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.第29章 这难道就是爱

    原来,那兰回到屋子里,看到小菊和周通,跟傻子一样坐着,便笑着对小菊说:“拿条小毯子过去,别把你家小姐,不不——皇后,冻死了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小菊跪在地上,看那兰和周通走了。这才急忙拿了一个薄毯子,来到湖边。

    却看到,公孙玉儿满脸的眼泪,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小菊急忙,扶了起来,心疼的说:“这皇上,也真是的,这里——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却是痛的直叫唤。

    小菊知道了,便背着公孙玉儿,回到了屋里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躺在床上,闭着眼睛,眼前全是星星,不知道是迷糊还是眩晕,睡着了。嘴里喃喃的说:“不要这样——”

    小菊坐在床边,心想:“这糟糕了,本来这两人,关系就不好。如今,看看小姐又不会伺候男人,指不定就是****了。”

    心里却又一喜:“这洞房了,也好。也算是肉体接触,关系进了一层。”

    却有一悲:“可是,如果这皇上,没享受到,这以后,万一再也不来芳华宫了,这却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沉沉的睡了,小菊倒是一夜不曾合眼,到了后半夜,这才斜靠在床边,打盹起来。

    那兰皇上,在外面转了一圈,却又回到殿里去睡觉了。一路上,给周通说:“哼。这个皇后,跟是死猪一样,简直就是——说什么呢?简直就是猪。以不会动,二不会哼。我想,这猪,还知道哼三声呢。”

    周通,这个时候,却已经看上小菊了,心里盘算着,怎么搞到小菊,便笑着说:“皇上,容奴才多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那兰皇上说:“嗯,你说。”

    周通细声细气的说:“皇上,你想啊,这皇后,才十几岁,才进宫,还没洞房,这头一次,自然是很难受的。你叫她哼,你叫她动,她啊——那里会那一路呢?是不是?她啊,忍着不哭,已经是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哈哈大笑:“哈哈——你倒是,懂这么多啊?”

    周通又细声细气的说:“那里,那里,我呢,只是听来的。”

    那兰笑了:“不错,我啊,看她努力忍着,就差哭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通却不知道,那里来的胆子,却尽量给皇后说好话:“是啊,也真是,难为皇后了。不懂人事,却偏偏没有提防,就这样的——”

    那兰又哈哈大笑:“哎呀,你呀,看不出啊,这么心疼皇后?”

    周通急忙解释:“我说皇上,这后宫里,我最疼的就是皇上了。然后,余下的皇后,娘娘,妃子,我那个不心疼啊,我是伺候人的,主子高兴了,我啊,也就高兴了啊。”

    那兰说:“呵呵,你啊,也算够忠心了。我最欣赏的,就是你和朱仁了。你们两个,就是我的得力助手啊。也只有你们,在这偌大的后宫里,让我看着放心,我什么话都敢跟你们说,什么事情,都敢和你们商量呢。”

    那兰私会皇后,小倩第二天,便去告诉了姑苏如妃。

    这后宫,没有什么,能逃的出如妃的眼睛。原来,那兰回到屋子里,看到小菊和周通,跟傻子一样坐着,便笑着对小菊说:“拿条小毯子过去,别把你家小姐,不不——皇后,冻死了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小菊跪在地上,看那兰和周通走了。这才急忙拿了一个薄毯子,来到湖边。

    却看到,公孙玉儿满脸的眼泪,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小菊急忙,扶了起来,心疼的说:“这皇上,也真是的,这里——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却是痛的直叫唤。

    小菊知道了,便背着公孙玉儿,回到了屋里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躺在床上,闭着眼睛,眼前全是星星,不知道是迷糊还是眩晕,睡着了。嘴里喃喃的说:“不要这样——”

    小菊坐在床边,心想:“这糟糕了,本来这两人,关系就不好。如今,看看小姐又不会伺候男人,指不定就是****了。”

    心里却又一喜:“这洞房了,也好。也算是肉体接触,关系进了一层。”

    却有一悲:“可是,如果这皇上,没享受到,这以后,万一再也不来芳华宫了,这却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沉沉的睡了,小菊倒是一夜不曾合眼,到了后半夜,这才斜靠在床边,打盹起来。

    那兰皇上,在外面转了一圈,却又回到殿里去睡觉了。一路上,给周通说:“哼。这个皇后,跟是死猪一样,简直就是——说什么呢?简直就是猪。以不会动,二不会哼。我想,这猪,还知道哼三声呢。”

    周通,这个时候,却已经看上小菊了,心里盘算着,怎么搞到小菊,便笑着说:“皇上,容奴才多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那兰皇上说:“嗯,你说。”

    周通细声细气的说:“皇上,你想啊,这皇后,才十几岁,才进宫,还没洞房,这头一次,自然是很难受的。你叫她哼,你叫她动,她啊——那里会那一路呢?是不是?她啊,忍着不哭,已经是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哈哈大笑:“哈哈——你倒是,懂这么多啊?”

    周通又细声细气的说:“那里,那里,我呢,只是听来的。”

    那兰笑了:“不错,我啊,看她努力忍着,就差哭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通却不知道,那里来的胆子,却尽量给皇后说好话:“是啊,也真是,难为皇后了。不懂人事,却偏偏没有提防,就这样的——”

    那兰又哈哈大笑:“哎呀,你呀,看不出啊,这么心疼皇后?”

    周通急忙解释:“我说皇上,这后宫里,我最疼的就是皇上了。然后,余下的皇后,娘娘,妃子,我那个不心疼啊,我是伺候人的,主子高兴了,我啊,也就高兴了啊。”

    那兰说:“呵呵,你啊,也算够忠心了。我最欣赏的,就是你和朱仁了。你们两个,就是我的得力助手啊。也只有你们,在这偌大的后宫里,让我看着放心,我什么话都敢跟你们说,什么事情,都敢和你们商量呢。”

    那兰私会皇后,小倩第二天,便去告诉了姑苏如妃。

    这后宫,没有什么,能逃的出如妃的眼睛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