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8.第288章 联手抗议香妃

    “娘娘,你看看如妃那眼神。”小菊笑着低声说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了一眼,这才发现,如妃的眼神,近乎愤怒的看着香妃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想:“好,不用我动手,如妃就是最好的刀子,不除掉香妃,后患无穷啊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笑着,一边吃糕点,一边轻轻的说:“敌人的敌人,就是朋友。这如今,香妃是我们的敌人,这如妃,倒成了我们的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香妃在那里,缠在那兰德方身边,一点没有妃子的架势。

    如妃看在眼里,气在心里,那却又如何呢。谁叫那兰德方喜欢香妃那猴子缠人的劲呢,好吃屎的狗,总是跟着拉稀的人。这一年,才十二个月,这自从香妃进宫后,这那兰德方,倒是每年有好几个月,住在西福宫里。

    看好了藏獒。大家彼此散去。那兰德方又和香妃,手牵手回去了。

    如妃径直朝公孙玉儿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我们去看一眼皇太后,问好问好去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吃了一惊:“我们?”

    如妃斜着眼睛,看了公孙玉儿一眼:“怎么?不敢去?皇太后,是你的姑妈。又不是我的。难道,我跟你去看皇天后,皇天后会不向着你,向着我?“

    公孙玉儿也笑了,想起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道理:“不错。只是,我并不知道,我们去找皇太后,有什么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“去了,就知道了。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去,本宫,也不逼你。本宫请你去,只不过是看在你是皇后的名分生,给你一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是,给自己一个支持吧?”

    如妃在前面走,转过头来:“去不去,随你,只不过,本宫可告诉你,为了你好。也为了我好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便跟着去了。两人一起走到了未央宫。

    拜见了皇太后。

    皇太后似乎并不对其他事情感兴趣,每天只是念经。儿子并不是他亲生的,如今,她也看惯了后宫宫斗,何必操心那么多。自己多操心,就是多烦恼,不如一股脑抛开,随她们去吧,谁有本事,谁上。

    “皇太后,臣妾给皇太后请安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难得啊。你们两个会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心想,如今香妃得宠,只怕你们心里,都不好受了。所以才来找我的。这老太后,果然老奸巨猾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笑着:“皇太后,这未央宫,好清净啊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笑了:“是啊。老身岁数大了,难得你们的热闹呢。又是看马,又是看狗的。老身,啥也不看。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皇太后,如今,香妃专宠,我们的牡丹宫,芳华宫,比未央宫,也清净不了多少呢。冷清清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专宠,你们不也有专宠的时候。尤其你,如妃,你专宠的时间,最长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脸红了一下,想自己,何曾得过专宠呢,只不过是去温泉,桃源温泉那里,专宠半月罢了。

    “皇太后,如今,只有皇后娘娘,一个公主。皇上专宠香妃,可香妃两年了,也未曾有孩子呢。太后,您可是要劝一劝皇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老身劝了,他未必听呢。”

    “皇太后,我看,为了让后宫,多一些皇子公主,皇上还是不要专宠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如妃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坐边上,只是听着。如妃的嘴巴,从来是抹过蜜的,说话起来,又嗲又嫩对,声音比黄鹂还好听。

    如妃只说了这几句,皇太后便觉着,是要关心关心一下后宫的公主和皇子了。

    “玉儿,如今,小梦梦公主,可大好?”

    “回皇太后,一直很好。养在身边呢。”

    “本该,这公主,不应该是你养。如今,如妃的小公主,是自己养的。便也就这样了。如今,皇上的妃子虽然多,可是孩子却很稀少,这确实是个问题呢。好吧,改天,老身去找皇上,说一下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皇太后,您真是太高明了。有您出马,皇上应该不专宠香妃了。不过,我倒希望,皇太后能平均一下这日子。这一年总共才十二个月,这皇上,倒是有八个妃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就难办了。反正,老身去告诉皇上,你和皇后,是协理后宫的主子。每个月倒是要得宠的才是。这才是给后宫,做榜样呢。要不然,协理后宫,怎么才能服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皇太后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和皇后,拜别了皇太后。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如妃恶狠狠的说:“真笨。连个话也不会说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笑了:“嗯,我也算是服了你了。三言两句,就说的皇太后,为你服务了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那里是为我服务?分明是为你,为我,多争取权利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。就算是为了争取权利,我也知道,皇上很少到我那里去。你争取的,无非是你的权利吧。”

    如妃轻蔑的笑了一声:“不错。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如果香妃不为了自己,能如此做事情。我如果不为了我自己,我能如此。都各自为各自的利益罢了。”

    如妃走了。公孙玉儿也往回走。

    还真不知道,今天去见天后,会有怎样的后果呢。但愿那兰德方,能听皇太后的建议,能到芳华宫,每个月来一次。来一次,也是好的啊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的心里,充满了幸福,那个皇上,早就让公孙玉儿死心了。她如今,留在宫里,就是为了自己的权力,无上的权力。

    人一旦被权力操纵,就无法控制自己。为了权力,人什么事情,都做的出来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想生孩子,如果那兰德方不给自己,那么就生一个情人的孩子,也行。

