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章 关门捉贼

    太守夏庆忠这才一拍惊堂木道:“兹有外乡人流窜本地,失窃马匹,后与‘白吃面’伙计发生口角,并将其误伤,本官宣判:县内当值捕快三日内清查本县各农户及牛马市,凡有疑似战马尽皆提來辨认,”太守夏庆忠鼓足了勇气,最后道:“张大奎身份存疑,然打伤他人证据确凿,先将张大奎收监,视‘白吃面’伙计小三伤情再行定罪,退堂,”

    大奎沒有争辩,由班头带路去了监室,所谓的监室就像是客房一般,床榻家什一应俱全,想必这是夏庆忠刻意的安排,大奎虽然很累,但却在等夏庆忠。

    不多时,门外传來一声问询:“大人安歇了吗,”

    大奎坐在桌边品着香茗,闻言道声:“夏大人请进,”

    门开处夏庆忠进了房,回手关门后向着大奎深施一礼:“下官夏庆忠参见张大人,”

    大奎笑道:“无需多礼,请坐,”

    夏庆忠走到桌边落座,动手为大奎续了茶,这才道:“大人途径此地遭了窃贼,下官难辞其咎,”

    大奎微微一笑道:“我身为当朝一品,丢失了官服印信也是死罪一条,况且还有兰州密信在内,说起來也是笑话,”

    夏庆忠忙道:“本县尚有乡勇五百人,县衙内衙差五十人,此刻已封锁本县四方道路,并挨家挨户的搜查,想必不到天亮便会有结果,”

    大奎点点头,满意的笑道:“夏大人费心了,”

    夏庆忠连忙抱拳道:“下官职责所在,怎敢玩忽职守,”

    “尚有一件大事要劳烦夏大人,”大奎望着夏庆忠郑重其事的说道。

    夏庆忠起身施礼道:“请张大人吩咐,”

    大奎也不客气,吩咐道:“即刻八百里加急,向应天求援,就说兰州城破在即,”

    夏庆忠知道此言非虚,当即领命,大奎伸手捏了捏额头,这才续道:“本官印信全失去,唯有手书一封,只要夏大人将此书信交给汤和将军便可,”

    夏庆忠忙出门叫人送來文房四宝,大奎执笔喂墨一挥而就,夏庆忠看着大奎写字不仅暗皱眉头,只见白纸黑字蟑螂爬一般,身为文官字迹潦草到这种地步,真不知道这官是怎么当的,虽是如此想,但夏庆忠却是面沉如水丝毫不露心迹。

    大奎将书信折好装封,又取了桌上的灯内蜡烛封了信口,这才交到夏庆忠手上。

    “本官原为武职,后來改作了文官,皇命难违,呵呵呵,”大奎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夏庆忠拿着书信,却是疑惑道:“大人信上不盖印章如何使得,”

    大奎笑着摆手道:“汤和将军识的我的字,盖不盖印章都是一样的,去办差吧,”

    夏庆忠再不迟疑,拿了书信再施一礼,这才出门而去,等到夏庆忠一走,大奎便急不可耐的上床歇息,躺下片刻便已是酣然大睡。

    当晚,夏庆忠办了两件事,一是命人八百里加急,将大奎的信件送往汉中以南最近的驿站,其二是县衙的捕快打听到大奎的马匹有着落了,闻听此讯,夏庆忠心中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但凡衙差办案,盗窃之流先查惯偷,偷马的贼人恰恰是个惯偷,况且盗了马匹牛羊等牲畜,皆是贩卖给汉中的一个马帮,汉中县的捕快不光堵死了各方要道,还将汉中县内的江湖人物过了一遍筛子。

    马帮的帮主姓谢名华天,少年读书时感喟泱泱华夏地大物博,故此励志遍游各地,谢华天子袭父业接下了马帮,从此后天涯海角四处为家,而汉中便是谢天华的祖业所在之地,汉中县的捕头与谢天华是故交,深知谢天华的马帮圈养了大批的牲畜。

    拜访之时,铺头留下通文及口讯:“若是有人私卖战马,务必向官府知会一声”。

    马帮虽是江湖帮派,但谢天华却非江湖人,接到官府通文自然要小心留意,沒想到天公作美,真的有江湖朋友出售战马,要价五两银子,谢天华命帐房付了一两银子的定金,声言天明后看货,卖家留下地址便回去了,等到卖家一走,谢天华急命下人报了官。

    夏庆忠为求稳妥,连夜请见了谢天华问清了來龙去脉,谢天华言道:“卖家说的仔细,这是匹青鬃马,马臀烫着烙印,这烙印是元庭专属战马的印记,错不了,”

    夏庆忠又问道:“交货地点在何处,”

    谢天华答道:“汉中县城东七里村,”

    夏庆忠闻言放下心來,送走了谢天华后,便派人连夜集合乡勇,由汉中县捕头带领直奔七里村,等到天色放亮之时,大奎的战马及行李已送到了汉中县衙。

    大奎醒了,起身后早有丫鬟送來洗漱的清水,随后送进房的是颇为讲究的早点,金丝烧饼及莲子羹,大奎吃过早点,又有专人送來沐浴的大桶及香汤,等到大奎沐浴完毕,呈在大奎眼前的便是自己的官服了……。

    大奎对这个夏庆忠不禁又增添了几分好感,如此神速便破了案,可见其人乃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大奎出了房门,门外是两名青衣下人候在门边,见到大奎出门忙双双跪身见礼。

    “起來吧,夏大人何在,”大奎出言问道。

    两名下人起身后,左首的下人答道:“夏大人在公堂审案,嘱咐小的们伺候好上差,”

    大奎含笑点点头,又转身回了房内,既然夏庆忠在审案,去打扰了自然不妥,下人随后将大奎的挑担送进了房,东西放在桌上便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大奎解了包裹上的绳索,开始一一查验,张温的密信及自己的印信都在,却不见有银两,再有就是自己着人捡來的石头,大奎又在竹扁担里抽出了龙吟剑,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,张温的密信及自己的印信还有龙吟剑,少一样自己的脑袋都要搬家,这恐怕沒人能救得了自己,看來还是要好好谢过夏庆忠才是。

    直等到午时大奎才见到了夏庆忠,夏庆忠持礼甚恭。

    大奎不禁问道:“盗马的贼人如何处置,”

    夏庆忠一愣,却是反问道:“大人的马匹丢过吗,下官委实不知,”

    这会轮到大奎愣住了,但随即大奎哈哈大笑,不仅赞道:“夏大人八面玲珑啊,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