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.第96章 公羊太医方子

    如妃娘娘急忙说道:“那你还不快快想个办法?”

    公羊忠孝弯腰:“回娘娘,皇上身体没有大的毛病,只不过肾虚而已。只有慢慢调养,放才完全。等臣回去,多给皇上一些温补的药,必保无虞。”

    如妃娘娘这才喜笑颜开:“好啊。福如海,你进来,替我赏公羊太医。”

    公羊忠孝连忙感谢:“谢谢主子赏赐。”

    原来,这主子赏赐,不敢不拿,不拿是对主子不尊重。

    可这公羊太医也知道,拿了,就得办事。如妃娘娘如今,看来是一定要生出皇儿,才肯罢休。可宫里的娘娘们,那个不是如此想的呢?母以子贵,没有孩子的娘娘,自然在宫里,抬不起头来。有了孩子的娘娘,也要比比谁的孩子才是太子,谁的孩子才是最后的皇帝。一切离不开明争暗斗。

    宫里的生活,就是如此。千百年来,宫廷里,上演的,不止是朝堂的争斗,还有后宫的争宠。

    这也似乎决定了,皇宫,从来不是安静的地方。

    诺大的庙堂,高高在上,庄严而且神秘。秀美的御花园,里面亭台楼阁,四季花卉,却无声的诉说着这无边的宫斗。

    公羊太医,出了门,便擦了擦头上的汗。

    做为太医院的首任太医,公羊忠孝是皇上和娘娘们,首选的第一御医。虽然皇上和娘娘们,岁数年轻,没有什么大的毛病,可每次出诊,公羊忠孝总是战战兢兢,不敢胡说半个字,也不敢妄下结论。

    公羊忠孝,自然知道如妃娘娘的目的:生下儿子,立为太子!

    可这也不是御医说了算的。做为伺候过老皇帝的公羊忠孝,自然知道,自己已经卷进了一场妃子立太子之争。想当年,先皇后死的蹊跷,公羊忠孝为了保全皇家声誉,也是糊涂为止,说先皇后,虽然出生娇贵,却胎里带着疾病,英年早逝,去也是无法挽回的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遮掩了过去,可内心总是怀着一股恐惧。

    公羊忠孝给皇上和如妃娘娘,亲自开单,配置了几幅温补的药。然后叫手下医生,亲自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伴君如伴虎,谁敢说,谁先怀孕呢?即便你先怀孕了,生下的,也未必是太子,说不准是个公主呢。

    公羊忠孝,一脸郁闷的样子,坐在太医院。一个御医问:“公羊大夫,怎么如此憔悴啊?”

    公羊忠孝无奈的说:“没有没有,昨晚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,皇上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也没啥大毛病。腹泻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哦,没毛病就好。”

    公羊忠孝,深知这次皇上腹泻,究竟是谁的功劳。可是坚决不敢把消息说漏出去,谁敢拿性命开玩笑呢?宫里,莫名其妙死去的人,还少吗?

    人不多说,必定没错。话多失误多。自然是颠扑不破的真理。

    如妃娘娘的小厨房里,散发出草药的香气。如妃笑靥如花。仿佛看到自己将是将来的皇后,皇太后,不禁在心里,偷摸地哈哈大笑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