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 攻其不备

    扩廓帖木儿将今晚拿下兰州的重任交给了手下大将哈扎尔,这哈扎尔本为甘肃行省平章政事,明军占了甘陕各地夺了兰州,他这个甘肃行省平章政事也就有名无实了,扩廓帖木儿本为河南王,如今河南落在了明军手上,哈扎尔乃是甘肃行省平章政事,如今兰州也在明军掌控中,真是什么主帅什么将军,倒也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今夕不同往日,哈扎尔自信可在两个时辰内拿下兰州东门,此刻他正带着两万精骑藏身在暗夜中,城上按着约定亮过灯火,哈扎尔一声令下全军上马,可等了半个时辰多,还是不见城门大开。

    哈扎尔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妙,当即唤过副将乌力罕问道:“约定的不是寅时吗,”

    乌力罕骑在马上回道:“将军勿急,再等片刻,”

    哈扎尔点点头,远远望着兰州东城门,只等着放下吊桥打开城门了。

    冬日的兰州夜晚格外的冷,尤其是城外,北风呼号冷入骨髓。

    哈扎尔扯过披风裹在身上,仍是觉得冷意不减,为了今晚大战,更为了身手灵活,哈扎尔脱了皮袄皮裤,此刻却是尝到了苦头,这下可好,用不着战死沙场,倒是要冻死于荒野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小半个时辰,城上再次亮起了灯笼,一如前次左右摇晃,哈扎尔不禁暗骂:一定是城里的细作睡得死,错记了时辰,吊桥缓缓放下的那一刻,哈扎尔挥舞大刀一声令下:“众将士随我夺回兰州,冲啊,”一声喝罢,带着身边精骑向着尚未完全放下的吊桥冲了过去,一时间蹄声隆隆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许是冻得久了,哈扎尔竟是觉得身子都有些僵了,策马前冲之际险些摔下马來,这般却如何入城厮杀,哈扎尔勒马止步,任由副将乌力罕带着人马冲上了吊桥,吊桥放下之际,城门也随之大开,哈扎尔眼看着自己手下人马冲进了兰州城。

    哈扎尔忍不住心头狂喜,伸手在鞍囊里摸出水袋,水袋里可不是清水,而是烈酒,哈扎尔拔了水袋塞子,对口一通狂饮,火辣的酒水入喉,哈扎尔只觉浑身暖和了许多,当下扔了水袋手舞大刀,尾随人潮向兰州城内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乌力罕首当其冲,一马当先过了吊桥,身后人潮如涌跟着冲进了吊桥,乌力罕对这兰州再熟悉不过了,进了东门只要沿着大街一路冲杀,先夺了守备府再兵分四路占据四门,到那个时候兰州便是囊中物了。

    哪成想冲进城门的那一刻,门前竟是连个人影都不见,但此刻乌力罕一门心思的杀进城,门前有沒有人却不是他操心的事。

    “杀,”乌力罕策马提刀冲进城來,马势不停一路前奔,刚刚奔行了不足十丈,突然马失前蹄一头栽进一个大坑里,乌力罕还未明白怎么回事,身上已被数只竹签贯穿。

    元军都是骑兵又是冲锋中,急切间哪里勒的住马,一时间前仆后继纷纷跌进了大坑,无论是人是马,掉进坑里必死无疑,大坑足有两丈深,顷刻间足有近千元军跌进了坑,尸体足足把大坑的前半段填满。

    后续的元军依然如潮涌般冲进城里,大街两侧皆是黄土高驻,便似一个胡同一般,元军进城不能分散,唯有前冲这一条路。

    前方骑兵纷纷呼喊:“有陷阱,退回去,”慌乱间后续部队哪里听得到,一时间人挤人马挤马,仓促间又有一批前锋掉进了大坑。

    近万名元兵扎堆的困在了城门口,进不得退不得,后面还有沒进城的元兵在叫嚷着向城里挤,哈扎尔心知大事不好,连连高呼道:“撤兵,”

    城内元兵正在无头苍蝇一般的乱撞间,长街两侧的土墙上突然冒出黑压压的明军,大街远处也显出一座墙來,这不是什么真的墙,而是十架诸葛连弩车并排拦在了街上,还不等元军有所反应,只见万箭齐发火炮轰鸣。

    城门前百余丈处顷刻间陷入一片火海,元军纷纷落马死伤惨重,长街上随处可见尸骸血泊,残旗兵甲,不足一个时辰进了城的元军竟已死伤大半,好歹后续队伍退得快,哈扎尔带着残兵一路向东败逃,奔了一程才发觉明军沒有追來,哈扎尔忙令部下清点人马,这才发现,跟随自己逃得性命的不足五千人马。

    兰州吊桥又升起來了,城门也关了,一切归于静寂,仿若那城门从來沒有打开过一样。

    城西门内,孟歌及区大锤整兵秣马准备出城袭营,东门枪炮声一响,孟歌不仅高声喝道:“來人啊,将候吉侯勇兄弟二人斩首祭旗,”

