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5.第295章 月宠幸芳华宫

    初一的夜晚,那兰德方准时来到芳华宫。

    对于那兰德方来说,所有的女子,都是一样的,无非是他的“用品”。

    可是,所有的女子,都是不一样的,都有各自的形态和性情。就连床上的表现,也大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和如妃,在床上,是比较不主动的。公孙玉儿是因为,心冷了,因此,不太主动。

    如妃是因为,心里还坚信她这个“青梅竹马”的妃子,还像以前一样,深的皇上的心,所以,不太主动。

    其他的妃子,都知道自己的地位,远远不及皇后和如妃厉害,因此,都比较主动。

    以香妃和兰妃,为代表,都是喜欢主动在“上位”的,香妃主动,是因为自己装疯卖傻,卖的比较“萌”,而且一直驴打滚一样的讨皇上欢心。

    兰妃深知自己岁数小,在所有的妃子中,排在最后一个。如今,皇上又没有意思,要再次选秀,因此,总感觉自己的“地位”在最末一位,因此便也“撒娇讨好”,主动讨那兰德方的欢心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不会让“香妃”怀孕,其他的妃子,则是可以的。香妃是从西域来的,生怕这个西域的香妃,生的孩子,有西域的血统。如果真的像西域的土司一样,比较难管理,明摆着就是给后宫,制造麻烦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不想制造麻烦。香妃只要不怀孕,其他的妃子,随便。

    一路上,那兰德方一直在想着“可怜的香妃”,她不是不可爱,不是不讨人喜欢,可是,错就错在她生错了地方。

    青海虽然美丽,西海虽然广大,星宿海再怎么美丽,按照香妃的说法,星宿海白天美丽,夜晚更美丽,天上的星星和湖泊里的星星,连成一片,让你无法看清那里是天,那里是水。水天一色,星星就在地上,铺展开去。美的叫人忘记呼吸。

    香妃说,那里的野花,昆仑山的夏季牧场,野花成片成片的开放,红的一片,黄的一片,紫的一片,白的一片,各种的花,开放出各种的颜色。各色的花朵,散发出各自的香气。昆仑山的夏季牧场,香的叫人忘记呼吸。

    香妃很可爱。

    是个好女子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却偏偏不该是土司的女儿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在宫灯的照明下,散步来到芳华宫。

    这是每个月的惯例。

    牛力士和小李子,早早就在门口等着了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兰德方过来了,便早早就跪在那里,等着了。

    今天,皇上来的不早也不晚。天刚黑,便打着灯笼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周通,上次你安排的那个事情,不错啊。该跌的就跌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周通立刻明白了,是那次让香妃出事情的那次。“回皇上。还是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门口,那兰德方总觉着,今天,怎么自己想的,无非就是孩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站在门口,望着院子里,院子里,和往常一样美丽。

    红色的大红宫灯,挂在廊下,把院子里,照的跟白天一样。

    华丽的色彩,加上美丽的宫灯,更添加了芳华宫的美丽。

    一辈子,住在这皇城里,也算是人间,最大的福气了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想:如果世上,少一些纷争,这便是人间,极致的享受了。可惜,人与人之间,总是有那么多的隔阂,那么多的算计,要说算计,朕是天下第一号的算计高手,朕有的是权力,至高无上的权力,可以叫人死,可以叫人生,天下之大,只有朕,才有这个权力。那些算计的,又有谁,能算计过朕呢?

    那兰德方很得意,天下大治,所有的事情,都是那么顺利,一朝天子一朝臣,那兰德方在执政的几年里,把那些看着不顺眼,不听话的老臣,都赶出了皇宫。新任的大小官员,无一不服从自己的安排。

    自己风流倜傥,潇洒得意,人生快事。

    周通看着那兰德方站在门口,欲进不进的样子,便上前一步,周通打心眼里,都是向这公孙玉儿皇后的。只是那兰德方不知道罢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天色已经晚了。进去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走了进去,矫健的身躯,说明他也很是爱武功,修炼武术。那兰德方从来是武术练功不断的。平日里,有了空,早上早起,便去练武。有时候,也在勤政殿里,跟诸葛水生,对打一会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在门口里面,站在边上,笑脸相迎:“皇上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用手,接了一下公孙玉儿,拉着公孙玉儿的手,一起走了过去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菊急忙,给那兰德方上茶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瞅着小菊:“小菊,你怎么如今,好像发福了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奴才因为在宫里,托皇后娘娘的福,所以,发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看来,皇后娘娘,对待下人,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恩惠下人,宫里,都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看看,有什么样的主子,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啊。看看,玉儿你嘴巴乖巧,这如今,你身边的宫女,这嘴巴,也是很乖巧啊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摆了摆手,周通和牛力士,小菊便都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坐在那里,看着那兰德方:“皇上,臣妾给皇上,讲个昨晚的梦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拿起一块糕点,吃了起来:“什么好梦?朕想,如果不是好梦,玉儿是不会告诉朕的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给那兰德方,倒了一杯茶:“皇上,臣妾昨晚,梦见,臣妾的芳华宫里,好大的一只蜘蛛啊。好大一张网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趣。你害怕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臣妾就这样,坐在这里,看那只蜘蛛。结果,又发现了一个小蜘蛛呢。这一大,一小的蜘蛛,爬在好大的一张网上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朕明天,让司天监的人,帮你解梦解梦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——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欲言又止。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放下了手里的糕点:“玉儿,有什么事情,说啊。何必这么吞吞吐吐的呢。”初一的夜晚,那兰德方准时来到芳华宫。

