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.第21章 有胸无脑传闻

    在树林后面,便听到一个宫娥在那里笑:“胸大——无脑——呵呵,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无脑的人,胸大了,那是白大了。要当正经娘娘啊,得是我们如妃娘娘这样的,一要胸大,二要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那个男人,喜欢笨女人呢,笨手笨脚的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一边摇着扇子,一边嘴角发出偷摸的一笑:真真有趣,说那个女人是胸大无脑呢?

    “周通,你听听,她们在说谁呢?”

    周通是聪明人,这回答正确了,是非议皇后,回答错误了,是不察事理。

    便扑通跪在地上:“皇上恕罪啊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笑了:“你这人啊,就是圆滑。我问你什么事情,你先让我饶了你的罪过。说吧,什么事情,我都不追究你。”

    周通这才爬了起来,弯着腰说:“回皇上这前面是如妃娘娘在挡秋千,恐怕是说新来的皇后娘娘吧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笑了,摇了摇扇子:“有趣,有趣,胸大无脑,这可是我听过的,最有意思的词呢。”

    周通却又笑着说:“娘娘,这女人,占尽了天下最美丽的词汇呢。什么丰满,苗条,丰乳肥臀,小巧玲珑,前扑后倒——这好词语啊,多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英俊的脸上,没有一丝丝表情。可心里却在笑:“呵呵,我最怕什么?不就怕太后娘娘,皇后娘娘,跟宰相联手吗?如今,宰相送进来的千金,天天也不去皇太后姑妈那里去。而且,叫大家评论成胸大无脑的傻子,这可真是天遂我愿呢。可真是福气。不过,话说回来,那个胸大脑残的皇后,如今,我都没有好好碰过呢。不知道,她那没脑袋的身体上,究竟是何等巨大的胸脯呢?这胸大,穿这华贵的裙裾,倒也是一番靓丽啊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,一边走路,一边思考着玉儿皇后的胸脯,说实话,自己那天新婚之夜,光想着跟如妃快乐,还真没怎么留意,她的那胸脯,到底大不大呢。

    不过,眼前,却是有一个大胸的女人,如妃,自己宠幸了她,好几年了,这如妃的胸脯,着实是大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如妃的胸,要是不大,说不定,我也不会宠幸她这么多年呢。

    这几年里,如妃的胸,到底是我宠幸大的?还是本身就那么大?

    只见的,如妃在秋千上,荡来荡去,紧身胸衣,把乳沟挤的,似乎那两个半球,都快要蹦出来一样了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,顿时来了兴致,走了过去,非要跟如妃一起荡秋千。

    如妃本来想下来,但是看到那兰德方,那色迷迷的眼睛,便屁股似乎粘在秋千上一样了。

    多少个夜晚,她的眼睛和他的眼睛,便如同磁铁一样,互相吸引,无法分开。

    而此时,那兰德方的眼里,如妃确实的美:弯弯的眉毛,大大的丹凤眼,头上的乌发,婉如小山一样,高高堆了起来,而且,垂才胸前的头发,从胸的两侧飞向腰里,随着秋千,整个人在飞扬,裙裾飞扬……在树林后面,便听到一个宫娥在那里笑:“胸大——无脑——呵呵,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无脑的人,胸大了,那是白大了。要当正经娘娘啊,得是我们如妃娘娘这样的,一要胸大,二要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那个男人,喜欢笨女人呢,笨手笨脚的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一边摇着扇子,一边嘴角发出偷摸的一笑:真真有趣,说那个女人是胸大无脑呢?

    “周通,你听听,她们在说谁呢?”

    周通是聪明人,这回答正确了,是非议皇后,回答错误了,是不察事理。

    便扑通跪在地上:“皇上恕罪啊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笑了:“你这人啊,就是圆滑。我问你什么事情,你先让我饶了你的罪过。说吧,什么事情,我都不追究你。”

    周通这才爬了起来,弯着腰说:“回皇上这前面是如妃娘娘在挡秋千,恐怕是说新来的皇后娘娘吧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笑了,摇了摇扇子:“有趣,有趣,胸大无脑,这可是我听过的,最有意思的词呢。”

    周通却又笑着说:“娘娘,这女人,占尽了天下最美丽的词汇呢。什么丰满,苗条,丰乳肥臀,小巧玲珑,前扑后倒——这好词语啊,多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英俊的脸上,没有一丝丝表情。可心里却在笑:“呵呵,我最怕什么?不就怕太后娘娘,皇后娘娘,跟宰相联手吗?如今,宰相送进来的千金,天天也不去皇太后姑妈那里去。而且,叫大家评论成胸大无脑的傻子,这可真是天遂我愿呢。可真是福气。不过,话说回来,那个胸大脑残的皇后,如今,我都没有好好碰过呢。不知道,她那没脑袋的身体上,究竟是何等巨大的胸脯呢?这胸大,穿这华贵的裙裾,倒也是一番靓丽啊。”

    那兰德方,一边走路,一边思考着玉儿皇后的胸脯,说实话,自己那天新婚之夜,光想着跟如妃快乐,还真没怎么留意,她的那胸脯,到底大不大呢。

    不过,眼前,却是有一个大胸的女人,如妃,自己宠幸了她,好几年了,这如妃的胸脯,着实是大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如妃的胸,要是不大,说不定,我也不会宠幸她这么多年呢。

    这几年里,如妃的胸,到底是我宠幸大的?还是本身就那么大?

    只见的,如妃在秋千上,荡来荡去,紧身胸衣,把乳沟挤的,似乎那两个半球,都快要蹦出来一样了。

    那兰德方,顿时来了兴致,走了过去,非要跟如妃一起荡秋千。

    如妃本来想下来,但是看到那兰德方,那色迷迷的眼睛,便屁股似乎粘在秋千上一样了。

    多少个夜晚,她的眼睛和他的眼睛,便如同磁铁一样,互相吸引,无法分开。

    而此时,那兰德方的眼里,如妃确实的美:弯弯的眉毛,大大的丹凤眼,头上的乌发,婉如小山一样,高高堆了起来,而且,垂才胸前的头发,从胸的两侧飞向腰里,随着秋千,整个人在飞扬,裙裾飞扬……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