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三局两胜

    那军官一愣,扭头向锅里看了看,这才小心道:“将军,这些都是上好的大米白面,若是平时或是粮草吃紧,只能吃杂粮窝头,这……,”这粮秣官想说,如今能吃上大米白面已经是不错了,还想吃什么。

    庞黑虎闻言,二话不说一脚将这粮秣官踹翻在地,指着倒地的粮秣官骂道:“你这不长眼的东西,再过两日这帮兄弟又要开拔,他们是去流血玩命,”庞黑虎接着喝问道:“为何不杀猪吃肉,”

    粮秣官闻言一愣,这才忙道:“军中现有生猪两头,确实准备给将军留的,小的们不敢擅动,况且两头猪就是杀了,也不够两千兵士吃啊,”

    庞黑虎气的紧走几步,由随从手上夺了马鞭,向着粮秣官便是一阵狠抽,一边打一边骂道:“你这狗才,竟敢狡辩,兄弟们沒肉吃,就是肉汤也能喝上几口,值此大战在即,你这些阿谀小人除了溜须拍马屁还会什么,”

    这一通鞭子劈头盖脸,打的粮秣官满地乱滚哀嚎不断,大家都知道庞将军是因为手下战损严重心中有气,但却是无人敢上前劝阻,庞黑虎越打越气,最后扔了鞭子竟拔出了腰刀,“你这狗才,留你何用,”庞黑虎厉声喝骂,已是扬手举了钢刀。

    “住手,”一声历喝,如晴天霹雳响彻全场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不禁大惊,胖黑虎也愣了,转头去看却是个校尉站了出來,这校尉是谁,沒人见过,尤其是一脸的黑灰,便是见过也认不出是谁。

    大奎本不欲出头,但人命关天却是不能坐视不理,按说这粮秣官并沒有错,只是庞黑虎要寻衅杀人泄愤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报上名來,”庞黑虎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大奎打了个饱嗝,这才道:“你休管我是谁,这人并无过错,为何又打又杀,”大奎说着回身将手上的粥碗放到了锅台边。

    老霍一见大奎要惹事,连忙走上前拖住大奎,并低声道:“张校尉莫要惹事啊,”

    岂料庞黑虎哈哈大笑道:“他既然站出來了,何必再拉,放手,不然将你一并治罪,”

    老霍闻言慌忙放了手,却是向着庞黑虎躬身道:“将军,张校尉是救人心切,并无歹心,还望将军明鉴啊,”

    庞黑虎冷冷一笑道:“是不是好心不是你说了算,退到一旁,”老霍此刻哪里还敢言语,慌忙后退了数步,庞黑虎向大奎招了招手道:“你过來,”

    大奎伸袖子擦了擦嘴,这才依言走上前去,谁知刚刚走到庞黑虎身前,庞黑虎竟是一拳直奔大奎胸口打來,大奎也不闪躲,任凭这一拳打到,旁观者不少人都闭上了眼睛,庞将军的武艺及力道很多人都是清楚的,虽不说一拳打死牛,但将牛击倒却是不在话下,这要是打人,怕是十个有九个会被打死。

    哪成想这小小的校尉却正是那十人中的一个,庞将军一拳下去沒见到这校尉倒下,反倒是庞将军后退了一步,原來大奎等到拳到,已是含胸拔背卸去了力道,接着以内家劲力猛一挺胸,竟将庞黑虎震退一步,庞黑虎的众侍卫见到不妙,纷纷拔出腰刀來直奔大奎。

    “都住手,”庞黑虎一声大喝,手下各自站住不再上前。

    望着大奎,庞黑虎点点头道:“恩,有点门道,來來來,我给你好好比划比划,”说着便要再次动手。

    大奎伸手一拦道:“慢着,”

    “你要怎样,”庞黑虎一愣,随即问道。

    大奎笑了笑,不过这笑却是让人不易察觉,“若是你输了又当如何,”

    庞黑虎闻言不禁挠挠头有些犯愁,但转瞬便道:“我若输了便不为难你,你看如何,”

    大奎不仅呵呵笑道:“你若是输了,今日之事就此作罢,不得为难这粮秣官,”

    庞黑虎看了看地上的粮秣官,先是点点头,其后才道:“好,本将军不为难他,”但随后问道:“若是你输了又当如何,”

    大奎笑道:“我输了,任凭处置,”

    “好,一言为定,”庞黑虎说着转身向着手下众人喝道:“都闪开场子,”这一嗓子下去,在场的所有人皆是退避出老远,从前庞黑虎曾有一名侍卫,在庞黑虎练功之时近了身,却被庞黑虎无意之下打伤,那侍卫躺在床上半个月方才无事,由此可见庞黑虎力道如何。

    大奎随着庞黑虎走进场中,二人迎面站立,庞黑虎当先抱拳:“请,“

    大奎微微一笑道:“庞将军请,”

    庞黑虎闻言大怒:“叫你请你就请,婆婆妈妈算什么男人,”

    大奎呵呵笑道:“我学艺时,师傅说过:得饶人处且饶人,故此在下从不先动手,”大奎这是用话点醒庞黑虎,凡事不可任性胡为。

    庞黑虎粗人一个,哪里想这么多,闻言垫步冲上大喝道:“那本将军就不客气了,”说着抡拳横击大奎头侧,拳來带风,声势骇人。

    大奎依然是面带微笑,却突然身形前撞直挺挺冲进庞黑虎怀中,随之腰马合一力惯右肩,肩头在庞黑虎胸口一顶,看似漫不经心,哪想到庞黑虎便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出,脚一落地,竟是噔噔蹬倒退了五步之多,亏是场边的侍卫兵卒伸手扶了他一把,这才免得出丑。

    “胜负已分,就此算了吧,”大奎对庞黑虎大声言道。

    庞黑虎双膀一晃挣脱属下扶持,气呼呼的走回场中,边走边道:“再來打过,怎么着也要三局两胜,”说着不等大奎有所反应,又是一记右拳惯头橫击大奎头侧,这回与上次不同的是,身形不动再出招,而脚下扎马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大奎见状不禁想笑,并不硬接而是后退了一步,庞黑虎一拳打空,不禁大怒,挺身向大奎扑到,这次却是一手奔大奎胸口,一手來抓大奎右臂,大奎以左脚为轴向左一转,已绕到了庞黑虎身子右侧,右手一抬不等庞黑虎抓牢,已是拧身发力,左掌使个掖掌正推在庞黑虎右肋处。

    这一下,庞黑虎惨了,横里直摔了出去,大奎疾步冲上,就在庞黑虎倒地之时伸手一捞,正捞在其肩颈上,随后手上发力猛然一掀,庞黑虎借力站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大奎这几下兔起鹘落,真真是行如流水一气呵成,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