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.第52章 红叶题诗传情

    如今,是想太平,也不可能的了。小丽抽抽噎噎的回去了。一路上,遇见两个宫女,看到她哭,便好奇的问:“你哭什么啊?小丽姐姐?”

    小丽啥也没说,急忙回去。搞的那两个宫女,弄不清楚。

    到了芳华宫门口,小丽把眼泪擦干,这才进去了。小和子小方子小李子,正在门口站着。看小丽进年来了,小李子话多:“姐姐,回来了?”

    小丽没有搭话,悄无生息朝前走。小李子又近前一步:“姐姐,今天怎么不理我啊?难道我不够帅吗?”

    小丽还是没有声音,悄悄的进去了。公孙皇后,依然在自己的后花园里,弹奏古筝。还好,没人理会小丽。

    下午,公孙皇后依然还在后花园。

    已经不知道,又过去了多少天了,那兰德方从没到这里来过,或许,他已经忘了我吧。

    一阵绝望,朝公孙玉儿袭来。没有爱情的后宫,是那么的冷清。小丽也不用去如妃那里汇报了,以前,她是开心的去那里汇报,如今,她心里有顾忌,不敢那么猖狂的去打小报告。

    后花园里,只有古筝的声音,高高低低的响着。

    往前面走过去,依然看到那条河,蜿蜒而出了芳华宫的宫墙,不知道流向了那里,应该是蜿蜒流出宫去了,流到别人家的后院或者那条河道里去了。

    整天依然无所事事。期待的爱情,没有出现。心仪的人儿,也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难道,自己就这样,过一辈子?每天面对的,不是那个新婚的丈夫,而是宫女,除了小菊,其他的宫女,都对公孙玉儿,敬如神明。宫里的几个小太监,从来不敢迈进这屋子里来,每天都在门外,等着叫唤,好进来伺候。可是,除了吃饭,几乎没什么可以叫他们做的。

    打扫卫生的,自有宫女。整理苗木的,也有专门的太监。

    面对那个不肯来芳华宫的男人,却有又什么办法呢?

    孤独和寂寞,在公孙玉儿的心里,纠结。多么渴望爱情,多么渴望他的爱,抚,多么希望,每天晚上,他陪在身边,哪怕是拉着脸,也行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,一天又一天里,时间重复着,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。

    那兰皇上,似乎把皇后,把公孙玉儿忘记了一般。

    已经快是秋天了。公孙玉儿弹奏了一阵古筝,然后,独自站在河边,看着流水汤汤。

    忽然,一些树叶,引起了公孙玉儿的注意,这些树叶,跟其他的叶子,不一样,似乎上面,也有墨迹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伸手,尽力够着了一片,捞了起来。果然,上面有一些字迹,却不是墨汁写的,而是刀刻的一般:

    死生何契阔,与子竟成说。

    执子之手兮,相望隔江河。

    咦——这不是跟自己,以前写的,有了那么些相同吗?还记得,自己写的是:

    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    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

    这难道,红叶传诗了?我不是在——在做梦吧?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