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.第23章 一次穿越个够

    公孙玉儿在自己的芳华宫里,独自躺着,没什么事情可做,便开始琢磨自己的名字,你说,这爹妈,取个什么名字不好,叫自己玉儿,叫自己玉儿小名也就罢了,还偏偏把儿字,也叫进大名里,唉!难道说,我这名字,是天生就不朝人待见的主?

    可说这名字不好吧,可我偏偏富贵如玉,集中了千万荣华富贵于一身,可这抱怨谁呢?

    只能抱怨自己千年后的那对父母,那个时候,流行什么宝儿,玉儿的,于是自己便有了这可笑的名字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一直在抱怨自己的名字,不够时髦,回到过去,简直就是皇城根下,那些贫苦人家的孩子取的名字一样,他们的孩子,都叫什么“狗儿”“宝儿”“石头儿”“蛋儿”,似乎名字叫的越下贱,就容易养活似的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开始,闭着眼睛,想自己后世的事情,似乎这脑海里,恍恍忽忽,还有一些记忆,传说,人死后,进入阴间,才会有什么奈何桥,奈何桥边边上,有一个孟婆娘娘,她会熬煮特制的“迷魂汤”,可以忘记生前的一切事情。无论生前,舍不得的,舍得的,仇恨的,爱情的,都在一碗“迷魂汤”里,全部做了了解。

    可是,公孙玉儿想,我并没有去到阴司,直接凌空而降了,我这算什么呢?

    神奇的穿越啊——让我一次穿个够!

    无数次,公孙玉儿曾想穿越,去自己想去的年代,在那些个年代里,她应该是一个美人,而且,嫁了自己心爱的男人,两个人,幸福的生活了一辈子。

    作孽——作孽啊——

    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穿越,我还以为,我传成啥样子呢?

    看人家穿越的书,写的多么美丽,可我,唉——

    一言难尽!

    却不得不为了这些鸟七鸟八的人,好好活着!

    公孙玉儿想:嗯?我难道,是为了那个宰相和他的一品诰命夫人,活着?

    不!我已经记不得她们了。

    我——现在,只为了我自己活着!

    不错,而且,现在,她们都帮不了我,那个皇帝,叫什么那兰德方的人,现在,或许在如妃娘娘那里,温存呢,而且——他也帮不了我。

    小菊过来了,问公孙玉儿:“皇后娘娘,你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本来,想问问她自己,过去在宰相府的一些事情,可是,却又不敢问。这不是公孙玉儿的性格,可是,如今,却有如何呢?

    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!

    公孙玉儿说:“唉!想什么呢?想自己不可预测的明天而已呀。”

    小菊说:“娘娘,我自打小,跟了你,就没见过,你比最近,更颓废了。怎么一点办法都没有啊?想想过去,我们伴男孩子,去作弄女孩子,然后,搭梯子,去掏鸟窝,在这里那里玩,伴男学生,去上学,什么事情,没做过啊。而且,你一直是我眼里的英雄,女巾帼英雄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了小菊一眼:嗯,不错,这丫头,传说,是我宰相府里,一起长大的丫头,长的漂亮,心眼实诚,是我喜欢的。而且,也是我最能依靠的人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问小菊:“这几天,你在外面走动,发现什么情况了没有啊?”公孙玉儿在自己的芳华宫里,独自躺着,没什么事情可做,便开始琢磨自己的名字,你说,这爹妈,取个什么名字不好,叫自己玉儿,叫自己玉儿小名也就罢了,还偏偏把儿字,也叫进大名里,唉!难道说,我这名字,是天生就不朝人待见的主?

    可说这名字不好吧,可我偏偏富贵如玉,集中了千万荣华富贵于一身,可这抱怨谁呢?

    只能抱怨自己千年后的那对父母,那个时候,流行什么宝儿,玉儿的,于是自己便有了这可笑的名字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一直在抱怨自己的名字,不够时髦,回到过去,简直就是皇城根下,那些贫苦人家的孩子取的名字一样,他们的孩子,都叫什么“狗儿”“宝儿”“石头儿”“蛋儿”,似乎名字叫的越下贱,就容易养活似的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开始,闭着眼睛,想自己后世的事情,似乎这脑海里,恍恍忽忽,还有一些记忆,传说,人死后,进入阴间,才会有什么奈何桥,奈何桥边边上,有一个孟婆娘娘,她会熬煮特制的“迷魂汤”,可以忘记生前的一切事情。无论生前,舍不得的,舍得的,仇恨的,爱情的,都在一碗“迷魂汤”里,全部做了了解。

    可是,公孙玉儿想,我并没有去到阴司,直接凌空而降了,我这算什么呢?

    神奇的穿越啊——让我一次穿个够!

    无数次,公孙玉儿曾想穿越,去自己想去的年代,在那些个年代里,她应该是一个美人,而且,嫁了自己心爱的男人,两个人,幸福的生活了一辈子。

    作孽——作孽啊——

    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穿越,我还以为,我传成啥样子呢?

    看人家穿越的书,写的多么美丽,可我,唉——

    一言难尽!

    却不得不为了这些鸟七鸟八的人,好好活着!

    公孙玉儿想:嗯?我难道,是为了那个宰相和他的一品诰命夫人,活着?

    不!我已经记不得她们了。

    我——现在,只为了我自己活着!

    不错,而且,现在,她们都帮不了我,那个皇帝,叫什么那兰德方的人,现在,或许在如妃娘娘那里,温存呢,而且——他也帮不了我。

    小菊过来了,问公孙玉儿:“皇后娘娘,你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本来,想问问她自己,过去在宰相府的一些事情,可是,却又不敢问。这不是公孙玉儿的性格,可是,如今,却有如何呢?

    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!

    公孙玉儿说:“唉!想什么呢?想自己不可预测的明天而已呀。”

    小菊说:“娘娘,我自打小,跟了你,就没见过,你比最近,更颓废了。怎么一点办法都没有啊?想想过去,我们伴男孩子,去作弄女孩子,然后,搭梯子,去掏鸟窝,在这里那里玩,伴男学生,去上学,什么事情,没做过啊。而且,你一直是我眼里的英雄,女巾帼英雄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玉儿看了小菊一眼:嗯,不错,这丫头,传说,是我宰相府里,一起长大的丫头,长的漂亮,心眼实诚,是我喜欢的。而且,也是我最能依靠的人了。

    公孙玉儿问小菊:“这几天,你在外面走动,发现什么情况了没有啊?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