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章 风雪交加

    话说这一百元军精骑一路追着大奎向南,直奔了十余里还是只见大奎在前面远远的跑,大奎一身羊皮袍子穿在身上,再加上还挑着一副担子,远远看去显得双腿短小却着实精悍,能跑过奔马怎不叫人诧异。

    又追了一程,跟在大奎身后的元骑兵突然吹起了角号,大奎暗叫不好,奔行中突然折往向东,因为那里有一处险峻高山,当地百姓称之为‘高崖’,只要进了山,骑兵自然也就失去了作用。

    扩廓帖木儿的二十万大军不光围困了兰州城,往东到定西,往南到临洮皆是元军出沒之地,刚刚追赶大奎的元兵吹了角号,想必是通知其他元兵精骑队伍前來围捕。

    带兵的校尉心中暗自得意,向东有一条南北向的大沟,沟内积雪足可及腰,前面跑的明军探子若是到了哪里,想要再跑怕是难比登天了,转眼间这一百元军骑兵到了沟前,带兵校尉带队急急勒马,再看时已是惊得目瞪口呆,只见前面的明军探子早已过了沟,沟内的积雪上只有浅浅的一行脚印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雪冻实了,跟我冲过去,”校尉带头策马向着大奎逃去的方向追了过去,身后兵士纷纷打马跟随,谁知还沒跑出十丈,胯下战马一声惊嘶,竟已深深陷入积雪,一百元兵此时刚刚赶到身侧,竟是一股脑的陷进了雪坑,纷纷被冰雪困在原地。

    战马动也不能动,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百元兵老老实实的坐在了雪地上一般,战马也只能脊背露在外面,四腿已深入积雪,有的元兵想下马,谁知刚刚离了马鞍,随之便掉进了雪坑中,冰雪虽是不伤人,但元兵想进或退,却是需要费很大劲。

    大奎正自奔行,不经意的回头一看,顿时乐了,元兵都被困在了雪沟中动弹不得,此时不去找麻烦更待何时。

    大奎停下身形,挑着担子又原路折返,到了沟边见到已有几名元兵因为跟在最后,正自站在岸上拉马,还有的已刀鞘掘雪,只这片刻的功夫,雪沟中已挖出一小片空地,若是让这些元兵脱离困境,自然又要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百元兵惊骇的目光中,大奎嘿嘿笑着放下担子,纵身奔到雪沟的另一边,刚刚出沟的元兵还未反应过來,只觉一阵冷风袭到,已被大奎一一揪住衣襟扔进了雪沟。

    “弓弩准备,”元兵校尉一声大喝,已在马上转过身來,手上早已提了硬弓,正准备搭上羽箭,大奎身形一动,便如苍鹰博兔般扑到这元军校尉身前,右手食中二指疾出直取元军校尉双目。

    元军校尉大惊之下身形后仰,大奎身形刚好落在元军校尉的战马背上,趁着元军校尉后仰之时劈手夺过他弓上长箭,接着倒转箭头猛的将长箭刺入元军校尉大腿上。

    “啊,”元军校尉一声惨嚎,大奎复又一掌劈在这元军校尉喉间,元军校尉的惨叫戛然而止,身子直接仰卧在马上再无声息。

    “都不要乱动,谁再乱动杀无赦,”大奎冷冷喊了一声,正在忙着拿弓箭的众元兵见到來人如此厉害,竟真的都不再动。

    大奎蹲在马背上笑道:“你们听着,把手上的兵器都扔了,然后把铠甲衣袍都脱掉,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众元兵不仅相顾失色,如此冰天雪地,脱了铠甲衣袍岂不是要冻死。

    大奎见到众人不动,伸手在元军校尉的战马箭壶内抽出一支长箭,接着伸出右手轻轻捏住箭头,手上稍一用力只听‘咔’一声,竟是将箭头掰了下來,羽箭的箭杆多为竹制,掰断箭杆很容易,但若是轻描淡写的掰下箭头,那手上的力道该有多么惊人。

    大奎呵呵笑道:“谁的头比这箭头还硬,”

    元兵中沒人搭话,都被大奎镇住了,见到众人都是一脸的惊骇,大奎这才笑道:“脱了衣袍冻不死人的,这里的雪这么厚,你们只要钻进雪地里不就沒事了,”

    元兵还是沒人动,大奎脸上笑容一僵,毫无征兆的抖手将手上箭头当做暗器打了出去,一声惨嚎传來,一名远处的元兵喉部被箭头打中,翻身跌进了雪沟中。

    “快脱,”大奎一声历喝,众元兵惊若寒蝉,各自七手八脚的开始脱铠甲脱衣袍,最后这些元兵个个只穿了中衣,浑身筛糠一般的坐在马背上,大奎满意的点点头道:“把衣服都扔过來,”

    元兵哪里敢不从,纷纷将衣甲扔给了大奎,大奎对这些衣甲看都不看一眼,纵身回到岸上,收回自己的担子,又拉了一匹马出來,这才将自己的担子安安稳稳的绑在马身上,临走时,大奎虎着脸道:“等我走远了你们再追來,”

    听到大奎这句话,元兵纷纷大摇其头。

    大奎很满意的笑道:“即然如此,我也不难为你们,回家去吧,不要再打仗了,想必你们家中也有父母等你们回家,何必明知不敌还要送死,”

    大奎说着翻鞍上马,整了整头上的皮帽,这才策马扬鞭向南而去。

    这些元兵见到大奎远去了,纷纷扑到衣服堆左近开始争抢衣物,这天太冷了,只这片刻工夫,这些元兵的手脚已经块僵硬了,若是在等片刻指定会被冻死冻伤。

    大奎一路向南,所幸沒再遇到元兵拦截,大奎的担子里装的是自己的官服印信,还有一些石头,这些石头來自于黄河边,个个都是通体晶莹浑圆光洁的鹅卵石,大的有拳头般大,小的有拇指般小。

    按说儿子张长风此刻应该会走会跑了,大奎从军以來却是经常想念孩子,此番担子里的石头便是大奎带给张长风的玩物,眼下虽是长风万里冷寒交迫,大奎一路行來策马扬鞭归心似箭。

    如此快马疾驰行了半月,过了阳平关终于到了汉中地界。

    夏商,天下分治九州,汉中属梁州治,夏、商、周时期,褒河下游有一个较为强盛的部族,,“褒国”,褒与周朝來往早,为其方国,并与之联姻,自太姒至褒姒为世婚,“烽火戏诸侯”的故事,就与褒人有关。

    褒人雄踞于秦岭以南,为南国领袖,主祀旱山(今巴山北麓之汉山)为神山,并设奠邑进行祭祀,周人称“南国之祀”,为周南、南郑,褒国遂为南郑所替代(前11世纪至前8世纪)。

    战国时,秦、楚、蜀、巴相争于南郑,公元前312年,秦最终夺得楚汉中地,取地六百里,置汉中郡,南郑县以隶之,汉中因此而得名,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