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.第28章 偷摸去会皇后

    那兰皇上说:“你不是要跟我结婚?跟我洞房?那天,我欠你的,我还给你。好不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用手捂住眼睛,抽抽噎噎的说:“好,皇上,你是皇上,你想怎样,就怎样——”

    那兰俯身,爬了上去,却又骑在上面,直直的进去——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公孙玉儿哭喊了一声:“太痛了——求求你,放开——”

    那兰奸笑着:“放开?你什么意思?你是我的皇后,我要洞房——我要洞房,天经地义!这是我的洞房花烛之夜啊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里想:这什么地方?不是床铺。难道,这就是我心目中,那幻想里的洞房?这皇上,也太——

    太怎么了——

    太过分了!

    公孙玉儿又想:还能怎么?听人说了,他一向荒唐,****——可那个皇上不****呢?风流倜傥,妻妾成群,后宫,多少个妃子?又有多少个,眼巴巴的看着皇后的位子,再打各自的主义?

    公孙玉儿忍着痛,一动不动,皱着眉头——

    那兰皇上,似乎很开心,一脸邪笑——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想:你可真是,淫,荡!

    可她不敢说出来。昨天,小菊还跟自己商量了,要如何讨好皇上,如何接近皇上,如何如何,今日,倒不请他,他自己来了。

    这洞房,是迟早的事情,我是他的女人,又能怎么办?

    公孙玉儿摘下一片树叶,挡在自己脸上。像死猪一样——

    【以下省略三百字——】

    那兰皇上很开心,嘻嘻笑着,起身,穿好了衣服。

    忽然,脑海里,却又闪过这个皇后父亲的模样,顿时生出恶感来,恶狠狠的骂道:“一点意思都没有,简直跟死猪没什么两样。这后宫的女人,最没有意思的,便是你!”

    那兰看着公孙玉儿的胸脯,忍不住,又骑马上去,揉捏、挫掐了一番,唉!这女人,果然不愧是皇后,“胸大无脑”,呵呵,那兰笑了。

    那兰说:“哈哈,你知道,有人说你什么吗?胸大无脑!今天,朕亲自查看了一番,果然如此。你可真是好笑啊。不过,今夜,算我也给过你洞房了。我也看了看你这胸大无脑究竟是如何了。你呢,从此,一个人,住芳华宫吧。”

    那兰起身,穿好了衣服,自己去了。回头看了一眼公孙玉儿,她却在那里,流泪,不知道是悲是喜。

    那兰满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慢慢拿开了树叶,这片叶子,不大不小,刚好遮挡住了两只眼睛,拿开的时候,那个男人,皇上,已经回去了。

    满眼的眼泪,公孙玉儿看着天上?星星,不知道心思,像谁诉说:

    月亮,你说,我究竟犯了什么错?

    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待我?

    这是****还是洞房?

    为什么我生,却不生在别家,偏偏生在宰相家?

    为什么宰相家的女儿,却偏偏要嫁给当今天子?

    为什么天子的女人,这么多,你既然不喜欢我,可以一直把我打进冷宫里,为什么非要这样对我?

    小菊急急忙忙走了过来。手里拿着一条毯子。那兰皇上说:“你不是要跟我结婚?跟我洞房?那天,我欠你的,我还给你。好不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用手捂住眼睛,抽抽噎噎的说:“好,皇上,你是皇上,你想怎样,就怎样——”

    那兰俯身,爬了上去,却又骑在上面,直直的进去——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公孙玉儿哭喊了一声:“太痛了——求求你,放开——”

    那兰奸笑着:“放开?你什么意思?你是我的皇后,我要洞房——我要洞房,天经地义!这是我的洞房花烛之夜啊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里想:这什么地方?不是床铺。难道,这就是我心目中,那幻想里的洞房?这皇上,也太——

    太怎么了——

    太过分了!

    公孙玉儿又想:还能怎么?听人说了,他一向荒唐,****——可那个皇上不****呢?风流倜傥,妻妾成群,后宫,多少个妃子?又有多少个,眼巴巴的看着皇后的位子,再打各自的主义?

    公孙玉儿忍着痛,一动不动,皱着眉头——

    那兰皇上,似乎很开心,一脸邪笑——

    公孙玉儿心想:你可真是,淫,荡!

    可她不敢说出来。昨天,小菊还跟自己商量了,要如何讨好皇上,如何接近皇上,如何如何,今日,倒不请他,他自己来了。

    这洞房,是迟早的事情,我是他的女人,又能怎么办?

    公孙玉儿摘下一片树叶,挡在自己脸上。像死猪一样——

    【以下省略三百字——】

    那兰皇上很开心,嘻嘻笑着,起身,穿好了衣服。

    忽然,脑海里,却又闪过这个皇后父亲的模样,顿时生出恶感来,恶狠狠的骂道:“一点意思都没有,简直跟死猪没什么两样。这后宫的女人,最没有意思的,便是你!”

    那兰看着公孙玉儿的胸脯,忍不住,又骑马上去,揉捏、挫掐了一番,唉!这女人,果然不愧是皇后,“胸大无脑”,呵呵,那兰笑了。

    那兰说:“哈哈,你知道,有人说你什么吗?胸大无脑!今天,朕亲自查看了一番,果然如此。你可真是好笑啊。不过,今夜,算我也给过你洞房了。我也看了看你这胸大无脑究竟是如何了。你呢,从此,一个人,住芳华宫吧。”

    那兰起身,穿好了衣服,自己去了。回头看了一眼公孙玉儿,她却在那里,流泪,不知道是悲是喜。

    那兰满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慢慢拿开了树叶,这片叶子,不大不小,刚好遮挡住了两只眼睛,拿开的时候,那个男人,皇上,已经回去了。

    满眼的眼泪,公孙玉儿看着天上?星星,不知道心思,像谁诉说:

    月亮,你说,我究竟犯了什么错?

    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待我?

    这是****还是洞房?

    为什么我生,却不生在别家,偏偏生在宰相家?

    为什么宰相家的女儿,却偏偏要嫁给当今天子?

    为什么天子的女人,这么多,你既然不喜欢我,可以一直把我打进冷宫里,为什么非要这样对我?

    小菊急急忙忙走了过来。手里拿着一条毯子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