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4.第264章 皇上香妃缠绵

    小牛如今也知道皇后娘娘和如妃娘娘,协理后宫,各有所治,自己犯不着受福如海“欺辱”。便也头不回,昂首答道:“谢如妃娘娘教导。不过,如妃娘娘,似乎也只是皇后下一级的娘娘。如果要教训奴才,就请福公公如实禀告皇后娘娘,再让皇后娘娘来指教奴才。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小牛走了。

    福如海气的铁青了脸:“小牛,我跟你,势不两立。”

    福如海往回走。身边的太监,话也不敢说,低头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福如海在小牛那里,没占到便宜,回头,对这小太监一阵拳打脚踢:“今日的事情,不准对任何人说。你胆敢说半个字出去,明天,本公公先送去你见阎王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白白挨了一阵打,跪在地上求饶:“福公公,饶命罢——小奴才打死也不敢说的。”

    福如海却不解气,又顺手打了小太监一个响亮的巴掌。

    就当这事情,过去了。

    小牛回到芳华宫,进了屋里,跪在地上。公孙玉儿突然看到他跪着,急忙说:“如今,你就不用跪了。赶紧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小牛起来,如实给公孙玉儿,汇报了如何和福如海较量,嘴斗的事情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微微一笑:“小牛,你做的好。以前,想必你也是知道的。本宫在如妃那里,也受了欺负。如今,她的奴才也敢来欺负你。也太胆子大了。你就应该如此对付他。做的好。本宫高兴你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小牛低头回答:“回皇后娘娘,只要是皇后娘娘的事情,奴才一定尽心尽力。”

    “小牛,如今,你也是本宫的人了。叫你小牛,似乎不是怎么好听。本宫赐你个好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皇后娘娘。皇后娘娘说什么,奴才就听什么。皇后娘娘叫奴才怎么做,奴才就怎么做。皇后娘娘给奴才赐名,那是奴才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想了一下,笑着问:“那,叫你牛力士。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小牛急忙跪下,磕头:“谢皇后娘娘赐名。皇后娘娘,对奴才来说,是再生父母。这名字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希望你力大如牛,武艺超群。更好的护卫芳华宫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牛力士磕头,然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李子小和子小方子,在芳华宫门口站着。

    小李子问:“牛哥,如今汇报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牛力士答:“不为什么事情。今日,我有新名字了,牛力士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赐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三个太监,都啧啧称赞:“好名字啊。牛哥真是神勇啊。这名字听起来,就够气派的。”

    牛力士严肃的说:“名字重要。但是,做个事情,才最重要。如今,皇后娘娘快要生产了。我们做奴才的,可是要好好尽心尽力伺候呢。”

    小李子油腔滑调:“是。是。娘娘生产,奴才尽力。”

    牛力士看了他一眼,也知道他嘴巴油腔滑调,可是人心并不坏,做事也勤快,便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芳华宫从此,上下一心,专门等候好日子来临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也不知道那天,孩子要出生。依然每天,在自己后花园里,转几圈。

    今夜,月圆之夜,诸葛水生,应该不会来了。她早就告诉他,不要来了。快生了,那兰德方不知道那天要过来呢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却还是忍不住来了。他还在监视那个出没“勤政殿”的黑衣人,究竟在干什么。在“勤政殿”里,找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,今夜,黑衣人没有出现。没有等到黑衣人,诸葛水生,轻轻的溜进了公孙玉儿的后花园。

    她却还在那里,在书房里,躺椅上,睡着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轻轻的抱起了公孙玉儿,抱着她,进了房间,房门开着。刚放在床上,公孙玉儿醒了。借着月光,公孙玉儿笑着说:“我刚才,做了一个梦。梦见天上有一朵花,飞了下来。我急忙去接,刚接在手里,就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,站在床前:“好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听人家说过,这样的梦,怕是产梦呢。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笑了,蹲了下来:“那,我可不懂呢。”

    忽然,公孙玉儿感觉,肚子痛的厉害。急忙坐了起来:“水生,我肚子痛,怕是真做了产梦,要生了。好痛——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,吓了一跳:“那,我帮你去叫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你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,握了一下公孙玉儿的手。急忙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到院子里,便听到哈巴狗欢蛋,旺旺旺的叫了起来。三声叫声,就已经把所有的人,惊醒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飞身上了宫殿,躲在屋檐的角落。看到大家都跑进了芳华宫,这才安心离去了。

    小菊和小丽,都吃了一惊:“娘娘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正是子时。

    牛力士,急忙带小李子去找御医和产婆。周通早已经安排好的。如今,奶妈已经住在芳华宫里待命了。

    御医和产婆,都来了。

    牛力士又带小李子,去找周通。周通叫牛力士先回。自己去禀告那兰德方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在花海香妃那里。两人缠绵过后,正睡的香。

    周通在叫门:“皇上,皇后娘娘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醒了,却问道:“不是说,明天才生吗?”

    “皇上,今夜已经痛的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花海香妃心里,实在不忍心叫皇上离去,原来做每一个妃子的,心里都有私心:“皇上,皇后娘娘,要生了。臣妾恭喜啊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很高兴:“哦。是应该恭喜。还是你善解人意。”

    花海香妃却不让那兰德方起身,翻身赤着身子,压在那兰德方的身上:“皇上,还是什么时候,才能让臣妾有孩子呢。我也可想当娘了。”

    花海香妃香喷喷的身体,让那兰德方一阵眩晕:“哦。哦。等皇后生好。”

    花海香妃却还是不依不饶:“皇上。那皇上今夜就传道圣旨,皇后生好了,臣妾生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也能传圣旨——”

    “皇上,君无戏言。”

    花海香妃用胳膊,缠住那兰德方的脖子,用满腔的欲,望,挑逗那兰德方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