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三章 爱民如子

    “少年时就曾听闻张大人的威名,如雷贯耳,今日得见,真乃三生有幸,”谢天华再次起身抱拳施礼。

    大奎伸手虚按笑道:“陈年往事,不足挂齿,谢帮主请坐,”说着大奎沉思片刻,这才续道:“谢帮主的马本官看过了,甚是满意,不知要价几何,”

    谢天华闻言受宠若惊,连忙道:“此马虽为良种,若非大人这等英雄,谁配骑乘,大人如今身居高位又爱民如子,草民送达人区区一匹马何足道哉,”

    大奎心中不由的暗想:‘这谢天华倒是老于世故,甜言蜜语马屁不断,俗语说: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且看他如何把这戏唱下去,’

    果然,大奎思绪未落,谢天华又道:“此马虽是神骏,但却无人敢骑乘,其本为塞外野马,自打俘获便一直上不得鞍,几位驯马高手都是拿它沒办法,若是大人中意此马,需先将其驯服方能骑乘,”

    夏庆忠在一旁忙道:“本官还以为这是匹已经驯服的马,原來竟是野马,这可万万使不得,张大人万金之躯,怎能犯险,不可不可,”

    大奎看着这二人一唱一和,不禁失笑道:“但凡良种必通人性,好马也许知心人方能和睦相处,此事不难,若是言语不能劝服此马,本官便强制驯服它便是,”大奎说完,端起茶盏续道:“二位,请茶,”

    喝着茶,三人续着闲话,大奎问及了黑马的來处,及平日的习惯,谢天华一一作答,不敢有一丝的隐瞒,原來黑马本是塞外野马中的马王,后经一对牧人父子辗转近千里,想尽各种办法这才将其捕获。

    谢天华带马帮通商到了塞外,偶然的机缘下见到了黑马,谢天华心中着实喜欢此马,便以重金相购,牧人父子虽舍不得,但却沒有办法,只因黑马难驯服,况且谢天华又是许以千金,后來谢天华便顺利成章的遂了心愿。

    马是买到了,花了整整一千两银子,可随后谢天华犯了难,家中几位驯马的师父都难以将黑马驯服,这黑马的脾气暴躁的很,若有人上前装鞍,必会奉送一蹄子,黑马不光踢人,还咬人,直到如今这黑马仍是光溜溜一身,连嚼子都不带,平日里被人牵着走只靠一根绳子系在脖子上,这绳子还是当初塞北牧人父子套上去的。

    谢家的马场圈养的骡马足有数百匹,可却要单独将黑马隔开饲养,因为黑马吃料的时候是不予其他马同槽的,有敢近前的骡马那是自讨苦吃,起初谢天华的马师不知道此事,后來发现的时候已经有半数的骡马受了伤。

    “少年时就曾听闻张大人的威名,如雷贯耳,今日得见,真乃三生有幸,”谢天华再次起身抱拳施礼。

    大奎伸手虚按笑道:“陈年往事,不足挂齿,谢帮主请坐,”说着大奎沉思片刻,这才续道:“谢帮主的马本官看过了,甚是满意,不知要价几何,”

    谢天华闻言受宠若惊,连忙道:“此马虽为良种,若非大人这等英雄,谁配骑乘,大人如今身居高位又爱民如子,草民送达人区区一匹马何足道哉,”

    大奎心中不由的暗想:‘这谢天华倒是老于世故,甜言蜜语马屁不断,俗语说: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且看他如何把这戏唱下去,’

    果然,大奎思绪未落,谢天华又道:“此马虽是神骏,但却无人敢骑乘,其本为塞外野马,自打俘获便一直上不得鞍,几位驯马高手都是拿它沒办法,若是大人中意此马,需先将其驯服方能骑乘,”

    夏庆忠在一旁忙道:“本官还以为这是匹已经驯服的马,原來竟是野马,这可万万使不得,张大人万金之躯,怎能犯险,不可不可,”

    大奎看着这二人一唱一和,不禁失笑道:“但凡良种必通人性,好马也许知心人方能和睦相处,此事不难,若是言语不能劝服此马,本官便强制驯服它便是,”大奎说完,端起茶盏续道:“二位,请茶,”

