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6.第286章 玉儿见心上人

    当初说带药材来,是怕香妃娘娘生病,中原的药吃不习惯。其实,却是带了很多杂七杂八的药。

    香妃在六畜园草地上,受宠。很快就传遍了后宫。

    如妃百思不得其解,总以为皇上,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。怎么可以,大白天,在那里做那事情呢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却习以为常,别以为那个皇上,表面上,衣冠楚楚,实际上,衣冠的下面,无非就是一禽兽而已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怀孕,这一个月里,她一直很担心。头一天跟诸葛水生在夜里缠绵,第二天,却有逼着自己,去找那兰德方寻欢去了。

    唉!世间那有双全法?不负皇后的地位,又不负心上人呢?

    难道,自己以后每次跟诸葛水生做了,都要下三滥的手段,去祈求皇上的好?

    真真叫人郁闷呢。

    男人就是这样,提起裤子,什么事情都没有。而女人们,怕这怕那。怕的很多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觉着那兰德方,在草地上,寻欢作乐,简直太符合那兰德方的习性了。自己的第一次,不就是在河边草地上?那兰德方还高兴的那样子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也不得不佩服人家西域星宿海来的香妃,看看,人家那手段,才叫高明。叫皇上服服帖帖的,跟着自己走。

    八月十五,后宫要举行“拜月”宴饮,各宫都在准备表演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说了,百官要同庆,一些首席大臣,都要来观看,与君同乐。

    这忙乎,便首要输周通和如妃了。

    如妃要管理那些舞蹈和音乐,百十号人,忙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跟其他的妃子,自然没什么忙乎。

    到了十五的夜晚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来了。皇上做坐最中间,边上是皇太后。左边是八位娘娘。右边是八位大臣。诸葛水生,也来了。刚才桌子,在宰相的后面。宰相的桌子,却跟公孙玉儿的正对着。

    行完了礼,各自归坐。

    这也是公孙玉儿和诸葛水生,夜晚欢乐后,第一次见面。公孙玉儿一抬头,却发现,诸葛水生,正含着笑,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不禁脸一红,低下头去,想起那夜,诸葛水生在床上,还不怎么熟练,倒是公孙玉儿,带着他,一起飞的。

    皇上却举起酒杯:“十五同庆,大家同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大家彼此都举起杯,各自干了一杯。

    皇太后举起杯:“又是一年中秋佳日,大家同欢乐,同开心。”

    大姐又彼此干了一杯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想,自己也敬皇上皇太后一杯吧,便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皇太后笑着:“玉儿,想敬酒了?”

    “皇太后,皇上,臣妾祝国运昌盛,年年得此日,月月得团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哈哈大笑:“好。玉儿果然伶牙俐齿,朕喝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却又举起杯,看了妃子们一眼,然后又抬眼去看各位大臣,却主要看诸葛水生,他正在那里笑呢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一边喝酒,一边不觉的心里醉了:“年年得次日,月月得团圆。那该多好啊。”

    宰相站了起来,笑着回禀:“皇太后,皇上,皇后,各位娘娘,刚才皇后娘娘,说的好。但愿国运昌盛。日日如此团圆佳节。微臣敬皇太后,皇上,皇后娘娘,各位娘娘,各位大臣。干。”

    宰相先干为敬。干了。公孙玉儿也喝了下去。平日并不曾多喝酒,今日一连干了几杯,顿时觉着脸红心跳,在明亮的宫灯下,更加的好看了。

    音乐响起,却是如妃开头,吹箫,一曲《团圆夜》,吹的又欢庆,又清歌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最喜爱的,就是如妃的箫。

    如妃安排自己吹箫,倒是赢得了满堂彩。

    倒把皇后的节目,安排到后面去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里不满意,却有没有办法,睡觉她才是后宫的主宰呢?自己不过是协理后宫而已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自然少不了弹筝。

    迈着莲步,公孙玉儿走到前面,面对皇上和皇太后,在殿门口那里,弹起筝来。

    半曲高山流水,半曲花月夜,尤其这春江花月夜,非常好听。

    皇太后听到,便笑了:“如此美景,倒是花月夜,十分的得当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弹好了,那兰德方却站了起来:“皇后,如今,朕听你的筝,更加的清越了。有时间了,朕倒是要去你那里,好好听听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急忙低头谢恩:“多谢皇上。皇上愿意听,臣妾就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便是香妃表演了。

    香妃表演的,是舞曲,草原上的舞蹈,果然热情奔放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看得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在小菊的搀扶下,走了出去。站在殿外的笑花园前。

    小菊去解手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走了过来,轻轻的捏了一下公孙玉儿的手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吓了一跳:“你不怕来人看到?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笑着说:“你的筝,果然最好听了。明天晚上,我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轻轻的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有人来了,诸葛水生,急忙闪到一边。

    小菊走了过来:“娘娘,我们进去吧。这里好黑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菊,你拿点茶水出来,我有点醉了。在这里,醒一醒。”

    小菊答应了一声,便进去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急忙拉着公孙玉儿,转到黑地里,树荫下,亲了起来:“想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想挣脱,却无法挣脱,只好素性,由着他湿,吻。

    小菊出来了,公孙玉儿往前走了几步,站在宫灯下,结果茶杯,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“娘娘,她们的节目,才开始呢。娘娘还是进去看看吧,可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菊,不喜欢这么热闹。刚才那音乐,吵的头都痛了。你去把我的东西,拿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菊并不知道,公孙玉儿呆在这里,就是为了跟心上人,在一起。便接过茶杯,进去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又拉着公孙玉儿到了黑地,背阴处:“你喝醉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不是喝醉的。我是一看到你,心就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真心希望,那天,我们能好好醉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别瞎说。喝醉了,你半夜怎么回去?”当初说带药材来,是怕香妃娘娘生病,中原的药吃不习惯。其实,却是带了很多杂七杂八的药。

    香妃在六畜园草地上,受宠。很快就传遍了后宫。

    如妃百思不得其解,总以为皇上,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。怎么可以,大白天,在那里做那事情呢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却习以为常,别以为那个皇上,表面上,衣冠楚楚,实际上,衣冠的下面,无非就是一禽兽而已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怀孕,这一个月里,她一直很担心。头一天跟诸葛水生在夜里缠绵,第二天,却有逼着自己,去找那兰德方寻欢去了。

    唉!世间那有双全法?不负皇后的地位,又不负心上人呢?

