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二章 长虹贯日

    杨小虎纵马前冲之际,铁枪一摆迎上左方的战斧,这次沒有再与之硬抗,战斧迎面劈來,杨小虎使个'缠枪式'在元将战斧的斧杆上一搅,刚好将其力道卸去,接着腰马合一枪杆横扫,'啪'一声,这一枪杆正抽在元将头侧,这使斧的元将遭此重创当即翻身落马,杨小虎这一招有名堂,叫做'横挂铁门栓'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刀光一闪,杨小虎再次仰身后倒,另一名元将的大刀贴着杨小虎面门扫过,杨小虎只觉冷风扑面,不仅惊出一身冷汗,两马一错蹬,那使刀的元将还未來得及反应,突然觉的胸口冰凉,低头一看竟是已被一枪在后背贯穿,胸前只露出半截枪头,杨小虎竟是起身之际回首抛枪,将这元将刺于马下。

    拨马回來,杨小虎在敌将身上拔了铁枪,再次催马向元兵阵中冲去,那阿古拉正伸长了脖子向场内看着,扩廓将军明显占了上风,估计再有一柱香的时间便可分出胜负,可万万沒有想到,自己派出的两员战将两个照面便做了杨小虎的枪下亡魂。

    "师爷,那明军小将杀过來了,"阿古拉身旁一名兵士提醒了一声。

    阿古拉扭头一看,"啊,"不仅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苏德,呼和乃是扩廓手下的爱将,作战之勇猛连扩廓将军也赞赏有加,就算武艺再不济,也不至于这么快便被人所杀。

    "快快拦住他,"阿古拉一声尖叫,身旁又有五名战将齐声应诺,各展兵刃策马迎上杨小虎。

    马蹄急劲,杨小虎于这五名元将转眼冲杀在一处,一时间刀枪相撞打得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杨小虎也曾在大奎的指点下习练‘泼风挡’,只是火候欠佳,但对付这五名元将还不至于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五名元将将杨小虎围在核心,各自咬了牙劈砍攒刺,虽是各自奋力却不仅皆是暗暗心惊:‘这小子的防守招式怎的如此了得,五人齐上竟也能防的风雨不透,’俗话说:有了袜子就不信鞋(鞋),杨小虎越是防备严密,五名元将越是加紧攻杀。

    这五人皆是元军中千夫长,也就相当于明军中的偏将,按说也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,当中一名叫哈赤儿的元将一边持了大刀向杨小虎招呼,心中却是暗想:‘人家來个毛头小子就能顶自己一方五个人,如此一來自己这五个人在扩廓将军眼中哪里还有分量,须得尽快将这小子拿下了,交由师爷阿古拉处置,’想到这里,哈赤儿一改路数,不攻人改攻马,一式‘撩刀’由下而上直向杨小虎战马腹部砍來。

    刀术中,有阳砍阴撩之说,正直劈砍拼的是力,但这撩刀是由下而上,走的是阴路子,只因使用此刀术会使上三路空门打开,故此沙场之上极少有人用此招,此刀术虽是大漏破绽却最是难以抵御,哈赤儿一刀攻向杨小虎战马,心中的主意是杀了马,这小子也就沒什么本事了,人在马上可居高临下,但若是沒了战马,那这小子就成了毡板上的肉了。

    杨小虎正自抵挡袭來的兵刃,胯下马突然一声悲嘶,紧接着只觉身形一沉向前扑去,杨小虎心知不好,就势一拧身形向一侧扑倒,接着一式‘懒驴打滚’滚出了战团,待到站起身來却引得那五名元将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刚刚哈赤儿这一刀偏了些,若是再向左少许便可将杨小虎的右腿卸下來,杨小虎能全身而退,可说是老天的眷顾,五名元将笑了一阵,哈赤儿望着杨小虎道:“若你放下兵刃,本将军便可饶你不死,”

    杨小虎呵呵笑道:“你家小爷既然來了,就沒打算活着回去,來吧,小爷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,”杨小虎少经阵仗,与马战不是很熟悉,但此刻既然到了地上改为步战,却正是中了下怀。

    哈赤儿闻言大怒,许是得了便宜卖乖,他自认为本事比其他的四人高出一筹,当下挥手道:“你等在次稍候,我自去将他擒了,”说罢也不等其余人招呼,催马上前直奔杨小虎。

    晨阳普照,杨小虎持枪而立不动如山,影子被阳光拖得长长的,清风吹过脸颊,掠起几丝乱发。

    短短的十几步远,哈赤儿转瞬冲到眼前,大刀带着破风之声拦腰斩到。

    杨小虎动了,拧身抬腿‘啪’一声,竟是一记里合腿踢在了哈赤儿的刀杆上,大刀來势如此凶猛,竟被杨小虎一脚踢的顿了一下,杨小虎同时身形不停,手上铁枪就势转身横扫而出,枪头划过哈赤儿喉间之际,哈赤儿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,那就是自己的武艺实在是拿不出手。

    哈赤儿落马之时,杨小虎伸手一扶马鞍纵身而起,哈赤儿的尸体落地,杨小虎已经稳坐于马背,一手提枪,一手勒住马缰拨马掉头,只用了一招便将哈赤儿格杀,这确是其余四名元将万万想不到的。

    杨小虎沒在啰嗦,纵马提枪直奔四名元将,这四名元将心中惊异一闪而逝,既然身为战将,战死沙场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都是看惯了生死的人,那会因为对方的武艺高强便会退缩的,自己一方毕竟还有四个人,而身后更是还有几千的精兵良将,既然如此所惧何來。

    四名元将齐声呐喊,各自纵马杀向杨小虎,兵器碰撞,战马惊嘶,五人杀作一团真可谓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此次杨小虎学精了,只是打马绕着四人转圈,如此一來四名元将要想施展却有些碍手碍脚,反倒是杨小虎來了精神,手上长枪使得神出鬼沒一般,只堪堪打了三两回合,一名元将便喉头中枪翻身落马,就在剩下的三名元将惊异间,杨小虎在马上竟是纵身而起,向着三名元将扑到。

    三名元将还未回过神來,杨小虎空中双腿分踢,手上长枪甩手抛出,竟是一招腿法中的‘野马分鬃’,而那抛枪之法却是自己取得名字,唤作‘长虹贯日’,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