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2.第292章 利用诸葛水生

    “回皇上,以前,皇上说过,如妃娘娘,生的就是太子。只是不知道,皇上如今,是怎么打算的。如今,香妃的孩子,已经打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那兰德方漫不经心的说:“以前的如妃,朕以为她聪明伶俐,母仪天下,如今,朕看,她对下人,着实不好。那里有皇后的风度。你也看到了,皇后对下人,那是极其好的。朕不希望,朕的太子,在生母那里,继承的全是嚣张跋扈。”

    周通暗自惊喜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周通去私会小菊。周通把自己的住处,搬离芳华宫很近,于是,晚上周通不伺候在勤政殿,便暗里出入芳华宫。只有那兰德方和其他人,不知道而已。而在芳华宫里,已经不是秘密了。大家都睁只眼睛,闭只眼睛,就当看不到罢了。

    周通明里,是帮助皇后和小菊,来处理后宫的事情。实际上,是没事,就带小菊过去,到自己家里,过夜。

    周通在枕头上,告诉了小菊那兰德方的意思,并且叫小菊,用脑袋担保,不让外人知道。

    小菊笑着搂着他:“你说说看,皇后是不是外人?”

    周通翻身,压住小菊:“皇后是不是外人?我也不知道。只是,我一辈子感谢皇后娘娘,把自己的妹子,赏赐给我。”

    小菊乐:“就是。如果你感谢皇后娘娘,也许,并不反对我告诉皇后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周通亲了上去:“嗯哪——只是不叫其他的妃子,知道才好哪。”

    小菊在床上,咯咯的笑:“那里会叫她们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小菊四更便起床了,趁着夜色掩护,回到了自己房间里。院子里的哈巴狗,看到小菊,也从来不叫。这狗也真奇怪,只有见到那兰德方,这才小心翼翼小可爱般的叫三声。小菊很是惊讶这狗的灵性。

    狗不叫,别人才不会醒来。大家都睡的很安静。

    第二天,小菊伺候公孙玉儿梳洗。自从小丽死后,小菊就一个人伺候公孙玉儿梳洗了。其他的事情,自然有其他的宫女,各自干各自的。

    “娘娘,周公公昨天说,皇上如今,已经不高兴如妃生的皇子,为太子了。说如妃太嚣张跋扈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大喜:“是吗?每每从周公公那里,得到的,都是皇上的真心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怨不得,皇上如今,都刻意冷落如妃呢。原来,皇上的心,早就对如妃死心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听了,心里也叹了一下:不但皇上对如妃死心了。我对皇上,何尝不是死心了呢?如果我对皇上不死心,又怎么能偷摸跟情人勾搭呢?

    “可惜了,如妃娘娘,自己有权势的时候,不好好把握,不早日生皇子,哄定了皇上的心,如今,只怕是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如今,这样,情势对娘娘,很利啊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里狂喜,嘴上却淡淡的说:“小菊,虽然形势对我们有利,可是,谁知道那孩子,那皇子,究竟出生在谁的宫里呢。皇上如今,宠幸的人,已经不像以前了。以前,他经常半年不来芳华宫一次,经常呆在一个宫里,就是好几个月。如今,看看,皇上是到处沾花惹草,谁知道,那个妃子,是有福气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不过,照我看来,娘娘的福气,应该很大的。这不是吗?皇上的第一个女儿,如妃生的。如何,命不好,没了。娘娘的公主,便是长女。如今,能怀孕的娘娘,或许也就是如妃和娘娘了。但愿如妃不怀孕,娘娘早日怀孕呢。生了皇子,那皇上还不知道,如何高兴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拉住小菊的手:“小菊,你的心意,本宫何尝不知道呢。可是,如今,你也知道,皇上并非宠幸本宫一个的。其他的妃子,也是努力想生皇子的。这心思,想想谁都有的。”

    小菊看着公孙玉儿:“娘娘,但愿娘娘早日生下皇子。小菊只有默默祝福娘娘了。小菊一辈子,是要住在宫里的人了,就希望跟着娘娘,娘娘好,小菊萼好。娘娘吃苦,小菊也跟着吃苦。小菊是千盼万盼,如今,只盼望娘娘,早日生出皇子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假装叹气:“小菊,你如今,是一辈子安心了。可是,看看本宫,如今,在妃子斗争里,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。还不知道,什么时候,生出皇子,这心灵,才得到真正的消停呢。本宫只怕一辈子,也得不到安生。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只有公孙玉儿和诸葛水生,继续着他们的“情人关系”。没有第二个人,知道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武功很高。飞檐走壁,千里不留痕迹。

    却在一次次月十六的欢会里,带给了公孙玉儿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怀孕了。

    她告诉诸葛水生,不用来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在一次相会后,偷摸离去。以后,不知道什么时候,才可以看到自己的心上人。他宁愿为他去死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是她的“用品”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的世界里,只有利用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的世界里,唯我独尊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的世界里,只有鱼。在他的海洋里,只有一条鱼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怀孕了,并没有告诉那兰德方。那兰德方初一来了,公孙玉儿说身体不好,并没有同房。那兰德方便休息了一夜,第二天早上,连离开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瞒的很严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偷摸,托周通,打听如妃那里的消息。周通打听来的消息,太医院的的大夫说了,如妃没有怀孕。

