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0.第290章 西域香妃怀孕

    从青海星宿海过来的花海香妃,着实很迷人,很萌,很呆,很可爱。一个不明白的问题,她总是能问出很多可笑的问题出来。

    北京的哈巴狗,可是四腿短小,尾巴很会摇,大眼睛很会讨人喜欢的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隔三差五,就陪着花海香妃,去六畜园,不是看汗血宝马,骑马,就是看那六只凶猛的藏獒。

    “皇上,为什么这里的狗,都这么温顺呢?一点也不凶巴巴的?”

    “嗯,那是因为,你们那里狼多,所以,这狗自然要厉害点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那为什么狗,还会作揖呢?”

    “哈,那是因为,我们这里的人,都王化了。所以,连狗,也会礼仪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骗我。分明那狗,就是人培训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啊。没人培训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和香妃,骑着汗血宝马,在草地上驰骋。

    香妃想明年,自己有那个权利,去“桃源行宫”享受温泉泡汤去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看,臣妾骑马的姿势,好看吗?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很认真的看了一眼:“嗯,不错。你从小骑马,自然要好看,骑马又骑的稳当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那明年,秋猎的时候,带我去吧。我可以骑马追赶兔子,我的老鹰,又会捉拿兔子归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错。这个主义好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心里想,去桃源行宫,那是对妃子,莫大的恩宠。不过,自己也太不仗义了,想如妃帮自己打理后宫,这么多年,一次没去过。这女人太多,都照顾不过来了。妃子太多啊。

    就是子女太少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根本不想让香妃生孩子。焦太医和焦御厨,都是自己亲自指挥的人,不听命于其他人。有了他们的合作,不让生孩子的妃子,是坚决不会生出孩子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,公孙玉儿是漏网之鱼。那兰德方根本不知道,公孙玉儿以后,从来不吃从御厨房送过来的饭菜。都是做样子吃的。都送给了下人吃了。自己吃的,都小厨房里,精心制作的伙食。

    香妃也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香妃身边,自然有高人——旺姆就是一个地道的医学高手。

    旺姆怎么会看不出,医食同源呢?怎么会看不出,这些饭菜里,下了药呢?那些不容易让女人怀孕的食物,旺姆早就挑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香妃还是怀孕了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有自己的招数,妃子也有自己的“对策”。香妃很想生一个孩子,不仅仅是为孩子,而是为了更大的利益。原来,每个人的心,都是朝上长的,只不过在不同的地方,有不同的更高的目的罢了。

    在以前,香妃只是听说过,皇城的高大,城门的威严,守备的森严,宽阔的闹市,偌大的市场,还有金碧辉煌的皇宫。她的土司父亲,来过一次。因此,她听了,很是向往,只是想到皇城里来一次,看一眼,究竟是什么样子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可是,如今,不一样了。她不但进了皇城,而且,当了妃子。位置仅仅在皇后和如妃之下。

    如今,座次变化了,场地变化了,人的追求,也发生了本质的变化。

    香妃并不知道,土司父亲派过来的四个丫头,都是特殊训练过的奸细,混进皇城的奸细。

    香妃并没有把事情,想那么复杂。

    香妃以为,自己进了皇城,当了妃子,就可以在皇帝身边,给土司父亲,说几句好话,然后,就可以让皇上,对自己的父亲,多照顾一些。如果很草原上,其他的土司,发生了矛盾,皇上可以多照顾自己的父亲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香妃也想当皇后,协理后宫。

    “不想当皇后的妃子,不是好妃子。”

    香妃也想更改妃子的座次,想凭借父亲,给自己打造的优厚的条件,加上自己的努力,生个太子,改变座次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并不知道,这个装疯卖傻的西域女子,有着比针尖还细的还缜密的心思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也不知道,这个装呆卖萌的小丫头,身后站着的那四个高大的女人,竟然都是高手。

    尽管那兰德方,已经答应皇太后,每个月都去如妃和公孙玉儿那里,但每个月,那兰德方都还是依然离不开香妃。

    后宫,如今,是如妃,公孙玉儿,香妃的天下。

    香妃果然怀孕了。

    赶在如妃和公孙玉儿前面。

    香妃一直呕吐,却并不告诉那兰德方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那兰德方和香妃,在骑马,香妃实在忍不住,在马上开始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吃了一惊,他是着实不希望香妃怀孕。

    坐在御花园的小亭子里,御医焦太医,带着一个太监,赶过来给香妃号脉。

    号完,便跪在地上,恭喜皇上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吃了一惊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拜拜手,叫焦太医回去。

    香妃娇滴滴的,在一边高兴:“皇上,臣妾可以当姆妈了。谢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香妃给皇上行礼,并站了起来,笑呵呵的看着那兰德方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看着她萌萌的笑脸,也笑了:“好啊。你当娘,朕当爹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叫宫女,伺候香妃回去休息,并告诉香妃,注意身体,一副关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香妃回去了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去了勤政殿:“周通,传焦太医来。”

    周通急忙弯腰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周通叫手下人,一个小太监,去找焦太医。

    焦太医似乎也知道,皇上要传他。已经在太医院等着了。

    急急忙忙,走了古来,焦太医跪在地上,给皇上磕头:“吾皇万岁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叫周通出去,只剩下他和焦太医,直直的看着焦太医:“怎么?如今,这香妃也怀孕了?男孩女孩?”