    难道,自己以后每次跟诸葛水生做了,都要下三滥的手段,去祈求皇上的好?

    真真叫人郁闷呢。

    男人就是这样,提起裤子,什么事情都没有。而女人们,怕这怕那。怕的很多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觉着那兰德方,在草地上,寻欢作乐,简直太符合那兰德方的习性了。自己的第一次,不就是在河边草地上?那兰德方还高兴的那样子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也不得不佩服人家西域星宿海来的香妃,看看,人家那手段,才叫高明。叫皇上服服帖帖的,跟着自己走。

    八月十五,后宫要举行“拜月”宴饮,各宫都在准备表演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说了,百官要同庆,一些首席大臣,都要来观看,与君同乐。

    这忙乎,便首要输周通和如妃了。

    如妃要管理那些舞蹈和音乐,百十号人,忙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跟其他的妃子,自然没什么忙乎。

    到了十五的夜晚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来了。皇上做坐最中间,边上是皇太后。左边是八位娘娘。右边是八位大臣。诸葛水生,也来了。刚才桌子,在宰相的后面。宰相的桌子,却跟公孙玉儿的正对着。

    行完了礼,各自归坐。

    这也是公孙玉儿和诸葛水生,夜晚欢乐后,第一次见面。公孙玉儿一抬头,却发现,诸葛水生,正含着笑,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不禁脸一红,低下头去,想起那夜,诸葛水生在床上,还不怎么熟练,倒是公孙玉儿,带着他,一起飞的。

    皇上却举起酒杯:“十五同庆,大家同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大家彼此都举起杯,各自干了一杯。

    皇太后举起杯:“又是一年中秋佳日,大家同欢乐,同开心。”

    大姐又彼此干了一杯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想,自己也敬皇上皇太后一杯吧,便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皇太后笑着:“玉儿,想敬酒了?”

    “皇太后,皇上,臣妾祝国运昌盛,年年得此日,月月得团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哈哈大笑:“好。玉儿果然伶牙俐齿,朕喝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却又举起杯,看了妃子们一眼,然后又抬眼去看各位大臣,却主要看诸葛水生,他正在那里笑呢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一边喝酒,一边不觉的心里醉了:“年年得次日,月月得团圆。那该多好啊。”

    宰相站了起来,笑着回禀:“皇太后,皇上,皇后,各位娘娘,刚才皇后娘娘,说的好。但愿国运昌盛。日日如此团圆佳节。微臣敬皇太后,皇上,皇后娘娘,各位娘娘,各位大臣。干。”

    宰相先干为敬。干了。公孙玉儿也喝了下去。平日并不曾多喝酒,今日一连干了几杯,顿时觉着脸红心跳,在明亮的宫灯下,更加的好看了。

    音乐响起,却是如妃开头,吹箫,一曲《团圆夜》,吹的又欢庆,又清歌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最喜爱的,就是如妃的箫。

    如妃安排自己吹箫,倒是赢得了满堂彩。

    倒把皇后的节目,安排到后面去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里不满意,却有没有办法,睡觉她才是后宫的主宰呢?自己不过是协理后宫而已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自然少不了弹筝。

    迈着莲步,公孙玉儿走到前面,面对皇上和皇太后,在殿门口那里,弹起筝来。

    半曲高山流水,半曲花月夜,尤其这春江花月夜,非常好听。

    皇太后听到,便笑了:“如此美景,倒是花月夜,十分的得当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弹好了,那兰德方却站了起来:“皇后,如今,朕听你的筝,更加的清越了。有时间了,朕倒是要去你那里,好好听听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急忙低头谢恩:“多谢皇上。皇上愿意听,臣妾就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便是香妃表演了。

    香妃表演的,是舞曲,草原上的舞蹈,果然热情奔放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看得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在小菊的搀扶下,走了出去。站在殿外的笑花园前。

    小菊去解手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走了过来,轻轻的捏了一下公孙玉儿的手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吓了一跳:“你不怕来人看到?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笑着说:“你的筝,果然最好听了。明天晚上,我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轻轻的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有人来了,诸葛水生,急忙闪到一边。

    小菊走了过来:“娘娘,我们进去吧。这里好黑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菊,你拿点茶水出来,我有点醉了。在这里,醒一醒。”

    小菊答应了一声,便进去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急忙拉着公孙玉儿,转到黑地里,树荫下,亲了起来:“想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想挣脱,却无法挣脱,只好素性,由着他湿,吻。

    小菊出来了,公孙玉儿往前走了几步,站在宫灯下,结果茶杯,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“娘娘,她们的节目,才开始呢。娘娘还是进去看看吧,可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菊,不喜欢这么热闹。刚才那音乐,吵的头都痛了。你去把我的东西,拿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菊并不知道,公孙玉儿呆在这里,就是为了跟心上人,在一起。便接过茶杯,进去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又拉着公孙玉儿到了黑地,背阴处:“你喝醉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不是喝醉的。我是一看到你,心就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真心希望,那天,我们能好好醉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别瞎说。喝醉了,你半夜怎么回去?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