    喝着茶,三人续着闲话,大奎问及了黑马的來处,及平日的习惯,谢天华一一作答,不敢有一丝的隐瞒,原來黑马本是塞外野马中的马王,后经一对牧人父子辗转近千里,想尽各种办法这才将其捕获。

    谢天华带马帮通商到了塞外,偶然的机缘下见到了黑马,谢天华心中着实喜欢此马,便以重金相购,牧人父子虽舍不得,但却沒有办法,只因黑马难驯服,况且谢天华又是许以千金,后來谢天华便顺利成章的遂了心愿。

    马是买到了,花了整整一千两银子,可随后谢天华犯了难,家中几位驯马的师父都难以将黑马驯服,这黑马的脾气暴躁的很,若有人上前装鞍,必会奉送一蹄子,黑马不光踢人,还咬人,直到如今这黑马仍是光溜溜一身,连嚼子都不带,平日里被人牵着走只靠一根绳子系在脖子上,这绳子还是当初塞北牧人父子套上去的。

    谢家的马场圈养的骡马足有数百匹,可却要单独将黑马隔开饲养,因为黑马吃料的时候是不予其他马同槽的,有敢近前的骡马那是自讨苦吃,起初谢天华的马师不知道此事,后來发现的时候已经有半数的骡马受了伤。

    “少年时就曾听闻张大人的威名,如雷贯耳,今日得见,真乃三生有幸,”谢天华再次起身抱拳施礼。

    大奎伸手虚按笑道:“陈年往事,不足挂齿,谢帮主请坐,”说着大奎沉思片刻,这才续道:“谢帮主的马本官看过了,甚是满意,不知要价几何,”

    谢天华闻言受宠若惊,连忙道:“此马虽为良种,若非大人这等英雄,谁配骑乘,大人如今身居高位又爱民如子,草民送达人区区一匹马何足道哉,”

    大奎心中不由的暗想:‘这谢天华倒是老于世故,甜言蜜语马屁不断,俗语说: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且看他如何把这戏唱下去,’

    果然,大奎思绪未落,谢天华又道:“此马虽是神骏,但却无人敢骑乘,其本为塞外野马,自打俘获便一直上不得鞍,几位驯马高手都是拿它沒办法,若是大人中意此马,需先将其驯服方能骑乘,”

    夏庆忠在一旁忙道:“本官还以为这是匹已经驯服的马,原來竟是野马,这可万万使不得,张大人万金之躯,怎能犯险,不可不可,”

    大奎看着这二人一唱一和,不禁失笑道:“但凡良种必通人性,好马也许知心人方能和睦相处,此事不难,若是言语不能劝服此马,本官便强制驯服它便是,”大奎说完,端起茶盏续道:“二位,请茶,”

    喝着茶,三人续着闲话,大奎问及了黑马的來处,及平日的习惯,谢天华一一作答,不敢有一丝的隐瞒,原來黑马本是塞外野马中的马王,后经一对牧人父子辗转近千里,想尽各种办法这才将其捕获。

    谢天华带马帮通商到了塞外,偶然的机缘下见到了黑马,谢天华心中着实喜欢此马,便以重金相购,牧人父子虽舍不得,但却沒有办法,只因黑马难驯服,况且谢天华又是许以千金,后來谢天华便顺利成章的遂了心愿。

    马是买到了,花了整整一千两银子,可随后谢天华犯了难,家中几位驯马的师父都难以将黑马驯服,这黑马的脾气暴躁的很,若有人上前装鞍,必会奉送一蹄子,黑马不光踢人,还咬人,直到如今这黑马仍是光溜溜一身,连嚼子都不带,平日里被人牵着走只靠一根绳子系在脖子上,这绳子还是当初塞北牧人父子套上去的。

    谢家的马场圈养的骡马足有数百匹,可却要单独将黑马隔开饲养,因为黑马吃料的时候是不予其他马同槽的,有敢近前的骡马那是自讨苦吃,起初谢天华的马师不知道此事,后來发现的时候已经有半数的骡马受了伤,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