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1.第261章 六匹汗血宝马

    很久没有在“勤政殿”里吃饭了。当初,皇上刚登基的时候,自己到隔三差五的陪着皇上吃饭。如今,时过境迁,一切都变了样。

    皇上的心里,已经没有这个“儿时的伙伴”了。

    而诸葛水生的心里,也似乎跟那兰德方,隔开了距离,如今他是皇上,是天下的主宰。诸葛水生心里明白,自己再怎么跟他小时候,一起长大。如今,他是君,自己是臣,自己要有自己的本份。

    吃过范,那兰德方要午休。诸葛水生谢过皇上,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对诸葛水生,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却在心底深处,对那兰德方充满了不满,因为这个皇上,太薄情了,对自己的女人,太——薄情。对朝廷的大臣,也太薄情。

    走在宽大的御街上,走过一个又一个高大的殿门,不断的,有士兵,在为他行礼。

    可是,诸葛水生,却似乎麻木了。麻木到,看什么都似乎只有冷冰冰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他跟其他的人的心,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离父母的心,越来越远。父母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离皇上的心,也越来越远。早已经少了那份彼此深厚真切的感情。

    却离公孙玉儿的心,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夜晚,诸葛水生,又去了勤政殿。在那里,他依然再次,遇到那个黑衣人。他还是那副矫健的模样,在勤政殿里,偷摸进去,又偷摸出去。诸葛水生,不知道他是谁,究竟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黑衣人,又溜进了河里,走了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去了公孙玉儿那里。她在那里等他。

    “你在等我吗?”

    “哦。我总感觉,你离我很近。所以,我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黑夜里,幽暗的书房里,诸葛水生站着。公孙玉儿坐着。

    诸葛水生,走了过去。坐在公孙玉儿的身边。头靠在公孙玉儿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你累了?”

    原来情人的心,也只有情人才懂。那种深深的懂,也只有彼此才感悟的出。

    “嗯。感觉好累。”诸葛水生想把自己在夜里,看到的“黑衣人”的事情,告诉公孙玉儿,话到嘴边,却有咽住了。

    不能把这些事情,告诉心上人。她已经很累了。如果她知道了,也帮助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,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用手,抚摸着诸葛水生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鱼儿,你的手,好温柔啊。你一碰我的头发,我就感觉要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。还是你睡吧。等一下,我自己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不睡,两人都坐着。

    “我想给你,找个女保镖。”

    “哦?有那个必要吗?”公孙玉儿笑了,这个想法,可是难得听到。

    “嗯。是有那个必要的。你不是老说,在后宫里,没有安全感,没有可以相信的人。我给你找个女保镖,你至少身体可以得到保障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?你觉着,我有那个必要跟你开玩笑吗?我是很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啊。你做任何事情,都认真的很。所以,你打算给我找女保镖,你的意思是一定要找了?”

    “我会想办法,给你找一个保镖。”

    诸葛水生轻轻的吻了一下公孙玉儿的额头:“我回去了。你也早点休息。明天我会想办法,叫保镖到你身边来的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站了起来。诸葛水生,知道自己应该走了。看着公孙玉儿越来越沉重的身体,诸葛水生无法继续留在这里。他飞身出了窗户,消失在黑色的夜幕里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却实在搞不懂,为什么今夜,他忽然说,要给自己找保镖?难道他是更关心自己的安全?还是发现了什么问题?

    公孙玉儿不想去细细追究。诸葛水生要做什么事情,就一定不会罢休的。这是她对他的肯定。也是他的毅力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忽然,想组建“蹴鞠(古代足球)队”,而且是马上蹴鞠队。男女蹴鞠队。如妃按照那兰德方的要求,叫宫里的各位娘娘们,开始抽人组织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本来不想参加,可是,那兰德方的意思,分明就是每个娘娘和妃子,都要派人出来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问小丽和小菊,可惜她俩都对蹴鞠没有兴趣。小李子小和子小方子,倒是愿意听从皇后娘娘的吩咐。

    从各个宫里,抽去的人,各自组建了两支男女球队。结果,自然而然的分成了“皇后娘娘队”和“如妃娘娘队”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和如妃本来也没想着,要如此建立球队的。可是,如今,却已经被“分割”了。

    皇后玉儿和新选的三个妃子,她们的手下,组织起了两支球队,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如妃娘娘和花海香妃,还有其他两个妃子,组建了两支球队,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四支球队,每个球队,十二个人,每天按照训练的时间,在御花园里的后面,一块空地上,骑马练习踢球。

    花海香妃的土司父亲,却又大老远,从西域送过来七匹“汗血宝马”,赠送给那兰德方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和花海香妃,在西福宫里,一起查看这“追风”等名号的宝马。

    “香妃,这些马,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这是臣妾父亲养的马。都是臣妾父亲的好马。臣妾看到这马,就仿佛看到父亲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马,听说名字叫追风?”

    “嗯,是的。父亲希望,它能跑的飞风还要快。因此取名叫追风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那兰德方不说话了。他想起,秦始皇有七匹名马,第一有名的,便是“追风”。土司起如此的名字,莫非是有吞并天下的雄心?

    在周通等的簇拥下,那兰德方回到勤政殿,便叫司天监的人,来问话。

    司天监王大人,跪在地上,听那兰德方问话。

    “王大人。如今,西域送来七匹汗血宝马,一匹叫追风的马,你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如今天下大治,皇上君临天下,外疆无不朝贡。如今朝贡如此名马,却也是好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我听说,秦始皇有七匹宝马,排列第一大名的,就是追风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心里,岂是不知道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,那兰德方想听听这个倔强的司天监,王大人的话。他随人倔强,可是不会撒谎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在揣测司天监王大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司天监王大人,也在琢磨皇上的心情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