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.第16章 月亮又高又大

    公孙皇后说:“哦,你们回来了,辛苦。”

    小和子弯腰陪着笑说:“不辛苦,奴才们,给皇后娘娘做事情,才是光荣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皇后说:“哦?你们去了,皇太后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小方子笑了:“没有什么吩咐,只是叫我们好好伺候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小李子笑着说:“就是,皇太后娘娘,还说我们辛苦,给了我们赏赐呢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公孙皇后问:“哦?皇太后娘娘,给了你们赏赐?赏赐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小和子说:“回娘娘,赏赐了银子。”小和子把装好的银子,拿了出来,给公孙皇后看:“看娘娘,白花花的银子,奴才们还要靠银子吃饭照顾家小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皇后疑惑:“哦?你们不是有月例吗?”

    小和子和小方子小李子跪下嘻嘻笑,笑路上的怪话:发月例就好比来例假,每月一次,每次就那么几天。

    小和子说:“回禀娘娘,奴才们虽然有月例,可是,太后娘娘门的赏赐,比月例可要多多了。呵呵,奴才的父母兄弟姐妹,还靠赏赐过日子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皇后站了起来,笑着说:“呵呵,看来,你们这好日子啊。拿两份钱啊。”

    小和子急忙磕头:“奴才们虽然拿两份钱,可是,也是辛苦跑腿,不分冬暖夏凉的。”

    公孙皇后笑了,便走了过去,拿出一些银子:“呵呵,这每天这么赏赐,我可没有那么多银子。我呢,就给你们这些银子,也算是我头一天见到你们,认识了你们,还希望你们为我多办事呢。”

    小和子急忙磕头,三个太监,每个人拿着一锭银子,心里喜滋滋的,小和子笑着说:“呵呵,我倒是,刚才还担心皇后娘娘,不会赏赐,学不来呢。可她啊,一学就学会了,而且啊,一赏就是是一锭。恩赐,恩赐,我们可是,无恩有赐啊。”

    小李子嘴巴滑溜:“黄鱼有刺,鲤鱼有刺,只要是赏赐,谁管是有恩有刺,还是无恩有赐呢。”

    小李子又说道:“唉,我可不管什么有恩有刺的,我呢,就是一个奴才,只要有银子,有赏赐,我就知足了。我就跑腿的料。”

    小和子掂量了掂量:“好啊。我们就喜欢赏赐。赏赐好。赏赐好。”

    公孙皇后,一个人,坐在床上。卧室的外面,还有一个小隔间,是闻人小倩和闻人小红的房间。她俩,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其他的宫女,都已经去睡了。

    公孙皇后,没有睡意,一个人独自对着窗外的月亮。

    今晚的月亮,可真大啊。明亮,又大又圆。月亮的四周,还有一层薄薄的云彩。

    公孙皇后,起身。站在窗户前。

    眼看的,那兰德方对自己,冷冷清清的,不多看一眼,这已经是很悲惨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可是,那个姑苏如妃,却对自己,如此的欺辱。唉,今天的茶水,肯定是她故意,泼撒给我的。

    公孙皇后的眼泪,扑索索落了下来:爹妈——爹爹,爹妈——你们教我嫁到这里来。公孙皇后说:“哦,你们回来了,辛苦。”

    小和子弯腰陪着笑说:“不辛苦,奴才们,给皇后娘娘做事情,才是光荣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皇后说:“哦?你们去了,皇太后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小方子笑了:“没有什么吩咐,只是叫我们好好伺候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小李子笑着说:“就是,皇太后娘娘,还说我们辛苦,给了我们赏赐呢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公孙皇后问:“哦?皇太后娘娘,给了你们赏赐?赏赐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小和子说:“回娘娘,赏赐了银子。”小和子把装好的银子,拿了出来,给公孙皇后看:“看娘娘,白花花的银子,奴才们还要靠银子吃饭照顾家小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皇后疑惑:“哦?你们不是有月例吗?”

    小和子和小方子小李子跪下嘻嘻笑,笑路上的怪话:发月例就好比来例假,每月一次,每次就那么几天。

    小和子说:“回禀娘娘,奴才们虽然有月例,可是,太后娘娘门的赏赐,比月例可要多多了。呵呵,奴才的父母兄弟姐妹,还靠赏赐过日子呢。”

    公孙皇后站了起来,笑着说:“呵呵,看来,你们这好日子啊。拿两份钱啊。”

    小和子急忙磕头:“奴才们虽然拿两份钱,可是,也是辛苦跑腿,不分冬暖夏凉的。”

    公孙皇后笑了,便走了过去,拿出一些银子:“呵呵,这每天这么赏赐,我可没有那么多银子。我呢,就给你们这些银子,也算是我头一天见到你们,认识了你们,还希望你们为我多办事呢。”

    小和子急忙磕头,三个太监,每个人拿着一锭银子,心里喜滋滋的,小和子笑着说:“呵呵,我倒是,刚才还担心皇后娘娘,不会赏赐,学不来呢。可她啊,一学就学会了,而且啊,一赏就是是一锭。恩赐,恩赐,我们可是,无恩有赐啊。”

    小李子嘴巴滑溜:“黄鱼有刺,鲤鱼有刺,只要是赏赐,谁管是有恩有刺,还是无恩有赐呢。”

    小李子又说道:“唉,我可不管什么有恩有刺的,我呢,就是一个奴才,只要有银子,有赏赐,我就知足了。我就跑腿的料。”

    小和子掂量了掂量:“好啊。我们就喜欢赏赐。赏赐好。赏赐好。”

    公孙皇后,一个人,坐在床上。卧室的外面,还有一个小隔间,是闻人小倩和闻人小红的房间。她俩,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其他的宫女,都已经去睡了。

    公孙皇后,没有睡意,一个人独自对着窗外的月亮。

    今晚的月亮,可真大啊。明亮,又大又圆。月亮的四周,还有一层薄薄的云彩。

    公孙皇后,起身。站在窗户前。

    眼看的,那兰德方对自己,冷冷清清的,不多看一眼,这已经是很悲惨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可是,那个姑苏如妃,却对自己,如此的欺辱。唉,今天的茶水,肯定是她故意,泼撒给我的。

    公孙皇后的眼泪,扑索索落了下来:爹妈——爹爹,爹妈——你们教我嫁到这里来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