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章 勇冠三军

    兰州危在旦夕,刚刚班师的明军整装集结于京师应天郊外,太祖皇帝下诏,四十万明军兵分两路再次北伐,一路由元帅徐达率大将汤和及邓愈领兵二十万经潼关直奔甘陕,另一路由李文忠为大将冯胜为副将,经居庸关取辽东漠北。

    刑部的刑法可谓严酷,孙迁只挨了两天便竹筒倒豆子般的招了供,大军开拔以前,孙迁及手下的五百兵士被尽数斩首祭旗,或许其中有无辜,但战乱之年多事之秋,又有多少人是不无辜的,不管愿不愿意,只要卷进了是非中,便是是非人。

    大奎在家与妻儿团聚之际,也接到了一道圣旨:太子太保、中书省左都御史、济州太守张大奎,忠勇可嘉群臣表率,特加封征虏军总监军之职,待凯旋之日再行封赏。

    这一下大奎傻眼了,本以为自己回到京师应天后,先到杭州向岳丈请辞,便带着家小到济州赴任便了,哪成想太祖皇帝仍是不放过他,仍叫他随军听用。

    此次北征不同以往,明军兵分两路,徐达一路马步军二十万,光精骑兵就足足五万,另外尚有火枪营,火炮营,弓弩营,长枪营……,总而言之兵种之繁多齐全,蔚为大观。

    沒有列阵开拔,只有徐达元帅传下的帅令,各军各营自行过潼关,过关后直向北行,至西安府再次集结。

    兵荒之年,谁愿意打仗,徐达元帅的帅令是叫各营各军自行开拔,这其中若有人私逃,却是一个人能卷走十个人,十个人就能卷走一百人,兵丁大多为招募的百姓,朝廷颁行 《垛集令》后成为明军军的重要征集方法,按《垛集令》 的法度,民三户为一单位,其中一户称正户,出军丁,其余 为贴户,正军逝世,贴户丁补。

    再有就是历年征战的俘虏、降军及狱中的囚徒,这一类兵士皆称之为‘归附军’,尤其难以管束,但徐达元帅自有办法,开拔令之后又重申了军纪:行伍少一人斩伍长,百人队少一人斩校尉,一营少一人斩千总,换句话说,只要军中少一人,下到伍长上到千总都有干系。

    徐达亲率五万精骑兵先行开拔,这五万精骑兵皆是明军中的中流砥柱,大奎却留在了后队,他是监军,各营若有徇私逃逸的便都是大奎的管辖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茫茫兵海,大奎两眼一抹黑,无奈之下只能各营千总召集到一处,选出几人带兵看护大队人马,十五万人浩浩荡荡向潼关开拔,一路车马扬起滚滚烟尘。

    车辚辚,马萧萧,行人弓箭各在腰,耶娘妻子走相送,尘埃不见咸阳桥,牵衣顿足拦道哭,哭声直上干云霄,道旁过者问行人,行人但云点行频,或从十五北防河,便至四十西营田,去时里正与裹头,归來头白还戍边,边庭流血成海水,武皇开边意未已,君不闻汉家山东二百州,千村万落生荆杞,纵有健妇把锄犁,禾生陇亩无东西,况复秦兵耐苦战,被驱不异犬与鸡,长者虽有问,役夫敢申恨,且如今年冬,未休关西卒,县官急索租,租税从何出,信知生男恶,反是生女好,生女犹得嫁比邻,生男埋沒随百草,君不见,青海头,古來白骨无人收,新鬼烦冤旧鬼哭,天阴雨湿声啾啾。

    盛唐之时,诗圣杜甫的一首《兵车行》,其中道尽了征伐之苦百姓之难,却也正成了此时此刻明军的写照,千里潼关路,行行复行行,大奎带着十五万人昼夜兼程,终于在次年一月赶到了西安府地界。

    二十万大军集结后,沒有多做停留,精骑兵开道,各营兵马紧随其后,浩浩荡荡向定西县方向再次开拔,兵贵神速,由出兵到西安府只用了短短一个月,元帅徐达颇为满意,但全军上下疲惫不堪,却也是徐达最忧心的事。

    侦骑來报,扩廓帖木儿由兰州撤兵,已在定西沈儿峪驻军,沈儿峪乃是一道峡谷,是去兰州的必经之地,若要赶赴兰州便要冲过扩廓帖木儿的封锁。

    公元1371年,元明两军对峙沈儿峪,此刻的扩廓帖木儿号称精兵二十万,但连月的攻城,光在兰州左近便丢掉了数万人的性命,若论真实兵力,元军已不足十六万,这几个月來兰州已是破城在即,但就当扩廓帖木儿准备全力一击的时候,探马來报明军已到了西安地界,扩廓帖木儿得报不禁大惊失色,无奈之下亲率十五万兵马赶到沈儿峪驻防,妄图以逸待劳一举将明军击溃。

