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 闯营逃命

    两马堪堪错蹬,元将大刀带着呼呼风声懒腰斩向大奎,大奎马势不停突然做了个镫里藏身,元将双眼一花已不见大奎踪影,不由得心下大惊,两马刚刚齐身,元将竟‘啊’一声惨嚎翻身落马,原來大奎镫里藏身后,在马腹下刺出一槊,正中元将腰肋。

    如此骑术如此武艺,元兵中谁也不曾见过,还不等回过味來已被大奎马势不停杀入人群,只见长槊连刺,抖出万点寒光,数名元兵中招倒地,战马每行一程,皆要血溅七步,身后是冲天火光,映照大奎战甲浴血,身在敌群直如无人之境,长槊舞动元兵非死即伤,如此勇猛之人,谁人敢挡,不肖盏茶时间,大奎又一次杀出敌群。

    蹄声得得,战马向东一路狂奔,所幸身在后军,再未遇到元将带兵拦截,将到后寨与前寨的中门,大奎便看到垂楼下树有一杆赤红大旗,大奎奔到中门勒马停步,长槊一记横扫‘咔嚓’一声,已将旗杆拦腰打断,红旗一倒,大奎伸手抄住。

    长槊挂于鞍勾上,大奎伸手在大旗上撕下一块红布,扔了残旗摘了头上的铁盔也扔到地上,随后将红布包在头上,并在脑后打了结。

    能杀到中军已是万幸,要想在十万大军中杀出去,可谓是生机渺茫,那扩廓定是知道了后军起火是有奸细,故此才派千余兵马前來捉拿,却万万想不到大奎能杀出重围。

    既然生死未卜,那就再作冯妇,昔年的红巾军神威大将军又回來啦。

    (注:《孟子?尽心下》中有一则故事,说晋国有一位叫做冯妇的壮士专擅伏虎,后來金盆洗手中隐于市,一次坐车外出,经过一处荒野,见到许多人在围追一只老虎,但老虎负隅顽抗,所有人皆不敢近前,冯妇见状下了车,所有人都高兴起來,因为冯妇的本事大家都知道,结果冯妇降服了老虎,而再作冯妇就是从操就业的意思,)

    大奎准备妥当,当下持槊催马一路冲进元兵千军大营,此刻的元兵大营早已是人声鼎沸,灯笼火把将大营照的亮如白昼,大奎单人单骑冲进大营,一路不停只向前闯,但凡拦路的元兵,大奎皆是挥手间刺翻在地。

    此刻元兵措手不及,毫无防备,竟被大奎转瞬冲到了中军大帐左近,那中军大帐是有廓帖木儿的亲卫军把守的军机重地,若非扩廓帖木儿亲近之人或扩廓帖木儿召唤,闲杂人等一概不得靠近。

    大奎刚及中军大帐一箭之地,早被数百元军骑兵拦住去路。

    “何人闯寨,速速止步,”领兵的元兵大将扬声喝问,这大将乃是扩廓帖木儿亲军骠骑卫上将军旭日干,扩廓帖木儿官场几经起落,如今从新掌握了元庭兵权,虽是有名无实,但好歹也是正一品的河南王,而这旭日干却是扩廓帖木儿的贴身护卫将军,其武艺出众作战勇猛,故此颇得扩廓帖木儿赏识,积功提升为骠骑卫上将军。

    大奎策马奔來,远远望见这数百元兵一字排开拦住去路,刀盾手在前,长枪手在后,数十弓弩手护在两翼,其后便是整齐的两排骑兵。

    大奎一见这个架势,心知硬闯是行不通的,当下勒马止步,就在元兵阵前百丈处停住并扬声问道:“我乃红巾军神威大将军,今夜得此闲暇前來烧你军粮草,”话语一顿,大奎续道:“速去通报王保保,就说老朋友來看他了,”

    旭日干闻言大怒,原來王保保本为色目人,扩廓帖木儿之名却是御赐,來者竟张口便直呼大将军的名讳,实在有些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“來者通名,”旭日干扬声喝问。

    大奎哈哈一笑道:“我都报了名号,你怎的还要再问,”

    旭日干却是冷笑道:“这世上欺世盗名者不胜繁举,谁知道你是真是假,”话虽如此说,但眼前此人敢单枪匹马独闯军营,其本事却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大奎嘿嘿一笑道:“你若能与我战上十回合,我自然告诉你我的名字,”

    旭日干自持武艺高强,又有众多手下在侧,若是不上前交战,怕是要弱了威名,当下旭日干再不迟疑,大喝一声:“待本将军擒你这纵火贼,”说着打马上前直奔大奎,身后众元兵齐声欢呼呐喊助威,只见旭日干手持大刀,一路纵马,一把大刀舞动,夜幕灯火中刀光闪闪威势凌然。

    大奎横槊立马,眼看着旭日干杀到身前,大刀当头劈到,大奎挺槊上挡‘嘡’一声金铁交鸣,接着二马盘旋大奎与这旭日干已战在一处。

    今时今日的大奎,早已不似早年的愣头小子,旭日干的武艺在大奎眼中还不够看,大奎只是在想对策,要想冲杀出去,凭一己之力是万万不能的,为今之计就要抓一个人质,而这个人质的身价,势必要高一点,这个旭日干看其衣甲就知道官阶不低,武艺又是稀松平常,拿他做人质却正当能用。

    大奎既然扬言十回合见输赢,那自然是不能食言,旭日干的大刀风轮一般舞动,下劈横斩反撩招式倒也勇猛狠辣,堪堪斗到第八招,大奎突然使个‘缠枪’, 旭日干只觉一股大力,手上大刀竟然把持不住脱手飞出老远,还未及旭日干反应,大奎探手揪住旭日干衣领,拎麻袋一般将旭日干拎了过來横在马上。

    旭日干刚要挣扎,大奎一掌斩在旭日干后脑,旭日干哼了一声便再沒了动静,遭此变故,众元兵大惊失色,早有兵士转身飞奔向中军大帐,如此大事,定须禀告大将军知晓,旭日干乃是官居二品的上将军,竟然轻易被擒了去,如此大事谁敢隐瞒不报。

    大奎可不会错失良机,你去禀报你的,我该闯营逃命啦。

    “驾”大奎一声长喝,战马轻嘶向前猛冲,在马上大奎将长槊挂于鞍勾,竟将旭日干的身子抓在胸前,策马向前狂奔。

    ‘枪易躲暗箭难防,來吧,统统來吧,死的第一个人绝对不是我,’这是大奎的第一个念头,这个念头无疑是可行的,众元兵不敢放箭,眼看大奎冲到了阵前,刀盾手长枪手急忙闪开道路,大奎趁此良机,一路绝尘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话说那元兵回马向中军大帐奔去,到了帐前连滚带爬进了大帐,见到了一脸怒气的扩廓帖木儿。

    “禀大将军,大事不好,纵火贼杀出后军直奔中军而來,旭日干将军数合间便被擒了,”兵士一口气说了个大概,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