,背在上面。小太监又从头开始,按摩到脚。

    “头上,多按摩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听的如妃一声吩咐,小太监急忙又从头开始,跪在那里,按摩起来。

    福如海是厉害人,作为牡丹宫的总管,太监和宫女们,都怕他。小太监连头也不敢抬。

    “福如海,要不然,我们去看望看望香妃吧。如今,看看这些小蹄子,都一个个的,去巴结皇后那贱人了。也难怪,本宫的牡丹宫,倒不如芳华宫那么热闹了。她那里,有孩子,有奶妈,还有未出生的孩子,哼。样样都比本宫精彩。看看这帮小蹄子,都搭着梯子,去踩人家的门槛。真是作践。”

    福如海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,人不作践,不做死,怎么会贱,怎么会死呢。既然香妃要作践自己,咱们就去作践作践她。”

    如妃站了起来。小翠和小红一看如妃起身了,便急忙过来,伺候如妃娘娘梳头。

    按摩后的如妃,简直比鬼还可怕。头发蓬乱,画的眼圈,却也似乎在乱蓬蓬的头发下,变形了一般。

    因为生气,那画着香雪球花瓣的嘴唇,也变的十分狰狞。

    小翠急忙伺候如妃梳头。小红便急忙去打水拿毛巾。

    如妃冷笑着,看着牡丹缠枝莲纹里面,自己可怕的影子:“小翠,今天,也给本宫,输六个辫子。然后别忘了,把那顶最重的凤冠,戴上。”

    如妃的凤冠,是专门定制的,只是比皇后公孙玉儿的,低了一个档次,却是是天地间,少有的一顶皇冠。

    小翠急忙帮如妃梳头,梳好了六个鞭子,然后松松的,用金发卡,集中卡在后面。

    小红便拿起毛巾,给如妃擦脸,擦好,洗好,这才帮助如妃打扮。如妃闭着眼睛,头靠在椅子上,心里寻思,如何“好好整治”花海香妃。

    小红画了嘴唇,擦了淡淡的一层胭脂,又用毛笔把嘴唇,重新画了口红,这下,最流行的“香雪球”十字花瓣嘴唇,便出来了,非常好看。跟刚才乱蓬蓬的人比,简直跟换了一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这后宫里,都说皇后娘娘,是天下第一大美人。如妃,是天下第二大美人。

    小翠和小红,也不得不佩服,如妃画好妆的美丽和漂亮。

    等一切都准备好了。小翠这才轻轻的说:“娘娘,您看看,如何了?”

    如妃这才慢吞吞,坐直了身体,牡丹缠枝莲纹铜镜里,出现了一张美丽的脸蛋,如妃微微的笑了笑,表示很满意。这才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妃搀着小红的手,出宫而去,小翠跟在后面。福如海和一个小太监,跟在最后面。

    今天的如妃,是要去西福宫里,作威作福去的,自然从衣着和首饰,都做了一番精心的准备。连胸前的项链,都戴了最高等级的宝石项链。手上是玉石钏子,黄金钏子。腰带上,都系着最美丽的玉佩,那可是当年受宠的时候,皇上亲自送她的最上等的和田玉佩。

    如妃浩浩荡荡,去西福宫。

    到了西福宫的门口,去发现,香妃早就迎接在门口了。

    原来香妃的太监,看到如妃娘娘过来,便急忙跑进去汇报了。香妃听说如妃来了,心里知道她如今,没有皇后那么得宠,但却是管理后宫的人,自然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“香妃迎接如妃娘娘。早安。”

    香妃蹲在地上。如妃看了一眼,起来吧。

    香妃站了起来,这才仔细一看,发现如妃今日之派头,简直跟平日,不可同语。

    如妃在前面走,进了西福宫的屋门,径直走了进去,坐了下来。香妃便赶紧从丫头拉姆手里,结果茶杯,亲自给如妃娘娘,倒茶。

    如妃心想:嗯,不错,虽然知道巴结皇后那贱人,却也知道巴结本宫。

    香妃心里,便开始犯嘀咕:这是怎么回事情呢?平日里,也从不往本宫这里来的。今日来,莫非本宫去巴结皇后,如妃知道了?且看如妃,怎么说吧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