    黎明破晓,大奎早早赶到中军大帐,徐达元帅屏退左右却对大奎道:“兰州坚守数月,却不知现下如何,若是扩廓帖木儿分兵袭城却是大事不妙,想必如今的兰州兵不过万,将不过百,为保万无一失,有劳张大人绕道走一趟兰州,本帅拨你精兵两万,务必三日内赶到兰州,”

    大奎闻言不仅惊道:“元帅,若绕路走,山高路险如何能行,”

    徐达扶冉叹道:“兵行险招,唯有此法方能确保兰州万无一失,”

    大奎想了想,这才道:“既如此,下官走一遭便是,”

    徐达点点头,沉思片刻叮嘱道:“分你精兵两万,目的有三,一者护卫兰州,二者一探元军虚实,若是元军并未分兵攻城,其三可成矣,”不等大奎问询,徐达续道:“扩廓帖木儿在此一战,若我大明军胜则扩廓帖木儿必向兰州溃败,那里有两座城池可供其坚守,若我军兵败,兰州增兵两万也可坚守待援以图后计,”

    大奎不解问道:“其三是什么,还望元帅明示,”

    徐达缓缓道:“扩廓帖木儿若是兵败,你便率兰州倾城之兵与我大军前后夹击,想那扩廓帖木儿便是有通天之能也在劫难逃,”

    大奎点头称是,接着徐达与大奎定下了传讯办法交托了虎符,大奎出了中军帐自去点齐两万兵马。

    旭日高照,天高云淡,元明两军隔沟向往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明军元帅徐达亲临前阵,身后是汤和蓝玉等众将跟随,望着对面同样是严阵以待的元军,徐达不仅暗赞:‘扩廓帖木儿不愧是元庭的中流砥柱,看其布阵颇有章法,将士个个精神抖擞,治军有方啊,’

    不多时,沟对面号角声起,元军阵中杀出一员战将,元军大将策马到了沟底,挥舞手中兵器耀武扬威,这是在向明军挑战,徐达冷声问道:“何人愿意出战,”

    汤和身后的庞黑虎出列道:“末将愿往,”

    徐达沒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,庞黑虎向着徐达一抱拳,回身便走,片刻间骑了战马手舞大刀杀出阵去,庞黑虎身为汤和属下第一猛将,自然是勇冠三军,上阵只三五回合,元将败阵而走。

    明军阵营一片助威喝彩声,庞黑虎策马横刀立身于两军阵前的沟壑中等待着,不多时元军阵中又出一将,却与庞黑虎战了不足三十回合便被庞黑虎一刀斩于马下。

    扩廓帖木儿见庞黑虎如此勇猛,却是冷着声音问道:“谁能上阵将此人擒杀,赏黄金五百两,”身周众元将闻听五百两黄金,不仅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一员大将出列道:“末将愿往,黄金就免了,赏我一坛好酒便可,”

    扩廓帖木儿转头去看,见是自己的亲卫军统领萨蛮,萨蛮是色目人,曾跟随扩廓帖木儿南征北战功勋彪炳,最初曾是扩廓帖木儿义父察罕帖木儿的部将,其人勇猛刚烈,武艺高强,扩廓帖木儿对萨蛮的本事还是极其放心的。

    “去吧,须小心从事,”扩廓帖木儿的语气中波澜不惊,萨蛮抱拳施礼,转身下了高坡,待到萨蛮骑了战马手持单刃方天戟冲入沟底,与庞黑虎的这一场厮杀真可谓是棋逢对手。

    方天戟又名青龙戟,乃是在铁枪的近枪头处装有弯月利刃,方天戟技法多变,不光含有枪术中的扎、刺、打、缠、圈、拦、点、拨,更有刀术中的斩、撩、挂、劈、扫、挑、砍、按、带,尤其难缠的是方天戟尚有锁人兵刃的妙处。

    庞黑虎与之大战近百回合,已是颇显吃力,明军阵中汤和见到庞黑虎处于下风,心中不由得急切,走到元帅徐达身旁轻声问道:“元帅,可否鸣金换将,”

    徐达双目微眯,良久才道:“若是汤将军上阵,可会怯战,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