    如妃没有怀孕,公孙玉儿欢喜异常。

    虽然无法确定,香妃的孩子,是怎么没的。可是,公孙玉儿还是很紧张。

    香妃跟那兰德方吃晚饭,夜里回去,在桥上,无故摔了一跤,跌的很重,以至于养了一个月。

    自己可不能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芳华宫宫里,上上下下,开始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对待下人,是极其好的。对小梦梦公主的奶妈和宫女,太监,一视同仁,赏罚分明。可是,几乎从来不罚。“回皇上,以前,皇上说过,如妃娘娘,生的就是太子。只是不知道,皇上如今,是怎么打算的。如今,香妃的孩子,已经打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那兰德方漫不经心的说:“以前的如妃,朕以为她聪明伶俐,母仪天下,如今,朕看,她对下人,着实不好。那里有皇后的风度。你也看到了,皇后对下人,那是极其好的。朕不希望,朕的太子,在生母那里,继承的全是嚣张跋扈。”

    周通暗自惊喜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周通去私会小菊。周通把自己的住处,搬离芳华宫很近,于是,晚上周通不伺候在勤政殿,便暗里出入芳华宫。只有那兰德方和其他人,不知道而已。而在芳华宫里,已经不是秘密了。大家都睁只眼睛,闭只眼睛,就当看不到罢了。

    周通明里,是帮助皇后和小菊,来处理后宫的事情。实际上,是没事,就带小菊过去,到自己家里,过夜。

    周通在枕头上,告诉了小菊那兰德方的意思,并且叫小菊,用脑袋担保,不让外人知道。

    小菊笑着搂着他:“你说说看,皇后是不是外人?”

    周通翻身,压住小菊:“皇后是不是外人?我也不知道。只是,我一辈子感谢皇后娘娘,把自己的妹子,赏赐给我。”

    小菊乐:“就是。如果你感谢皇后娘娘,也许,并不反对我告诉皇后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周通亲了上去:“嗯哪——只是不叫其他的妃子,知道才好哪。”

    小菊在床上,咯咯的笑:“那里会叫她们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小菊四更便起床了,趁着夜色掩护,回到了自己房间里。院子里的哈巴狗,看到小菊,也从来不叫。这狗也真奇怪,只有见到那兰德方,这才小心翼翼小可爱般的叫三声。小菊很是惊讶这狗的灵性。

    狗不叫,别人才不会醒来。大家都睡的很安静。

    第二天,小菊伺候公孙玉儿梳洗。自从小丽死后,小菊就一个人伺候公孙玉儿梳洗了。其他的事情,自然有其他的宫女,各自干各自的。

    “娘娘,周公公昨天说,皇上如今,已经不高兴如妃生的皇子,为太子了。说如妃太嚣张跋扈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大喜:“是吗?每每从周公公那里,得到的,都是皇上的真心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怨不得,皇上如今,都刻意冷落如妃呢。原来,皇上的心,早就对如妃死心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听了,心里也叹了一下:不但皇上对如妃死心了。我对皇上,何尝不是死心了呢?如果我对皇上不死心,又怎么能偷摸跟情人勾搭呢?

    “可惜了,如妃娘娘,自己有权势的时候,不好好把握,不早日生皇子,哄定了皇上的心,如今,只怕是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如今,这样,情势对娘娘,很利啊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里狂喜,嘴上却淡淡的说:“小菊,虽然形势对我们有利,可是,谁知道那孩子,那皇子,究竟出生在谁的宫里呢。皇上如今,宠幸的人,已经不像以前了。以前,他经常半年不来芳华宫一次,经常呆在一个宫里,就是好几个月。如今,看看,皇上是到处沾花惹草,谁知道,那个妃子,是有福气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不过,照我看来,娘娘的福气,应该很大的。这不是吗?皇上的第一个女儿,如妃生的。如何,命不好,没了。娘娘的公主,便是长女。如今,能怀孕的娘娘,或许也就是如妃和娘娘了。但愿如妃不怀孕,娘娘早日怀孕呢。生了皇子,那皇上还不知道,如何高兴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拉住小菊的手:“小菊,你的心意,本宫何尝不知道呢。可是,如今,你也知道,皇上并非宠幸本宫一个的。其他的妃子,也是努力想生皇子的。这心思,想想谁都有的。”

    小菊看着公孙玉儿:“娘娘,但愿娘娘早日生下皇子。小菊只有默默祝福娘娘了。小菊一辈子,是要住在宫里的人了,就希望跟着娘娘,娘娘好,小菊萼好。娘娘吃苦,小菊也跟着吃苦。小菊是千盼万盼,如今,只盼望娘娘,早日生出皇子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假装叹气:“小菊,你如今,是一辈子安心了。可是,看看本宫,如今,在妃子斗争里,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。还不知道,什么时候,生出皇子,这心灵,才得到真正的消停呢。本宫只怕一辈子,也得不到安生。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只有公孙玉儿和诸葛水生,继续着他们的“情人关系”。没有第二个人,知道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武功很高。飞檐走壁,千里不留痕迹。

    却在一次次月十六的欢会里,带给了公孙玉儿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怀孕了。

    她告诉诸葛水生,不用来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在一次相会后,偷摸离去。以后,不知道什么时候,才可以看到自己的心上人。他宁愿为他去死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是她的“用品”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的世界里,只有利用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的世界里,唯我独尊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的世界里,只有鱼。在他的海洋里,只有一条鱼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怀孕了,并没有告诉那兰德方。那兰德方初一来了,公孙玉儿说身体不好,并没有同房。那兰德方便休息了一夜,第二天早上,连离开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瞒的很严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偷摸,托周通,打听如妃那里的消息。周通打听来的消息,太医院的的大夫说了,如妃没有怀孕。

    如妃没有怀孕,公孙玉儿欢喜异常。

    虽然无法确定,香妃的孩子,是怎么没的。可是,公孙玉儿还是很紧张。

    香妃跟那兰德方吃晚饭,夜里回去,在桥上,无故摔了一跤,跌的很重,以至于养了一个月。

    自己可不能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芳华宫宫里,上上下下,开始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对待下人,是极其好的。对小梦梦公主的奶妈和宫女,太监,一视同仁,赏罚分明。可是,几乎从来不罚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