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.第30章 如妃大骂德妃

    如妃一脸的不高兴:“不是说,去德妃那里?怎么却有跑去皇后那里了?德妃这个贱人,就是矫情。连个皇上也留不住。”

    如妃说:“走,我们去看看德妃去。”

    如妃坐着小撵车,到了德妃的翠羽宫,一进宫门,就听见院子里,鹦鹉叫个不听:“皇上,万岁,万岁,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如妃忽然就来了气,打开一只叫的最好的鹦鹉笼子,鹦鹉扑闪着翅膀,飞了出去。嗖——的一声,便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德妃在一旁站着,不敢说话。心里,充满了担忧,不知道这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如妃娘娘,今天来,究竟想做什么。但是,德妃也知道,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情。

    眼看的,最喜欢的鹦鹉,飞上天去了,德妃的心里,充满了悲伤和不舍。

    如妃坐在院子里,看着德妃低着脑袋,站在那里,气不打一处来,把桌子上的鸟食盒子,摔在地下,德妃的两个丫头,吓的急忙跪倒。

    如妃骂道:“你也真是的,太不争气了,怎么就那么没能耐呢?皇上都点了你的名,说了,昨夜到你这里来,你竟然,连皇上也留不住。要说,你这脑子,究竟干什么才是最好的?”

    德妃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如妃又骂:“皇上,天天去我那里,好像我一个人,占着皇上是的。可是,皇上照顾你的面子,心疼你,喜欢你,到你这里了,你倒好,却留不住皇上,你说,你们都睡下了,竟然皇上还会起来,又出门去。叫我,怎么说你好呢?”

    德妃低头说:“是,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如妃说:“你说,我们都没有孩子,皇上到你这里来,你好歹,好歹好好伺候皇上啊,好好生个孩子,那不是后宫的喜事吗?”

    德妃以为,这如妃是真替自己考虑呢,便带着感谢的声音说:“是的,娘娘,以后,可不敢再放皇上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如妃说:“你说你,叫我怎么说?怎么说你呢?你啊,就是非要一天,没事情干了,养鸟,你光把心思,放养鸟上,那皇上,到你这里来,你说说,能来吗?”

    德妃吓的不敢说话。低着头,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如妃骂了一阵,感觉这心情,好多了。一人独大的感觉,真不错。

    德妃这样,受过宠幸的妃子,已然不是我的对手,哼,其他的人,就别指望,在我如妃的手下,能过的比我好。

    如妃恶狠狠的想着。

    “以后,知道怎么留住皇上了吗?”

    德妃急忙点头,说:“嗯,知道了。尽力就是。”

    如妃冷笑一声:“不是尽力,是一定要留住。懂吗?如果你放皇上出去,我却不知道,皇上去宠幸其他的妃子去了,可别怨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德妃心里想:“真是的,我留得住吗?皇上是谁?我又是谁?如果你有本事,那就永远别让皇上去皇后那里,看你办的到不。自己办不到的事情,却到这里来,拿我撒气。唉!也算自己命不好,不但得不到宠幸,而且处处受如妃欺负。”

    不过德妃也想:就连皇后,都在如妃这里,受欺负,何况自己呢?如妃一脸的不高兴:“不是说,去德妃那里?怎么却有跑去皇后那里了?德妃这个贱人,就是矫情。连个皇上也留不住。”

    如妃说:“走,我们去看看德妃去。”

    如妃坐着小撵车,到了德妃的翠羽宫,一进宫门,就听见院子里,鹦鹉叫个不听:“皇上,万岁,万岁,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如妃忽然就来了气,打开一只叫的最好的鹦鹉笼子,鹦鹉扑闪着翅膀,飞了出去。嗖——的一声,便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德妃在一旁站着,不敢说话。心里,充满了担忧,不知道这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如妃娘娘,今天来,究竟想做什么。但是,德妃也知道,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情。

    眼看的,最喜欢的鹦鹉,飞上天去了,德妃的心里,充满了悲伤和不舍。

    如妃坐在院子里,看着德妃低着脑袋,站在那里,气不打一处来,把桌子上的鸟食盒子,摔在地下,德妃的两个丫头,吓的急忙跪倒。

    如妃骂道:“你也真是的,太不争气了,怎么就那么没能耐呢?皇上都点了你的名,说了,昨夜到你这里来,你竟然,连皇上也留不住。要说,你这脑子,究竟干什么才是最好的?”

    德妃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如妃又骂:“皇上,天天去我那里,好像我一个人,占着皇上是的。可是,皇上照顾你的面子,心疼你,喜欢你,到你这里了,你倒好,却留不住皇上,你说,你们都睡下了,竟然皇上还会起来,又出门去。叫我,怎么说你好呢?”

    德妃低头说:“是,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如妃说:“你说,我们都没有孩子,皇上到你这里来,你好歹,好歹好好伺候皇上啊,好好生个孩子,那不是后宫的喜事吗?”

    德妃以为,这如妃是真替自己考虑呢,便带着感谢的声音说:“是的,娘娘,以后,可不敢再放皇上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如妃说:“你说你,叫我怎么说?怎么说你呢?你啊,就是非要一天,没事情干了,养鸟,你光把心思,放养鸟上,那皇上,到你这里来,你说说,能来吗?”

    德妃吓的不敢说话。低着头,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如妃骂了一阵,感觉这心情,好多了。一人独大的感觉,真不错。

    德妃这样,受过宠幸的妃子,已然不是我的对手,哼,其他的人,就别指望,在我如妃的手下,能过的比我好。

    如妃恶狠狠的想着。

    “以后,知道怎么留住皇上了吗?”

    德妃急忙点头,说:“嗯,知道了。尽力就是。”

    如妃冷笑一声:“不是尽力,是一定要留住。懂吗?如果你放皇上出去,我却不知道,皇上去宠幸其他的妃子去了,可别怨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德妃心里想:“真是的,我留得住吗?皇上是谁?我又是谁?如果你有本事,那就永远别让皇上去皇后那里,看你办的到不。自己办不到的事情,却到这里来,拿我撒气。唉!也算自己命不好,不但得不到宠幸,而且处处受如妃欺负。”

    不过德妃也想:就连皇后,都在如妃这里,受欺负,何况自己呢?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