    对于那兰德方来说,所有的女子,都是一样的,无非是他的“用品”。

    可是,所有的女子,都是不一样的,都有各自的形态和性情。就连床上的表现,也大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和如妃,在床上,是比较不主动的。公孙玉儿是因为,心冷了,因此,不太主动。

    如妃是因为,心里还坚信她这个“青梅竹马”的妃子,还像以前一样,深的皇上的心,所以,不太主动。

    其他的妃子,都知道自己的地位,远远不及皇后和如妃厉害,因此,都比较主动。

    以香妃和兰妃,为代表,都是喜欢主动在“上位”的,香妃主动,是因为自己装疯卖傻,卖的比较“萌”,而且一直驴打滚一样的讨皇上欢心。

    兰妃深知自己岁数小,在所有的妃子中,排在最后一个。如今,皇上又没有意思,要再次选秀,因此,总感觉自己的“地位”在最末一位,因此便也“撒娇讨好”,主动讨那兰德方的欢心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不会让“香妃”怀孕,其他的妃子,则是可以的。香妃是从西域来的,生怕这个西域的香妃,生的孩子,有西域的血统。如果真的像西域的土司一样,比较难管理,明摆着就是给后宫,制造麻烦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不想制造麻烦。香妃只要不怀孕,其他的妃子,随便。

    一路上,那兰德方一直在想着“可怜的香妃”,她不是不可爱,不是不讨人喜欢,可是,错就错在她生错了地方。

    青海虽然美丽,西海虽然广大,星宿海再怎么美丽,按照香妃的说法,星宿海白天美丽,夜晚更美丽,天上的星星和湖泊里的星星,连成一片,让你无法看清那里是天,那里是水。水天一色,星星就在地上,铺展开去。美的叫人忘记呼吸。

    香妃说,那里的野花,昆仑山的夏季牧场,野花成片成片的开放,红的一片,黄的一片,紫的一片,白的一片,各种的花,开放出各种的颜色。各色的花朵,散发出各自的香气。昆仑山的夏季牧场,香的叫人忘记呼吸。

    香妃很可爱。

    是个好女子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却偏偏不该是土司的女儿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在宫灯的照明下,散步来到芳华宫。

    这是每个月的惯例。

    牛力士和小李子,早早就在门口等着了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兰德方过来了,便早早就跪在那里,等着了。

    今天,皇上来的不早也不晚。天刚黑,便打着灯笼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周通,上次你安排的那个事情,不错啊。该跌的就跌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周通立刻明白了,是那次让香妃出事情的那次。“回皇上。还是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门口,那兰德方总觉着,今天,怎么自己想的,无非就是孩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站在门口,望着院子里,院子里,和往常一样美丽。

    红色的大红宫灯,挂在廊下,把院子里,照的跟白天一样。

    华丽的色彩,加上美丽的宫灯,更添加了芳华宫的美丽。

    一辈子,住在这皇城里,也算是人间,最大的福气了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想:如果世上,少一些纷争,这便是人间,极致的享受了。可惜,人与人之间,总是有那么多的隔阂,那么多的算计,要说算计,朕是天下第一号的算计高手,朕有的是权力,至高无上的权力,可以叫人死,可以叫人生,天下之大,只有朕,才有这个权力。那些算计的,又有谁,能算计过朕呢?

    那兰德方很得意,天下大治,所有的事情,都是那么顺利,一朝天子一朝臣,那兰德方在执政的几年里,把那些看着不顺眼,不听话的老臣,都赶出了皇宫。新任的大小官员,无一不服从自己的安排。

    自己风流倜傥,潇洒得意,人生快事。

    周通看着那兰德方站在门口,欲进不进的样子,便上前一步,周通打心眼里,都是向这公孙玉儿皇后的。只是那兰德方不知道罢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天色已经晚了。进去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走了进去,矫健的身躯,说明他也很是爱武功,修炼武术。那兰德方从来是武术练功不断的。平日里,有了空,早上早起,便去练武。有时候,也在勤政殿里,跟诸葛水生,对打一会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在门口里面,站在边上,笑脸相迎:“皇上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用手,接了一下公孙玉儿,拉着公孙玉儿的手,一起走了过去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菊急忙,给那兰德方上茶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瞅着小菊:“小菊,你怎么如今,好像发福了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奴才因为在宫里,托皇后娘娘的福,所以,发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看来,皇后娘娘,对待下人,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恩惠下人,宫里,都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看看,有什么样的主子,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啊。看看,玉儿你嘴巴乖巧,这如今,你身边的宫女,这嘴巴,也是很乖巧啊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摆了摆手,周通和牛力士,小菊便都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坐在那里,看着那兰德方:“皇上,臣妾给皇上,讲个昨晚的梦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拿起一块糕点,吃了起来:“什么好梦?朕想,如果不是好梦,玉儿是不会告诉朕的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给那兰德方,倒了一杯茶:“皇上,臣妾昨晚,梦见,臣妾的芳华宫里,好大的一只蜘蛛啊。好大一张网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趣。你害怕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臣妾就这样,坐在这里,看那只蜘蛛。结果,又发现了一个小蜘蛛呢。这一大,一小的蜘蛛,爬在好大的一张网上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朕明天,让司天监的人,帮你解梦解梦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——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欲言又止。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放下了手里的糕点:“玉儿,有什么事情,说啊。何必这么吞吞吐吐的呢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