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望眼欲穿

    汤和此刻心神煎熬望眼欲穿,只期望大奎能毫发无损的回来。但从黎明等到现在也不见动静,汤和心中焦虑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陆仲亨的大队人马开进了汤和的营寨,汤和自然带着众多部将相迎,与陆仲亨将军同来的竟然还有杨小虎。见到汤和,杨小虎显得很是高兴。当初杨小虎被汤和派去征粮,一去就是数月。杨小虎回到军中时,汤和部队早已开拔。

    大奎被贬职军中任校尉的事情早已传开,此刻杨小虎已知道了义父张大奎也在汤和军中,等到汤和与陆仲亨寒暄已毕,杨小虎便即追问义父的下落,汤和却是有口难言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我们中军帐叙话,陆将军请。”汤和伸手做请,陆仲亨笑着与汤和联袂而行。身后众将随后陪同一起去了中军帐。

    杨小虎却是站在原地心中着急,知道了义父来了军中却不见踪影,此刻汤伯伯(杨小虎一直跟汤和叫伯伯)公务在身又不好说。无奈之下,杨小虎只得寻人便问。

    恰巧庞黑虎路过,杨小虎上去一把抓住其胳膊:“黑叔,我义父在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小虎?”庞黑虎见了杨小虎也是喜出望外,可能两个人的名字里都带个虎字,庞黑虎与杨小虎倒是颇为投缘。但听到杨小虎的问话,胖黑虎明显的脸色一沉。杨小虎见状不禁心中大惊,忙追问缘故。

    庞黑虎无奈只得实言道:“你义父见到汤将军为军务所愁,便独自一人前往元军大营去烧了元兵的粮草。他是昨晚走的,到此刻也没见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杨小虎听得心中一震,元兵十余万驻扎河对岸,义父独身前往岂不是深入虎穴?

    “孩子,你别急啊。我这就向汤将军说说,看能不能派兵前往河对岸将大奎兄弟救出来。”庞黑虎说罢便向中军大帐快步行去,杨小虎紧跟在庞黑虎的身后去了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“陆将军,请用茶。”汤和一脸笑意,正陪着吉安候陆仲亨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庞黑虎带着杨小虎大步闯入营帐,见到汤和如此悠闲,庞黑虎的火爆脾气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汤大哥,大奎兄弟现在生死未卜,你倒有闲心在此喝茶?”庞黑虎此刻吹胡子瞪眼,却是连汤和的面子也不给了。

    吉安候陆仲亨闻言不禁问道:“究竟发生了何事?”即是同来此地协防,对于军务吉安候陆仲亨自然是要过问的。

    庞黑虎刚要回话,帐外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。一名兵士快步奔入帐中,见了汤和拱手禀报道:“启禀大将军,河西元军已大部撤走,扩廓帖木儿带着亲军数千留守。”

    汤和忽的起身急声问道:“扩廓帖木儿在做什么,为何没走?”

    兵士禀道:“远远只见元兵大营中数千人围在一起,场中却有两员战将厮杀。看装束一人正是扩廓帖木儿,另外一人却是元兵校尉打扮,离得远了面相看不真切。”

    汤和深呼一口气,仰天长叹:“大奎兄弟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庞黑虎和杨小虎闻言大喜,庞黑虎抢先道:“汤大哥速速拨给我一万兵马,待我将大奎兄弟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哪知汤和竟是背转身道:“军令如山,不可妄动。”

    吉安候陆仲亨在一旁插言道:“汤将军所言极是,临来时元帅吩咐,我等只许防守。能守住这关川河,不叫元军东进便是首功一件。切莫因小失大啊。”

    庞黑虎气得猛地一跺脚,走到汤和身侧问道:“汤大哥,元兵不过数千人马,我等就这样见死不救吗?”

    汤和站在那里,竟是一言不发。正当众人无计之时,杨小虎轻轻一笑,抱拳道:“小将一路鞍马有些累了,就此告辞。”说着不等汤和说话,转身独自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杨小虎出了中军大帐,寻到了自己的战马。由鞍勾上摘下铁枪翻身上马,接着便催马向大营正西奔去。刚到寨门前,早有守门兵士拦住去路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的?”兵士年纪甚青,显然没见过杨小虎。

    杨小虎扬声道:“我乃右路军左营偏将杨小虎,奉汤将军之命出寨公干,快开寨门。”

    兵士冷声问道:“可有令牌?”原来汤和部军纪甚严,不得将令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大营。这兵士向杨小虎索要令牌,乃是照章办事。

    杨小虎有些不耐,催马向前便要硬闯。兵士一声唿哨,一队巡营队伍立即向寨门冲了过来。杨小虎心知,若是等那队巡营兵士将自己围了,再到汤和哪里印证一番,自己便有假奉军令之嫌,按军法当斩。

    在杨小虎心中,义父张大奎便是自己的亲人,即是为人义子,当求忠孝节义。

    杨小虎再不罗嗦,马势不停一路冲到寨门前,那拦路的兵士不及躲闪,竟被杨小虎的烈马撞了个跟头。

    寨门上套着绳索,杨小虎举枪便挑。枪头锋刃划过绳索,绳索应声而断。身后传来一片叫喊:“站住,再闯寨门放箭啦。”

    杨小虎闻言拨转马头,却是一脸的煞气,众兵将刚刚冲到身前,杨小虎怒吼一声,回手一铁枪扫向寨门边的一根旗杆。只闻一声爆响,虎牙战旗应声歪倒在地上。众明军并将见状皆是大惊失色,却是无人再敢上前。

    杨小虎望着扬声道:“众位,我杨小虎并未刻意违反军令,我义父为了汤将军为了大家,独身一身前往元兵大寨至今未回,身为人子自当奉行孝道。若是众位执意拦阻,休怪杨某无情。”说着调转马头,挺枪又挑开了寨门。

    身后一片喧哗,却是没人放箭。杨小虎纵马出了寨门,一路向西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众明军兵将皆是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这个道:“昨晚元兵大营有火光,是他义父所为?”

    另一个问:“他义父是哪个?”

    带兵校尉却是一声大喝:“关寨门,巡营去。我去禀报汤将军。”

    马蹄急劲,一路尘烟。杨小虎策马提枪冲到河边,当即勒马止步。望着涛涛关川河,杨小虎傻眼了。如此湍急的河水,义父是怎么过去的?骑在马上沿着河边行了一段,杨小虎突然看到河边的浅滩上有几个浅显的脚印,顺着脚印查看竟是直通河里。若是寻常人,脚印不能如此浅显,这脚印定是义父所留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