    候吉侯勇兄弟二人极其党羽十余人此刻被五花大绑按跪在城门旁,十余名红衣刽子手得令,提着开山大刀走上前去站到待战囚徒身后手起刀落人头飞,随着尸体倒地鲜血喷溅,兰州城西门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孟歌手提大刀当先策马冲出城去,四千骑兵紧随其后冲入城外黑漆漆的原野中,盏茶时辰后,区大锤手持两柄金瓜锤扬声道:“冲,”一声高喝后,带着四千骑兵步了孟歌后尘。

    这乃是张温定下的计策,前队袭营定可重创元军,元军遭到袭营,必会四散,等到前队一过,元军即会放松警惕,由此第二队再袭营,当可奏奇功。

    兰州城内火炮轰鸣声震彻天地,城外驻扎的元兵大营也沸腾了起來,四门外四个元军大营的主将也都接到通报:今夜将拿下兰州,只要扩廓帖木儿顺利占领四门,便可一拥而上杀进兰州,十万大军对两万明军,胜负毋庸多言。

    西门外的主将叫做额尔德木图,在蒙古语中额尔德木图的意思是才华横溢,这额尔德木图倒也是名副其实,主帅扩廓帖木儿早已通报各军,攻占四门的时辰大概在寅时末卯时初刻,故此额尔德木图寅时一到便集结队伍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虽然相距兰州五里,但城内的火炮轰鸣及喊杀声额尔德木图却是听得真真切切,额尔德木图心中热了起來,他已经不记得女人是什么味了,不过不妨事,天亮之前总能享受到的。

    虽是北风呼号,但额尔德木图却不觉得冷,身后两万元兵也都向着兰州方向眺望着。

    这时一阵沉闷的轰鸣声传了过來,额尔德木图有些疑惑,禁不住凝神望去,可四野漆黑却哪里能看到什么,额尔德木图死都不会想到,兰州城内正值厮杀,守将张温还有兵力前來袭营。

    毕竟额尔德木图乃是沙场老将,听这沉闷的声音分明是马蹄包着麻布之类的东西,此是为了减少行军响动,这个时候是哪里來的人马。

    元军大营灯火通明,两万元兵列成两个方阵整齐的站立在营前,额尔德木图望着声音來处正自疑惑,但却渐渐看到了暗夜中的一片黑影,來者足有数千,哦,不对,应该是近万,额尔德木图脑中不由得一震,不管怎样还是小心为上。

    额尔德木图回身大喝道:“准备迎敌,”

    元兵也都是久经训练的精锐之师,听到将令刀盾向前长枪在后,弓弩手两翼护住阵脚。

    额尔德木图再回身看时不仅目瞪口呆,只见來者真的是明军精骑兵及漫天飞來的一片黑影,一起都看清楚的时候额尔德木图听到了连绵不绝的爆炸声,气浪带的额尔德木图飞了起來,等到落地时额尔德木图已经变成了一堆碎肉。

    元军方阵瞬时变成一片火海,火光映红了半边天,倒是与兰州城内相映成趣,孟歌带领四千精骑兵排成一字长蛇阵,在元兵方阵前兜了个半圆,每个骑兵都扔了一颗‘惊天雷’,四千颗‘惊天雷’过后,元军大营前已变成了阿鼻地狱。

    明军仿若蜻蜓点水般一战即走,丝毫沒给元军以组织反攻的机会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元军也沒法反攻了,这一番轰炸下,两万元兵被炸死了小半,大半都带了伤,几个身手灵活的翻进了大营,寻了安全的所在藏身,眼看着明军远去,这才急忙奔出大营,元兵死伤累累,能站着的不足千人,这一千人也都在忙着救死扶伤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只听马蹄急劲由东而來,听声音只有一匹快马,一名元军校尉站起身眺望着,终于看到了來人模样,竟是明军将领。

    这元军校尉嘶吼一声抄起地上的一杆长枪便上來拼命,那明军将领策马疾驰奔到身前,手上双锤齐出,一锤磕飞了长枪,一锤砸的这元军校尉**迸裂横死当场,紧随其后的是大批明军精骑兵杀到,一如刚才投出漫天的‘惊天雷’,随之纵马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又是一片轰鸣炸响,本就已是个个带伤的元兵再次陷入地狱火海,此次伤亡比之盏茶前更加严重,两万元军直接被打惨了建制,活着的不过十之三四。

    孟歌在前,区大锤在后,照葫芦画瓢又夜袭了城南元军大营,因先前的西面元军大营受创,且爆炸声及火光示了警,元军南大营却是早有提防,明军一到便万箭齐发,好在明军早有准备,持盾防御间扔出一轮‘惊天雷’,因距离太远,故此收效甚微,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