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考校军法

    军需主事再次狠狠瞪了大奎一眼,没好气道:“跟我进来。”说着当先进了帐篷。大奎紧跟其后迈进了大帐。

    直到进了帐篷,大奎才见到原来这帐篷里还有两名兵士。先前那军需主事以为大奎是来查岗的,吓得又是下跪又是磕头,这两名兵士愣是没敢露头。此刻得悉大奎只是一名伙头校尉,这两名兵士却放了心不再惧怕。军需主事乃是他们的主官,官长受了气又不好发作,那么此时便正好是他们出头的时机了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这里是你随便就能进来的?出去候着!”一名兵士歪着头喝道。大奎不由一愣,但人在屋檐下却不得不低头。无奈大奎只得退出了帐篷。

    帐篷内主事招手唤过两名士卒,三人悄声一合计,打算报仇。如何报仇?自然是找茬修理一顿大奎。计议已定,主事便向帐外喝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大奎闻听召唤,这才从新进了帐篷。先前进来没留意,这次才看到帐篷内摆放着十余只大木箱,另有甲胄军服等物胡乱堆在门边。军需主事手里拿着一本账簿,却是慢条斯理的对大奎道:“你初来军中,竟敢冒充官长戏耍于我,本官度量大自不与你计较。但军有军规,廖将军曾严令:但凡从军者须牢记军规,若是官长问话答不出者,当受脊杖二十。我大明军规有十七条禁律五十四斩,你且说与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大奎先是一愣,不由问道:“请问廖将军是哪一位?”

    军需主事不由一阵火大,当即喝道:“廖永忠廖将军,还能是哪一位?”

    “哦,得罪得罪,小的初来乍到,不知这后军乃是廖江军管制,主事大人莫要见怪。”大奎陪着笑道。

    军需主事冷声笑道:“看你油嘴滑舌,竟在这里跟我兜圈子。来人啊,备好水火棍,若是他答不出军规,便与我杖刑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得令。”两名兵士皆是一脸的坏笑,走过去在那堆砌在一起的箱子后抽出两条棍棒来。

    军需主事再次望着大奎笑问道:“若是你答不出,本官念你初来乍到,便给你刑法减半便是。”

    大奎见到这三个家伙竟是如此欺人,不禁心中有气,但这军规却是难不倒大奎。十余年的疆场拼杀,岂能记不得军规?

    “其一,闻鼓不进,闻金不止,旗举不起,旗按不伏,此谓悖军,犯者斩之。

    其二:呼名不应,点时不到,违期不至,动改师律,此谓慢军,犯者斩之。

    其三:夜传刁斗,怠而不报,更筹违慢,声号不明,此谓懈军,犯者斩之。

    其四:多出怨言,怒其主将,不听约束,更教难制,此谓构军,犯者斩之。

    其五:扬声笑语,蔑视禁约,驰突军门,此谓轻军,犯者斩之。

    其六:所用兵器,弓弩绝弦,箭无羽镞,剑戟不利,旗帜凋弊,此谓欺军,犯者斩之。

    其七:谣言诡语,捏造鬼神,假托梦寐,大肆邪说,蛊惑军士,此谓淫军,犯者斩之。

    其八:好舌利齿,妄为是非,调拨军士,令其不和,此谓谤军,犯者斩之。

    其九:所到之地,凌虐其民,如有逼**女,此谓奸军,犯者斩之。

    其十:窃人财物,以为己利,夺人首级,以为己功,此谓盗军,犯者斩之。

    其十一:军民聚众议事,私进帐下,探听军机,此谓探军,犯者斩之。

    其十二:或闻所谋,及闻号令,漏泄于外,使敌人知之,此谓背军,犯者斩之。

    其十三:调用之际,结舌不应,低眉俯首,面有难色,此谓狠军,犯者斩之。

    其十四:出越行伍,搀前越后,言语喧哗,不遵禁训,此谓乱军,犯者斩之。

    其十五:托伤作病,以避征伐,捏伤假死,因而逃避,此谓诈军,犯者斩之。

    其十六:主掌钱粮,给赏之时阿私所亲,使士卒结怨,此谓弊军,犯者斩之。

    其十七:观寇不审,探贼不详,到不言到,多则言少,少则言多,此谓误军,犯者斩之。”

    大奎一口气将十七条禁律五十四斩背了下来,险些把这主事的下巴惊掉了。

    此十七条禁律五十四斩乃是由历代军规沿袭而来,主要出自《军政》,《军要》及《军谶》三军书。大奎之所以能背诵的如此流利,是因为当年的从军经历已成为心中烙印,这个烙印里有苦有痛更有伤。

    主事咽了口唾沫,自知这个伙头校尉不好惹。能把十七条禁律五十四斩背的如此烂熟之人,岂是易于之辈?

    “那个,你们别愣着,快快将张校尉所需物事备齐了。”主事一声令下,两名兵士哪里还敢在言语,连忙分头准备。主事持了账册笑道:“张校尉稍待,本官查看一番。”说着翻开了手上的账簿,找了一会才念道:“铁盔一顶,铁甲一副,军服一身,被褥一套,佩刀一口……。”

    岂料刚刚念到这里,一边的兵士轻声纠正道:“大人,错了。这是武备校尉的,他是后备。”

    主事不由骂道:“放肆,难道伙头校尉不是校尉吗?”这主事生就一副威猛相貌,此番装模作样的一发火,倒也有些威势。

    大奎将配发的军需一一领受,主事派一名兵士带着大奎到了伙头营。进了营另有一名差官将大奎的名字入了册,这才叫大奎到伙房就职。所谓的伙房,只是数十个老军,大奎既然是伙头校尉,那么这些老头便都归他管了。众老军得知大奎是上头派来的校尉,不仅纷纷上前寒暄,大奎也都一一笑脸回敬。看着这一张张老脸,大奎仿若又回到了初从军时的时候。那个时候每日与人称兄道弟,最高兴的事便是与老军为伍。

    当兵最难熬的便是挨饿,因为大队人马一旦征战,势必是要走南闯北。而粮草辎重则紧跟其后,若是一路急行军则粮草势必不济,到那个时候便要挨饿了。人言流兵为匪,却是没有办法,不去抢东西填饱肚子,那么就要饿肚子。

    当兵打仗,三五日断水断粮很平常,这就要看兵士有没有生存的本事了。而只要是打仗,身为军中的伙夫无疑是一件美差。冲锋陷阵不干他的事,好酒好肉他先尝尝,至于尝多少那就要看个人的喜好了。

    大奎倒也直爽,抱着被褥衣装站在那里问道:“我们睡在哪里?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