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片冷寂

    其他牢中囚犯皆不知缘故,不仅纷纷隔着栅栏向密室牢房望來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望节哀顺便,”狱卒躬身劝慰,哪成想大奎竟是放声大哭,毫无顾忌,狱卒无奈,拿着托盘出了囚室,只留下大奎一个人在此痛哭流泪,铁门咣当一声关闭,随之而來的便是‘哗啦啦’的落锁声,此间囚室再次与世隔绝……。

    常遇春的死,令朱元璋彻夜难眠食不甘味,说是痛心疾首毫不过之。

    如今的大明,能占据中原及江南各地,是因为有常遇春这样的盖世猛将,可以毫不避讳的说,常遇春为朱元璋打下了大半个江山。

    面前是一碗莲子羹,朱元璋望着粥碗只是发愣,身后十余名宫娥凝神而立,整个谨身殿一片冷寂。

    环佩声响处,郭惠妃带着一众宫娥來到了殿外,进了大殿径直向内殿行去。

    “臣妾叩见皇上,”郭惠妃带着宫娥盈盈而拜,朱元璋竟是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朱元璋能风云天下,一半靠的是泰山之力,朱元璋少年时做过僧人,当时正值天下大乱灾民遍野,寺庙里也是粥水不济,无奈之下朱元璋应汤和之邀参加了江南红巾军,后与郭子兴义女马氏相知结为连理,这才逐渐有了军权成为一方霸主。

    而郭惠妃乃是郭子兴与偏房所生,朱元璋待之宠溺有佳,如今的郭惠妃已为朱元璋添了三子两女,这在更多嫔妃中已是荣宠之极。

    郭惠妃见到朱元璋只是不声不响坐在那里,当下也不等召唤便径自站起身來走到了桌边。

    “皇上,这粥凉了,臣妾命御膳房刚熬的鱼翅燕麦粥,还有玲珑包,皇上趁热吃,”说着郭惠妃由身后宫娥手中接过了食盒,打开后将其中的精致美食一一摆在了桌上,郭惠妃之所以得宠,一是靠的身世,二是美貌,但皇宫中嫔妃佳丽如云,能够出类拔萃,却是靠的贤惠温柔。

    “出去,朕想单独待会,”朱元璋终于开了口,郭惠妃还要再劝,哪成想朱元璋随后一声历喝:“滚,统统给我滚,”

    ‘哗啦’一声,一桌的美食被连桌掀翻在地,朱元璋竟是动了雷霆之怒,郭惠妃及一众宫娥吓得连连后退,惶恐万分的匍匐在地。

    郭惠妃见到朱元璋只是不声不响坐在那里,当下也不等召唤便径自站起身來走到了桌边。

    “皇上,这粥凉了,臣妾命御膳房刚熬的鱼翅燕麦粥,还有玲珑包,皇上趁热吃,”说着郭惠妃由身后宫娥手中接过了食盒,打开后将其中的精致美食一一摆在了桌上,郭惠妃之所以得宠,一是靠的身世,二是美貌,但皇宫中嫔妃佳丽如云,能够出类拔萃,却是靠的贤惠温柔。

    “出去,朕想单独待会,”朱元璋终于开了口,郭惠妃还要再劝,哪成想朱元璋随后一声历喝:“滚,统统给我滚,”

    ‘哗啦’一声,一桌的美食被连桌掀翻在地,朱元璋竟是动了雷霆之怒,郭惠妃及一众宫娥吓得连连后退,惶恐万分的匍匐在地。

    “皇上息怒,臣妾罪该万死,”郭惠妃浑身轻颤,已是吓得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朱元璋见状愣了一下,半晌才柔声道:“爱妃请起,此事与爱妃无干,你们出去吧,朕想单独待会,说着转身蹒跚着步伐走向后殿。

    夜幕刚垂,酉时已过。

    胡惟庸正自一边看书一边与师爷对弈,俗语云:一心不可二用,但胡惟庸却偏偏有这个本事,看到书中妙处禁不住出言赞叹,不时望一眼棋盘信手一子,坐在其对面的师爷虽是冥思苦想,但棋盘上的局势却是不容乐观,己方白子几经冲突却是处处受劫,四角已被黑子牢牢占据。

    这盘棋败局已定,师爷不仅呵呵笑着道:“大人技高一筹,属下万难相抗,这盘棋属下认输,”

    胡惟庸面带微笑放下了书本,伸手取过茶盏道:“师爷过谦了,这棋道与做人一般,师爷尚缺一字真言,”

    师爷引颈來问:“大人所说,是何真言,”

    胡惟庸却是不答,慢慢品了口茶,师爷等的有些心急,却又不好开口去问,半晌,胡惟庸放下茶盏笑道:“很简单,这个字……,”话刚说了个头,门外一声禀报:“胡大人,宫里來了消息,”

    胡惟庸闻言忙道:“进來,”

    门开处,一名青衣壮汉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这青衣壮汉來到胡惟庸身前,恭恭敬敬递上一张字条,字条是折叠的,折口封着红蜡。

    胡惟庸接过字条,挥了挥手,青衣汉子退身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胡惟庸拆开封蜡,打开字条看了一眼,不仅哈哈大笑:“天助我也,”

    师爷在一旁不解的问道“|不知大人喜从何來,”

    胡惟庸阴阴一笑道:“宫里传來消息,皇上这几日感怀常遇春病逝,竟是心绪烦乱,连郭惠妃都被斥责,如此一來便是机会,”

    师爷心中不解,不由得问道:“大人这话从何说起,”

    胡惟庸笑道:“张大奎其人在朝中根基尚浅,只是与常遇春汤和二人相熟,如今常遇春病逝,汤和远在中书省,张大奎可谓是独木难支,本官可借机参他一本,以皇上如今的心境,相必张大奎死期不远,只要皇上动了杀心,看谁还能保得住张大奎,哈哈哈哈哈,”

    师爷闻言不仅赞道:“胡大人神机妙算,属下佩服之至,”

    胡惟庸一顿才道:“刚刚和你说的那一字真言,现在可以告诉你了,这个字便是‘狠’,俗语说的好,人不狠站不稳,成大事者若沒有狠心,何以成事,”

    师爷连连作揖恭维道:“胡大人高见,属下受益匪浅,”

    胡惟庸再次端起茶盏,细细品了口茶,这才吩咐道:“你去请吏部侍郎樊鲁璞,及刑部师爷心中不解,不由得问道:“大人这话从何说起,”

    胡惟庸笑道:“张大奎其人在朝中根基尚浅,只是与常遇春汤和二人相熟,如今常遇春病逝,汤和远在中书省,张大奎可谓是独木难支,本官可借机参他一本,以皇上如今的心境,相必张大奎死期不远,只要皇上动了杀心,看谁还能保得住张大奎,哈哈哈哈哈,”

    师爷闻言不仅赞道:“胡大人神机妙算,属下佩服之至,”

    胡惟庸一顿才道:“刚刚和你说的那一字真言,现在可以告诉你了,这个字便是‘狠’,俗语说的好,人不狠站不稳,成大事者若沒有狠心,何以成事,”

    师爷连连作揖恭维道:“胡大人高见,属下受益匪浅,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