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.第27章 偷摸去会皇后

    几个小太监,都吓傻了,没等清醒过来,皇上和周通,却已经进去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,也很安静。

    小和子吓傻了:“皇上——皇上——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小方子说:“要不要——通报——通报——”

    小李子扑通跪地上:“怎么办啊——看我们——”小李子打了一下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进了屋子,那兰没有在正屋和卧室里,找到公孙玉儿。几个宫娥,吓的跪在地上,不说话。

    那兰皇上问:“皇后呢?”

    闻人小倩说:“回皇上,皇后,每晚,都在后面玩一阵,才回来睡觉的。”

    那兰皇上,转身,转了出去,顺便摔下一句话:“不要让任何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静静的池塘里,一个仙女在洗澡,只见她,脱的一丝不挂。

    那兰皇上,却笑了,心里想:“不错,这闷热的夏天,在湖里洗澡,不错。”

    原来,这后宫的湖水和河水,都是连同的。

    那兰皇上,虽然洗澡,但从没有下过水。

    那兰皇上,用手指了一下小菊。

    周通偷摸过去,蒙住了小菊的嘴巴,把她拉到一边去了。然后告诉小菊:“皇上来了,不要说话,再说话,赐死。”

    小菊吓了一大跳,等反应过来,周通却已经拉她进屋子了。

    周通坐了下来,看桌子上,有吃的,便抓了一把,开始吃。

    小菊说:“周总管,您好。”

    周通仔细看了一眼小菊,嗯,不错,是个美人儿。都说太监要对食,我却如今,还没有一个对食的。

    周通这不看则已,以看,便感觉这小菊,似乎天生是自己的对食的。

    周通心里邪恶的想:爆菊花,不错,可巧,她就叫菊花。我什么时候,能爆爆她的菊花呢。

    可眼下不行,得等自己休息的时候。

    周通虽然是太监,可是,心里的“痒痒肉“却比谁都多。此刻,只能看着小菊,胡思乱想一下,意,淫。

    话说,那兰皇上,在边上,看着公孙玉儿玩水。那水里的鱼儿,似乎也不怕她,竟然在啄她。

    看那鱼儿,在啄玉儿,皇上顿时感觉,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心想:无论宰相多邪恶,这光溜溜的身体,总该不会有什么暗器吧。

    看玉儿玩的高兴,也不看看河边,站的谁。那兰皇上,脱光了衣服,跳了进去。从后面,来了一个熊抱。

    玉儿骂道:“你个小蹄子,不要这样啊——”

    那兰皇上沉着声音说:“是朕,不是小蹄子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大吃一惊,想挣脱,却脱不开。只觉皇上的手,在自己胸前,摸个不止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是个从没有解除过男人的闺女,那里受的了这惊讶,顿时开始扑腾,又急又羞。

    那兰皇上说:“不要乱动,你妈没教你,怎么伺候皇上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,这才想起:临走前,老妈说了,不要乱动,让皇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    没有了扑腾,那兰这才抱起玉儿,出了湖中,把她放在草地上。月光照着白色的躯干,太白了,白皙的肉体,美丽的酮体。几个小太监,都吓傻了,没等清醒过来,皇上和周通,却已经进去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,也很安静。

    小和子吓傻了:“皇上——皇上——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小方子说:“要不要——通报——通报——”

    小李子扑通跪地上:“怎么办啊——看我们——”小李子打了一下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进了屋子,那兰没有在正屋和卧室里,找到公孙玉儿。几个宫娥,吓的跪在地上,不说话。

    那兰皇上问:“皇后呢?”

    闻人小倩说:“回皇上,皇后,每晚,都在后面玩一阵,才回来睡觉的。”

    那兰皇上,转身,转了出去,顺便摔下一句话:“不要让任何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静静的池塘里,一个仙女在洗澡,只见她,脱的一丝不挂。

    那兰皇上,却笑了,心里想:“不错,这闷热的夏天,在湖里洗澡,不错。”

    原来,这后宫的湖水和河水,都是连同的。

    那兰皇上,虽然洗澡,但从没有下过水。

    那兰皇上,用手指了一下小菊。

    周通偷摸过去,蒙住了小菊的嘴巴,把她拉到一边去了。然后告诉小菊:“皇上来了,不要说话,再说话,赐死。”

    小菊吓了一大跳,等反应过来,周通却已经拉她进屋子了。

    周通坐了下来,看桌子上,有吃的,便抓了一把,开始吃。

    小菊说:“周总管,您好。”

    周通仔细看了一眼小菊,嗯,不错,是个美人儿。都说太监要对食,我却如今,还没有一个对食的。

    周通这不看则已,以看,便感觉这小菊,似乎天生是自己的对食的。

    周通心里邪恶的想:爆菊花,不错,可巧,她就叫菊花。我什么时候,能爆爆她的菊花呢。

    可眼下不行,得等自己休息的时候。

    周通虽然是太监,可是,心里的“痒痒肉“却比谁都多。此刻,只能看着小菊,胡思乱想一下,意,淫。

    话说,那兰皇上,在边上,看着公孙玉儿玩水。那水里的鱼儿,似乎也不怕她,竟然在啄她。

    看那鱼儿,在啄玉儿,皇上顿时感觉,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心想:无论宰相多邪恶,这光溜溜的身体,总该不会有什么暗器吧。

    看玉儿玩的高兴,也不看看河边,站的谁。那兰皇上,脱光了衣服,跳了进去。从后面,来了一个熊抱。

    玉儿骂道:“你个小蹄子,不要这样啊——”

    那兰皇上沉着声音说:“是朕,不是小蹄子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大吃一惊,想挣脱,却脱不开。只觉皇上的手,在自己胸前,摸个不止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是个从没有解除过男人的闺女,那里受的了这惊讶,顿时开始扑腾,又急又羞。

    那兰皇上说:“不要乱动,你妈没教你,怎么伺候皇上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,这才想起:临走前,老妈说了,不要乱动,让皇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    没有了扑腾,那兰这才抱起玉儿,出了湖中,把她放在草地上。月光照着白色的躯干,太白了,白皙的肉体,美丽的酮体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