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两面夹击

    夕阳落幕,四野静寂。

    夜色中,会宁卫偏将于飞,带领属下两千精骑三千步卒火速驰援兰州,据探马來报,扩廓帖木儿的大军已过了黄河,为今之计只能与其他两个卫所的一万明军汇合,集一万五千兵马赶到兰州,内外夹击之下冲进兰州城。

    会合地点就在定西县,那里地广人稀无遮无拦,故此元帅徐达沒有在定西屯军,而此番明军三卫将在定西合兵一处,于飞乃是会宁卫所指挥使,若按路途來说先到也是自然。

    暗夜中兵甲铿锵,于飞率军一路急行來到一处险恶所在,只见前面是一道沟壑,若再向前就需从此沟内行军,于飞久经战阵,于此险恶地段不得不小心应对,当下勒马,号令全军止步。

    “斥候何在,”于飞双目炯炯望向前方,这才续道:“速向前打探十里,若无变故至高处举火为号,”踏白军校尉一声应诺,带领属下百人策马向前驰去,这一路行來,部下已是人困马乏,于飞不得不号令全军原地歇息,并在四周布下哨探。

    不及半个时辰,前方隐隐现出火光,于飞见此当即号令全军开拔,五千人马浩浩荡荡经过深沟,不及天亮已到了定西地界。

    眼望山峦起伏,于飞不得不再次号令全军止步,唤过踏白军校尉问道:“前方是什么所在,离定西县还有多远,”

    校尉答道:“回将军话,此地名为照石坡,再向前是杨家山,过了杨家山便是定西了,”

    于飞点点头道:“既如此,全军加速前行,到了定西再歇息不迟,”说罢当先策马,一声历喝:“驾”,率领五千将士向杨家山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杨家山东西横卧,大路依山而过,于飞带兵正行间,竟在前方山林间闪出一彪人马,看样子足有三千之众。

    于飞冷声一笑,号令全军戒备,对方人马众驰出一骑,來到两军当中喝道:“请带兵的出來搭话,”于飞看其装束是元军,且是个不小的官,心说不能弱了明军威风,当下策马上前当先喝问:“來者何人,报上名來,”

    元将呵呵笑道:“我乃扩廓将军麾下虎林赤,识相的放下兵器可饶你不死,”

    于飞闻言大怒:“区区三两千人马也想挡我,先看看你本事够不够,驾,”于飞也是火爆脾气,三句话不到已策马提刀冲上來厮杀,虎林赤抬腿由鞍勾上摘下长枪,冷笑一声双腿一磕马腹迎上于飞,二人转眼在山旁大路上厮杀一处。

    两军齐声呐喊,皆在为自己的主将助威,这一番缠斗不可谓不惊心,于飞大刀使得虎虎生风,虎林赤的枪术也是刁钻狠毒,二人堪堪战至一百回合,于飞心中已是有些急切,手上慢了少许竟是渐渐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明军将士见到主将不敌,也都替于飞捏了把汗,副指挥使见此,不由心道:“如此下去终究不是办法,眼下唯有一拥而上方可以多为胜,”当下回身对明军将士喝道:“兄弟们随我杀过去,生擒敌将,冲,”

    “冲啊,”五千将士齐声呐喊,向着缠斗的虎林赤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虎林赤正与于飞斗的不可开交,猛然见到明军杀到,不得已虚晃一招回马便走,于飞紧随其后追杀过來,正当此时,山上一声角号,随后只见万箭齐发射向山路上的明军,箭雨中,明军将士触不及防下纷纷中箭倒地,接着山上传來隆隆巨响,于飞刚刚避过箭雨,向山上一看顿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山上竟是放下数百滚木,滚木借着山势半空砸下,刚刚一阵箭雨中侥幸逃脱的明军阵营中又是一片惨嚎。

    滚木刚刚奏效,逃到元军中的虎林赤回马挥枪一声令下,三千元军呐喊着杀了过來,于飞的战马在刚刚的伏击中已中箭倒地,此刻于飞手拄大刀再看场上,明军死伤累累,能站着的不足千人。

    夕阳落幕,四野静寂。

    夜色中,会宁卫偏将于飞,带领属下两千精骑三千步卒火速驰援兰州,据探马來报,扩廓帖木儿的大军已过了黄河,为今之计只能与其他两个卫所的一万明军汇合,集一万五千兵马赶到兰州,内外夹击之下冲进兰州城。

    会合地点就在定西县,那里地广人稀无遮无拦,故此元帅徐达沒有在定西屯军,而此番明军三卫将在定西合兵一处,于飞乃是会宁卫所指挥使,若按路途來说先到也是自然。

    暗夜中兵甲铿锵,于飞率军一路急行來到一处险恶所在,只见前面是一道沟壑,若再向前就需从此沟内行军,于飞久经战阵,于此险恶地段不得不小心应对,当下勒马,号令全军止步。

    “斥候何在,”于飞双目炯炯望向前方,这才续道:“速向前打探十里,若无变故至高处举火为号,”踏白军校尉一声应诺,带领属下百人策马向前驰去,这一路行來,部下已是人困马乏,于飞不得不号令全军原地歇息,并在四周布下哨探。

    不及半个时辰,前方隐隐现出火光,于飞见此当即号令全军开拔,五千人马浩浩荡荡经过深沟,不及天亮已到了定西地界。

    眼望山峦起伏,于飞不得不再次号令全军止步,唤过踏白军校尉问道:“前方是什么所在,离定西县还有多远,”

    校尉答道:“回将军话,此地名为照石坡,再向前是杨家山,过了杨家山便是定西了,”

    于飞点点头道:“既如此,全军加速前行,到了定西再歇息不迟,”说罢当先策马,一声历喝:“驾”,率领五千将士向杨家山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杨家山东西横卧,大路依山而过,于飞带兵正行间,竟在前方山林间闪出一彪人马,看样子足有三千之众。

    于飞冷声一笑,号令全军戒备,对方人马众驰出一骑,來到两军当中喝道:“请带兵的出來搭话,”于飞看其装束是元军,且是个不小的官,心说不能弱了明军威风,当下策马上前当先喝问:“來者何人,报上名來,”

    元将呵呵笑道:“我乃扩廓将军麾下虎林赤,识相的放下兵器可饶你不死,”

    于飞闻言大怒:“区区三两千人马也想挡我,先看看你本事够不够,驾,”于飞也是火爆脾气,三句话不到已策马提刀冲上來厮杀,虎林赤抬腿由鞍勾上摘下长枪,冷笑一声双腿一磕马腹迎上于飞,二人转眼在山旁大路上厮杀一处。

    两军齐声呐喊,皆在为自己的主将助威,这一番缠斗不可谓不惊心,于飞大刀使得虎虎生风,虎林赤的枪术也是刁钻狠毒,二人堪堪战至一百回合,于飞心中已是有些急切,手上慢了少许竟是渐渐落了下风,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