    只要能瞒天过海,稳定自己的地位,那么,过去的屈辱,那些如妃欺负自己的,那兰德方伤害自己的,都可以一并报回去了。

    看看如今,自己的日子,再比较那些受过的“苦难”,那个时候,在冷宫里,公孙玉儿曾想着去自杀,现在想想,多么幼稚啊。“娘娘,你看看如妃那眼神。”小菊笑着低声说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了一眼,这才发现,如妃的眼神,近乎愤怒的看着香妃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想:“好,不用我动手,如妃就是最好的刀子,不除掉香妃,后患无穷啊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笑着,一边吃糕点,一边轻轻的说:“敌人的敌人,就是朋友。这如今,香妃是我们的敌人,这如妃,倒成了我们的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香妃在那里,缠在那兰德方身边,一点没有妃子的架势。

    如妃看在眼里,气在心里,那却又如何呢。谁叫那兰德方喜欢香妃那猴子缠人的劲呢,好吃屎的狗,总是跟着拉稀的人。这一年,才十二个月,这自从香妃进宫后,这那兰德方,倒是每年有好几个月,住在西福宫里。

    看好了藏獒。大家彼此散去。那兰德方又和香妃,手牵手回去了。

    如妃径直朝公孙玉儿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我们去看一眼皇太后,问好问好去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吃了一惊:“我们?”

    如妃斜着眼睛,看了公孙玉儿一眼:“怎么?不敢去?皇太后,是你的姑妈。又不是我的。难道,我跟你去看皇天后,皇天后会不向着你,向着我?“

    公孙玉儿也笑了,想起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道理:“不错。只是,我并不知道,我们去找皇太后,有什么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“去了,就知道了。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去,本宫,也不逼你。本宫请你去,只不过是看在你是皇后的名分生,给你一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是,给自己一个支持吧?”

    如妃在前面走,转过头来:“去不去,随你,只不过,本宫可告诉你,为了你好。也为了我好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便跟着去了。两人一起走到了未央宫。

    拜见了皇太后。

    皇太后似乎并不对其他事情感兴趣,每天只是念经。儿子并不是他亲生的,如今,她也看惯了后宫宫斗,何必操心那么多。自己多操心,就是多烦恼,不如一股脑抛开,随她们去吧,谁有本事,谁上。

    “皇太后,臣妾给皇太后请安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难得啊。你们两个会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心想,如今香妃得宠,只怕你们心里,都不好受了。所以才来找我的。这老太后,果然老奸巨猾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笑着:“皇太后,这未央宫,好清净啊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笑了:“是啊。老身岁数大了,难得你们的热闹呢。又是看马,又是看狗的。老身,啥也不看。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皇太后,如今,香妃专宠,我们的牡丹宫,芳华宫,比未央宫,也清净不了多少呢。冷清清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专宠,你们不也有专宠的时候。尤其你,如妃,你专宠的时间,最长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脸红了一下,想自己,何曾得过专宠呢,只不过是去温泉,桃源温泉那里,专宠半月罢了。

    “皇太后,如今,只有皇后娘娘,一个公主。皇上专宠香妃,可香妃两年了,也未曾有孩子呢。太后,您可是要劝一劝皇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老身劝了,他未必听呢。”

    “皇太后,我看,为了让后宫,多一些皇子公主,皇上还是不要专宠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如妃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坐边上,只是听着。如妃的嘴巴,从来是抹过蜜的,说话起来,又嗲又嫩对,声音比黄鹂还好听。

    如妃只说了这几句,皇太后便觉着,是要关心关心一下后宫的公主和皇子了。

    “玉儿,如今,小梦梦公主,可大好?”

    “回皇太后,一直很好。养在身边呢。”

    “本该,这公主,不应该是你养。如今,如妃的小公主,是自己养的。便也就这样了。如今,皇上的妃子虽然多,可是孩子却很稀少,这确实是个问题呢。好吧,改天,老身去找皇上,说一下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皇太后,您真是太高明了。有您出马,皇上应该不专宠香妃了。不过,我倒希望,皇太后能平均一下这日子。这一年总共才十二个月,这皇上,倒是有八个妃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就难办了。反正,老身去告诉皇上,你和皇后,是协理后宫的主子。每个月倒是要得宠的才是。这才是给后宫,做榜样呢。要不然,协理后宫,怎么才能服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皇太后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和皇后,拜别了皇太后。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如妃恶狠狠的说:“真笨。连个话也不会说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笑了:“嗯,我也算是服了你了。三言两句,就说的皇太后,为你服务了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那里是为我服务?分明是为你,为我,多争取权利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。就算是为了争取权利,我也知道,皇上很少到我那里去。你争取的,无非是你的权利吧。”

    如妃轻蔑的笑了一声:“不错。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如果香妃不为了自己,能如此做事情。我如果不为了我自己,我能如此。都各自为各自的利益罢了。”

    如妃走了。公孙玉儿也往回走。

    还真不知道,今天去见天后,会有怎样的后果呢。但愿那兰德方,能听皇太后的建议,能到芳华宫,每个月来一次。来一次,也是好的啊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的心里,充满了幸福,那个皇上,早就让公孙玉儿死心了。她如今,留在宫里,就是为了自己的权力,无上的权力。

    人一旦被权力操纵,就无法控制自己。为了权力,人什么事情,都做的出来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想生孩子,如果那兰德方不给自己,那么就生一个情人的孩子,也行。

    只要能瞒天过海,稳定自己的地位,那么,过去的屈辱,那些如妃欺负自己的,那兰德方伤害自己的,都可以一并报回去了。

    看看如今,自己的日子,再比较那些受过的“苦难”,那个时候,在冷宫里,公孙玉儿曾想着去自杀,现在想想,多么幼稚啊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