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9.第289章 水生玉儿缠绵

    皇太后果然去干预那兰德方专宠,原因是皇上的子嗣,并不多。只有如妃生了一个公主,而且早就病死了。现在皇后有一个公主,其他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应该早一点,多生皇子公主,而不是专宠香妃。”

    “是,母后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答应了皇太后说的。并且也打印了皇太后,要对后宫里,协理后宫的皇后和如妃,加以照顾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却也笑着答应了,初一一定到皇后玉儿那里,十五去如妃那里。其他的时间,待定。并且写在记录上。

    皇太后很高兴。那兰德方也很高兴,不就小事一桩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的心里,女人只不过是玩具,生孩子的工具。或许,以后,他还会选秀,还会在宫里,选进更漂亮更年轻的美女进来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早就看透了女人,看不起女人。

    这让如妃很痛苦,如妃一心想“霸占”皇上,却并没有得到。

    却让公孙玉儿,移情别恋,开始了新的偷摸的爱情。

    如妃想不通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却早就看透了后宫。

    后宫是什么?

    在如妃的眼里,是权利场,是爱情场。她想收获爱情和权利,成为后宫的主宰。

    在公孙玉儿的眼里,后宫早就没有了爱情,只不过是权利角斗的斗兽营。每个人,都伪装成道高贸然的伪君子,在后宫里,装样子而已。

    后宫,早就没有了爱情。只有利益,宫斗的目的,谁的权益更大而已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如今,很可怜如妃,为了爱情,如妃拼命往上爬,不惜把过去的仇家,也当朋友一样看待。可是,这场角逐,究竟有多少好处呢?

    谁比谁,更邪恶而已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冷笑着,坐在自己的芳华宫里。

    每个月,那兰德方都来一次芳华宫,不错,皇太后的安排,皇上的安排,果然很好。

    也许,从此,公孙玉儿和情人的相会,再也不需要顾忌什么了。

    只要皇上来了,女官有会记录,就会有临幸的记录。而不会怀疑公孙玉儿的孩子,究竟是谁的了。

    想着如妃在牡丹宫里,苦苦的等候和煎熬的时候,自己却和诸葛水生,亲密的相处,公孙玉儿不得不感谢自己的命运:上天,赐给了自己一个皇后的地位,又赠送给了自己,一个痴情的情人。

    这个情人,他向风一样,飞进自己的窗户,跟自己甜蜜的相守。

    那些在那兰德方那里,得不到的关心和甜蜜,却在诸葛水生那里,甜甜蜜蜜的,全部得到。

    一月又一月,公孙玉儿在敷衍那兰德方。

    却痴痴的等候这诸葛水生。

    在水生的怀里,她是一只欢快的鱼。

    在黑暗的夜里,他们在床第间,快乐,却也在花园里,坐在芍药下,静静的守候花开。

    这一年,芍药开花了,很大很美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轻轻如叶子一样,从树身上落下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早就关好了门,没人能打扰他们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的后花园。

    “水,你看,你送我的芍药,开花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。花好月圆。”

    水生走上前去,采摘了一朵芍药,戴在公孙玉儿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你好美。美的叫人窒息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靠在诸葛水生的怀里,公孙玉儿开始撒娇:“到底是花美,还是我美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比花,更美,更香。花那里比得了你呢。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,抱起公孙玉儿,坐在花前的凳子上,开始亲密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一次,太难得了。你知道,鱼,我多么想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那,以后你每晚都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。宫里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危险,那你别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替我考虑安全?”

    “嗯,安全第一。不能为了爱情,把命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鱼,我可是愿意为了你,丢失性命,也愿意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深情的搂住诸葛水生:“水,这里,是我们的后花园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啊。我喜欢你的后花园。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的手,轻轻的抚摸了进去:“鱼,让我摸摸你身上,究竟有没有鳞片。”

    太痒了,公孙玉儿扑在诸葛水生的怀里,笑了,尽量使自己不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被逗笑了。抱起公孙玉儿,走进了书房里。放在小床上,解开了腰带,压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公孙玉儿很得意,看着诸葛水生,宽阔的肩膀,威猛的身体,有如此的情人,又何必他求呢。

    吊住诸葛水生的脖子,享受这无边的幸福:“水,这个世界上,我已经知足了。什么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是吗?你这么容易知足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在诸葛水生的面前,显得是那么的幼稚。但是,诸葛水生,永远不知道,她的内心,其实很强大。强大到,足以霸占这后宫,这天下。

    只是,公孙玉儿一直藏的很深很深。

    每一次的相逢,总是那样的欢快,如鱼得水……

    诸葛水生,累的气喘咻咻。而公孙玉儿,却娇柔无比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下了小床,穿好了衣服。

    他要回去了。公孙玉儿依依不舍,披着衣服,送他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不敢不回去,他怕一睡着,就睡在温柔乡里,醒不来了。

    温存好了,公孙玉儿也叫他回去。

    亲吻,拥抱,一切都在表明,他们才是真正的爱人。

    眼看着诸葛水生,消失在黑暗里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又回到小床上,月光照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在回忆,每一次都那么真实,那么美妙。这才是真正的爱情。而那个男人,那兰德方,从他那里,得到的不过是痛苦而已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想怀孕,生个孩子。如今,无论她怀上谁的孩子,那兰德方都不会怀疑。因为他每个月,都到芳华宫来一次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很感谢如妃,那个贱人,想给自己讨便宜,却不知道,反而帮助了别人。

