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 白吃面

    大奎进了店铺,见到十余张桌子都有人,不仅皱了皱眉头,见到店内的伙计來往穿梭,忙的不亦乐乎,大奎只得自己寻了一个空座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伙计,伙计,”连喊两声,堂内两个伙计俱是沒有听到,饭堂内太吵了,这些人吃饭还唠家常,大奎有些不胜其烦。

    ‘呯’一声大响,大奎拍案而起,大吼一声:“伙计,”

    这一下,整个面馆内顿时鸦雀无声,跟大奎同桌的两位食客桌上的面碗蹦起老高,汤汁淋漓洒了一身,想必是汉中人怕事,见到大奎如此暴怒,连忙各自抱了面碗换了桌子。

    两个伙计何曾见过大奎这般火爆性子的,当下不敢怠慢双双來到大奎身前,当中偏瘦的伙计陪着笑道:“小店今日赶上本县集会,食客多了些,怠慢了,”

    大奎此刻饥火难耐,闻言点点头道:“不妨事,有什么好吃的,”说罢又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瘦伙计笑道:“本店只有面皮和菜豆腐,若是客官要饮酒,还有劲道十足的老白干,”

    大奎左右看了看,见到所有食客都只是吃面,便道:“两碗面皮,两碗菜豆腐,再來一斤白干,要快些,”

    两伙计如蒙大赦,赶忙转身去准备了。

    偌大张桌子,此刻只有大奎一个人,其余食客偶尔偷瞄一眼大奎这边,皆是看不准这位爷爷是來吃饭的还是來吃人的。

    片刻间,大奎点的酒饭上了桌,伙计道声:“慢用”便走得远远的了。

    大奎抄起筷子一通吃,这面皮配着葱花蒜末熟油盐粉,吃起來可谓劲道爽口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面皮起源于秦汉时期,相传刘邦在汉中称王,命萧何修筑山河堰,粮食连年丰收,百姓为改善生活,把面粉加水稀释,蒸成薄饼,切条凉拌而食,味道很美,一日,刘邦微服出访,进入百姓之家,好客的百姓便以凉拌蒸饼丝条招待,刘邦边吃边称赞,问及名称,百姓说不出來,刘邦听了制作方法哈哈一笑,信口说道:“此乃蒸饼也,”后來,人们改用重叠式竹笼,一次可蒸数张,而且又大又簿,切成细条,筋丝柔韧,软而不断,恰像肉皮,遂改名“面皮”。

    这菜豆腐与面皮皆是汉中百姓的家常便饭,只是这白吃面的配料及做法独具风味,故此食客甚多。

    大奎风卷残云般将桌上酒饭一扫而光,一斤白干也喝得点滴不剩,一路奔波加上酒意上头,大奎只觉头重脚轻昏昏欲睡,自打离了兰州,大奎便从未好好睡过一觉,困了便寻个避风的地方眯一会,有时骑在马上也能睡着。

    此刻大奎再也坚持不住,竟是扑到桌上酣然大睡。

    两个伙计正在忙活,眼看着大奎趴在桌上睡了,却是都不敢上前惊扰,大奎这一觉直睡到日落西山犹自未醒。

    饭馆内的客人都走光了,店铺也该打烊了,两个伙计将店内收拾了,不禁犯了难,无奈之下只得去找掌柜的,老掌柜姓冉名浩仁,年近五旬却是精神奕奕,因其为人和善,故此街坊送其外号“冉好人,”

    冉掌柜带着两个伙计來到大奎身边,伸手拍了拍大奎,不经动静,冉掌柜无奈再次伸手去拍大奎,大奎猛然惊醒,环目四顾竟是身在陌生的地方,再看身前站着三个人都不认识,大奎当即怒而起身喝问:“你们是何人,”

    大奎劳累过度,又喝了酒睡了过去,此刻猛然起身却是尚未清醒,冉掌柜也是好意,呵呵笑道:“客观吃酒醉了,看客官必是远道來此,向东不远有家客栈,客官请移步前往住宿,小店要打烊了,”

    大奎晃了晃脑袋,这才想起是怎么回事,但酒醉未醒,身上也是疲惫至极,听到附近有客栈,这才迈步向门外行去。

    冉掌柜身后的伙计见大奎要走,连忙喊道:“客观还未结账,”

    大奎惺忪着睡眼一摸怀里,顿时傻眼,自己身上竟是分文皆无,临行时身上沒带钱,自己的钱袋却是留给了张家庄的张二狗,不过自己的挑担是杨小虎整理的,想必担子里应该有银钱。

    大奎抱歉的道:“我的前想必是在行囊里,我去拿來汇账,”

    冉掌柜微微笑道:“不急不急,”说着对两个活计道:“这位客官汇完帐,你们就将门板上好打烊吧,”

    两个伙计答应一声便跟在大奎身后出了店门,谁知到了门外大奎傻眼了,门外的树上栓的马匹竟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马怎么不见了,”大奎心急的左顾右看,此刻夜幕降临,街上行人稀少,却哪里有马匹的踪影,一匹马倒也罢了,那马上的担子里尚有自己的官服印信,还有兰州守将张温写就的一封加急密奏。

    两个伙计对视一眼,仍是那个瘦子开口道:“客官來时我们也不曾见到你骑了马來,”说着竟是玩味的上下打量大奎,大奎一身破旧粗布棉袄棉裤,鞋上还打着补丁,看这样子十足一个穷困乡下汉,如此穷困之人怎会有马。

    大奎想要四下寻找,却被两个伙计一左一右拉扯住。

    瘦伙计道:“吃了饭给钱你就别想走,”

    另一个伙计冷哼道:“你当我们这里真的白吃面,”

    原來这家面馆起这个名字却是另有缘故,冉掌柜祖上传下的秘方,所以他的面皮是这汉中最有名气的,开店之初冉掌柜曾扬言:“面不好吃不要钱”,故此有了白吃面的招牌。

    这一番拉扯,本來冷清的街上,行人纷纷围上來看热闹,有些吃过晚饭的人家见到街上争执,也都出门來看。

    大奎心急如焚,见到两个伙计这般无礼,心中不由大怒:“我乃是当朝一品太保,中书省左都御史,都给我滚开,”说着双膀一挣,两个伙计抓持不住顿时飞跌了出去。

    说來也是巧,那个瘦伙计身子跌出去却是刚好撞倒了门前的树上,这一撞竟是头破血流就此昏死过去,围观的百姓一见,轰然四散,有人边跑边嚷:“打死人了,”

    大奎也愣住了,另一个伙计爬起身來又向大奎扑了过來,大奎任由他将自己抱住,竟是傻站在原地动也不动,伙计歇斯底里的喊道:“吃饭不给钱,还打人,走走走,跟我去见官,”

    冉掌柜听到门外吵闹,便出了房门來看究竟,见是刚刚的食客,不仅扬声道:“小三啊,算了吧,两碗面皮不值几个钱,”

    那个叫小三的伙计一边拦腰抱着大奎,一边嚷道:“他打死了王六子,”原來那个瘦伙计叫王六子,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