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4.第184章 那兰德方心思

    宫里,没有了孩子的哭声,似乎安静了很多。

    皇太后给皇上带话,意思无非是,皇上还很年轻,不要因为长灵公主的事情,就浮躁起来,凡做事情,要沉稳。过去的事情,就过去了,别计较了。以后的事情为主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听了,也只是苦笑了一下,给皇太后带话,无非也就是客套话,叫母亲放心而已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,岂能不明白,作为妃子,如今她们两个,怎么能不争宠呢?人都是这个样子。有了一定的地位,便开始想着往上爬了。当了县官的老婆,就想当州官的老婆,当了州官的老婆,想当宰相的老婆,最好是当妃子。当了妃子,还不是一样的,还想超越自己,当皇后。当了皇后,还想当太后。

    生个公主,还想生太子,生了太子,立了太子,这便心也不安。生怕太子遇到什么事情,也许只有那天,太子登基了,这妃子的心,这才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独自坐着,想着这些烦心的事情,不知道像谁诉说:“玉儿,朕曾说过,爱你一辈子。可是,朕每次,都是心里憔悴。不知道该向着谁。我知道你是善良的,可是,我却又不得不拉着脸来对你,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夜深了,那兰德方没有去那里,一个人在勤政殿,看奏折,也不知道为什么,每当心烦的时候,奏折总是那么多,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事情。那些奏折,似乎跟那兰德方,对着干一样的。那兰德方不是不想改革,许多事情,他都想好了,可就是不敢去做。因为他知道,朝堂里,很多人,都不希望改革。尤其那个宰相,公孙玉儿的父亲,首先就是一个很难对付的“老家伙”,每次那兰德方想做什么事情,那老家伙,总是第一个跳出来。可是,每次他不想做什么事情了,那老家伙,也总是第一个跳出来,提出做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可恶的老家伙。每次,都是你先跟朕做对。害的朕,什么也做不了。我非要找个时日,把你搞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自言自语。勤政殿里,没有人,只有灯火。外面的太监士兵,都穿戴整齐,有护卫太监,有伺候太监。周通也在门口站着,不敢离去。

    谁敢在这个时候,在老虎屁股上,摸呢?周通不是傻子,他早就在师傅朱仁那里,学会了,皇上高兴的时候,凑在跟前打转转,皇上不高兴了,立刻躲的远远的,生怕皇上发怒气,自己遭殃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都知道,跟这些人,相处的时间久了,每个人心里想什么,似乎都知道了。不过,生气的时候,那兰德方也愿意一个人呆着,尽量不给别人填“麻烦”,不让别人成为自己的“出气筒”。

    做为皇上,这样做,已经很难得了。太难得了。

    “玉儿,我真的想你,可是,如今这个时候,我却不敢去见你。我无法对不起如妃,给她伤疤上撒盐,生怕她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。毕竟——她才没了孩子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