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第一百零八章 了然于胸

    原來扩廓帖木儿大军如今粮草不济,这才派出近万侦骑四处搜刮粮草,当初因为修建两座石头城,兰州城周边地界几乎成了不毛之地,无奈之下元军侦骑这才结队远觅,结果就遇到了增援兰州的明军。

    两万明军距离兰州尚有一天行程时,大奎与薛显商议,两万人马不到兰州,而是扮作元兵去攻扩廓帖木儿的两座城池,石头城内有元庭随军的显贵,又是屯粮之地,若是拿下两座石头城,扩廓帖木儿的大军便真的穷途末路了,薛显思虑再三认为不妥,因为此行的目的是增援兰州,而非攻城略地,扩廓帖木儿大军的辎重粮草皆在两座石头城,岂能沒有重兵防护,一旦攻城不利损兵折将,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    薛显绕个圈子将心中所想说了出來,倒是很顾忌大奎的面子,大奎倒是不以为意,中规中矩的跟随大队人马进了兰州城。

    进城后的第一件事,大奎先是沐浴更衣,连日的赶路厮杀,大奎也确是累了。

    杨小虎、孟歌、区大锤见到大奎回來了,都是高兴的不得了,谁知大奎回房沐浴更衣后倒头便睡,一觉睡到天将黑才起身。

    大奎问过了城内的情况,心中也是不免惊出一身冷汗,兰州城兵已不足一万,扩廓帖木儿大军攻城的这几个月,兰州城光协助守城的百姓就死了将近万余人,尤其是军械物资,守城消耗堪称明史之最,由此可见扩廓帖木儿大军攻城之猛,战况之惨烈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就在大奎所居的住所设宴,城中除当值的校尉以上将校悉数到场,张温与薛显于席间商讨守城之法,大奎听了却是不以为意,张温见到大奎脸色有异,不禁问道:“张大人,就兰州当下形势,不知有何高见,”

    大奎喝了一杯酒先是润润喉咙,这才言道:“扩廓帖木儿大军如今正与元帅的二十万大军在沈儿峪对峙,他的两座石头城必然空虚,本官想亲率兵马将两座石城夺下,如此可断扩廓帖木儿的粮道,更为重要的是可在其溃败之时封其退路,”

    张温思虑片刻沒言语,薛显却是道:“如今我兰州守军总计三万有余,取敌石城确为上策,但若久攻不下又当如何,”此言一出,在场的诸将各自出言符合。

    大奎心知这些人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,便向一直不言语的张温问道:“不知张将军意下如何,”

    张温见问,不得不答道:“张大人有所不知,数月來兰州苦战,兵马疲惫,况且我等又沒有攻城器械,两座石头城防守严密,实在是有心无力啊,”

    大奎还想说什么,薛显又道:“张大人在城外之时与我商议乔装为元兵取城之事,末将认为实在是不妥,若是被识破,却如何收场,”大奎闻言不禁有些恼怒,身边的孟歌及区大锤见到大奎脸色不善,便有要发作的意思,亏得杨小虎及冯师爷拉住,这才免去一场纠葛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之时,大奎反倒是笑了,众人皆不明所以,大奎笑道:“本官虽身为监军,却不想多干涉军伍之事,以后这城防之事全仗两位将军劳心劳力了,”

    张温及薛显见到大奎终于放弃了攻城的念头,不仅各自放下心來,谁知大奎续道:“如今不见元军攻城,本官这堂堂一品官要想外出走动,总也要有些威仪不是,”听到大奎这句话,张温及薛显二人顿时云里雾里,不明白大奎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大奎向张温道:“朝廷的法度张将军应该所知甚详,”

    张温连忙抱拳道:“皇上定下的规矩,末将怎敢忘怀,”

    大奎点点头赞许道:“恩,不错,本官且來问你,当朝百官出行都是何仪仗,”

    张温略一思量,这才答道:“皇上出行,有十万御林军护驾,王爷出行,有铁甲军一万随行,当朝重臣按品阶逐次减半,”

    大奎呵呵笑道:“本官身为一品,出行总也要五千随身护卫,张将军你说是也不是,”

    直到此刻张温才明白大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当下辩解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除非是钦命公差,否则一品朝官仪仗也不过两千之数,”

    大奎一摆桌子,哈哈大笑道:“两千就两千,明日一早点齐人马來见我,”

    张温及薛显二人顿时傻眼,这监军大人莫非是疯癫了。

    正事谈完,大奎酒足饭饱之后便先行告辞,孟歌及区大锤随后也离席而去。

    当晚大奎与孟歌与区大锤及杨小虎秘密商议,兰州城的北门及南门便是孟歌与区大锤负责值守的,等到明日领了兵马便由北门出城,杨小虎身为军需提调,库存有多少元军的兵器衣甲自然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一切计议妥当,便各自回房安睡,次日一早,大奎起床更衣后,草草洗漱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城内的晨阳要比城外的暖了许多,街上积雪尽皆化作积水,地上湿漉漉的泥泞不堪,大奎站在门前傻了眼,街上光溜溜的哪里有什么仪仗队伍,一直等到近辰时,还是不见有人來,大奎不由得气的火冒三丈,当下径直去了守备府,张温去巡城了,只有薛显在。

    一见面,大奎开口便怒道:“答应我的两千仪仗何在,出尔反尔竟然不把本官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薛显诚惶诚恐,连忙答道:“大人息怒,张温将军并未食言,讲好的是明日一早将两千仪仗带到府上,不信你问问他们,”说着一指忙里忙外的几名校尉,当中一名千户走上前來向着大奎抱拳道:“大人息怒,昨夜的饮宴末将也在,大人说的确实是明日而非今日,”

    大奎听到这里,本就压在胸中的火气腾地冒起老高,近乎于咆哮道:“明日复明日,你们竟敢戏耍本官,”还不等众人再來劝慰,站在大奎对面的千户已被一脚踹出老远。

    “去将张温叫來,本官就在这里等他,”大奎近乎狂怒,说起话來也是咬牙切齿,那千户不敢怠慢,爬起身來就要往厅外走。

    恰巧张温的声音传來:“哎呀呀,什么事惹得张大人如此盛怒,”说着话,张温带着几名随从进了守备府大厅。

    大奎也不兜圈子,走到张温面前冷着脸问道:“本官的仪仗何在,”

    张温一愣,看了看薛显,薛显暗地里向张温苦着脸摆摆手,张温无奈,这才苦口婆心道:“张大人,此番城内首要乃是巩固城防,却哪里还倒得出人手來做仪仗,”

    大奎冷笑道:“你守得住兰州是大功一件,无须再冒风险了,本官说的可对,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,”张温被一语道破心中所想,不仅哑口无言,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