    焦太医回答:“已经两个月了。是男孩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闭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焦太医知道,他在思索,让一个西域来的女子,怀孕,生下长子,这在那兰德方的心里,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焦太医——”

    “微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去准备打胎的。本宫亲自来实施。”

    晚上,那兰德方破天荒,请香妃来勤政殿用膳。从青海星宿海过来的花海香妃,着实很迷人,很萌,很呆,很可爱。一个不明白的问题,她总是能问出很多可笑的问题出来。

    北京的哈巴狗,可是四腿短小,尾巴很会摇,大眼睛很会讨人喜欢的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隔三差五,就陪着花海香妃,去六畜园,不是看汗血宝马,骑马,就是看那六只凶猛的藏獒。

    “皇上,为什么这里的狗,都这么温顺呢?一点也不凶巴巴的?”

    “嗯,那是因为,你们那里狼多,所以,这狗自然要厉害点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那为什么狗,还会作揖呢?”

    “哈,那是因为,我们这里的人,都王化了。所以,连狗,也会礼仪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骗我。分明那狗,就是人培训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啊。没人培训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和香妃,骑着汗血宝马,在草地上驰骋。

    香妃想明年,自己有那个权利,去“桃源行宫”享受温泉泡汤去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看,臣妾骑马的姿势,好看吗?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很认真的看了一眼:“嗯,不错。你从小骑马,自然要好看,骑马又骑的稳当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那明年,秋猎的时候,带我去吧。我可以骑马追赶兔子,我的老鹰,又会捉拿兔子归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错。这个主义好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心里想,去桃源行宫,那是对妃子,莫大的恩宠。不过,自己也太不仗义了,想如妃帮自己打理后宫,这么多年,一次没去过。这女人太多,都照顾不过来了。妃子太多啊。

    就是子女太少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根本不想让香妃生孩子。焦太医和焦御厨,都是自己亲自指挥的人,不听命于其他人。有了他们的合作,不让生孩子的妃子,是坚决不会生出孩子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,公孙玉儿是漏网之鱼。那兰德方根本不知道,公孙玉儿以后,从来不吃从御厨房送过来的饭菜。都是做样子吃的。都送给了下人吃了。自己吃的,都小厨房里,精心制作的伙食。

    香妃也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香妃身边,自然有高人——旺姆就是一个地道的医学高手。

    旺姆怎么会看不出,医食同源呢?怎么会看不出,这些饭菜里,下了药呢?那些不容易让女人怀孕的食物,旺姆早就挑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香妃还是怀孕了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有自己的招数,妃子也有自己的“对策”。香妃很想生一个孩子,不仅仅是为孩子,而是为了更大的利益。原来,每个人的心,都是朝上长的,只不过在不同的地方,有不同的更高的目的罢了。

    在以前,香妃只是听说过,皇城的高大,城门的威严,守备的森严,宽阔的闹市,偌大的市场,还有金碧辉煌的皇宫。她的土司父亲,来过一次。因此,她听了,很是向往,只是想到皇城里来一次,看一眼,究竟是什么样子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可是,如今,不一样了。她不但进了皇城,而且,当了妃子。位置仅仅在皇后和如妃之下。

    如今,座次变化了,场地变化了,人的追求,也发生了本质的变化。

    香妃并不知道,土司父亲派过来的四个丫头,都是特殊训练过的奸细,混进皇城的奸细。

    香妃并没有把事情,想那么复杂。

    香妃以为,自己进了皇城,当了妃子,就可以在皇帝身边,给土司父亲,说几句好话,然后,就可以让皇上,对自己的父亲,多照顾一些。如果很草原上,其他的土司,发生了矛盾,皇上可以多照顾自己的父亲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香妃也想当皇后,协理后宫。

    “不想当皇后的妃子,不是好妃子。”

    香妃也想更改妃子的座次,想凭借父亲,给自己打造的优厚的条件,加上自己的努力,生个太子,改变座次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并不知道,这个装疯卖傻的西域女子,有着比针尖还细的还缜密的心思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也不知道,这个装呆卖萌的小丫头,身后站着的那四个高大的女人,竟然都是高手。

    尽管那兰德方,已经答应皇太后,每个月都去如妃和公孙玉儿那里,但每个月,那兰德方都还是依然离不开香妃。

    后宫,如今,是如妃,公孙玉儿,香妃的天下。

    香妃果然怀孕了。

    赶在如妃和公孙玉儿前面。

    香妃一直呕吐,却并不告诉那兰德方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那兰德方和香妃,在骑马,香妃实在忍不住,在马上开始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吃了一惊,他是着实不希望香妃怀孕。

    坐在御花园的小亭子里,御医焦太医,带着一个太监,赶过来给香妃号脉。

    号完,便跪在地上,恭喜皇上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吃了一惊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拜拜手,叫焦太医回去。

    香妃娇滴滴的,在一边高兴:“皇上,臣妾可以当姆妈了。谢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香妃给皇上行礼,并站了起来,笑呵呵的看着那兰德方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看着她萌萌的笑脸,也笑了:“好啊。你当娘,朕当爹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叫宫女,伺候香妃回去休息,并告诉香妃,注意身体,一副关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香妃回去了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去了勤政殿:“周通,传焦太医来。”

    周通急忙弯腰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周通叫手下人,一个小太监,去找焦太医。

    焦太医似乎也知道,皇上要传他。已经在太医院等着了。

    急急忙忙,走了古来,焦太医跪在地上,给皇上磕头:“吾皇万岁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叫周通出去,只剩下他和焦太医,直直的看着焦太医:“怎么?如今,这香妃也怀孕了?男孩女孩?”

    焦太医回答:“已经两个月了。是男孩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闭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焦太医知道,他在思索,让一个西域来的女子,怀孕,生下长子,这在那兰德方的心里,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焦太医——”

    “微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去准备打胎的。本宫亲自来实施。”

    晚上,那兰德方破天荒,请香妃来勤政殿用膳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