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1.第271章 行宫水里缠绵

    “姐妹们,从各自的家乡来到这里,要彼此照顾才是。可是,身居皇宫,却不能跟村野村妇一样,喜欢了就天天黏合在一起,不喜欢了,就一辈子不见面。那就见识短浅了。要学会,彼此互相尊重,不争宠,谦让。让皇上放心,说我们不结党,不勾结,才是正确的态度。你懂吗?”

    “谢谢皇后娘娘,教导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兰妃退了一步,走了下去。心里却寻思:“皇后娘娘,虽然跟如妃娘娘,协理后宫,可是,如妃却处处显示咄咄逼人的气势来。这皇后娘娘,到处处谦让,显得很有分寸。有理有据。我倒是要好好跟在皇后娘娘身边,才是正主义。”

    反过来又一想,因为蹴鞠比赛,自己倒是无法不跟在皇后娘娘身边,如今去巴结如妃,只怕是叫如妃笑话了。身不由己而已啊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正在院子里,看着小梦梦骑着梅花鹿,身边两个奶妈,小心翼翼的扶着。公孙玉儿乐:“看这小梦梦,多好的命运啊。一生下来,皇恩浩荡,没少赏赐呢。”

    一个奶妈说:“就是,托金贵的公会组的福气,奴才们也赏了不少呢。这是感恩皇恩浩荡呢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奶妈说:“皇后娘娘,奴才没进宫的时候,只听说皇宫里的人,都过的神仙一样的日子。如今,因为有缘分,拉伺候皇后娘娘的小公主,这才进宫了。进来之后,真的发现,这皇宫里,可就是天堂啊。奴才能伺候小公主,就等于是跟着小公主,做了一回子神仙呢。真真皇恩浩荡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坐在椅子上,心里想:享这点福,就当神仙了,以后如果本宫过的好,自然有你们的好日子过,但是,想要过的好,不努力不抗争不奋斗不腹黑不阳奉阴违不黑厚学,怎么可能呢?心里想着如何表现的更加对皇上忠心更仁慈更表现的好,而不被发现和察觉。美貌温柔的脸上,却笑得天真无邪:“嗯,你们说的没错,皇恩浩荡。也多亏了皇恩浩荡,所以,大家才能来这里,享福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皇后可真会在背后乱说啊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哈哈笑了一声,满面笑容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皇后和奶妈,小菊小丽,牛力士小李子都迎接皇上,行礼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一边朝前走,一边叫大家:“平身。”

    走了过去,先看了看小公主,心里充满了慈爱。小梦梦一天比一天大了。也认识了父皇和母后。

    “皇后,你陪朕沐浴,泡温泉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里,充满了喜悦。

    周通急忙叫太监门,准备洗漱用品。

    整整齐齐的放在海棠池的边上。

    轻轻帮那兰德方脱去了内衣,两人一起手拉着手,走下了海棠池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的头,靠在池子边上,闭着眼睛:“今天,可真累啊。不过收获可是很丰盛的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轻轻的给那兰德方洗头。洗好了,却有帮那兰德方洗澡。

    “玉儿,我哦发现,只有你的手,才是最温暖最轻柔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谢谢皇上夸奖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里,却又想起了死去的德妃,想起了皇上也曾给德妃发誓,一辈子爱她一个,不离不弃。心里,便充满了犹豫:皇上,也许,你在别人的那里,那些妃子那里,也说她们的手,是最温暖最轻柔的吧?那些随口说的话,又怎么能当真呢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洗好了,那兰德方便走到池子进水的一头,躺在水中,泡澡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这才细细的给自己洗好了头发,用簪子簪住头发。这才躺在那兰德方的身边,却又转过身去,帮那兰德方按摩肩膀和头。

    “好幸福的感觉!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悠悠的说。心里想:如今,天下安慰,自己好好当自己的皇帝,才是正经呢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伸手,抚摸着公孙玉儿的身体,公孙玉儿却闭着眼睛,心里想着诸葛水生,那个痴情自己的男人,曾经说过,一辈子不结婚,只爱自己一个。如果,这是他的手,那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的抚摸,越来越有力,随即爬了上去,湿吻起来。阅历过很多女人,在他的眼里心里,女人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玉儿虽然是天下第一女人,可是,那兰德方却依然不让她生皇子,根不能让她的孩子,当太子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也知道,自己或许,永远无法再怀孕了。

    性梦想,性幻想,无数的夜晚,公孙玉儿便开始了性幻想,痴痴迷恋诸葛水生的人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,这便是最真实的“性幻想”,在幻想里,也只有他和她,才是那么开心,那么快乐,就好像“鱼儿离不开水!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并不知道,原来公孙玉儿,自己的头号女人,心里早已经没有他了。在她的心里,只有他。而皇上,只不过是她作为皇后,要尽的义务而已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越想生孩子,那兰德方便越不让她生。这次带来的御厨和御医,又是焦大厨和焦太医。有了他们的联合,公孙玉儿想生孩子,几乎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在水里,缠绵了一阵,那兰德方便笑着起身,拉皇后离开了海棠池。公孙玉儿赤,裸着身体,拿起宽大的毛巾,擦干了那兰德方的身体,披了一条宽大的内衣。那兰德方便回到卧室。公孙玉儿自己擦干了,也回到卧室,这个时候,才发现,那兰德方劳累了一天,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背对着那兰德方,面朝着床外,看着窗户外面的月亮,圆圆的,十五的月亮,十六圆。如果不是因为秋季狩猎,他应该和她,相守咋芳华宫的后花园才对。而那兰德方,却不知道是睡在香妃的床上,还是兰妃的床上才是。

    可是,如今,他们,一个睡在那兰德方的身边。一个却睡在“海棠行宫”的外面。

    各自隔在一边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想:传说,人间的婚姻,都是天上的神仙——月下老人安排的,可是,那个老儿,为什么要安排如此多的痛苦?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