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5.第285章 白天香妃索爱

    福如海听小太监汇报,说皇上和香妃,去了六畜园那里,便急忙赶来给如妃汇报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和花海香妃,却果然去了六畜园那里。那里有牧场,很多秋季打猎捉来的活兔子,活狼,活野猪等,都圈养在栏里。

    拉姆,手里举着苍鹰,跟在香妃的后面。

    到了御花园后面的牧场,那兰德方叫小太监,放出一只兔子出来。

    等兔子在上坡上,蹦蹦跳跳的走远了,香妃这才叫苍鹰,飞了过去,扑拿兔子。

    只见那老鹰,先是朝上飞,然后悬在空中,忽然一俯身,直重了下来,两只鹰爪,牢牢的戳进兔子的后背。

    老鹰又朝上飞,带着兔子,来到花海香妃的前面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哈哈大笑:“哈哈——果然精彩。香妃手下,不但丫头凶猛,就连养的宠物,也很凶猛啊。”

    香妃靠在那兰德方的身边,用手拉着那兰德方的胳膊:“皇上,我的丫头,那里凶猛了?要说我的丫头凶猛,那么,皇上手下的太监,那才叫凶猛呢。叫什么大内高手。对,高手啊。想想就是,万一谁遇到,肯定打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含着笑:“嗯,就数你,嘴巴最能说会道了。”

    只见拉姆过去,亲自从老鹰身下,拿过兔子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笑着说:“拉姆,把那兔子,喂给老鹰。”

    香妃急忙摆手:“不行,不行。老鹰的食物,有专门的肉。如果把兔子喂给它,以后它逮到兔子,就不会带回家了,就自己吃掉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哈哈大笑:“哈哈——你可真有趣。你以为,我们还需要老鹰逮兔子吗?不需要了。你那草原上的一切,这里都用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香妃急的跳了起来,再也不顾自己的身份了:“皇上。如果真拿兔子喂了它,我们可就白训练它了。她就不是一直真正的猎鹰,而是一只废物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看着香妃如此着急,便认真的说:“这问题,有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“嗯,当然了。很严重,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便同意了她的:“既然如此,那就再找其他的肉,喂给老鹰吧。”

    拉姆和旺姆,一人拿着兔子,一人拿着老鹰,回去了。只有德姆和山姆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周通也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香妃拉着那兰德方的手,朝前走着。

    这里的牧草很高,风景很美丽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我第一次,到这么美的地方来。皇上,你也不经常带我来看看。御花园其实很大,很美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是的。朕也不经常到这里来。昨晚听了你说,开看老鹰捉兔子,才打算今天看看你的老鹰如何的。没想到,你老鹰,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德姆和山姆,跟的越来越远。周通跟着跟着,也觉着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转过了一个山坡,香妃突然吊住了那兰德方的脖子:“皇上,昨夜,你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朕很开心。你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香妃突然吻了那兰德方一口:“皇上,那你看看,今天我们再开心开心,好吗?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看了看周围,一个人也没有,便眯着眼睛,笑着看香妃:“好啊。这片草丛,可是最好的床铺呢。”

    香妃帮助那兰德方,解开了裤腰带:“皇上,我们那边的人,可都是在草场上,相好的。皇上今天,可是圆了臣妾第一个梦呢。我曾经就想着,找到心爱的夫君后,跟他在无边的草地上,开心的嬉戏,高兴了,我便可以抱着他的脖子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躺了下去,香妃骑马上去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闭上了眼睛。今天的太阳,可真暖和,晒的人,可真舒服。

    香妃雪白的大腿,在草丛里出现,她穿着上衣。

    香妃看那兰德方闭了眼睛,便迅速从衣袋里,拿了一片药,吃进嘴里。等香甜的药溶化了,这才亲吻起那兰德方。

    “香妃,你这什么味道啊?”

    “皇上,是臣妾嘴上,胭脂的味道啊。香吗?”

    “嗯,香,不错。很香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忽然,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欲,望,便坐了起来,解开了香妃的衣服,香妃雪白的奶子,在太阳下,又圆又硬又白,那兰德方又脱下自己的上衣,靠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许久许久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香妃感觉,旺姆的药,果然厉害。从来没有过这种滋味。

    穿好了衣服,却又朝湖边走去。沿着湖边,绕一圈,就可以到后妃们,居住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香妃红着脸,拉着那兰德方的手,朝前走着。

    周通和太监们,都远远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到了小亭子里,那兰德方忽然又来了感觉,便坐在亭子边上,抱着香妃在腿上,又摸又亲起来。

    周通一看,急忙叫小太监回避,转身过去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转到亭子后面,却又笑着问香妃:“怎么?感觉好不好?”

    香妃害羞的说:“皇上,怎么这么问?只是,臣妾是皇上的,皇上想要,随便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却又撩起了长衫,拉起香妃的裙子:“香妃,朕今天,好想再要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香妃转过身去,弯腰站在那里,那兰德方摸了一下浑圆的屁股,……

    两番折腾,香妃已经受不了了。可是,却咬着牙忍着。

    香妃也想生个孩子,那不是孩子,那是皇上心尖上的肉,就怕自己生不出那心尖上的肉画出来。

    要是生个皇子,那就太好了。就是自己往上爬的资本。

    皇后,可以废掉。如妃没有生孩子,那又算什么呢?

    如今,谁生出孩子,谁才是真正皇上心上的肉肉。

    一日临幸了两番,香妃很知足。眼前这个男人,得到他的宠幸,太难得了。

    他的女人,很多。现在就有八个。一个月一个美人,那八个女人,就得轮半年。

    所以,办法是想出来的。自己不努力,那个男人,会想起你啊?

    下药?那又算什么呢?为了自己的礼仪,下点药,又算什么?

    旺姆是下药高手,制药高手。而且,从西域带了很多药材过来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