    “贱人!如果我怀了太子,你就别想逃出我的手心。我要慢慢的,一步步走上神坛,一步步把你欠我的,还给你。我也要让你,饱尝冷宫的滋味,住进布满了蜘蛛网的木头小房,好好享受享受!”皇太后果然去干预那兰德方专宠,原因是皇上的子嗣,并不多。只有如妃生了一个公主,而且早就病死了。现在皇后有一个公主,其他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应该早一点,多生皇子公主,而不是专宠香妃。”

    “是,母后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答应了皇太后说的。并且也打印了皇太后,要对后宫里,协理后宫的皇后和如妃,加以照顾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却也笑着答应了,初一一定到皇后玉儿那里,十五去如妃那里。其他的时间,待定。并且写在记录上。

    皇太后很高兴。那兰德方也很高兴,不就小事一桩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的心里,女人只不过是玩具,生孩子的工具。或许,以后,他还会选秀,还会在宫里,选进更漂亮更年轻的美女进来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早就看透了女人,看不起女人。

    这让如妃很痛苦,如妃一心想“霸占”皇上,却并没有得到。

    却让公孙玉儿,移情别恋,开始了新的偷摸的爱情。

    如妃想不通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却早就看透了后宫。

    后宫是什么?

    在如妃的眼里,是权利场,是爱情场。她想收获爱情和权利,成为后宫的主宰。

    在公孙玉儿的眼里,后宫早就没有了爱情,只不过是权利角斗的斗兽营。每个人,都伪装成道高贸然的伪君子,在后宫里,装样子而已。

    后宫,早就没有了爱情。只有利益,宫斗的目的,谁的权益更大而已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如今,很可怜如妃,为了爱情,如妃拼命往上爬,不惜把过去的仇家,也当朋友一样看待。可是,这场角逐,究竟有多少好处呢?

    谁比谁,更邪恶而已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冷笑着,坐在自己的芳华宫里。

    每个月,那兰德方都来一次芳华宫,不错,皇太后的安排,皇上的安排,果然很好。

    也许,从此,公孙玉儿和情人的相会,再也不需要顾忌什么了。

    只要皇上来了,女官有会记录,就会有临幸的记录。而不会怀疑公孙玉儿的孩子,究竟是谁的了。

    想着如妃在牡丹宫里,苦苦的等候和煎熬的时候,自己却和诸葛水生,亲密的相处,公孙玉儿不得不感谢自己的命运:上天,赐给了自己一个皇后的地位,又赠送给了自己,一个痴情的情人。

    这个情人,他向风一样,飞进自己的窗户,跟自己甜蜜的相守。

    那些在那兰德方那里,得不到的关心和甜蜜,却在诸葛水生那里,甜甜蜜蜜的,全部得到。

    一月又一月,公孙玉儿在敷衍那兰德方。

    却痴痴的等候这诸葛水生。

    在水生的怀里,她是一只欢快的鱼。

    在黑暗的夜里,他们在床第间,快乐,却也在花园里,坐在芍药下,静静的守候花开。

    这一年,芍药开花了,很大很美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轻轻如叶子一样,从树身上落下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早就关好了门,没人能打扰他们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的后花园。

    “水,你看,你送我的芍药,开花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。花好月圆。”

    水生走上前去,采摘了一朵芍药,戴在公孙玉儿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你好美。美的叫人窒息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靠在诸葛水生的怀里,公孙玉儿开始撒娇:“到底是花美,还是我美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比花,更美,更香。花那里比得了你呢。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,抱起公孙玉儿,坐在花前的凳子上,开始亲密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一次,太难得了。你知道,鱼,我多么想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那,以后你每晚都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。宫里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危险,那你别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替我考虑安全?”

    “嗯,安全第一。不能为了爱情,把命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鱼,我可是愿意为了你,丢失性命,也愿意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深情的搂住诸葛水生:“水,这里,是我们的后花园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啊。我喜欢你的后花园。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的手,轻轻的抚摸了进去:“鱼,让我摸摸你身上,究竟有没有鳞片。”

    太痒了,公孙玉儿扑在诸葛水生的怀里,笑了,尽量使自己不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被逗笑了。抱起公孙玉儿,走进了书房里。放在小床上,解开了腰带,压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公孙玉儿很得意,看着诸葛水生,宽阔的肩膀,威猛的身体,有如此的情人,又何必他求呢。

    吊住诸葛水生的脖子,享受这无边的幸福:“水,这个世界上,我已经知足了。什么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是吗?你这么容易知足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在诸葛水生的面前,显得是那么的幼稚。但是,诸葛水生,永远不知道,她的内心,其实很强大。强大到,足以霸占这后宫,这天下。

    只是,公孙玉儿一直藏的很深很深。

    每一次的相逢,总是那样的欢快,如鱼得水……

    诸葛水生,累的气喘咻咻。而公孙玉儿,却娇柔无比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下了小床,穿好了衣服。

    他要回去了。公孙玉儿依依不舍,披着衣服,送他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不敢不回去,他怕一睡着,就睡在温柔乡里,醒不来了。

    温存好了,公孙玉儿也叫他回去。

    亲吻,拥抱,一切都在表明,他们才是真正的爱人。

    眼看着诸葛水生,消失在黑暗里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又回到小床上,月光照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在回忆,每一次都那么真实,那么美妙。这才是真正的爱情。而那个男人,那兰德方,从他那里,得到的不过是痛苦而已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想怀孕,生个孩子。如今,无论她怀上谁的孩子,那兰德方都不会怀疑。因为他每个月,都到芳华宫来一次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很感谢如妃,那个贱人,想给自己讨便宜,却不知道,反而帮助了别人。

    “贱人!如果我怀了太子,你就别想逃出我的手心。我要慢慢的,一步步走上神坛,一步步把你欠我的,还给你。我也要让你,饱尝冷宫的滋味,住进布满了蜘蛛网的木头小房,好好享受享受!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